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反转大戏(求收藏)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543 2019.06.16 18:05

  哗啦啦的雨水不停歇的下了数日,牛庄气温下降明显,才是七月,就已经叫郑芝龙感到了一股冷意。

  这小冰河气候,也是叫人佩服!

  牛庄城一片静悄悄,城外清军大营也是一片寂静,两军对垒都两三个月了,清军的士气明显有下挫。

  很无奈又很正常的事情,当大军屯于坚城之下,久攻不克时候,谁都无法让进攻一方的士气保持着一如既往的高昂。

  多铎抵到牛庄之后,趁着郑芝龙派船队南下的机会,倒也发起过几波猛攻。

  用一门门红夷大炮把城前的胸墙打的千疮百孔,把牛庄西城墙也扫荡的不轻。

  那是一种相互伤害,是一种勇士才能发起的搏斗。

  城头和城下的对轰,都是一门门红夷大炮。差距还没有弓弩来的大,因为这个时代的火炮的精准度是很成问题的。

  但城头总是处于优势的。城下的清军,处于挑战者地位的清军,重要吃些亏的。

  两边比的就是谁更持久。

  或者说,就是比的谁家的大炮更多,谁家的炮手更多更厉害。

  结果,郑芝龙的血显然更厚。

  不说满清的火炮并没全部集中到牛庄,那郑芝龙显然也没有,但就牛庄这场战斗言,多铎明显是耗不过郑芝龙。

  虽然数日的炮战也给郑芝龙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比如城外的防御工事被摧毁,还有城头上的女墙、城垛受损严重。

  打的虽有点惨,但比起清军的损失来,这点损失就完全是值得的。

  多铎停歇了几日,一计不成就又生一计。数十日的两军对垒中,可不是只有现在才下雨,关外也没这么干旱。

  多铎的想法就是趁着下雨天夜袭!

  为什么是夜袭呢?

  因为夜袭对枪炮的副作用显然更大。

  他是不会白天打的,郑芝龙在城垛女墙修葺后就给它安装了顶棚,当然,在这个时候,这叫战棚。

  中国很早就有这种守具了。以长木抗于女墙之上,大体类敌楼,可以离合,设之顷刻可就,以备仓卒城楼摧坏或无楼处受攻,则急张战棚以临之。

  简而言之,就是个可拆卸或组装的棚子,用以城垛遭受破坏后修补城防,以便可以迅速架起来,居高临下地反击敌人。

  郑芝龙现在把它当扩大化,可以覆盖整个城墙面,一眼看去,如是给城墙加了个盖。

  这般一来,雨水对城头枪炮的影响就被消弱到了最小。多铎自然不会白日里去叫手下的兵马白白去挨枪子炮子。他只会让手里的包衣阿哈们拼命的去填护城河,摆出一副要强攻猛打的架势来,实则白日里是雷声大雨点小。

  到了夜色降临,这方才是重头戏。

  雨夜偷袭城池一样是一个技术活。风雨声虽然能掩盖住远处的行动声,但到了近处,那反而是麻烦。坑洼太多,一脚踩进一水坑里,那响动就足以惊动值夜的郑军。

  而也不清楚郑军是从哪想出的怪招,竟然在夜中放起烟花,那昙花一现的光明,足以照亮城前大片大片的空地。虽然并不能让人在一瞬间里扫描全场,可要是大规模的偷袭,那也不可能隐瞒得住。在来牛庄之前,多铎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怪招,谁让那是郑芝龙前世小说里看到的YY呢。

  也所以,多铎根本就不玩偷袭,人家是夜袭!

  只求能打明军一个措手不及,大批的步甲兵以最快的速度杀到城下,靠着云梯,蚁附而上。再从后方运来了一些小弗朗机炮,对城头守军进行骚扰。

  多铎对自家兵马的冷兵器肉搏能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郑军在他心中就只是枪炮犀利,肉搏上的能力可没有半点表现。那种心态就很像18世纪老毛子的名将苏沃洛夫——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

  事实上,郑军在肉搏能力上也确实不如建虏的百战精锐。但关键是有一堵城墙啊。

  只说冷兵器战争里,守城能占据多大的优势啊。再有反应过来的枪炮手补刀,多铎下定决心的进攻只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就收兵回营了。

  无奈何,伤亡太大了。

  不管是枪炮的杀伤力,还是一颗颗手雷的杀伤力,都让清军承受不住。

  黑夜是让强炮手的视线受到了遮蔽,很大程度上消弱了枪炮的威力,可他们远处不打,往近里打总是可以的吧?

  铁人军又不是薄纸一般的废物,被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有着优渥的待遇,更跟着郑芝龙打了几场胜仗,那身心全都受到了磨砺。站在城头,居高临下,岂是八旗步甲能轻易撕碎的?

  有了坚固的防御后,枪炮之力即便发挥出不到一半的威力,也让够清军吐血的了。

  多铎本以为自己很强大,能顶住压力,他早就有预料,这夜袭便能得手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可他没想到数字增涨会那般的神速。那压力估计能跟作者君看着后台的收藏数许久不见动静时候,内心一样的拔凉拔凉。

  多铎承受不了这般快的伤亡速度,战斗只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就被叫停,图自在战场上留下大片的尸体,给郑芝龙留下了数百颗脑袋。

  然后,牛庄战场就彻底静了下来。

  郑芝龙不知道对面清军是否还会换帅,也不见有大批的援兵抵到,事实上,那之后满清上下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盛京城了。

  黄台吉抓到了多铎的把柄岂会轻易撒手?

  但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就在黄台吉得意洋洋,自诩稳操胜券时候,松山城外的豪格忽的给自己老子放了一颗大卫星。

  那不止逃走了洪承畴和几千松山明军,甚至还叫王廷臣引着两千残军进入了杏山城。后者杀出松山南门时,手中军力近乎四千,一夜激战后,只有强强半数的人随他成功突入杏山,损失不可谓不大。但这已经可以说是一个胜利!

  因为杏山城外还有阿济格率的两白旗兵马啊。

  连同洪承畴带走的人马,万多松山明军,逃出了七八千人。损失虽然不少,但已经堪称一场成功的溃围战了。更不要说明军溃围战中还杀死杀伤了不少八旗兵。

  那惨败之痛,较之多铎,岂不胜出十倍?

  黄台吉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黄台吉很快就稳住了根脚,他削去豪格的爵位,罚没豪格牛录、银两、甲胄、雕鞍马、素鞍马等,可是这重要吗?

  不重要。

  因为他即便削了豪格的亲王爵位,只剩下一和硕贝勒爵的豪格依旧是他黄台吉的大儿子。

  他罚没豪格的牛录,那牛录又不会飞走了,或是落到别人手里了。那是落在了黄台吉自己的手里了。这有什么区别?

  至少在黄台吉眼中,这根本没有区别。

  所以他下狠手削了豪格一顿,那转过手来,自然也要向多铎下刀子。

  但多铎也不傻啊,多尔衮更是精明,早就给弟弟出了主意,让多铎一口咬住豪格。将两者完全挂钩!

  因为多铎的败绩比之豪格可差远了,黄台吉能怎么收拾豪格?再狠心还能夺了豪格的正蓝旗主位么?夺不了豪格的旗主位,那顶多也就三五个牛录,再多了,可就动摇豪格所率的正蓝旗的根基了。

  这可不是豪格能接受的,也不是黄台吉所愿意看到的。

  他几个儿子里头,就豪格像样,能成为他的帮手。早年黄台吉为了给豪格增强实力,可是寻个理由把两黄旗与正蓝旗混编,分给他一批牛录的。

  如此,就在郑芝龙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盛京城内已经上演了一处处反转剧,甚是欢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