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扬眉剑出鞘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413 2019.07.08 08:00

  从东平州(安山镇)到张秋镇,六七十里的路程,若是军兵轻装上阵,只多两日就可以抵到。但鞑子足足走了四天的时间。

  博洛带领的后卫力量还在大清河以南,阿巴泰带领的主力已经到了聊城(东昌府治),图尔格率领的前锋更已经杀到了临清州。前后拉开了足有二百里路,顺带着清军前锋还把北直隶顺德府(邢台)的威县、清河给搂草打兔子,扫荡了一圈。

  两个县城只拿下了一个,但也受益不小。

  鞑子此次入塞,因为兖州战局进行的不顺畅,钱粮物资上的收益比之上次逊色不少。

  那回头的路上多攻杀几个县城,就是很有必要的了。尤其是图尔格,多打县城,那就多立功赎罪。

  阿巴泰是不会嫌他多事的。

  虽然清军前方也多出了不少明军的旗号,其中就有叫清军记忆深刻的周遇吉。上次多尔衮入塞,大军携带钱粮物资丁口北归时候,在津门的杨柳青处就被周遇吉截住,双方大战一场,虽是打退了周遇吉军,可清军也吃了不小的亏。

  其人敢战能战,给满清高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有关外来的李辅明,还有晋西的尤世威、尤世禄兄弟,这都是能打硬仗的人,只是手下军兵拉稀。然后就是唐通和入关的李辅明,以及先一步被洪承畴遣派北上的薛敌忠等。

  鞑子有晋商提供的密报,对于明军的虚实大致有一些了解,是以,图尔格、阿巴泰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中。就像后卫的博洛也根本不把洪承畴军放在眼中一样。

  想想看,洪承畴领兵小半年时间,与清军何尝大战过一次?何尝又赢过一次?

  其手下军兵与鞑子交锋,无不是一触及败。虽然跟牛皮糖一样沾着叫人难受,却没人以为这牛皮糖能猛地变成一把尖刀。

  大清河南岸,博洛照例使快骑向阿巴泰报平安之后,眼睛望着南方,就不无可惜的想,“这洪承畴,真是属耗子的,胆小的紧。”

  就如图尔格要立下功劳,将功赎罪。博洛也想多立下功劳,让自己老爹脸上更多些光彩。

  如果能抓住机会,他一定会倾师而出,给明军一记狠狠地教训。“可惜,可惜啊……”

  准塔正在边上站立着,看着博洛的模样就是一笑:“咱们的探马把明狗的夜不收遮蔽的严严的,洪承畴又素来持重,拿不到确切的消息,如何敢轻易动兵?”

  “是啊。明狗都被我八旗劲旅给打怕了,也学乖了。”

  博洛说罢,与准塔对视大笑。

  但虽对明军丁点都看不上眼,二人却也没想过率军直接杀下去。明军足足有六路总兵,再是豆腐渣,人数也放在那呢。

  所以,还是稳重一点好,就让明军乖乖的跟在身后就是了。

  却哪里知道,今夜里的明军各营地内,已经都在磨刀霍霍。

  “郑芝龙已经率军抵到了沙湾,军兵尽都蓄势待发。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洪承畴眼光从六路总兵面上扫过,“诸位,明日大战,我军是胜是败,我等是功是过,就都在此一举了。”

  “请总制放心,我等明白。”

  大好机会就摆在他们的眼前,要是这个时候还敢不尽力,那就真是废物点心了。

  六个总兵全都斗志昂扬。只恨不得在洪承畴跟前拍胸脯保证。

  一场战事能不能打赢,他们作为沙场老将,心中如何没谱?眼下的这一战那绝对是有机会的。如此希望已经出来,他们还会不竭尽全力的去抓住吗?

  清河石桥南端,偌大的营盘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了。一车车地物资,一车车地钱粮,陆续从这里向北。

  清军营盘里的人马牲畜越来越少。当最后一支辎重已经过了小半时候,时间正值中午。

  清军的南面,一支支明军越聚越多。一面面将旗,乃至洪承畴的大旗都出现在了明军的军列中。

  “报贝子爷,洪承畴的大旗出现在明军中,尼堪的兵马越聚越多。前头都是披甲兵,奴才估摸着怕是有上万人。”听到探马回禀的消息,博洛和准塔脸色全都难堪来。

  两人敏锐的嗅到了战争的味道。

  “好奸诈的鼠辈。”两人齐齐的骂了洪承畴一句,却也不得不承认,洪承畴这个战机抓到的是真好。

  “这些尼堪真好大的胆子,胆敢前来送死,也好,正要将他们在野外一网打尽,杀他个片甲不留。”博洛扬声大叫着。算计上虽吃了洪承畴一点亏,可打仗打的还是军兵。

  周遭的清军军将听到博洛如此提起的话语,心中也纷纷生出一股豪气壮志来。“尼堪们自己来送死,正好叫奴才们立功。”阿拉密大声的应和着。

  方才听闻了明军动向而有些气急败坏的清军,登时恢复了高昂的锐气。

  “呜呜呜……”

  立刻有号兵吹响了号角,那不仅把不少八旗兵唬了一跳,更是把赵彬这些二鞑子和车队中的丁男壮女们吓了一跳。

  “这是……?”赵彬伸长脖子向南眺望。

  “贝子爷有令,你等催促队伍,迅速向北。”片刻,一骑快马奔道。

  “这位大人,敢问南头出了甚事?”赵彬忙抽了去,拉住那人的手臂,一个金坠不自觉的便送了去。虽然他是甲喇章京,但对博洛的亲卫可不敢摆任何的谱。

  后者掂量着手里的金坠,脸上的笑容好不灿烂。“没甚大事。尼堪们昏了头了,竟然要来打仗,真是自己找死。甲喇章京无需担忧,我大清铁骑战无不胜,定能把尼堪们通通荡平。”

  赵彬投降满清之后,因为手下有上千人,更因为是件大喜事,被阿巴泰任命为三等甲喇章京。这官儿去到关外后不见得能保住,但少说也能在汉八旗里混上个牛录章京。

  “竟然这个时候动手?”赵彬也不是蠢蛋,对清军的局势略一分析,再一想眼下的地理地势,就不得不承认在这里动手,的确是个天赐良机。

  “大哥,洪经略的大旗都亮相了,这一战鞑……清军不见得能讨好。咱们还是快些过河为上。”旁边立刻就有人进言。

  赵彬把头狂点,“是这个道理。你们就都给我下去盯着,看哪个敢捣乱,立斩不饶。以最快的速度过到河北去。快,快!”

  博洛后头看了一眼清水石桥,辎重队伍的速度比之先前明显快了一截,这叫他对赵彬的更满意了。

  哪怕是出门捡回来的一条狗,只要听话乖巧能干,主人也不会亏待它的不是?

  石桥上,一辆辆装满了钱粮、布匹、丝绸、茶叶等物资的板车,轰隆隆的驶过。桥面足够两辆马车并行,还能在左右留出空间来让人步行。

  现在,桥面两侧就占满了赵彬手下的军兵,这些人刚剃了头,身上穿的甚至都还是大明的鸳鸯战袄。可他们已经是满清鞑子的走狗了。

  虽然当了狗,但赵彬的自尊心却更加敏感了。他一双锋利的眼睛从一个个麻木的丁男壮女身上扫过,如果看到谁敢对他露出一丝儿的蔑视,手中的刀剑绝对饶不了人。

  虽然成了鞑子的狗,但在这些被鞑子掳走的男女面前,他却要当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