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未来的郑军陆师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222 2019.06.20 08:00

  觉华岛上的劳工素质普遍比芝罘岛的难民要强。

  前者都是包衣阿哈么,除不多的一些人是辽东的本地人外,绝大部分人都是清军数次入关掳掠回的中原百姓。那身子骨弱的,早在从中原到关外的千里路途中就已经死去了。

  而成为了包衣阿哈之后,日子可不会过的也不会多么幸福。在小冰河时期的关外耕田种地,那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可他们这些包衣阿哈,日子过的再艰难,比之已经走向了流亡逃难路途的中原难民们言,也算是好日子了。身体情况自然就要好上一截。

  所以,在上岛之后,直接就被区分开来,孤身男女分做男女营,家庭还在的则按保甲制编列。一切行为准则全部军管,一切都为了方便“统治”!

  如此做是为了给日后征兵打下基础。

  这些个光头劳工,很难说他们跟鞑子没有血海深仇,但除了不多的一些人外,绝大多数人与郑军却没有解不开的仇恨。之前他们是没有机会报复,更看不到报仇的希望,可现在郑氏集团就给他们机会,给他们希望。郑芝龙相信李武这样的人,绝不是只此一个!

  这些人要是训出来,那作战意志,士气斗志,怕是会比难民们更加坚定,绝对的强军苗子。

  现在,几个月时间的‘潜移默化’,这些光头劳工们懂得了排队,懂得了左右,明白了齐步走,乍然一看已经挺像模像样了。

  郑芝龙不准备在觉华岛待多久,走访了屯粮城和棱堡之后,紧接着便视察了劳工的居住营地。

  看着眼前昂首挺胸的劳工方阵开怀大笑。

  第一当然是高兴,这阵列已经像模像样,就算真的是银样镴枪头,至少也赢在起跑线上了不是?

  第二就还是高兴,一个个大光头,看了就喜气。

  岛上的条件有限,对他们的训练都很基础,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劳动改造么。每日简单的作训都是以队列为主,再加上一批‘政工干部’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

  诉苦大会是一个绝好的法宝,每一场开下来,会场内要不多时就会嚎啕痛哭声迭起,泪珠子就都跟下起了雨一样。无分男女,对满清鞑虏的恨意都蹭蹭的向上涨。

  再结合说书和戏曲,这两种“艺术”表演形式在如今这个时代就是电视和电影。

  多方面下手,把所有人都朝着郑芝龙想要看到的“模子”去改造。

  这个过程虽然看似不起眼,但郑芝龙只要效果。

  眼下的劳工们可不就有了一个兵样子了么。他们可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经受军训的,却已经有了基础。

  这就像练武的人讲究打熬身体一样,底子没有打好,拳脚耍的再漂亮也是花架子。

   郑芝龙看着眼前的一个个光头,想着这些人在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之后的样子。他们会成为一支强军,他们没理由掉链子!

  “你们觉得如何?”郑芝龙问向甘辉、洪旭。施富在旁边满脸的自傲。他虽然有一部分精力花在了宁远城,但眼前的一幕是有他的功劳的。

  “有个兵的样子了。”甘辉看着眼前的光头们想到了过去的郑军陆师。

  郑芝龙有钱,军备上自然不会亏待了手下弟兄,可是人不争气能奈何?给你再好的武器,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武装暴徒,说你是土匪都是夸你。打仗一哄而上,打胜了数你最勇敢,打败了数你跑得最快。

  这样的队伍真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啊。

  今后的郑军陆师需要面对的战争是什么模样的?那都是破袭战,是要强攻满清城垒的。

  便是防守,也是要面临着满清优势兵力的包围,而我自岿然不动。

  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勇敢的斗志,没有严格的纪律,又如何能成事呢?还是那一句话,打仗是要死人的。

  郑芝龙并不奢望把自家的队伍练的如pla一样,但也重要像一个真正的军人。不知要一言一行都要有个当兵的样子,还要绝对的服从,严守纪律,就算是上级下达的命令是错的,你也要不折不扣的去执行。

  在如今这个时代,普通士兵不需要脑子,他们最重要的就是纪律,第一是纪律,第二是纪律,第三还是纪律。直白多的说,就是上级让你去干什么你就去干什么,而且还要坚决的执行。

  因为这个时代的战争太残酷的,在这个火器刚刚兴起的时代。拿着火绳枪、燧发枪的士兵,站着整齐的队列,面对面的排队枪毙,没有勇气的人,没有严格的纪律,那早就扔下枪跑了。

  就算清军不会有太多的火枪兵来玩排枪击毙,他们也有火炮和弓箭不是?那都一个道理。

  想想看,两排军队面对面的射击,又不拉开多远的距离。那跟玩俄罗斯转盘有毛两样?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你一枪啊我一枪,谁都不知道哪次自己赶了背运,就把自己的脑袋打爆。

  而清军什么时候玩排枪击毙且不去说,横竖在郑军里,这种排枪击毙的纯火器军队,很快就会出现在郑军陆师队列中的。还极可能在今后短短几年的时间中成为郑军陆师的主力。

  如铁人军这样的队伍只会是郑军陆师中的‘特种部队’,义勇营更是一支过度性质的部队。

  因为,这些都是建立在当前特殊背景下的时代产物。而过几年后,郑军所要面对的就是大规模的陆上会战,对比玩长枪+火枪,郑芝龙更倾向于玩纯火枪兵。

  走进劳工的宿舍,看到内里的整洁后,郑芝龙满意的点了点头。

  整齐的房内摆设,连床被的放置位置都是一致的。当然,郑芝龙没有强求豆腐块,可即便如此也让不少初次见到劳工宿舍的人震惊非常。

  就比如江哲。

  先前他是主管来人登记分类的,可从来没有下过一次劳工营地。

  现在跟着郑芝龙进了来,瞬间是目瞪口呆。

  不说房间内整洁的地面,就是床下的鞋子,床头的毛巾,还有水盆、皂角盒子,甚至是水杯的把子,那都要朝着一个方向摆放整齐。

  那一眼望过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肃穆,严肃的气氛让江哲的呼吸都屏住了。

   这都是为了培养他们的纪律性。可不是纯粹的面子工程。这完全是对劳工的纪律性的养成,一切都充满了规则的痕迹,无论你走到哪里,严格的规则纪律都无时无刻不在陪伴着你,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你。

  到了中午,营地食堂飘出一阵诱人的香气。

  但与往日能吃到的咸鱼咸肉不同,这股香气似乎还有更美上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