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俘虏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349 2019.06.04 17:15

  “杀啊——”图安大吼一声。刀口指向那村庄,整个人在这一刻都散发出一种狰狞的味道。

  身后一干鞑子,再之后的一群包衣,纷纷发狂样儿呐喊起来。

  然而鞑子们刚刚提升速度,就听得前方忽的响起一阵鸟铳,然后就看到队伍里的数名建虏中枪落马,却是前方忽的钻出一群小矮子。

  他们或是拿着火枪,或是举着长枪,为首之人舞着长长的太刀正指着建虏大声的叫喊着。

  猛然间遭遇到伏击,鞑子们却丝毫不惧,反更为凶悍。图安又是一声怒吼之,鞑子们纷纷将已经提高的马速提至更高,抽出兵刃冲向了那些仿佛从土地里忽的钻出的三寸丁。

  彼此的距离超过三十丈,前方一群倭兵猛地从埋伏的沟壕里钻出来,拦在了他们前方。

  那可笑的盔甲和身高,无不诉说着他们的身份,这就是那可恼可杀的倭兵。同时这也让鞑子们对倭兵更加的小觑。

  因为身高太搞笑了。不是一顶帽子在,都不比火枪高多少了。

  高个对矮子的蔑视,那可是发自灵魂深处的。

  然而就在这时,在图安他们已经提高了马速,却还没来得及冲杀去的时候,两侧的山坳、树林之中,一杆杆鸟铳,已经全都对准了他们。

  只是几个呼吸,清军就向前突入了十几丈远,眼看着就已经杀到倭兵跟前了。

  “昂昂昂……”最前方的几匹战马轰隆到底,却是地面上已经被布置了陷马坑,面前做了遮掩,叫马背上的清军根本发现不了。

  “砰砰砰……”

  爆竹一样的枪声就彻底压盖住了马蹄声,响彻了战场。不是来自两侧,而是来自正面的挺身队。

  如此近距离的射击,枪子打不中人还打不中马吗?

  清军队伍里一阵人嘶马鸣,惨叫连连。

  郑芝龙笑的很开花,这道路中间的鲜血,红的正鲜艳!

   这时,三百黑番兵和义勇营中的鸟枪兵,近千支火枪瞬间齐射,“杀啊……”

  铁人军、义勇营高叫着杀出。

  郑芝龙自然不会亲自去杀敌,他就在山头上看着,看着那撮清军就如海边的沙堡,被大海的惊涛骇浪轻易地给卷没了。

  没奈何,清军人数太少了。

  八旗兵是凶悍的,装备也是精良的,人人重甲,下马后都也是重甲步兵,但他们总数才几个人?且老幼皆有,质量堪忧的很。

  而扣除了这些凶悍的八旗鞑子,剩余的包衣们,就都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主儿了。

  往日里他们跟在自己的主子屁股后头捡点吃食,但现在他们的主子都麻爪了,一个个包衣们就更拉稀了。在掉头就跑的数十个包衣奴才尽数被枪子打成了马蜂窝之后,余下的包衣奴才们纷纷投降,逃已经逃不掉了,拼死为大清朝效命么,他们可没这股心劲,那速度比鞑子们的阵亡速度还要更快。

  “大帅。建虏已经尽数授首。”甘辉满脸都是雀喜。他是郑芝龙现如今的亲军统领。在一拨老兄弟当中,敢打敢拼,生性悍勇的甘辉,算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了。

  而且郑芝龙还知道这人在正史上是郑成功的五虎上将之一,辅佐郑成功,金陵一战为郑成功败军断后力竭被擒,不屈而死。

  在郑芝龙眼中,这完全是没污点的‘完人’!

  甘辉身上还沾着血迹,刚才他一马当先,一刀砍死了一个老鞑,那感觉跟往日时候截然不同。一战就搞死了好几十个鞑子,还俘获了一百多包衣,这鞑子也不难杀么。

  “具体战报。”郑芝龙脸上也都是喜色。

  “击毙真鞑四十五人,俘获十一人。斩包衣六十人,俘获百五十人。已是全歼敌军,无一人漏网!”

  “缴获良马百七十匹,甲七十领,刀弓兵刃三百件。”缓一口气,甘辉再说道自身损失,“我军阵亡义勇营两人,伤五人。铁人军无将士阵亡,只伤了两人。”

  事实上鞑子早在他们冲下去前就先被鸟铳给打废了,等到义勇营和铁人军冲下去,那就只剩下不多的人在做困兽之斗,稍微晚一点的人,再冲下去都只有收拾战场的份儿了。

  “让挺身队收拾战场。咱们领着主力去攻耀州城。”打完了耀州再去牛庄。

  郑芝龙此刻豪情满怀,适才的一仗叫他大感满意。虽然清兵成色堪忧,没能真的验证出他手下兵马的能耐。可这伙儿鞑子被端掉之后,耀州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在满清主力一被牵制在松锦,二被黄台吉带回沈阳的情况下,在偌大的辽东辽西之地,可不就任由他来纵横驰骋了?

  即便清军得的消息,让松锦的大军回援——沈阳的两黄旗兵马不太可能会动。郑芝龙这也是策动了松锦战场,也是有大功的。

  等到几封战报和首级都被送回去了,他郑芝龙的大名就真的声振寰宇了。

  “杀啊……”

  喊杀声在耀州城外响起,被俘的包衣们人人‘效死’。豁出命的向城头杀去。

  耀州这本就是一座驿城,被建虏拿到手之后,辽河以东区域里,明军已经根本无法对建奴形成威胁,其地理位置又不如牛庄多也,鞑子自然不会花大力气整顿耀州城池。

  图安先前又已经带走了城内大部分的丁壮,现如今郑芝龙杀了回来,根本就是摧枯拉朽。都不需要铁人军、义勇营等帮忙,那些已经被割掉了老鼠尾巴的光头包衣们就奋力冲上了城头。先登的李五一刀砍掉了拨什库苏和泰的脑袋。

  这个图安手下专司登记档案及支领俸饷诸务的老鞑,为他的主子是流干最后一滴血了。

  小小的耀州城转瞬陷落,但随后对城池内人口、财产的抄没,却花费了郑芝龙小半天的时间。

  城内的老鞑,无分男女,一律砍头。而鞑子生的那些小鞑子,女人搁一边,男的,高过车轮者,杀!

  所有人都被罚没为奴,但奴隶中也有三六九等。鞑虏是最低等的,那些为鞑子流血牺牲的就与鞑子是一级,而普通的包衣又是一个等级,为郑芝龙流血牺牲的包衣们的亲属就要再高上一等。比如那个李五,郑芝龙已经给他改名为李武,成为了光头兵的总管了。

  这些人,郑芝龙就都给了他们一个希望,只要老实本分的“赎罪”三年,五年之后不仅可以改籍为民,还能得到以军属资格。可以在大员、泉州为他们授田。

   整个队伍从耀州城再次回到辽河时候,队伍已经从初开始的三千来人扩张为七八千人了。俨然多出了一倍多来。而那多出来的男女,就都是此战的收获。

  郑芝龙不止抄掠了耀州城,挺身队还抄掠了城外的一个个农庄。不少带不走的粮食物质都被一把火少了个精光。

  待遇船队汇合之后,队伍再次一分为二,一支船队装满了俘虏后迅速扬帆起航,向着辽海驶去。他们的目标是觉华岛,而这些个俘虏,那就都是沈廷扬修筑觉华岛的劳动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