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528 2019.05.28 17:30

  “这就是宁远?”

  海浪微伏,轻轻拍打着船舷。郑森立在桅杆吊斗里,翘望着岸上的城池,仅止七里周长的方形城池,看在眼中并不是广大,可金色的阳光却为之沐浴了一层耀眼的光辉。

  对于风中残烛般的大明朝,宁远城是一个光辉耀眼的名字。十五年前,袁崇焕就是在这里一战成名,击退了野猪皮的趁势猛攻,传闻中还炮伤贼酋,让努尔哈赤半年后毙命!

  郑森如何不知道宁远城呢。纵然袁崇焕死的很不光彩,“宁远大捷”的功绩还是被大明朝极度肯定,而不是给抹消去。

  从历史上看,也是这一战后,位于山海关以北百里左右的宁远城,就此牢牢把握在了大明朝的手中。直到吴三桂借兵入关!

  如今的宁远,那也是洪承畴集结八路大军的所在地。

  这就是郑森所得知的情报,故而他带领船队是直向着宁远而来。

  而作为山海关北部的屏障,作为明军关外的重要一环,地处辽西走廊的宁远城守备还是很高的。

  很快,一队马军就直冲来。

  为首一将身材魁梧,正是宁远团练总兵吴三桂的弟弟吴三辅。这人别看形象很威猛,可内心里却半点也不强大。唯恐那海上的船队出自八旗鞑虏,一路行来都是提心吊胆中。

  现下已经是八月中旬末尾,而七月末时,洪承畴汇集了八路总兵,就已经誓师出征。也即是说,郑森的消息落后是其一,宁远城内现下的守军并不多是其二!

  而海边的船队却似有三二十艘,还尽皆是大船,便是一船只载一二百人,三五千鞑子突的杀到宁远城下,城中守军也只能闭城紧守!

  但幸好不是!虽然吴三辅对郑森的到来目瞪口呆!

  倒是随后赶到的马绍愉嘴角露出笑,他是兵部职方主事,乃尚书陈新甲之心腹。与那早到军中的兵部职方司郎中张若麒,都是陈新甲之心腹。都是来敦促洪承畴快速进军,速战速决的。

  身为文臣,马绍愉自然知道郑森所代表的郑家与洪承畴是甚关系。再想到京师里的消息,想到蒋德璟的提议,那就更明了了。

  坦明身份后,郑森听说洪承畴已经誓师出征,倒也不觉遗憾,反而高兴。这援军拖拖拉拉四五个月的光景,总算是进军了。

  当然,船上的钱粮却也是不能给宁远的。

  “既然总制大人不在,这钱粮可不能便宜了宁远。”施琅嘀咕着对郑森说道:“大明官场上的勾当,公子也当明了了。这钱粮一旦给了宁远,十几万大军人吃马嚼,松松手就能尽数给飘没了。洪承畴丁点好处也不见,如何会领总戎的情?”

  钱粮必须亲手送到洪承畴军前,这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才算是把人情给夯实了。

  郑森已经不是当初的公子哥了,施琅的话他自然明了的很,一声令下,二十多艘船舶就在岸上一干文武官的眼皮底下拔锚起航了。

  两万石粮食啊,还有上万银洋啊……

  岸上的马绍愉看着慢慢驶离海岸的船队,直若是看到一只煮熟的鸭子扑打着翅膀在自己眼前飞走了,心里那叫一个痛苦。

  “好个郑森,如此无礼,端的不当人子。”马绍愉心中狠狠着道。

  而再看周遭一群眼睛里恨不得能伸出手掌的兵将,不屑的冷哼。这个时候舍不得了,适才怎不拦下?

  眼前的船队只有三艘战船,余下尽是运粮船而已,扣住郑森,岂能不乖乖送上岸来?不敢蛮横行事,不就是怕了洪亨九么!

  “本官久闻蒋洪郑同出闽省一县,素有结党营私之嫌,今日一见果是如此。待本官回京,定要向圣上好好参奏一本!”

  一甩衣袖,马绍愉气冲冲的离去。

  而大海上的郑森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恶了马绍愉,而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区区兵部职方主事,再是陈新甲面前的得力人物,也仅是六品官罢了。陈新甲除非脑子有坑,才会因为他而跟郑家生起龌龊。

  此刻正与施琅说起前方的战事,痛惜宣府总兵杨国柱之殉国。

  却是七月二十六日,明军誓师出征后就挨了当头一棒。那洪承畴带引大军进抵锦州城南乳峰山一带,次日,就命杨国柱率领所部攻打西石门,结果陷清军埋伏,清军以高官厚禄劝降,杨国柱死战不降直至中箭身亡。

  接着就有说道了洪承畴的进军策略,他是要步步为营的,安步当车。而陈新甲以朝廷粮饷不足为由,主张速战速决,而崇祯帝也是如此认为。

  郑森没有作战经验,只觉得洪承畴如此做也是不差,崇祯皇帝是外行领导内行了。施琅却不同意道:“杨总戎殉国,大军固然折损一肱骨,然士气仍锐,军心亦激。此刻正该鸣鼓直前!洪亨九竟畏缩不前,不敢发军猛攻,我看也是个虚享大名空负天下人望之辈!”

  施琅对洪承畴嗤之以鼻。

  郑森皱着眉头,不满于施琅对洪承畴的蔑视,但心中却又觉得施琅说的未尝没有道理。

  朝廷短于粮饷,这是磨消不掉的事实。洪承畴身为蓟辽总督岂能不知?而既知道,他又要勒兵缓进,那不是自相矛盾吗?这不是给陛下出难题吗?

  且如施琅所说的那般,大军一动,就趁着士气正锐时候发兵猛攻去……,似乎也说的通啊。

  没有经历过战争历练的郑森,现如今显然很稚嫩的。

  “尊侯(施琅表字)休得妄言。洪总制剿平流寇,天下人所共见,岂是不知兵之人?我朝与鞑虏数次大战,皆因分兵而落败。此番总制大人安步当车,步步为营,持重而行,便是如此道理。”

  郑森到底还是更‘相信’他的科场前辈洪承畴。

  “既然大军已抵锦州城外,粮草屯于笔架山。我等就直去松山城!”

  郑森决定道,转身来就下令。

  那松山城距离大军较之笔架山更近,钱粮自然是送松山城更好。

  施琅也不与郑森争辩,他们现在都是在放嘴炮,是纸上谈兵而已。事情有没临到他们的头上,也不是他们在统帅大军,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俩人就像后世网上的键盘手,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可实则呢,于大局屁的作用都没有!他们也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洪承畴已经把自己的‘持重策略’给彻底抛弃了,陈新甲的压力他还能担当,但崇祯帝的敦促他就抵挡不住了,已是定了主意,决意要速战速决!

  郑森带领着船队向北驶去,而此刻已经抵到松锦战场的黄台吉也在苦苦思索着破敌之策。上十万明军猥集一处,这可不是现如今的八旗兵可以一口吞吃了的。

  何况锦州南部多山地丘陵,八旗可以布防部守,明军一样可以。

  硬吃十多万明军,黄台吉想都不去想!

  发愁的还不止黄台吉一个,整个满清高层都在发愁,他们虽然轻易的打死了杨国柱,可在随后与明军交手的过程中,却连吃败仗。

  黄台吉急得星夜疾驰五百里,从沈阳直奔锦州来,一路疾行,以至于“鼻衄不止”,也就是鼻血止不住。八旗的形式若是好了,他也不至于这般捉鸡。

  眼下的战事这可不是黄台吉一人的责任,作为一个‘股份制公司’,满清虽然还没上市,爱新觉罗家虽占据了最大的绝对股份,但满清高层有一个算一个,那都是小股东啊。

  他们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所以啊,所有人都在闷闷不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