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我哭豺狼笑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741 2019.07.07 09:00

  “郑某本不通陆战,去岁为练兵杀鞑,苦读南塘公大作,心中大生佩服。遂使人收集南塘公抗倭之战记事,编辑整理,以作参详。”三月十日,大运河畔,郑芝龙、洪承畴等人立在河堤,看着下方军兵在抓紧忙碌着。

  “就记得昔日横屿岛之战,那倭寇所据横屿四面环水,东南北三面远离陆地,唯西面靠近陆地。却又是一片浅滩,涨潮时一片汪洋,退潮时淤泥成滩,用陆兵攻打难于涉渡,用水师进攻则船易搁浅。故而,易守难攻。倭寇筑巢其中,企图久据。可南塘公用兵如神,想人所不能想,乘退潮之机,命将士每人背稻草一捆,遇淤泥铺草为路,遂兵马安然登岛,大败倭寇。”

  郑芝龙说着手指前方的运河河面,那些日本武士,脱去铠甲,如是十二三岁青少,背负着一捆捆的草席和蒲席踏上冰面,将之摊开,如此叠加两层即可,后续之人再在上头加盖一层木板,这样可不就是一条通道了?

  不说底下还有冰层支撑,就是那冰层裂开了,浮冰也是有浮力的。

  其中一处被特意‘加持’过的通道,足足叠加了五层草席、蒲席,盖上木板后,骡马都能顺利过河。

  洪承畴脸上全都是不加抑制的笑,郑芝龙率军沿运河西岸行进,鞑子肯定不会怀疑其他的,只会认为明军是在监视他们。

  而且济宁州向北不多远就是三湖地带,运河西的南旺湖,运河东的马踏湖和蜀山湖,三个湖泊将运河东西两岸都夹成了一条缝。

  如此地形,鞑子便是要围攻郑军都做不到。在那等狭窄的地方来围攻枪炮犀利的郑军,那是找死!

  而过了这三湖地带,向北四五十里就又是安山湖,现在鞑子可在湖面上埋伏不了兵马了。

  安山湖再向北,三十里不到,那就是大清河南运河以西的沙湾,北边就是张秋镇了。

  整个过程二百里路不到,却有好几处绝佳地势,郑芝龙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

  至于张秋镇南面的大清河上,鞑子的确没有多架设浮桥,相反还以清水石桥为点,在桥的南北端各设立了营垒。其南端的营垒还非常的简陋,对比北端张秋镇打底儿的北营,南营就是一个大羊圈。

  阿巴泰对那儿的地形地势非常满意,西面是百米宽的运河,北边是无法轻易渡河的大清河,南面、东面又是一马平川的原野……

  清军的前锋主将图尔格已经顺着张秋镇向北了,整个局势可以说比郑芝龙计划中的畅想还美!

  明军的‘追击’和郑军的行为自然没瞒过清军,他们有绝对优势的骑兵力量么。殿后部队本来是步军为主,后来变成以骑兵为主,反而几次冲杀到明军。嚣张的一笔。

  阿巴泰在曲阜是受了一肚子气,满心的如意算盘成了一个大笑话,亲手提鞭子把鄂硕抽的死去活来,却也不解他心头之恨。若不是黄台吉威严深重,他的命令死死地压制着阿巴泰的愤怒,叫他脑子里还保持着一丝理智,他早就狂性大发,屠了曲阜了。

  等到清军北归的时候,看到明军又如狗皮膏药一样贴了来,那怒火真要把肚皮都气炸了。

  有了怒气,那就要发泄。阿巴泰虽然在满清那边不得志,可作为老奴的儿子,那也是主子。就如之前的曲阜,圣人乡是没有受灾,其他州县却替它倒了霉,滕县、峄县、费县、沂州等,鞑子所过之处,是遍地死尸。

  这次,阿巴泰就也从前方抽调了三千马军,全掉了后卫队伍里的三千步甲。转而变成以骑兵为主的清军殿后部队就也开始了自己的狂傲自大。

  自以为自己野战无敌的清军,对于身后明军数量的变化毫无警惕。

  反正都是渣滓,再多的豆腐渣也挡不住铁锤的轰击。

  “马总兵?”

  “白总兵?”

  “左总兵?”

  东平州,明军兜了一圈子,又一次回到了无有一个人烟的东平州。

  马科、白广恩、左光先三人在洪承畴行营前碰了个照面,很是突然的碰面,三人竟然撞一块了。

  “都到齐了,那最好。本宪长话短说……”洪承畴大帐中还有曹变蛟、王廷臣和刘肇基,现在又多了马科、白广恩和左光先三个,他就又把郑芝龙的谋划诉说了一遍。

  明军诸将要分个三六九等,曹变蛟、王廷臣可排第一,刘肇基人很忠勇,然手下的兵马不成。左光先手下的兵将也是不行,可人刘肇基多是能领着乌合之众血染沙场的,而左光先却只溜之大吉。

  郑芝龙只看人品,把马科、白广恩和左光先三将都舍弃了,可洪承畴从持重考虑,还是把这仨拉来。这样明军的兵力更多,接下的战斗也就更保险一些。

  左光先先就拍着胸脯领命。他是洪承畴手下的老人,当初在关中,追随新任延绥巡抚(后升为三边总督)的洪承畴围剿农民起义军,居功最多,被视为一员骁将,由游击累升至固原总兵。洪承畴被宣召入卫直隶的时候,手下带着的三位总兵就有左光先(另外两个是是曹变蛟、马科),那时候他乃是洪承畴的心腹爱将。

  松锦之战初期,左光先还在洪承畴手下听令,但因为麾下将士损失过大,就被洪承畴调回关内修养,充蓟辽总督标下中协分练总兵。

  至此人算是废了,因为无饷银无器械,等洪承畴从关外回来时候,他也没练出一支强兵。满清入塞,也一样是一触即溃。

  马科、白广恩这也都是洪承畴手下走出的人物,对洪承畴还是有一分信任的。当下也是大声的应是,可心底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就没外人知道了。

  “东翁,这三将……,恐都不见得力啊。”

  六人退去后,洪承畴手下幕僚进言道。

  “左光先还有一片炙心,可惜手下兵马不成样子。白广恩与马科……,则已经不是当初的白马了。”洪承畴何尝不知道,叹息的说道:“老夫寻他们过来,也不指着他们摇身一变化做肱骨栋梁。可锦上添花便好。”

   人的关系都是处来的。

  洪承畴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到关中了,就是回关外都难,曹变蛟、王廷臣已经算是他的基本盘,但也需要些外围势力么,这白广恩、马科、左光先,盖就如是。

  运河西岸,郑芝龙背靠着安山湖列阵,对面就是东岸的安山镇。

  此刻灯火通明,鞑子一把火将码头给点了,大火映红了天空,郑芝龙似乎都能看到鞑子的猖獗。这真是一点都不把明军放在眼里,一点都不怕明军来偷袭。

  安山镇房屋保存的最完好的一处大户人家,这里就成了后卫军统帅博洛的驻地,此刻灯火通明,一干鞑子军将正开怀畅饮。

  已经投降的赵彬,拖着一根老鼠尾巴,跟在一名戈什哈身后,亦步亦趋的来到大堂。

  腰间并没有配刀剑,进入门庭的时候,戈什哈就已经不客气的把他的刀剑卸了。

  见赵彬来到,高居上位,正与众将喜笑言开的博洛用女真语大声说了一句什么,反正底下的满清将领们都看着赵彬放声大笑起来。

  “奴才赵彬,拜见贝子爷!”赵彬头都干脆的剃了,还有什么做不来的?当下大礼参拜博洛。

  博洛一手握着酒杯,身前桌案上还放着一支金黄色的烤羊腿,满脸酒红,扯开衣裳的领口,露出内里壮硕的胸膛,大声说道:“起来!入座!”

  赵彬人就在最后的位置上坐下,屁股刚挨着椅子,就见一个清军军官提着酒壶来到跟前,“你这狗奴才真是好运气,不但第一个登上沂州,还从曹州城下活着回来了。好运气,也很忠心。”

   这人不是别个,整个阿拉密。

  赵彬赶忙站起,连道不敢。

  博洛在上首哈哈大笑,“有什么不敢的?你放心,我大清最讲军功,只要是忠心任事的好奴才,大清就绝不会忘了去。”

  “来,大家都敬赵彬一杯。这大冷的天,跑去张秋镇给我们带回白嫩妇人来,大家都要敬他一杯。”

  “哈哈哈……”满堂禽兽的大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