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再一次,雪之下雪乃表示反对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1978 2019.08.14 00:31

  三人又重新看向小溪。

  “留美酱,要不要和她们一起玩?放心,没人会排挤你的。”加藤说道,她也不希望留美一直这样下去。

  “你……”留美再次震惊。

  “加藤,你刚才从哪出来的?”夜雨抽了抽嘴角。

  “夜雨君又来了,总是这样的话即便是我也是会生气的。”加藤努力装作生气状。

  “不要。”留美冷冷的摇头。

  “好吧。”加藤惠也没在多说什么,顺势也坐在了夜雨旁边。

  这时,由比滨看向这边,然后对雪之下说些什么悄悄话,不一会儿,两个人便一起走上岸。

  她们拿起防水布上的毛巾擦干身体,往这里走来。

  由比滨擦着尚未全干的头发,蹲到留美跟前。

  “留美酱,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

  留美冷冷摇头,而且完全不看由比滨一眼。

  “这、这样啊……”

  由比滨失望地垂下头,这次换雪之下开口。

  “我不是说过吗?”

  留美应该是害怕雪乃的气势,缩了缩身子,

  “我问你们,八幡和夜雨。”

  “哦,虽然直接叫名字有点怪怪的,不过什么事?”夜雨回答道。

  “你直接用名字叫我哦……”

  “什么?你们不就是叫夜雨和八幡么?”

  “是没错……”比企谷有点蒙。

  “算了,不想纠结了。”夜雨摇摇头:“你想问什么?”

  “你们还有小学时代的朋友么?”她的言语间,带着些许期待。

  “没有……”比企谷答道。

  “何止是没有,许多人的名字长相都忘了,下次再见的话,应该都是路人角色了。”夜雨耸耸肩。

  “没错,而且我也不认为有必要,大家八成都是这样子。用不着管他们,那些人毕业后根本不会再见面。”比企谷接着说道。

  “只、只有自闭男和小夜雨才是那样吧?”

  “我也没再见过国小同学。”

  由比滨刚说完,雪之下便不给面子地如此回道。由比滨投降似地叹一口气,告诉留美:

  “留美,只有这三个人是特例喔!”

  “那个,虽然觉得还是不要开口的好,不过我也没见过小学同学呢。”加藤突然插嘴道,“现在你们这么一说,突然有点想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他们四个都是特例。”由比滨沉默了一会,有点无奈的说道。

  “特例有什么不好?用英文来说是special,不觉得听起来很专业吗?”比企谷不满。

  “你这算不算钻牛角尖?”夜雨无语。

  “这就是语言的奥妙吗……”雪乃也有点无奈。

  留美睁大双眼看着几人一来一往的。

  然后比企谷发起攻势:“由比滨,你的小学同学中,有多少人是现在还会见面的?”

  由比滨伸出食指抵着下巴,看向天空。

  “嗯……虽然见面的频率、见面的目的会有所不同……但如果是单纯约出去玩的同学,大概是一、两人吧。”

  “0个。”夜雨心里嘀咕。

  “另一个问题,你们一个学年有多少人?”

  “一班三十人,总共有三个班。”

  “我记得上辈子好像就一个班,然后十几个人……”夜雨想了想。

  “九十人吗……所以,我们可以从以上数据得知,小学毕业五年后,仍然维持朋友关系的机率大约为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六,而且,是连八面玲珑的由比滨都只有这个数字。”

  “玲珑……嘻嘻。”由比滨因为比企谷的完美莫名奇妙的害起臊来。

  “由比滨同学,那不是称赞的意思。”

  雪之下把害臊的由比滨拉回现实,比企谷则不予理会,继续说下去:

  “换成是一般人,平均只能做到两面玲珑,所以把这个数字除以四,嗯……”比企谷说着说着,就停下来认真思考。

  “是百分之零点七五到百分之一点五,你要不要回去重读一次小学?”雪乃抢先答道,拜托,还是人形计算机么?

  “总之,把这个数字平均一下,大约落在百分之一左右。小学毕业五年后仍然维持朋友关系的机率为百分之一,这种数字根本在误差范围内,大可直接舍去。你没听过四舍五入这个超有名的东西吗?四跟五明明只差一,四却老是被舍去,好歹考虑一下四的心情吧!总之,既然连四都可以舍去,一这个家伙更没有理由不能舍去。好,证明完毕。”比企谷又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了。

  “我感觉照你这么说,我一百块钱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个亿啊。”夜雨说道。

  “唉,那是怎么四舍五入的?”加藤不解。

  不止夜雨感到无语,雪之下也按住太阳穴。

  “这个男的,从头到尾都用假设的数据,还自己编出一套证明……这根本是对数学的亵渎……”

  “连身为小学生的我都知道是错的……”留美吐槽道。

  “原来如……啊!没错!真是太奇怪了!”

  由比滨差一点就要相信了,所以她果然是和笨蛋。

  “那些数字怎样都无所谓,重点是我的思考方式。”

  “前面证明得乱七八糟,连结论也这么奇怪……抱歉我这等凡人完全无法理解。”夜雨按了按太阳穴。

  “嗯……我不太赞同这套理论,但如果告诉自己,只要有百分之一即可,心理上可能会轻松许多。说实话,跟大家好好相处的确是很辛苦的事。”

  由比滨说起这句话特别有实感。她看向留美,露出打气的笑容。

  “所以,如果留美也抱持这种想法……”

  留美握着数位相机,回以虚弱的微笑。

  “嗯……可是,我妈妈不会接受。她常问我跟朋友处得好不好,还给我这台相机,要我拍很多露营的照片……”

  特意为了这次露营买的相机么?

  “唉,那你妈妈很爱你哦,愿意为你操这么多的心。”加藤说道。

  “是吗……在我看来,那是支配、管教、占有欲的象征。”

  雪乃的话格外寒冷,这几个字像一层薄冰,听了让人很不舒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