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南洋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528 2019.07.13 18:00

  芝罘岛,一个冬天过去,这里似乎还是原先的老样子,不见半点显眼的变化。

  可是岛外的蓝色海面上,一艘艘停泊在岛湾里的海船却让所有人都清醒的意识到这儿与过往的不同。

  施富带引着船队再次来到了芝罘岛,这次他也一样没有运送来太多的兵力——大员岛上发生的事儿,很大程度上牵扯到了郑氏集团的精力。

  新陆军作为一支陆战力量,也一样在期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况且这也是郑芝龙早就吩咐过的,他可不愿意早早的暴露出太多的实力。就现如今的表现,郑氏集团的陆军力量已经足够强了。

  芝罘岛现下更需要得到的是大量的各类物资,作为郑军日后布局齐鲁的重要一环,郑芝龙的计划是在岛上建立起一连串的粮仓和军械库的。

  之前一战,自身兵甲不足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再不想经历第二次。

  十二斤重的棉甲,不值一提的成本,要是连这都不能给所有的部队配齐,他郑芝龙还凭什么称自己是大明首富?

  “大哥,这次我带来了二十艘蜈蚣船,十艘老闸船,再有大中小沙船五十艘……”

  施富指着海上停泊的一大片船只,向郑芝龙介绍说。

  在关外辽海和辽河水域里,体型较大的尖底鸟船和乌尾船并不是最合适的船型,平底化的蜈蚣船、老闸船,还有平底沙船才更加的适合。

  去岁已经得到的经验,那就要吸取。

  “够用了。”郑芝龙想着觉华岛上的郑军,总共才四五千人,留下一部分守岛,分出三千人去鞑子的地盘搞破袭,二十艘蜈蚣船,十艘老闸船,再有大中小沙船五十艘,这绝对是足够了。

  “等曰都(郑芝鹏字)率军归来,你就可以引船直入觉华岛了。原本我也是要去关外的,但南洋生出了事端,却是必须回去一趟了。”

  一年时间没见郑芝龙的家人了,可郑芝龙是一丁点都不想。纵然安平郑氏庄园的后宅里藏着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郑芝龙也不想念的慌。

  他在外头又不是没女人?

  滋阳城内养伤的那阵子,鲁王送的几个女子都被他转手分给了洪旭、甘辉、李士元和周亮工,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房内就没人了。

  滋阳作为一座被明军坚守的城池,城内涌入了不知道多少难民,那当中为了生存,有太多的人要面临着痛苦的选择。

  郑芝龙根本不缺女人。

  至于是不是纯洁之身?

  老天爷,作为一个穿越者还会对这个有心理障碍吗?你在21世纪的时候还想不想脱单了?

  施富要给郑芝龙‘看’的不止是眼前的船队,还有具体的大员方面的情报。

  “荷兰人倒不敢武力动手,他们在大员才几个人?不过大肚王国被我军攻破之后,很多逃窜的原住民却被他们收留,保罗(大员长官)更是有意加强了荷兰当局与山里的那些原住民部落的联系。”

  联合原住民,共同面对郑氏集团的威胁,这就是荷兰人在岛内的选择。

  “而在岛外,他们主要与安南的北郑和吴哥加紧了联系,尤其是北郑,听说荷兰人为了加强北郑军的军事实力,直送了一批枪炮给郑梉(郑主)。”

  就像大明在16世纪末17世纪初开始与欧洲人有了直接接触一样,安南的南北二强也同时间接触到了欧洲文明。

  那第一个抢先的还是葡萄牙。

  他们与南阮关系密切,卖了不少枪炮给南阮,还为当时的阮主阮福源提供各种帮助。

  在阮福源的人生末年,力量占据着绝对优势的郑氏向南发动了一场两栖突击,企图迂回阮氏的城防工事;但阮氏的水师于日丽海战中击败了郑氏的舰队。

  郑氏遂仿效阮氏转而寻求欧洲的先进军事技术。结果郑梉与荷兰人一拍即合。

  去岁,就在郑芝龙冒着严寒奔波的时候,郑梉的大军再一次南下,在荷兰人火炮的帮助下,一度进展顺利。可是在海上,尽管北郑军的水师有荷舰奇威、纳雪嘉勒威肯德·布克助战,北郑军却依然败给了阮氏的舰队与发狠的葡萄牙船舰。

  因为有一得就有一失么,先前正是荷兰人与葡萄牙人积极抢夺南洋香料贸易的主导权的时候,而现在的局势是,荷兰人正逐渐压过葡萄牙人。

  当初,葡萄牙抢先一步夺走了马六甲城,荷兰人就又刚刚在柔佛的帮助下打败了葡萄牙人,二者的竞争正是两眼发红的时候。

  吃了大亏的葡萄牙人对荷兰人,对柔佛都仇视的很。

  这个时候郑芝龙集团虎口夺食,抢占了占城,似要灭掉了这个与柔佛王室有着密切联系的国度,这却不能让葡萄牙人感到高兴。因为二者根本就没发生战争,占城王甘拉罗是主动投降的,人都要欢欢喜喜的收拾行李财货去泉州享福了。

  阮氏就更是不高兴了,占城可是他们的后花园。

  甘拉罗打了南阮一个措手不及。虽然对甘拉罗言,国家没有了,可至少他的性命,他的后代的性命和富贵有了保障。

  哪怕他是阮福澜(阮福源之子,现任阮主)的妹婿。

  但真有朝一日到了维系国家利益的关键时刻,亲情又算的了什么?

  要清楚,甘拉罗与南阮的结亲,本就是一种无奈之举。占城实力不成,而南阮又有北郑的威胁,也只能放缓吞吃占城的脚步,如是两家结亲。

  这样的‘秦晋之好’又能有多么坚固呢?任那个人都能分辨的出。

  别的不说,就说葡萄牙。葡萄牙是南阮的最大军事助臂,二者关系密不可分,但葡萄牙又与马六甲地区的柔佛素丹国矛盾尖锐不可调和,偏偏这个素丹国的王室还是占城王室的分支。

  当初占城被后黎朝所破,俘虏国王盘罗茶全及其臣民三万余人,杀死四万余人而归。其王室中有人逃到了马六甲,遂建立了柔佛国。

  复立后的占城与柔佛始终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在柔佛和葡萄牙之间,甘拉罗自然站在柔佛这边。

  这是他与南阮无可调和的矛盾,更何况占城也是南阮补充实力的大肥肉,后者也是叫他夜里屡屡被惊醒的纠葛。

  他很担心有朝一日阮郑休战了,阮主的刀剑就要落到他或是他的子孙后代的脖子上了。

  这样的利益矛盾在他看来根本无法破除,可偏偏占城比之南阮又是那么弱小。如果阮郑之战暂时搁置了起来,阮福澜就是只需要伸出一只手,就可以轻易地吊打占城。

  甘拉罗实在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了,面对郑氏集团的逼迫和诱惑,他干脆就放弃了王位,觉得去泉州做一富家翁也是不错的选择!

  在南阮和中国之间,甘拉罗显然更相信中国。当初占城军与明成祖派出的大军南北夹击安南,分吃了不少好处,那感情不要太好。

  顺便还能好好地报复一下南阮。

  这样一来,郑氏集团自然也引得南阮严重不满,只是南阮的力量对比郑家来实在是弱了一些,作为他们助臂的葡萄牙人更是没心劲要与郑氏集团来一场海上争锋。

  这件事南阮始终没发一声。

  但荷兰人与之究竟有没有过私下与南阮联系,郑芝龙集团也难确保。

  何斌、郭怀一这两个十八芝里的老人,作为荷兰治下汉人农商阶层的领袖人物,倒是不止一次的在私下里对郑鸿逵保证,他们真没有发现!

  眼下这南洋真的是各方势力掺杂,很有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