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捷报传来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460 2019.06.05 17:30

  太阳挂在半空中,阳光照撒在宁远城头,清风吹不起低垂的明军旗帜。后者无力的垂拉着‘脑袋’,就如此时守军的士气。

  低沉、无力、颓废!

  崇祯帝集结在宁远城中的数万人马,如今,真就是一群猪猡了。

  被清军打怕的他们根本不愿意出城,范志完就是拿着崇祯皇帝的旨意来命令他们,如今也不管用了。马科的教训,刻骨铭心啊。

  可以说,此时的宁远城内,那就是草木尽败,万马齐喑!

  范志完、邱民仰等文武官员,每日里都在争吵,为了争吵而争吵,不然,他们还能做什么事儿呢?

  但这只是假忙碌,倒是宁远的港口处是真忙碌。

  大批的难民经由港口被送去不远的觉华岛,协力筑城,后者一干事宜由沈廷扬负责。但沈廷扬负责修缮的只有港口和筑城。

  偌大的觉华岛是辽海中最大的岛屿,两头宽,中间狭,呈不规则的葫芦状,孤悬海中,实际面积较之芝罘岛大小仿佛。但也是山岭众多,尤其是岛屿的东侧和南侧。可在岛屿的西北部,却有大量平地。

  可以说这个与宁远城挨得极近的岛屿,扣除了山地,实际能够利用的地方还是挺大的。比如原先屯粮城的遗址所在,那就在岛屿的西北部。

  觉华岛之战已经过去了小二十年,城池也被建虏捣毁了快二十年。可地基遗址还清晰可见。

  整个屯粮城呈矩形,南北长约500米,东西宽约250米。北墙设一门,通城外港口,是为粮料、器械运输之通道;南墙设二门,与‘龙脖’相通,便于岛上往来;东、西墙无门,利于防守。城中有粮囤、料堆及守城官兵营房遗迹,还有一条纵贯南北的排水沟。

  可如此一座城池的面积也不过是0.125平方公里,占地二百亩左右,仅为全岛面积的百分之一。

  在屯粮城之外,还有大片的可利用空间供大规模营造。

  郑芝龙的想法就是在这座岛屿上死死的扎下根来,便是到将来局势大变,乾坤震动时候,郑家有支兵马驻扎在岛上,也能让鞑虏如鲠在喉!

  是以,围绕着城池周遭设立堡垒,更在觉华岛立下根脚,这些事情他就尽数托付韩霖了。

  后者为晋西人,祖上曾是被誉为“绛州二尚书”之一的韩重(曾官至南京工部尚书)。但其父并非韩氏嫡支,未能贤达于官场。韩霖早年曾随兄长游历江南,始接触到了西学,后虽考中举人,但正值魏忠贤阉党兴盛时候,就也歇了步入官场的年头。横竖有他哥哥在么。后者现任汉中知府。

  韩霖回到家中办起了私学。后由传教士高一志介绍,接受了公教,成为绛州最先受礼者,十多年来发展教徒200余人。

  这人教书育人二十载,如只是儒生,那便是再牛十倍,也不看在郑芝龙眼中。可韩霖却是眼下这个时代里少有的学贯中西之辈。对火器、筑城、农业皆有研究,著有《救荒全书》、《炮台图说》、《神器统谱》、《守圉全书》等。

  尤其是《守圉全书》,乃是明末极为重要的一部军事著作。

  只是因为这本书刊刻的很少,后又经满清的禁毁,在后世几乎失传了。根本无人对这一著作展开过深入研究。若不是日后信息大爆发,《守圉全书》恐怕会极少为人熟知。

  简而言之,这位韩老爷,那就是棱堡精通。至少在如今的中国,那已经是数第一的了。

  郑芝龙打定了北上的主意后,就想到了在觉华岛筑棱堡的问题,本是要在澳门找几个洋人,但有人向他推荐了徐光启的外甥陈于阶。后者虽然未曾科场得意,但因自幼跟随徐光启学习西学,在天文和军事上颇有建树。崇祯十二年,受到史可法的推荐成为金陵钦天监博士。但这就是个闲职!

  也是陈于阶,向郑芝龙推荐了韩霖。说起了他的大作《守圉全书》。

  还别说,郑芝龙对韩霖这个名字无甚印象,可对《守圉全书》还是有点记忆的。来自于小说啊,因为圉(yu)这个字他不会读,他当初还特意问了下度娘。

  现在的觉华岛上,沈廷扬要修筑屯粮城和重整港口码头,韩霖则要修造一座座大小不一的棱堡,哪怕这个棱堡还只是一个不怎么完善的棱堡。因为郑芝龙记得很清楚,棱堡这东西是在1740年才被科尔蒙太涅给彻底完善。

  但即便如此,有着交叉火力和坚固的防御的四棱突出之炮垒,也将棱堡建筑的优势体现的酣畅淋漓。

  除去岛屿西北部的主体建筑周遭,棱堡还会出现在岛屿的中部以及南部的西侧位置,这些建筑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错不是筑城的钱粮大头是由郑芝龙来承担,如此规模巨大的举措,那根本就不是现如今的明廷所能担负的起的。

  可同样的,日后觉华岛的归属权问题,也就不言而喻了。

  郑芝龙用觉华岛上的大兴土木,向北京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是要钉在辽海的。以此来换取觉华岛的归属,甚至是郑氏在登莱的一些潜在利益。

  这一切都是暗中的交易,拿不到台面上来。更不是码头的这些无知小民们所能知道和理解的了。

  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得一口吃食,才不去管觉华岛日后的归属呢。

  但是今日,在场的众人却注定会有新鲜的谈资,他们非常幸运的遇到了郑芝龙派回报捷的快船!

  “大捷,大捷。郑大帅克复耀州,斩城守牛录章京图安以下五百人,平耀州,尽掳军民而还……”

  “大捷,大捷。郑大帅克复耀州……”

  港口码头上的所有人都懵了。大捷,这关外还能传来大捷么?不都是败仗吗?而且,耀州在哪啊?

  很多底层小民,根本就不知道耀州是何方神圣。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欢呼高叫起来,不妨碍他们精神亢奋起来。耀州他们不知道,牛录章京他们知道,五百这个数字他们知道!

  当一筐筐的人头被堆砌在码头,当调来的马车拉着一筐筐的人头驶入宁远城,整个城池的军民全都轰动了,激动了,疯狂了……

  宁远城内,邱民仰正无奈的写着奏章。京城催促的再急切,兵马打不动,又能奈何?

  压力最大的虽然是范志完,但他身为辽东巡抚,肩膀上的重压也不小啊。尤其是他还要伸手向朝廷所要钱粮。如此,真个叫人无地自容,好不羞惭。

  正值心烦意乱时候,屋外似乎有传来呐喊声,邱民仰愤怒的投下笔,“何事至此喧哗?”

  宁远城乃军兵重地,可容不得小民放肆。

  “老爷,老爷。大喜,大喜啊。郑大帅遣人报捷来了,说是克复了耀州,夷平了耀州城,砍了鞑子好几百颗脑袋……”这长随也满脸的笑容禀道。

  “什么?”

  突如而来又巨大非常的惊喜让邱民仰瞬间里都生出了一股眩晕感。就像那常年吃不到肉的人,被肉给香晕了一样。

  “来人何在?”

  “老爷,那人去范督师……”范志完才是关外最大大boss,主掌军事。郑芝龙报捷怎可能来找主理粮饷的邱民仰呢?那长随都觉得自家老爷最近是不是……急糊涂了?

  “快备马!”邱民仰一刻都不想等待,直恨不得一步迈去公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