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你为何不早来,你为何不早来?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171 2019.06.13 18:00

  继续求收藏。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是没错,可将为兵胆。松山兵马已经困守孤城半年有余,士气、战意、斗志,都远不如清军建虏。这个时候若只用重赏来取人,那谁也不敢保证这么做就真的能鼓起军中锐气。

  要是连混乱的建虏都冲不跨,他们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毕竟这次他们是行破釜沉舟之举。

  可要是有一个军中的头面人物,也一样的置身其中呢,那感觉就全然不同也。对将士们的激励有多么的巨大,这点只看李武的反应便能洞察一二。

  朱文德哈哈一笑,“郑帅轻我辽人乎?男儿丈夫,卫国杀敌,世间大义,其志焉是金银可堕?我辈能与建虏同归于尽,此人生之乐事。”

  祖籍义州(也就是黄台吉发起松锦战役前使清兵种田屯粮的义州)的朱文德,与建虏有倾尽四海之水也化解不开的血海深仇。

  而身处众人之中的夏成德,此刻脸色是那么的不自然。可惜,这时候没人关注于他。

  洪承畴脸色怔了一怔,看着朱文德半天说不出话来。可心中却是知道,如果真有朱文德这般的军将为大军先驱,则一战他有十足的把握。

  大军决死之气已经升腾,还有人肉炸弹,再能杀建虏一个措手不及,如何冲不破重围?

  “既如此,那就先择出一部兵马,冲出城去,杀上一阵。”也就是要把时间点就定在今夜里,然后,隔上两日,内外两军一同发作。

  王廷臣昂然领命,把拳一抱,就要大步而去。

  李武连忙拦了下,“王大帅若要攻杀建虏,万不可去城东。”

  “这是何道理?”王廷臣不解的道。眼前的李武不就是从城东潜入进来的么?这恰恰说明城东防御松懈啊。

  面对松懈的建虏,突然出击的明军再打一场败仗来,那绝不会叫建虏个个提高警醒,反而只会叫他们更加小觑明军。

  “大帅不知啊,小人昨夜上岸,夜里穿过建虏外城防线,混入了城外建虏营地。就见营内伙食甚丰,贱如包衣阿哈,也每日三餐,顿顿有两块巴掌大的粗粮饼子,还可见到油腥。小人早年被建虏所获,贬为奴才包衣,也曾经被驱赶着上阵,如何不知道这等伙食乃是战前才能受用的。可是叫小人好奇的是,那营中又没有见到盾车、云梯等物,实在奇怪!”

  “大帅还是别去城东的好。”

  李武话音刚落下,整个人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冷意,眼前的王廷臣王大帅,脸上的表情陡然的从艳阳高照变成了腊月寒冬,寒意森森。

  他立马缩着头缩在了一边去了。

  李武才一个见了几回小阵仗的俗人,他对军事又有鸟的精通?他看不明白的事情,放在王廷臣,放在洪承畴等人眼里,可就是如明火执仗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洪亨九亲自坐镇松山,竟然也不能压服了军中丘八,这粮食还没断绝呢,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要将满城忠勇尽数卖了去。”洪承畴眼光如箭,从在场的一干军将脸上一一扫过。

  “但更没想到的是,天不灭我洪亨九,天不灭我满城忠勇。老天有眼啊。于此事如在弦之箭的时候,偏偏来了一位李义士。不仅为我松山上万官兵带来了一线生机,更无意间道破了此间奥妙……”

  李武身上的寒意慢慢散去了,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建虏备战而不造盾车云梯等物,是因为松山城内有人暗通建虏,要把松山城给卖了去。东面的鞑子根本不需要攻城,他们只需要用心拦截明军败兵的逃窜即可。

  洪承畴取下身后的尚方剑,“噌”的拔出剑来,而随着他的拔剑,那外头的亲卫早就持兵涌入进来。

  王廷臣坦然的站在洪承畴身前,背对着洪承畴,手压刀柄,大叫道:“我部兵丁皆听洪经略令行事,胆敢不从者,格杀勿论。”

  祖大乐第二个说话,副总兵江翥、姚勋、朱文德,依次这般说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夏承德的身上。

  后者嘴皮子在哆嗦,整个人也在哆嗦,他才把儿子送去清军寨中,虽然已经告知了左右心腹,也与清军有了几番沟通,可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没有准备齐全就是没有准备齐全。

  洪承畴只要命人查寻各军,他儿子夏舒那么大一活人不见了,那么显眼的一个人不见了。那什么事儿还不是一目了然?

  “噌”的拔出刀来,夏承德并没有杀向旁边的洪承畴,而是挥刀砍向了李武。被江翥飞起一脚踢翻在地后,兀挣扎着抬起头,满脸狰狞的向李武怒吼着:“你为何不早来,你为何不早来?”

  李武脸上满是鄙视,“俺怎么不早来,你怎么不问问俺当初怎么就成了鞑子的奴才的?辽东就坏在了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狗官手里。”气恼之下有些口不择言,话出口了才察觉其中的不合适。但万幸在场人等都没有怪他。

  洪承畴直接揭过此事,对王廷臣说道:“去准备吧。”言下之意,不问可知。

  接着再深吸了一口气,对在场人等笑道:“本还想让大军出城,与建虏杀上一阵。而现在看,无须出城也足以完事了。诸位且先在老夫这里静坐,待到王总戎回禀来了事。”

  说着他自己也坐回了椅子上,双手拄剑,闭目养神。

  在场的一干人都清楚洪承畴的潜台词是甚,但也不觉得这般做不对。眼下这个时候,是万不能有疏忽大意的。

  张斗目光扫视了众人,先对洪承畴抱拳一拜,然后两步走到李武身前,伏身又是一拜。

  吓的李武忙闪躲开来。

  而下一刻,自祖大乐以下,所有人皆对着李武拜下。

  这可真的是救命之恩啊。

  不止因为李武带来的消息,更因为他无意中揭露了城内出了叛徒的事实。虽然是无意的,但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

  夏承德驻守松山城的南门,一旦打开了城门,松山还能得好?

  外头很快就传来了嘈杂声,那不止是明军都听到了,就是城外的清军也看到了。

  豪格都已经入睡了,忽的听人急报说松山城内明军火并,那是立马意识到夏承德暴漏了,战甲都来不及披挂就跑出帐来。

  就看到自己当面的松山南城,已经燃起了大火。

  火光映红了半片天空,这却是王廷臣的故意之举,为的就是叫海上的郑军看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