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荷兰人的本钱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547 2019.07.19 18:00

  别看中原王朝一支没有将大员正式纳入版图,可对澎湖的开发却可早早的追溯到秦汉年间。后来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澎湖列岛逐渐成为台海两岸间的交通跳板。这里有良好的港湾,扼东南海运要冲,被称为“东南锁匙”。在宋代就已正式收入中国版图,当时八闽之地已有人移居澎湖。

  及至到明末时候,澎湖的常住人口已经突破了千户。但在二十多年前的明荷战争中,却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荷兰人掳掠了1500多名壮丁为奴隶,在澎湖兴建红木埕要塞,后来又在白砂、八罩附近兴建类似的堡垒。这些堡垒多为每边56米的方型城堡,每堡安置火炮29门。红木埕要塞历时三个月完工,1500名华人奴隶在这三个月中累死饿死了1300名,幸存的270名被送往巴达维亚做为给库恩总督的私人礼物,其中最终抵达的只有137名,其余均死于途中。

   遭受了如此大劫后,澎湖的发展势头内拦腰斩断,也就近十年,沿海活不下去的难民越来越多,澎湖的人口才恢复到了先前水平。郑芝龙穿越后更是叫人重点控制了澎湖列岛,使之成为了郑氏水师联系大员的一个中转站。

  不管是对大员的人口输运,还是与荷兰人的贸易往来,一艘艘海船多要打此经过。

  不过为了叫荷兰人的神经不要太敏感,郑氏在澎湖列岛上并没有修筑炮台之类的防御工事,就是城池都是简单的老式城墙,高度也只两丈不到。

  “何辉见过大帅。”何斌的侄子出现在了澎湖,还出现在了郑芝龙的面前。

  “你叔父现下可还好?”郑芝龙还真有点担忧何斌的安全。这人在他眼中可算是个稀有人才了,只要能为他所用,日后就是跟欧洲人打交道的最好人选。

  “劳大帅挂心,我家叔父现下还好。荷兰人且没抓到我叔父的把柄,再则,不见谈判破裂,他们是不会对我叔父下手的。”何辉心里如喝了杯热茶一样,暖暖的。

  他们何家现在已经把所有的本钱都压在了郑家身上,搞来了荷兰人的全部情报,一旦出事,血本全无亏得会一塌糊涂的。

  郑芝龙现在表现的越有人情味,何辉心里就越熨帖。

  闲话少叙,何辉这次来澎湖的使命就是给郑芝龙通风报信的。虽然岛南的情况根本就瞒不过郑芝龙。二者贸易往来那么频繁——荷兰人贩入日本的中国货都需要先从郑家手里购买,每年都有大批的商船从八闽驶入岛南,对于热兰遮城(赤嵌楼此刻还没有建起)的地理地势,水道航行,乃至是防御炮台,以及火炮的数量,和驻军的数量,不说是了如指掌,也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郑芝龙更需要的是最新的资料,得到了巴达维亚的支援之后,岛南荷兰人手中的实力。乃至是热兰遮城堡内的具体粮食物资,还有荷兰人最新的军事布置。

  赤嵌楼此刻还没建立,热兰遮城是荷兰人在台仅有的堡垒,这可是一个典型的荷兰式棱堡。虽然因地形的限制,外城与内城是前后链接的,而不是外城彻底包裹内城,但它内外足足三层高,壕沟围绕四周,斜坡土堤为台基。墙面为红砖砌成,荷兰人用糖水、糯米、蚵壳灰、河砂,捣和黏之,坚固不下石城。

  高度最低的外城(四角附城)为长方型,长一百六十公尺(米),宽七十七公尺,较内城来的低,内有长官及职员宿舍、办公室、会议厅、医院、仓库等公共建筑。

  内城则为方型,有上下两层,长宽一致,长宽皆为一百一十五公尺(米),城壁高约九公尺,厚一点二公尺,四角棱堡厚一点八公尺。地下室为仓库,储存着大量的弹药、粮食以及杂物,上层则设有长官公署、教堂、了望台、士兵营房等设施。对外城居高俯视。上面的火力可以轻易地覆盖整个外城,而这也是棱堡的难攻之处。

  郑成功那时候都是靠着长期围困,之前明荷战争时候,明军在澎湖也是长期围困,郑芝龙也打算学一下儿子,学一样老前辈,对热兰遮城围而不攻。等粮食吃完了,那里头的荷兰人早晚要滚出来自己送死!

  而如此做的大前提就是彻底打掉巴达维亚的主力舰队,彻底的断绝掉荷兰人的外援才行。

  普特曼斯带着十五艘船只驶入了岛南,这就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岛南本来有水陆军一千五百人左右,若是征召荷夷青壮入伍,数量大概可有两千人。”荷兰人常年驻岛南的军商百姓数量在三千人上下,扣除了妇孺,还有一些上等人物,两千人已经到了他们的极限了。

  “外加一支四百人左右的原住民组成的巡逻队。”

  “这是一支以大肚王国西逃的难民为主的队伍,普遍仇视汉人,而且与东部山区的原住民交往紧密,一旦开战,还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定会是荷兰人手中的一把尖刀。”何辉说道巡逻队的时候,态度表现的很明显,可见这巡逻队与岛南汉人之间处的绝对不愉快。

  “普特曼特带来的十五艘战船里有九艘是真正的战舰,其中五艘为单层炮甲板,船上配炮普遍在三十门以下,最强的四艘,则都是双层炮甲板,配炮达到了四十门上下。余下的六艘,五艘为武装商船,一艘是单桅通讯舰。搭载的荷兰步兵有上千之多,现在只少部分被分到了大员镇,另外大半人都给分到了禾寮港。后者已经建起了一些防御工事。”

  郑芝龙立刻就想到了赤嵌楼,这禾寮港现在于荷兰人的作用,恐怕就跟赤嵌楼建立起之后差不多了。是他们在陆地上的一个节点,也同时遮蔽了热兰遮城的腹肋。

  毕竟荷兰人先前的一系列布置,那都是对外海的,而不是对内里的大员岛的。

  不管是热兰遮城堡所在的一鲲身沙洲,还是鹿耳门两侧的北线尾岛和加老湾沙洲岛,那都是一片片的沙洲,后世这里都已经被土地链接,你可想而知海域水面有多么浅。

  然而大自然是神奇的。就像人常说的,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一定会为你再打开一扇窗。大海潮汐,海潮冲蚀,往往会在你肉眼看不到的水面下造化神奇。那鹿耳门就是一个大潮汐口,遂成就了出入大湾的一条重要港道。只是底部坚石堆积,暗礁盘结,大船不易通行,素有“天险”之称。

  而荷兰人选定的老巢热兰遮城堡所在的一鲲身沙洲,与对面的北线尾岛南端之间的水道通航情况就远比鹿耳门要强,这就是大员港。所以,荷兰人只在北线尾岛的北端,也就是鹿耳门水道处设立一座简易的炮垒,并没大张旗鼓的驻扎军兵守卫。

  他们将自己的老巢设在了一鲲身沙洲,建立了牢固的热兰遮城堡,整个控制了大员港。而从大员港继续向内,那就是台江海面,也可以说是大湾,内里的港口就是禾寮港。同时还沿着七鲲身七个沙洲,建起了一连串的炮垒,彻底把大湾水域把持在了自己的手中。

  从鹿耳门周遭的浅滩遍布到北线尾岛北端建立的炮垒,再有与北线尾岛南端对峙的七鲲身,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打海中浮现的沙洲,一字排开,相距各里许,势若贯珠,直连接到岸上的打狗山。上头是都有炮垒建立。

  这一系列的在应对海上威胁的时候真的是很牛掰,很有恃无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