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167 2019.06.08 08:20

  当火器的质量有了可靠的保障之后,其对于甲兵的杀伤力是毋庸置疑的。

  连绵的枪声响起,一排接着一排,如是大海中的浪涛,将面前的清军连人带马全拍在了岸上。

  清军的惨叫声响成一片,苏巴泰疯了一样要打马往斜处里冲去,可是,为时已晚。

  眨眼之间,包括苏巴泰在内的前面所有建虏人马,都被一排排打出去的枪子射倒地上。瞬时间,人仰马翻,建虏绝望的惨叫声和战马痛苦的嘶鸣奏成了一曲让郑森眉开眼笑的交响曲。

  苏巴泰身后的马甲兵也就百人左右,一路上随苏巴泰而来,那是叫一个威风,只觉得这一战就这么的从头推到尾了。完全没有苦战血战死战的心理准备,甚至都没有太多防备,只想着追杀明军而已。

  这么的被准备多时的义勇营一阵饱和打击,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死了过半数。

  余下的清军是调转马头就向回逃,但来的容易,要走可就难了。

  几颗霹雳弹被投掷到了马群里面,一朵朵火焰盛开,将清军马甲兵魂儿都炸没了。

  侥幸逃脱的马甲兵都发疯了一样往回跑。就是跟在苏巴泰背后进攻的清军步甲和包衣们也都感觉到了不对劲了。那么密集的鸟铳声,还有爆炸声,显然不可能出自苏巴泰之手啊。

  那是不等前方的马甲兵败回来,为首的军官就要往回走。然后他们就遭受到了光头兵一反先前姿态的坚决阻击!

  后者不敢逃的,因为光头兵都是有亲眷的,而且亲眷都是落入郑军掌控的。

  这些光头兵尽是包衣出身,往日里也是吃不饱肚子。在眼下小冰河时期,关内频频受灾,关外就能得好么?非是那八大狗商的首尾,建虏兵戈再盛也不能有如今之势。

  这些人也就是跟了郑军后,这才吃了两天饱饭。论战力,那是远不能跟建虏甲兵相比的。

  更不用说武备也相差甚远了。

  但人只要有战心,有勇气,再是孱弱,也能迸发出超乎自己的力量。一如后世的赤军,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再如历史上的江阴之战,那也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何况他们身上是没有铁甲,但手中却有药粉包啊。

  “杀啊……”

  寥寥十几骑马甲兵仓皇而逃,义勇营大举掩杀。盖州城头上的建虏和包衣们再也没心去说笑看戏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城外骤变的局势。

  直到一个人看到一撮骑兵,正疯狂打马向城门疾驰而来,才大喊大叫道:“吊桥,快拉起吊桥……”

  那城头上的一干人才醒悟过来,急忙去拉起吊桥。可为时已晚。

  李武带着身后数十骑,已经冲到了城下。马蹄踏在吊桥上,城上还如何拉的起?

  这数十骑也尽是光头兵,但他们有铁甲,有鸟铳,还有小型的药粉包,夺下吊桥,再抢城门,也不继续朝里冲杀,只是守住入口。

  郑森不管城门之战如何,他只知道一点,自己只要能把出城的清军主力尽数灭杀,则盖州城空城一座,就能不战而下也。

  但即便如此,当他看到沾了半身血,吊着条胳膊的李武的时候还是赞赏的夸奖了一句。叫后者如吃了人参果的猪八戒,那是浑身上下尽都舒服。

  站在盖州城头上,郑森看着城门下正哭泣着鱼贯而出的盖州军民,再望着城内已经升起的火焰,眼睛里闪烁着炙热的火花。

  先战耀州,再战牛庄,三战海州,四取盖州。

  自己老爹率军抵到辽海不及一月,先后就破四城,斩真鞑大几百人,掳其民过万人。

  这军功卓著就不去说了,只说这几战中水师所显露出的‘超能力’,那就让郑森欣喜不已。谁让建虏有海无防呢?

  只要建虏有海无防,千里辽海在郑氏眼中就处处都是破绽。那么,郑军今日之胜,就非独一。

  纵然鞑虏吃一见长一智,再不会如此轻视郑军,轻易之上当,可有胜算之基石在,那何愁无有功勋?

  如此,郑氏在觉华岛置一军,就可当十军来用。那未来明郑间的长短不去计较,只言现今,郑氏就可有大功于朝廷。

  熊熊大火彻底吞没了盖州,便是大火烧不毁城墙,可城内却也肯定会被烧成一片白地。

  郑森立在船头,四艘乌尾船如利剑一样,直往辽河口去。而他的背后,一支船队也扬帆起航,向着南方的觉华岛而去了。

  他现在很急切地想知道,牛庄之战究竟如何了。同时又想知道,宁远城内的那些个文武大员们,看到郑军频频捷报送到,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们不惭愧吗?

  事实上他们还真的半点也不羞惭,反而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对着郑芝龙手头的首级虎视眈眈。

  而范志完和邱民仰两人也喜滋滋的连向京城奏捷。

  整个宁远城的文武高层间都洋溢着一股喜气,似乎前方的松锦之围已解,杏山之围也已解开。

  不过这一次郑芝龙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施富脸上依旧笑呵呵的,可下手之狠却叫城内的五总兵,无不痛彻心扉。

  “马大帅岂不是在难为下官?我家大帅留下官在宁远,可没给某便宜行事之权。一颗脑袋换一精骑,乃我家大帅钦定下的。岂是下官能够篡改的?”

  施富脸上摆出一副极难为情的模样。看的马科牙根直痒痒!

  所谓的精骑泛指的就是家丁,至少在马科这里是在指家丁。不是家丁如何可能会是精骑?而对于这个时代的明军将领,家丁就是他们的本钱,没有了家丁,军兵战力也就不再。他们还何谈官职?

  当然,吴三桂不算其列。且不说他手下的夷丁突骑,那是以吴氏父子、兄弟、亲属及其子弟、家丁共同组成的一支精锐力量,是名副其实的吴家军,纯属吴氏家族的私人武装。为关宁军战力之最!

  就只说他麾下的队伍里的马军,想要挑出数百长于马战的人,也不难。

  盖因为关宁军乃集天下精锐于一身,二十多年来一支被明廷厚待优待,那底子要远胜其他诸军。

   “不知道何为精骑?”强忍着怒气,马科再问道。谁让他受制于人呢?郑家人手中握着他所需要的必需品,那就也只能忍气吞声。

  “精通马术之壮勇之辈,即可。”

  施富呵呵笑着,“大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可不要错失良机了再去后悔莫及啊。那吴大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