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进兵岛南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331 2019.07.22 08:00

  再把视线转回同样处在麦收模式的大员。

  与荷兰人在自家地盘里大肆的种植甘蔗不同,郑氏领地内则并不存在一个个面积庞大的甘蔗园,这里种植的更多还是水稻。这也是郑芝龙选择继续跟荷兰人谈判的原因。

  收了水稻,再打仗也不迟么。

  何况桃源的大队新陆军还要帮助军属家庭收粮食呢。

  这是有亲人参军的军属家庭的最基本福利。

  便是没有军队前往帮助军属家庭收割粮食,地方政府也会组织临近的富余劳力来帮忙。

  在郑氏的新规定中,各地方的军政官员能否做到让军属军烈家庭感到满意,那将是他们任职评估中的重要一项。

  郑芝龙也开启了亲自下田的作秀之旅。

  带着斗笠,脖颈间搭着毛巾,弯腰割稻,左手抓住水稻中部,右手持一把铮亮的镰刀,在水稻的根部“唰”的一声就把稻苗一一割断,然后再一把把放齐,不一会儿就割倒一大片。起先整片金黄色的稻穗不见了,一块块稻田在镰刀嚓嚓声中露出了一截截整齐的稻桩。

  看那颇是熟练架势还真有点意思!

  古代的皇帝都要在二月二扶犁‘亲耕’以示重农,为先农礼;皇后都要率领众嫔妃祭拜蚕神嫘祖,并采桑餵蚕,以鼓励国人勤於纺织,叫亲蚕礼。

  康麻子更是在丰泽园内播种了几片稻田,从播种、插秧、田间管理,一直到收割,都要亲自来过问,以示自己对农桑的重视。

  郑芝龙现在亲自下田割稻子,这是在向作秀榜样看起啊。

  只是,同样在作秀,郑芝龙选择的方式要花费更大本钱。人在水田里操作,赤着脚,弯着腰,满脸满身始终淋着汗水,一时视线模糊或若有分神,锋利的镰刀就有可能亲吻你的手,可不会因为你叫郑芝龙而就饶过你。

  郑芝龙自己手上的好几处刀疤可不是他多年在海涛里打拼留下的,那都是早年他下地割稻子留下来的勋章,至今依旧清晰可在。

  这也是他换了个内核后还能把农活做的像模像样的根本。

  此外,由于整天在水里浸泡的手无数次地与粗糙的禾梗摩擦,刚开始那几天常常会把手指磨烂,磨出一道道的血漕,时不时地被禾叶尖刺着,便有钻心的痛楚。却是这些年来他养尊处优,手指早就没有当年的老茧了。

  临近中午,骄阳似火,稻田里的水都晒烫了,站在密不透风的稻田里,此时更热了,直让人都喘不过气来。这时候,就有一些满身泥巴犹如泥猴的孩子“噗通”一下就跳进了旁边的河塘里。如此才能感受到一丝清凉。

  擦了一把汗水,陈鼎都已经顾不得体面,拿起瓢来从冷壶里倒了半瓢酸梅汤,一饮而尽。冰冰凉凉的酸梅汤落肚,透心沁齿,如甘露洒心,整个人这才重新活了来。

  冷壶被重新放回了木桶里头,内中足足半桶的冰块,掀开的时候直有一股凉气冲出来,那叫一个爽。其中的冰块有大有小,都是用硝石造出来的。

  郑芝龙也热的汗流浃背,更累得他腰疼,但他却仿佛爱上了这种汗出如浆的感觉,天天下地跑。有时还就在附近村子里吃食一顿。陈鼎跟在屁股后头都有些吃不消了,郑芝龙还依旧精神抖索。

  有什么辛苦的?

  这一片片水稻田都是郑军的口粮,一个个百姓脸上喜悦的笑容都是郑军的民心民意。

  他现在塌下身子到移民之中来,所付出的每一滴汗水,将来都会得到十倍、百倍、千倍的回报。

  看这几天作秀后他在移民中的评价变得怎样了?

  平易近人的领袖,那是老百姓们最爱看到的。郑芝龙不能对手下的集团骨干们平易近人,但却可以对这些移民们施展自己的亲切,因为前者的距离太近了,而后者的距离太远了。

  一样是平易近人,距离太近的人很可能就会生出“我可取而代之”的野望来;而距离高远的人,则只是觉得这样boss更好更贴心。

  如此过了十天,时间都已经到了六月末,农忙总算结束了,一场强风暴也席卷了来。这夏季本就是多台风的时候。

  “大帅放心。郑泰不是昏庸之辈,各镇汇集来的数据虽不一定千真万确,但大体上是不会有错的。”陈鼎给郑泰说了一句好话。

  郑芝龙把在大员的整个郑氏领地都归入了一个总管府,总管府下属十二个镇,每个镇之下都有十几个到几十个多寡不一大小不同的村落,想要精准无误的统计出具体的粮食数量,那是很困难的。后世都有弄虚作假的,何况是眼下这个时代?

  但就像陈鼎说的,大体上还是不会错的。

  如此,事实上就已经足够了。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我懂这个道理。”

  特殊材料制造的那群人中还有刘、张呢,一个政治集团从在野党变成执政党之后,那必然会面临很多问题,贪腐就是其中之一,当初的东方红即希望通过严惩刘、张来杀一儆百,好不至重蹈李自成的覆辙。可实际上呢?

  事实证明,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对于贪腐问题的容忍度是相当高的。

  就如郑泰的所作所为,在陈鼎口中是一个‘大体不会出错’,那就已经是清明世道了。尤其是对比此时的大明。

  狰狞的风暴咆哮着,像一个邪恶的魔鬼,放肆地撕扯着整个世界。

  万里无云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大树的枝叶随风摇摆,就像一个巨大的手掌在狠狠摇晃着他。暴风像瀑布似的倾泻下来,风把雨和水搅拌在一起,如密集的子弹般噼噼啪啪射来!

  但是再狂暴的暴风雨也有过去的时候。

  当雨过天晴,当战鼓声和号角声响便整个桃源之后,一队队新陆军汇集在了郑字大旗下。

  被夏收和暴风雨拖延了郑氏新军,正式发出了南下的号角。

  同时间里,郭怀一拿着刚刚送到的一批火枪,抚摸着身前正绽放着青黑色光泽的虎蹲炮,还有那一桶桶的药粉,一箱箱的木壳手雷,脸上荡然起无尽的神采来……

  “一官大哥有心了,有心了。”郭怀一身边站着的是何斌和郑联,二人收到了郑芝龙使人送来的信报后就溜之大吉了。何斌只带了少量一些人来甲螺村,剩下的亲友就都被扔给了荷兰人。

  “这里是二百多杆枪。你从手下选出二百人来拿枪,配合着一块来到的二百新军,还有虎蹲炮和那么多手雷,红毛就算杀进了甲螺村,也讨不了好。”

  澎湖那儿是跟何斌郑联差不多时间里受到的郑芝龙指令,立刻使快船,远远的绕过岛南,划出一道圆弧来,从西南方进入到二仁溪,在夜色里将大批的刀枪冷兵器和一部分热兵器,还有二百名来自桃源的郑氏新军一同送上了岸。然后这些物质人口就在天亮前通通进入了郭怀一所在的甲螺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