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招降小袁营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321 2019.06.22 17:30

  袁时中脸色更是见青。

  郑芝鹏这是在羞辱他吗?就他手里的这点本钱,他还去争天下?

  “姓郑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辱没你家袁爷爷,当真就以为俺不敢杀你吗?”

  看着郑芝鹏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袁时中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好歹也是纵横中原的一方人物,这郑军来的说客竟如此的不好说话。刺的他脸皮疼。

  哪怕他是近来声名大噪的郑芝龙的兄弟,袁时中也怒了。

  屋内立着的袁大洪噌的就腰刀出鞘,凶神恶煞的看着郑芝鹏,只差小叔一声令下了。

  郑芝鹏却仿佛看到了一场闹剧一样哈哈大笑,“郑将军何故做此姿态?你都走投无路了,不是我家大兄看你甚好的名头上,觉得是个人物,要来提携将军一把,我郑芝鹏何苦于此冰天雪地里走一遭?”

  郑芝龙看中了袁时中,那绝不是因为袁时中已经陷入了‘绝境’,那自是因为这人有他的过人之处。

  相比较早年时像流寇更多于像农民起义军的李自成、张献忠等人,袁时中才就是真正的历史课本上的农民起义军。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北直隶、中原、齐鲁大旱,麦无收,秋遭虫(蝗虫)害,至冬饥民载道,饿殍遍野。袁时中于是举义旗而起。兵锋所至,诛杀贪官污吏,开仓救济饥民,深得饥民拥护。(个人觉得现在这个时候的李自成军纪该是不错的,毕竟他已经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打天下坐江山,那又如何不会去邀买民心?如“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人如淫我母”之类的主张,就不要太明显了。并且原先的老流寇也被洪承畴杀绝了)

  就是朱明士绅自己都在说:开州贼袁时中,由考成渡河南来,往来梁宋之间,不杀人,不掠妇女,亦群盗中之一奇也。

  以至于小袁营的名头传入郑芝龙耳朵中时,那是相当不错的。堪称一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仁义之师。中原百姓甚至把袁时中的队伍称为“佛兵”!

  郑芝龙当时就斯巴达了。

  在明末的时代大背景下,竟然还有如此出污泥而不染的奇葩?

  再仔细分析一下这人起事以来的所作所为,那也怪不得会得到士绅官员们的称赞,这人看似杀了不少的贪官污吏,实则对士绅阶层却很手下留情的。若是有那名声稍好一些的,都可以说是秋毫无犯。

  如此的作为,自然能从士绅官僚口中得到一个上好的评价。

  或者说,如袁时中这等人物,若是能早十年起事,还真有可能与李自成一较长短。

  这种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乱世枭雄’,其个人的价值观明显更符合现社会大背景下的“明君英主”的定义。至少那李岩会在李自成与袁时中之间明显的选择后者。

  可惜,袁时中错过了最佳的时机。人李闯王已经撇开了当年的腌臜事儿,成功转型了。就是跟士绅阶层还没有彻底和解,所以他的根基始终没有在地方上夯实。

  但如果李自成真的能在北京城内坐稳了龙椅,大势之下,那北地的士绅阶层也只能无奈顺从。也保证了皇权在开国之初对文官政治的基础——士绅阶级的彻底压倒。

  可那只是如果,世界上最没有价值的就是如果。

  事实是李自成还没来得及夯实自己的基础,弥补自身最大的缺陷,满清鞑子就在吴三桂的领引下浩浩荡荡的入关了。如是一股汹涌的海潮,将李自成那看似磅礴的海滩沙堡轻松摧垮。

  然后与中原的士绅阶层达成一致的满清,以极微小到极致的代价,便窃取了中华神器。

  这原本的历史就是这么操蛋。

  “将军还有甚好不舍的?如今是只有我家大兄愿意给将军一份前程。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袁大洪听了就是一冷哼,“说得好听,还不就是要拿俺们兄弟去做个替死鬼么。”满清鞑子再次破边入塞,都一路杀奔齐鲁来了。这消息小袁营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些日子里他们都遇见过多少南逃的百姓人家了?

  郑芝龙这个时候叫兄弟来招安他们小袁营,目的是甚,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小将军着相了。”袁大洪是小袁营的二号人物,年龄并不比袁时中小,但袁时中是他小叔。

  郑芝鹏心里头直翻白眼,不是情况危急,需要小袁营来填补危局,郑芝龙何苦来招揽一支匪寇?小袁营名声再好那也是杀官的匪寇,更有诈降骗降的坏名头,真就以为郑芝龙不担半点风险的吗?

  不是齐鲁官场着急了,‘饥不择食’,都不可能为郑芝龙招降小袁营背书。

  “二位将军,我家大兄的条件在下都已经讲明,是何抉择,还望将军能三思而后行。勿要错失良机,以免后悔莫及啊。”

  郑芝鹏并不多言,说罢就请下堂,袁大洪亲自把他送入住处安顿了下。转回袁时中处,堂屋里已经汇聚了小袁营诸多骨干。

  一个秀才模样的老头正捋着胡须在说话,这人不是小袁营的军师了,而是一个军头。归德人,正儿八经的秀才一个。只是大明朝对秀才虽然有补贴,可秀才远比不了举人。不然这社会上只听说有穷酸秀才,怎的就不见人说有穷酸举人的?

  老秀才安分守己了一辈子,靠着给人做馆,挣得不少清名。虽不是大富贵,倒也不愁吃喝用度。可残酷的现实逼着他却不得不从贼,不得不荡起了贼头,不然他那一家老少十几口人怕都要饿死了。

  “……郑芝龙乃闽省之主,其独揽东南海贸事宜,靠着海贸,年进白银是愈千万两。那是富得流油。他答应说给我军十万两白银,还有诸多兵甲钱粮,那断然是不会差的……”

  老秀才很希望袁时中能答应的。因为郑家人说了,只要袁时中愿意受招安,表个游击、参将之类的官衔都不在话下,就是营中诸多人物也都能个个得个好出身。

  虽然眼下这大明朝是每况愈下,可朱明为正统,老秀才在大明天下当了大半辈子的秀才,朱明的官儿在老秀才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

  而更重要的是,郑家人可说了,只要小袁营受招安后,其中人物愿意,那他们就都可以帮忙把家属送去江南、岭南,随便你指出个地儿来安置。还给田给钱!

  这才老秀才心中,诱惑力比之大明朝的官儿也不差哪儿去。

  他都年过半百了,黄土都埋到胸脯了,还能有甚好活的?指望的不都是子孙后代么。而子孙后人是去了安定的江南安稳呢,还是留在这中原安全,答案不问可知。

  当然,老秀才能以近乎明目张胆的方式来表达出自己的态度,最大的原因还是小袁营现如今的困境。

  袁时中听了都不发怒,而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人心散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