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兖州城外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636 2019.06.26 09:00

  “做了就做了。孔家、孟家也都不是甚好鸟,上到五胡,下到蒙元,如墙头芦苇随风摇摆。真亡在了鞑子手里,那是天道昭彰!”

  “但你一定要把首尾收拾干净!”

  泗水岸畔,封冻的冰面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亮盈盈的明光。郑芝龙与郑芝莞漫步在大堤边,亲卫远远的拖在后头。

  “大兄放心。我一点首尾都没留下。”郑芝莞语气满是雀跃,很坚定的说。他这心中是大大的庆幸,郑芝龙知晓了事情经过后,竟没有怪罪他。

  郑芝龙心中对孔孟倒霉是真有些欢喜,虽然这一变故会给他的作战计划带来不小变故,比如说这道檄文会让邹县、嘉祥、曲阜成为鞑子的进攻目标。

  可就是背上了新包袱,兖州战局也垮不了的。他手下的军兵,加上小袁营,这可就快两万人了。

  早前在他的计划中,小袁营填充兖州府城滋阳,那要面对的是全部清军四五万战兵。而现在呢?兖州的图尔格军不过两万八旗战兵罢了。

  阿巴泰在东昌府被洪承畴牵制的牢牢地。

  南下的鞑子就那么多人,又没相配的重火力,死磕几千人乃至更多人守卫的城池,这要死多少人啊。滋阳、曲阜、邹县,鞑子一样啃不来。

  郑芝龙背上了新包袱,鞑子也减少了兵力,兖州战局依旧稳当。

  “这事就揭过去,但你记住,日后可再不能擅作主张。你可知道你这么一来,坏了我不少事。”郑芝龙不恼,但敲打还是要敲打的。郑芝莞连连点头,“那几个经手的人,你接下来就调回闽省安顿,让他们歇歇吧。”

  郑芝龙很清楚这件事被曝光之后对自己的影响,天下人只会把郑芝莞看做是他意志的延伸,才不会将郑芝莞与他郑芝龙分割的清清楚楚。

  所以,他必须保证绝对这件事的隐蔽性,至少在近两年里。

  回到营帐里,郑芝龙心里还喜滋滋的。

  郑芝莞有才啊,简单的几张大字报就把孔孟四大家逼到了险地。真是再美妙不过了。

  如果有可能,孔孟等家族被鞑子一股脑的屠了,对中国也没什么大碍。前提是不要牵连到他。

  相反,这还会成为满清身上一洗不清的污点——夯实了他们不敬孔孟,不准儒家。到时,看他们在这个时空还如何跟中原的士绅阶层同污合流?

  这点儿郑芝龙就真的好奇,鞑子要真把孔孟屠了,等到两年后,满清若还能如期入关南下了,真还会有那么多不知廉耻的斯文败类去投效鞑子吗?

  他们的祖师爷可都被鞑子狠狠蹂躏了啊。

  那但凡还有一丁点廉耻,还要一丁点颜面的人,都不可能投降满清的吧?

  然对明末读书人的气节毫无信心的郑芝龙,却又冥冥之中感觉,就算鞑子火烧孔林,刀劈孟庙,那照样会有大批的无耻文人争相投效满清的。他们也一定会想出郑芝龙现在根本想不到的理由来给鞑子洗地。

  这就是一种感觉!

  因为啊,人都是利益生物。那两者的河流明显是符合各自的利益。至于廉耻节操?呵呵。

  看那历史上的孙之獬,剃发易服,其人之无耻遗臭万年。那衣冠发饰某种程度上又何尝不是祖宗呢?

  还有水太凉、头皮痒的钱谦益。东林巨子啊,不也是无耻的很?

  那不止是明末的士大夫,几千年历史长河悠悠,总有些人为了活命,为了高官厚禄,为了自身利益,那是什么都能舍去的。

  “这道檄文不能只在齐鲁中原散播,还要发到江南、湖广去。另外就是紧紧盯着孔孟曾颜四家……”

  郑芝龙相信这四大家都不是那坐以待毙之人,生死危机临头,他们很定会有动作的。只要后者在满清的威逼下露出马脚来,那就是一大大的把柄!既然郑芝莞已经对孔家他们下黑手了,那就不能半途而废。

  被重新叫来的郑芝莞完美的领悟到了自己大哥话中的浅意思。但人还是一懵,对于郑芝龙继续要搞孔家的指示表示意想不到。但他立刻就明白来内中蕴含的巨大利益。只要能抓住孔孟通虏的证据,那好处不要太多。

  毕竟是传承了千年的世家望族,纵然只是被当成了牌位,纵然被明里暗里局限在小小的一曲阜、邹县和嘉祥县内,积累的财富也当是惊人的。更别说四大家本身还有着巨大的政治意义。那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把话说回来,在眼下的战事里,如郑芝龙很希望看到的那样——鞑子屠孔家的一幕,实际上却是万万不能的。

  只要他被牵入了眼下局面里,曲阜一旦有失,孔林一旦有事,责任就少不了他的。

  故而,郑芝龙一定是要保证曲阜安全的。因为孔林的政治意义太大!他如果停兵不前,坐视清军攻入曲阜,毁了孔林,呵呵,先前辛苦半年里刷来的再多好名声也不够这一下子毁的。

  当然,郑芝龙也相信鞑子即便动了邹县、嘉祥的孟家、曾家,也肯定不会动孔家人的。曲阜孔氏的政治意义溢于言表,黄台吉可不是个短见无谋的匹夫。甚至他们连曲阜都不会动。

  再说了,把孔家与孔林分开,孔家人死不足惜,但孔林被鞑子蹂躏了,这也是一耻辱不是?就像同治啥乱时候的白某人叫嚣着要毁了黄帝陵,那是华夏子民炎黄子孙所必须不可接受的耻辱。

  所以,曲阜丢不得的。然邹县会如何,那就只能看天命了,看袁时中来得及来不及。但郑芝龙算着那多半是来得及的。

  何况,孟闻玉还有腿,他还是能跑的么。嘉祥的曾氏也是如此。

  这样一来,孔孟曾颜四家就“高枕无忧”了么。他们还将继续存在下去,那自然也就有很大的利益值得郑芝龙去盯紧他们了。

  郑芝龙率大军逼到了兖州城外,因为清军在,不能进城,就在二十里外的戴家集停了下。图尔格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但相对于邹县已经爆开的战斗,郑芝龙的举措就‘和缓’多了。

  至少他没头铁的直冲兖州城下。

  凌冽的北风呼啸着刮过大地,泗水大堤岸畔挤满了逃难的人群和马车,不时传来妇女和孩童的哭叫。他们多是从北方逃来的难民,本是要去南方的,可前头据传已经出现了鞑子,使得彼处人心惶惶,都转向望着东面的曲阜赶去。

  郑芝龙率军赶到之后,这伙杂乱无章的难民群已经转向往东去了。一个个拖家带口,扶老携幼,唯恐落在了人后,在严寒中奋力前行,带不动的物品扔了一路,路旁已有很多因病或体力耗尽而倒毙的尸体。

  他能怎么办?只能调拨一批无甲兵带着粮食赶去护送。

  而郑芝龙本人则在忐忑的等待着邹县的战报!

  小袁营的兵马自然是不能跟满清鞑子相比的,不然,袁时中也不会被困在三省交界处,无路可走了。

  但现下进行的邹县之战,小袁营是在以多打少。

  袁时中有上万人马,还有城池可受,图尔格为了一个小小邹县,却不会甩出去上万兵马。如果小袁营能在邹县来一个开门大红,这对整个战局都是有重大意义的。

  “大帅,周亮工求见。”

  郑芝龙率军停下了脚步,大军转而在兖州城二十余里外修起了营垒,李士元毫无反应,周亮工却有些沉不住气了。

  “大帅。”大步走进营帐,周亮工脸上露出焦急。

  “你想领军进兖州城?”

  郑芝龙没等周亮工说话,就挑明了他的心思。他可并没有因为眼前之人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县,便目中无人。事实上,周亮工也好,李士元也罢,只凭二人在郑芝龙收揽兵权的时候没有出半点幺蛾子,还都全力配合,那就值得让郑芝龙高看一眼。

  这样的人,你说他们有大局观也好,说他们知情趣也罢,那都算是人才。

  在郑芝龙未来的布局里,这俩人都已经被他视为考察对象了,只要两人在接下的时间表现合格,那未尝不能成为他郑大帅夹带里的人物,成为他布置在齐鲁这块棋盘上的得力棋子。

  “大帅明见。”周亮工神色一喜。这郑大帅果然不是凡俗。

  “建虏兵临城下,此刻有援军入城,对兖州实是一大激励。”郑芝龙缓缓说着话,周亮工连连点头。“那你想带多少兵?”

  郑芝龙是不愿意入兖州城的,一旦兵马入城,清军四门一堵,兖州城是安稳了,其他地方呢?

  曲阜不去说,然而青州、登莱呢?就靠留下的那些民军吗?

  郑芝龙的反问是对周亮工的一次考试,这人若一口就要去四五千人,那绝对是不及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