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有个鸟用?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123 2019.06.03 17:05

  爱护幼苗人人有责,继续求收藏。

  ……

  松锦大战已经过去了半年有余,黄台吉去岁就已经回转沈阳了。最初是让留杜度、阿巴泰等围锦州,多铎、阿达礼等围松山,阿济格等围杏山。

  后再命多尔衮、罗讬、屯齐驻锦州,豪格、满达海等驻松山。

  洪承畴坐困松山半载有余,也不是没打过反击。然敌众我寡,为清军所败。万幸城中粮食且足,且守军依旧上万之众,攻不足,守有余,此刻还并没遭遇到历史上那悲催一幕。

  现在,松锦清军分做三部,重心依旧是松山。大军团团围困,想要救杏山城容易,想要救松山却难,而至于锦州,那就是难上加难。

  从范志完处离开,郑芝龙直接就回了码头。天色已经暗淡,港口的三百黑番兵、五百扛着鸟枪挎着太刀的挺身队,还跟木头一样竖立在原地。

  他并没有直接将铁人营拿出来,就连已经更换了武备的芝罘岛义勇都没露面,而只是亮出了黑番兵和日本武士。

  这些也是他早就已经为人所知的陆战主力部队。

  黑番兵穿着铁甲,日本武士也是清一色的胴丸。那种怪异的甲衣,也就小鬼子们不嫌弃吧。而作为下级武士的装备,日本胴丸本大多是由竹子、皮质制作而成。

  然郑芝龙是何许人也?中国首富。

  自然不会小家子气的用竹子、皮革去做胴丸的胸板和身甲,那都是铁质的,连同阵笠,也是铁质的。

  这些日本武士,还有那黑番兵,在大明的社会框架之中,那就相当于是他的“家丁”!

  郑芝龙作为一个水路总兵,手下能有八百打陆战的家丁,在东南地界可不就是横行无忌了?

  也符合如今时代大家对于他的认知。

  “父亲!”留守的郑森看到郑芝龙后连忙迎了上去。范志完把一群人都招揽了去,究竟商议如何了?他是很好奇的。

  郑芝龙闻声给出一不屑的嗤笑,“范志完何等人?不过是有了一个好老师罢了。岂能与洪亨九媲美?为父枯坐半响,净听了两耳朵废话。”

  “不理他们。只管传令下去,歇息一晚。明日一早起军,拔锚升帆,先入觉华岛。”

  后者才是他们真正该到的地方。

  沙船队伍里,沈廷扬接到郑芝龙传令,朗声一笑,他也不耐听范志完的废话啊。

  上了觉华岛,郑芝龙肯定会率部北上,而他也可以把粮食运到了岸上。一艘艘粮船堆积在海岸处可不保险,万一遭了狂风,一夜之间就能全打了水漂。

  沈廷扬从来不信这松锦之围是好解决的,洪承畴统带九边精兵,还落得大败而归,现在让一干残兵败将重整旗鼓,再来与建虏交锋,哪怎可能打赢呢?

  就跟之前一样,现在这一战,也注定会是一场‘持久战’!

  沈廷扬的任务很明确,那就是招揽辽民,休整觉华岛,再运送粮草到此。至于战争方面,却是无须他操心的。

  到了次日清晨,嘹亮的号角声在山海关口岸响起,一艘艘帆船拔锚起航,向着北方驶去。

  郑芝龙缩在房间里并没出去吹风,先前在登莱病了一场,让他深切体会到了中药的痛苦。身后,一个哑巴正给他按着肩膀。手劲始终,甚是舒服!

  穿越之初,为了谨慎起见,郑芝龙寻个理由将身边的几个近身仆从都换了掉,虽然明面上说是给他们一个出路,让他们去大员当管事去了。

  ——作为他的根据地,大员那儿可不止有成千上万的田亩和佃农,也不止有一波波的登莱难民流民,郑芝龙还要按照他自己的思路正式在大员编户齐民,设立州县。

  如今这些做官做吏的,那日后就是他将某些人取而代之的资本,是他清扫垃圾的本钱。

  大明的士绅虽已经烂到了骨子里,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却不能不正视。那就是地方权力掌控在他们的手中。你可以轻易地将垃圾都清扫干净了去,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彻底乱了套的地方。

  郑芝龙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一大必须就是要有足够多的官吏,属于‘他’的官吏。那么,大员之地就是一个极好的试验场。可以为郑芝龙锻炼出一个成熟的政治体制,以及一波波的成熟的政府管理人员。

  心底里装了一肚子盘算的郑芝龙,连‘后宫’的女人都不敢频繁光顾,唯恐被看出不对来了。加之要保密期间,他就让人寻了一批聋哑人来斥候。

  那当然不如先前的老人伺候的得体,可这却让他感觉到了一股轻松。

  后来在最初的紧张感消散后,感觉到聋人越来越不方便的郑芝龙,就又寻了一批不聋只哑的人。

  虽然老话说十聋九哑,但哑巴并不一定就是聋子,聋子也并不一定就是哑巴。在后天形成的聋子或者哑巴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后天声带受损、后天耳神经受损,都会造成只聋不哑或者只哑不聋的情况。

  郑芝龙要的就是后者,年纪都不大,还让人专门教他们读书写字,至于这按摩推拿就是附带的了。

  上辈子要人按摩推拿还要花钱,这辈子能接受无偿服务,舒坦啊。

  而就在郑芝龙带领船队抵到山海关的时候,那消息也已经被传到了松锦清军手中。

  黄台吉已经回沈阳小半年了,宸妃海兰珠病逝,可是叫他难受了一把。但儿女情长在国家大事面前是那么的不值一提。在松锦战场上,他留下的有济尔哈朗,有多尔衮,有他的长子豪格。清军各部实力雄厚且主次分明。面对着满城的围城战事,事实上就是黄台吉亲自在,也于大局无关紧要。

  山海关内很快就有情报送到了杏山城外的阿济格手中,然后松山城外的济尔哈朗和锦州城外的多尔衮就也都知道了。

  但没有一个放在心上的。

  南逃的明军在他们眼中就是那釜底游魂,凭靠着那些被八旗军打的崩了又崩的游兵散勇,岂能是他们的对手?

  而至于郑芝龙海上的船队,在他们眼中也是毫无价值的。

  不管是杏山、松山还是锦州,都被清军四面围堵,团团围困,如当初时候曹变蛟军撤走那样的事情,是再不可能发生。

  这般来,郑芝龙的战船又不能开上岸,那阵仗就是再浩大,又有个鸟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