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老子英雄儿好汉(求收藏)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522 2019.06.12 08:45

  有郑芝龙署名的奏折送到,真凭实据在,周延儒糊弄下崇祯皇帝还不很简单吗?

  要知道,历史上周延儒之所以事败,乃是因为清兵入关,他这人自请视师,却假传捷报蒙骗崇祯帝,崇祯帝不知内情,对周延儒褒奖有加,还特进太师,荫子中书舍人,赐银币、蟒服。

  在自身势力根本无法遮蔽朝堂的情况下,周延儒胆敢如此的糊弄崇祯帝,这当然是他利令智昏所致,却也不得不说他胆大妄为和善于糊弄崇祯帝。后来为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上疏揭发真相,其他的官员也相继弹劾,因而获罪流放戍边。但很快崇祯帝就又念起了他的好来,言周延儒“卿报国尽忱,终始勿替,”许驰驿归,赐路费百金,以彰保全优礼之意。再后,崇祯帝复谕延儒功多罪寡,令免议。周延儒于是回到京城。

   而现在有着郑芝龙的奏疏做证据,实打实的证据,周延儒若再不能把崇祯帝给糊弄过去,他就不是周延儒了。

  一时间周延儒这颗大树上的猢狲们喜笑颜开,头顶拨云见日,因侯恂之事所生的负面效果烟消云散。

   但有一得就要有一失。崇祯帝大喜之下得陇望蜀,表示出了希望郑芝龙等再接再厉,解开松锦之围。呵呵,这就太那啥了。

  周延儒可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自身缺乏雄才大略,又不善指挥军事。如果有可能根本不愿意对军事多有发言。只是皇帝的真切希望,却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下来的。

  横竖内里还有时间,还有可供操作周旋的广阔余地。

  接下来一场朝会里,郑芝龙的奏报就被完全公开了。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有不少耳目通灵之辈,已经早拿到了消息。

  可对于绝大多数的朝臣而言,郑芝龙牛庄大捷,端的鼓舞人心士气。

  郑芝龙大名也再一次于朝堂内外叫响,而且这一波吹捧较之前者更甚出许多。

  相较于之前的耀州捷报,如今这场牛庄大战,是真的了得啊。

  围绕着一个牛庄,反反复复,交兵多次,克海州、盖州,退满清大军,斩首近千级。解救百姓近万,这是二十年来自老奴起事后,就难得一见的大胜。

  郑芝龙为了彰显自己的战功,将海州和盖州之战也归入进了牛庄大战,那战功可是杠杠的。一经爆出来,让朝野上下无不震惊。当然,郑森少年英名,同样是风传开来。

  郑芝龙可没有夸大其词,盖州之战不就是人郑森打下来的么?老子英雄儿好汉啊。

  当然,这当中还有郑芝龙使人在推波助澜,现在郑芝莞就专门在做着这等事。他卖好周延儒,也就是卖好周延儒背后的东林党人,那实则都是为了一件事——扬名。

  郑芝莞已经不再提领造船厂事宜了。着手做起了‘锦衣卫’的勾当,但郑家根基浅薄,刚刚铺展开,事情还有待时间发酵,可东林党却不是一般的势大难治啊。郑芝龙、郑森的名头还是传播的很快的。

  故而,这笔交易在周延儒点头的那一刻起,对于郑芝龙言那就赚了大便宜了。反倒是朝廷随后对郑芝龙和郑森父子的嘉奖,并不怎地引人注目了。

  睡梦里,郑芝龙忽的梦到了之前曾见过的一幕,一道无尽的长河,散发着古朴的气息,钟表、日冕、沙漏、水钟等等一切历史上曾出现过的计时器,都有那如泡沫样的虚影在滚滚的长河上空浮现。

  透过如是虚幻的大河还能看到隐藏在其中的一座丰碑,但它并不光辉,而只有古老和破败。仿佛无声无息的沉浸在长河中已经成千上万年……

  郑芝龙满满的不知所措,他这次可没伸手去触摸那条长河,只是震惊的看着,然后就见那座丰碑陡然里像复活了一样,虽然依旧古老,依旧破败,都在古老与破败中萌生了一抹生机。

  仿佛是老树发芽!

  然后丰碑浑身一抖,直若晴天响起一霹雳,郑芝龙浑身也跟着一抖,然后一下就醒了。他很怕自己又回到魔都的小出租屋了。但他的运气显然没有这么糟糕,他还在明末,还在牛庄。

  天亮了,昨夜里的一幕丁点也没影响到郑芝龙。那只是一场梦而已!

  牛庄城上,郑芝龙看着江面上一艘艘战船离去,眼睛里闪烁着精光。清军两白旗的兵马已经出现在了牛庄前,那么,也到了救洪承畴一救的时候了。

  虽然成功的可能性很难料,清军吃一见长一智。早就把松山城东侧给堵死了。城内的明军奋而杀出,便是有他想出的盘外招,那究竟能不能成事,还有待商榷呢。

  不过这却已经是最佳机会了。

  指望着南面的五总兵也好,指望着他郑芝龙也罢,杀败清军解开松锦之围,那都是奢望。

  洪承畴和松山城内的上万明军还是要自救!

  自助者天助,自救者天救,自弃者天弃。这话很有道理。

  “李武啊,现在你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当众立下了军令状,可没有反悔的余地了。你自己保重,能活着回来,我就向朝廷表你个游击将军。不管那洪亨九是死是活。就是回不来了,你家中的妻儿父母,我亦养之。待儿女成年,只要彼时我郑芝龙还在,定薄待不了。”

  郑芝龙看着眼前一身满清包衣打扮的李武,就是那被割去的猪尾巴辫,都重见天日。用鱼胶将炮制了的带皮辫子粘在脑后,李武就又是李五了。

  要救洪承畴,不能只海上发力,更要洪承畴自己在岸上发力,两相并力,这才可能打破清军的拦截,逃脱生天。而想要两边并力,就必须有人沟通海岸两边,李武自己请命。郑芝龙也没有拦他的道理不是?

  唯一给出的承诺就是‘厚赏’!无论是成是败。

  “大帅厚恩高义,小人感激肺腑,此身无可报答,只愿效死。”李武正色的说。

  郑芝龙摆了摆手,李武知机的退了几步,转身大步走向城下。

  他根本不信李武说的话,前后不过月余时间,哪来的那么多深情厚谊?李武所有的忠诚不过是来源于一个很基础的事实——他的一家老小皆在郑芝龙掌控之中。

  再一个就是李武本人已经升起的‘野心’。

  先前只是做一个包衣奴才的李五,当然不会有什么野心野望。但现在他是一个统带光头兵的总管,从实际角度出发,他至少算是郑氏集团的中层领导干部。但事实却是,李武的地位与他现如今掌握的实力,严重的不相符,不匹配。

  他的天花板太低了,渴望能冲破天花板,得到自己赢得的尊重和地位。

  而这次与松山堡沟通消息,那明显就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差事。郑芝龙定下了厚赏,本是要从几个辽地的老兵中选出一个愿意去的人来,可李武却先一步主动请缨。

  这个自无不可。

  他想豁出命的向上攀爬,郑芝龙给他这个机会。

  ……

  海州城内,化作一片白地的城池废墟中,一座座棚帐立了起来。

  刚刚抵到的镶白旗旗主多铎,正一脸郁闷的看着眼前的地图。这牛庄,这地势,这仗也太难打了。

  自从接到了黄台吉的命令,多铎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一路走来,绞尽脑汁,他还是没得法子。

  “报……”拉长的声音在帐外想起来。

  多铎不耐烦的抬起头道:“说话。”

  “回主子,明军水师南下了……”

  没人知道明军的船队是朝哪儿去了,多铎听了,更是心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