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章 战争的准备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177 2019.07.15 18:00

  夜里,何斌的住处。

  黑色中已经看不到一丝儿光亮,夜已深沉,何斌整个人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

  施大瑄的那些话,郑家人的招揽,都让他的大脑中沸做了一锅粥。

  他一会儿想到了自己在安平的美好前途,一会儿又想到了自己在大员镇的家小产业。

  要是投奔郑家,他的家小,他在大员的产业,那是绝不会完好如初的。荷兰人没那么傻,对他丝毫不加以防备。

  也所以啊,郑家若是跟荷兰人真的大打出手了,他何斌又怎么可能继续受荷兰人的信任呢?

  这是一个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问题,就像郑芝龙当初问手下人朝廷若是得势了,会不会放过郑氏集团一样,都是无法避免的命运。

  这遭遇还能套在郭怀一的身上。

  他们两个与郑氏有着很深的关系,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倒时一定会被荷兰人怀疑,囚禁关押起来都是好的,直接毙了也说不一定。

  因为他俩是荷兰人手下汉人移民的领袖,他们要是选择了郑氏,荷兰人等于就只剩下个城堡了。

  原住民是被他们拉拢扶植了,但郑家的大军若是攻过来,那些个野人敢多叫一声不?

  荷兰人虽然对原住部落多有拉拢,但却很清楚他们这些个野人,从来都不是主力军,能够做的只是跟在荷兰人身后摇旗呐喊。

  “嗨……”叹了口气,何斌觉得自己似乎不用烦恼了,如何选择,最佳答案都已经摆在他眼前了。

  但是一想到其中的难度,想到自己家小和财产有可能的伤亡与损失,那就心痛如刀割。

  当年十八芝分道扬镳,从何斌、郭怀一二人的选择上就可以看得出,他们并不是野心勃勃之辈。

  对比提着脑袋打拼出一个大好前程来,这二人更渴望安稳的生活。

  至少在命运的抉择口,何斌与郭怀一做出了‘退出江湖’的选择。

  这样的人自然会恋家,会对接下来的损失而难舍难弃,这都是顺理成章的。

  荷兰人派出的代表勒奧那杜斯此刻已经到了厦门,他是大员评议会的议员,评议会是东印度公司的一种规章制度。由于这个时代的通讯很不发达,东印度公司在东方就成立了“东印度评议会”,所在地巴达维亚,授权他们在紧急时候可以自行决断。

  而如大员这样的商馆,在荷兰人自己称呼中,那却是福尔摩沙长官,或是总督。

  久驻大员的荷兰军民有两三千人之多,扣除了一半的水陆军,剩下的千多人也颇为可观的。

  福尔摩沙/大员评议会自然也是存在。

  你完全可以把这个视为本地的议会,就像葡萄牙人在澳门搞得那个。勒奧那杜斯则就是内里的要员。

  “这不可能,这太疯狂了。郑氏集团是要与公司开战吗?”

  当何斌乘船抵到厦门,摆出一副愁容模样面见勒奧那杜斯时候,他的诉说立刻就引爆了勒奧那杜斯。

  大员的贸易利润占据了东印度公司在东方整体贸易的四分之一,这是多么重要的所在,郑氏集团竟然要求他们完全放弃,这简直就是在对公司宣战。

  郑氏集团这是要触动公司在东方的根本利益啊。

  “南澳岛的商馆,一个没有任何特殊权益的商馆?那有什么可期待的?即便是可以自由贸易也不能弥补公司的损失。除非他们能允许公司永远垄断对华贸易,这样或许还有的谈。而安南?上帝啊,安南的利益才有多少?安南统一了收益最大的是北郑,而不是我们。”勒奧那杜斯高叫着,十个安南也比不上一个大员。

  在他们的设想中,地理位置优越的大员是东印度公司全面掌控对华贸易的桥头堡,可不单单是他们对日贸易的中转站。

  荷兰人的最终目的是彻底的垄断对华贸易。而想要达到这一个目标,控制大员,用武力切断英格兰来华的贸易线路,那就是必须的。

  就像当初他们用武力切断了大板鸭的来华贸易一样。

  而何斌并没有向勒奧那杜斯道说郑氏集团愿意放弃对荷垄断贸易,这个没必要诉说,一个南澳商馆,一个自由贸易,就足够表明态度的了。

  “现在安平的主事人是郑鸿逵,郑一官因为中国北方的战事,已经离去了一年有余。不过我从安平那里听到消息,郑芝龙已经乘船南下了,估计最多一个月,就能回到安平。”何斌向勒奧那杜斯透漏着郑芝龙的行踪。

  勒奧那杜斯的脸色好转了一些,“是的,这是一个好消息,郑鸿逵不是郑芝龙,他当不了郑氏集团的家。但你很难保证他现在所提出的贪婪的提议不是出自郑芝龙的示意。福尔摩沙正在遭受着严重的威胁,郑氏集团的武装力量远远超出我们在福尔摩沙的力量,我必须把消息传去热兰遮。公司应该做好面临战争的准备。”

  勒奧那杜斯做出决定后,才正神看着眼前的何斌,“我的朋友,我们相识已经很多年了。你虽然不是荷兰人,可我却一直把你当做是最忠实的友人,我相信你对公司的忠诚。”

  “眼前的局势下,你的处境肯定会变得很艰难,但我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三思而后行,千万不要轻率的作出决定,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也让自己在日后万分的后悔。”

  就像何斌想的一样,当荷兰人感受到巨大的威胁之后,那立刻的就会对他对郭怀一产生出疑虑。

  何斌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立刻变得更加不好看来。“我明白,我明白……”

  他没有多说话,只是摆出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来,如此有些失魂落魄的说。

  这倒叫勒奧那杜斯心中生出一抹不忍来。

  他可是何斌的口上‘朋友’,是相信何斌的人啊。

  有那么句话是怎么说的?猫狗养久了还有感情呢,何况是人?

  何斌自从当年投奔荷兰,到现在也有十几个年头了,期间历经过郑荷大战,那表现的是很不错的。

  现在,保不准他也会选择荷兰东印度公司的。

  但这种事儿,谁能说得准呢。之前荷兰人与郑氏集团的战争,那一直是荷兰人在进攻,郑芝龙便是最得势的时候也从没对荷兰人在大员的地盘流露出觊觎。

  现在是郑氏集团处在攻势,他们想要把荷兰人从大员赶绝啊。

  而何斌也好,郭怀一也好,二者的利益就都在大员岛上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