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8、侍奉部作战之三未结束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063 2019.07.15 13:04

  “那我也来一份‘沛绿雅’好了。”由比滨举起她的小手说道。

  “你叫比企谷对吧?要喝什么?”川崎看向比企谷。

  “我要MAX咖啡。”比企谷思考了一会,说道。

  “……话说这里根本不可能有MAX咖啡吧?”夜雨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

  “真的假的?这里是千叶县耶!”比企谷一脸惊讶:“少了MAX咖啡,千叶县哪里还叫千叶县?岂不是变成没有太阳的太阳饼吗?”

  “……我们对千叶的理解还想不太一样。”

  “MAX咖啡的话,有还是有的。”川崎说道,然后拿出四个香槟杯,熟练地倒入他们点的饮料,再分别摆到四个杯垫上。

  抿了一口,夜雨发现川崎正盯着自己。

  “怎么了?”说这话的不是夜雨,而是雪乃,她是对川崎说的。

  “不,没什么。”川崎摇摇头。

  “听说你最近都很晚回家,是因为这份打工的关系吗?你弟弟很担心喔。”缓了缓,比企谷开口道。

  “这种语气,哦,你们就是那个‘说客’啊。”川崎恍然大悟的说道,然后瞥了眼夜雨。可惜后者一言不发,只是在那安静的喝着沛绿雅。

  “你这话什么意思?“雪乃皱皱眉。

  ”没什么,你不用在意。“川崎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不过,你们说了这么多,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止我吧。”

  “我当然有理由阻止你。”

  雪之下的视线从川崎身上拉回自己的手表,确认一下时间。

  “现在是十点四十分……如果你是灰姑娘,那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惜你的魔法早已经解除了。”

  “解除魔法后,接着不是快乐圆满的结局吗?”川崎看起来依旧有点无所谓。

  “你确定吗?人鱼公主小姐?我倒觉得在前方等待你的,是不太快乐的结局。”雪乃轻轻一笑。

  她们一来一往,完全容不得其他人插嘴,这股气势跟这里的场景相当搭配。这两人互相挖苦对方,像是上流阶级喜欢玩的游戏。感觉很奇怪唉,她们到底为什么处得不好啊?今天不是才第一次见面吗?难不成她们曾经是“一生之敌”的那种关系?夜雨又喝了口饮料,觉得安心看戏就好了。

  由比滨拍了拍比企谷的肩膀,凑到他耳边低声问道:“……自闭男,她们在说什么?”

  所以说有个笨蛋陪着你,你就不会觉得自己是个笨蛋了。

  “根据劳动基准法,未满十八岁者不得在晚上十点之后工作。川崎到这个时间还在工作,代表她施了谎报年龄的魔法,但这个魔法被雪之下破解了。”比企谷一脸欣慰的低声对由比滨解释道,看的由比滨一脸懵逼。

  川崎和雪乃之间的谈话时理解了,这是比企谷的这个表情时怎么回事?

  可是,川崎仍不改其从容的态度。

  “你还是不打算辞职吗?”雪乃问道。

  “嗯?我没有这个打算。即使这里解雇我,另外再找其他地方工作就好。”

  她一面用布擦拭酒瓶,一面淡然说道。听她说话的口气,好像根本不把这当成一回事,但这副语气真是让人火大。

  雪乃沉默了一会,喝了口饮料,然后瞪了眼夜雨。

  夜雨:???又关我什么事?

  在一触即发的险恶气氛中,由比滨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那个……川崎同学,为什么你要在这里打工呢?嗯,那个……其实我啊,没钱的时候也会去打工,但不至于会谎报年龄工作到这么晚……”

  “既然会工作到这么晚,肯定是需要钱吧。”夜雨喝完最后一口饮料,然后对着川崎说道:“再来一杯。”

  不过话说回来一般人都是需要打工的么?上辈子没有,直到他找到工作前都是吃家里的;这辈子也没有,平时诗作和云羽两人给的零花钱就够用了,而且真没钱的话,诗羽也会支援他的,不过目前还没有这种情况就是了。

  “唉?”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雪乃眉头轻挑:“我们不是来这里和水的。”

  “我知道啊。”夜雨接过川崎递来的杯子:“可是我渴啊。”

  “对,雪之下雪乃,现在来这里找我也是属于你们活动范围吧,那么今他们的开销也算是你的吧?还是说,你舍不得钱?”川崎带着戏虐的笑容说道。

  “无聊的把戏。”雪乃面色不变。

  “怎,怎么可能只让小雪出钱嘛,这么多人,当然是各自付各自的了。”由比滨摆着手,打着哈哈。

  “咦,真的么?雪之下买单,那我是不是可以再点一份MAX咖啡?”比企谷自语道,白痴,你都说出来了。

  “自闭男好差劲。”由比滨一脸嫌弃。

  “唉?怎么了?被听见了么?”比企谷一脸懵逼。

  “嗯,听见了哦,比企谷君。”夜雨对他“温柔”一笑。

  “杀了我吧。”

  不理会三人的闹剧,雪乃正视川崎,却没有说任何话,川崎则是毫不畏惧的回瞪她。

  “反正你肯定不会理解的吧?听说你父亲是县议会的议员,没错吧?你既不愁吃也不愁穿,怎么可能了解我的处境……”

  她这句话说得很小声,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而且,她的声音听来,像是放弃了某种东西。

  不过夜雨觉得她说的没错,说是说什么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穷人也不会理解富人的伤痛。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想要更有钱,即便那些嘴上说着什么提倡“精神文化”,反对崇拜“物质为上”,夜雨真想知道如果让他们过一二十天乞丐,他们还会不会这么说。追求精神是没错,但连物质都无法保证,谁管你什么精神文化?

  川崎不知道雪乃在家面临的什么,相同,雪乃也不会明白川崎缺什么。

  没什么大的原因,通俗的说,只是一个没钱,而另一个有钱而已。

  夜雨抿了一口沛绿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不怎么好喝了。

  这时,突然传来玻璃杯倾倒的声音。

  往旁边一看,只见沛绿雅从翻倒的杯中流出,雪之下则紧紧咬住嘴唇,眼睛盯着桌面。平常的雪之下不可能出现这种反应,所以,她是想到了自己家吧?

举报

作者感言

一夜微尘

一夜微尘

这里关于”精神“、”物质“什么的只是我自己的观点,不喜欢可以直接跳过,请不要又在这上面搞什么长篇大论的

2019-07-15 13: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