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材木座的小说真带劲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075 2019.06.02 10:50

  “不是。”比企谷一口否决。

  “那是因为什么?”雪乃好奇的歪着头问道,看起来很是可爱。

  比企谷沉默。

  “姑且问一下,还有更糟糕的么?”

  “雪之下我要纠正你,这不能说是糟糕,对于男生来说,中二只是一个正常阶段。俗话说得好:‘人不中二枉少年’,只是像材木座这种已经完全也是很少的……”夜雨说道,他很想让雪乃知道中二只是一种正常现象。

  “原来你曾经也这么神经病……”雪之下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感觉好恶心。”由比滨在后面说道。

  “但是换句话说,比企谷同学和他是同类吧?不然怎么对剑豪将军之类的那么清楚。”雪之下说道,然后问夜雨:“姑且问一下,你曾经幻像的对象是什么?”

  “不不不,雪之下同学你胡说什么?那怎么可能呢?我会这么清楚,是因为我有选修日本史啊!还有玩‘信长的野望’。”比企谷没等夜雨开口,先和材木座撇开关系。

  “是吗?”雪乃看向夜雨。

  “我?奥特曼?假面骑士?铠甲勇士?游戏王?嗯……好像忘了。”不过小时候奥特曼很流行就是了。

  “这个嘛……”雪乃坏坏的笑笑,接着走向材木座。由比滨在后面小声叫道:“小雪乃,不要过去,会傻的,快跑。”

  小朋友,你这么说材木座会伤心的。

  “情况我大致上明白了。你的请求是要把心病治好吧?”

  “……八幡,余依据和汝之契约,为了实现朕之愿望,千里迢迢来到此地。那是崇高圣洁的欲望,也是唯一的愿望。”

  材木座看向比企谷,无视雪之下的存在。

  “现在是我在跟你说话。当我在说话时,请你好好看着我。”

  雪之下的声音相当冰冷,而且她还揪住材木座的衣领,硬是把他拉回正面。

  没错,雪之下就是这么没礼貌,关键她还要求别人讲礼貌,以身作则懂不懂?

  “……咕、咕哈、咕哈哈哈哈,真是吓到我了。”雪乃放开后,材木座发出怪声。

  “也不要那样说话。”

  “……”

  材木座被雪之下冷漠以对,因而默默低下头。

  嗯,可怜的材木座。

  “这个季节为什么还要穿大衣?”

  这个你也要管?

  “……唔、唔嗯。这是保护身体不受瘴气侵袭的装备,原本是我的十二神器之一。当我转生到这个世界后,才特地把它变成最适合这个身体的型态。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揉了揉太阳穴,感觉他没救了。

  “不要那样说话。”

  “啊,是……”

  可怜的娃。

  “那你戴的半指手套呢?这有什么意义?那样没办法保护指尖吧?”

  “……啊,是的。呃……这是我从前世继承的十二神器之一,能射出金刚钢线的特殊护手。为了能自由操作,才刻意露出指尖……就是这样!呼哈哈哈哈!”

  你的设定真骚。夜雨忍不住笑出声。

  “注意你的说话方式。”雪乃瞥了一眼夜雨,接着对材木座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啊……”

  材木座起初放声大笑,之后却显得越来越无力,甚至夹杂悲哀的叹息,最后陷入沉默。

  雪之下似乎觉得他很可怜,一改先前的语气,温柔地对他问道:

  “总之,只要治好你的病就好吧?”

  “……啊,这个不是病。”

  材木座将眼光从雪乃身上别来,小声的回道。然后他用余光看向比企谷。

  你看他也没什么用哦,毕竟男生在这个社团都是打杂的。——来自某个平时端茶、搬东西的男生的内心独白。

  “大概是因为这个吧。”夜雨举起手中的白纸,他觉得戏看的差不多了。

  “这是什么!”由比滨好奇的探过头。

  “不知道,应该是什么东西的设定吧。”夜雨摇摇头,这张纸上面只有一些极其中二的名字,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

  “难道是想要我们补完这些设定?”由比滨抱着胳膊,一脸不悦。

  “不,可能是小说原稿的一些设定。”比企谷看了点,说道。

  所以说不愧是朋友么?

  材木座干咳一声:“感谢你的明察,那正是我的轻小说原稿。我想投稿到某个新人奖,但因为没有朋友,听不到大家的感想。你们就读看看吧。”

  总觉得你好像若无其事地说出了一件很悲哀的事……

  “网络上有些给大家投稿的网站跟讨论串,你可以贴在上面啊。”比企谷奇怪的说道。

  “不行,他们讲话太直接,万一被批评得一无是处,我可能会死掉。”材木座摇摇头。

  精神真脆弱,不过你拿给雪乃看真的没问题?

  四人一人带一份原稿回家,准备用一晚上看完,第二天下午再给材木座建议。

  对于材木座的小说,夜雨还是挺有兴趣的,虽然上辈子被雪乃他们批评的一塌糊涂,不过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想当年高三书荒,什么书没看过,有就不错了,根本不挑剔。

  上大学后因为找不到想看的书,所以就自己写了一本,虽然被人批评的惨不忍睹,不过自己看着就得有意思不就够了?

  自己有想法,有兴趣,所以写下来,毕竟分享只是顺便的,不愿意的话也可以不看,没有人强迫。喜欢的话,就留个言,证明自己对这个还有点兴趣,夜雨觉得,这样就够了。

  ……

  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

  “这种莫名的尴尬感是怎么回事?还是这什么鬼,为什么我会看不懂?”深夜,某间房子传来少年无力的怒吼。

  他自认为阅书无数,材木座的小说即便再怎么差劲也应该能看下去,然后给他一点意见,希望他能一直走下去,毕竟他上辈子就太监了……可是,他错了,他真的看不下去。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深夜吵闹的人渣同学,请你在晚上看书的时候不要突然发出声音,很吓人的。”雪乃一脸冷漠的说道。

  “对不起……不对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雪之下雪乃?这是我家!”

  “我知道是你家啊。”雪乃一只手撸着白灵,另一只手负责翻阅躺在茶几上的小说原稿。

  夜雨扶额,他觉得这个猫奴没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