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没人来搞事的日常不叫……日常?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067 2019.06.07 20:23

  随着大小风波不断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网球训练终于在雪乃的“教导”下进入第二阶段。

  说得好听,其实只是结束基础训练,然后拿起球拍和球来练习。

  不过,要练习的只有户冢一个人。他在魔鬼教官——不对,是雪之下的指导下,拼命和墙壁对打。至于其他人因为不必跟上网球社的训练所以各玩各的,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比如说……

  “雪之下雪乃,为什么我也还要练俯卧撑!这都是星期五了,难道你就不能放过我么?明天我还有事呢。”夜雨苦着一张脸,无奈的道。

  雪乃坐在树荫下,闻言,抬起头:“好像你每个星期都有事呢,干什么?”她的确有点好奇,毕竟她还没见过有谁一到放假就出去浪。

  “我回家不行么?”夜雨翻了个白眼。

  雪乃沉默,或许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夜雨撇撇嘴,也不再言语。

  由比滨在雪乃旁边睡觉。本来她是和彩加一样训练的,但没多久就腻了。

  材木座一边扔着橡果,还有不要用球拍挖球场的沙土!

  比企谷在一旁的树荫下蹲着不知道在干嘛,没准是在数蚂蚁。不过夜雨也没兴趣知道就是了。

  没一会,由比滨醒来。然后她就被雪乃安排推着网球车,接着,她不断把球丢到场上,让户冢拼命一个个打回来。

  “由比滨同学,往那边或另一边,挑难打的地方丢,不然练习没有效果。”雪之下的声音很冷静,户冢则是气喘吁吁,忙着回击飞向底线或网前的球。

  果然雪乃是魔鬼吧!夜雨吐了口气,他突然觉得在树荫下俯卧撑真是太好了。

  由比滨用不标准的姿势随意喂球,又因为毫无准度,球总是往意想不到的地方飞去。户冢为了接球东奔西跑,还在接第二十球左右时顺利跌倒。

  众人连忙向他跑去,起身后夜雨觉得不用做俯卧撑真是太好了。

  “哇!小彩,你没事吧?”

  由比滨停止丢球,跑向球网旁边。户冢轻抚擦伤的腿,用早已湿润的眼眶露出微笑,示意自己没事。他真是坚强。

  “我没事,继续吧。”

  雪之下闻言却微微皱起眉头。

  “你确定还要继续?”

  “嗯……大家都在陪我,我想再努力一下。”

  “……是吗?那么,由比滨同学,接下来就交给你。”

  雪之下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只是说完便转过身,快步往校舍方向走去。户冢露出不安的表情目送她离开,自言自语道:

  “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惹她生气了?”

  “不,应该没有。”夜雨来到他旁边,揉着腿,他觉得浑身上下都很难受。“雪之下就是那个样子而已,其实她比较喜欢你这种努力型的,再说她刚才还没开骂,那就说明问题不大。”

  “一直被骂的只有你们两个吧!”由比滨鼓着嘴说道。

  不,少女,你其实也经常被讽刺,只是你的智商还不足以明白她的意思而已。

  “还是我……让她失望了。我练习这么久都没进步,俯卧撑也只能做五下……”彩加低下头,泄气的看着地面。

  “我想不是的。小雪乃不会丢下向她求助的人不管。”

  由比滨一边把玩网球,一边说道。

  “嗯,有道理。她都能陪由比滨练习料理,更不可能放弃还有救的户冢。”比企谷加了一句,不过好像没什么不对?

  “这话是什么意思!”感觉收到侮辱的由比滨气鼓鼓的道,还挺可爱。

  然后她把手中的网球一下砸到比企谷的头上。不得不说,还挺准的。比企谷无所谓的捡起球,将其交给彩加,“她迟早会回来,你先继续练习没关系。”

  “嗯。”彩加用力的点了点头,只是感觉有哪里不大对劲。

  “啊,有人在打网球!网球!”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

  夜雨寻声望去,看见来人,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来人正是上次怼由比滨的那个金钻头还有她的小团体。

  “啊……是结衣他们……”金钻头旁边的一个人小声说道,似乎有些意外。

  侍奉社的人除了雪乃都在,可金钻头好像没看见他们似的径直走向彩加,

  “户冢~我们也可以在这里玩吗?”

  “三浦同学,我不是在玩……是在练习……”彩加应该是害怕了,小声的说道。

  原来她是叫三浦么?感觉还没有金钻头叫的顺口。

  “咦?什么?我听不清楚。”

  三浦似乎没听到户冢的小声反驳,一句话便让他闭上嘴巴。

  夜雨皱皱眉,说真的,他讨厌这种人。

  户冢努力鼓起最后一点勇气,刚想开口。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们离开么?我们已经申请过借用网球场,所以其他人不能使用。”夜雨淡淡的开口。

  “啊,什么?”金钻头看向夜雨,“可你们这些非网球社的人不也在用么?”

  “网球场是由网球社和侍奉社共同申请的,所以理论上我们可以共同使用。而且,在我们使用期间,我觉得我有权利请你们离开。”夜雨依旧平平淡淡的说道,他觉得可能是因为平时和雪乃接触比较多的缘故。

  “你说什么?你这个自大狂。”金钻头明显生气了。

  夜雨极其不雅的掏了掏耳朵,他感觉金钻头的心理素质还不够高,要是上辈子他这样说,肯定会被别人微笑着问候祖宗。

  嗯,这么一想,其实雪之下也挺文明的?

  “现在,请你离开。”夜雨笑道。

  “小夜雨好厉害。”由比滨在旁边赞叹道。

  金钻头三浦则是瞪了她一眼,吓得由比滨立马闭嘴,低头看大地母亲。

  “好了好了,不要动不动就生气啊。”他们的金毛领袖笑着出来圆场。可是刚才你的金钻头嘲讽别人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夜雨撇撇嘴,鄙视他。

  “总之,网球只有大家一起玩才开心不是。就这样不就好了么?”

  夜雨刚想开口怼她,一直沉默的比企谷开口了。

  “大家是谁啊....像对老妈说“大家都有哦”的大家啊...那帮家伙是谁啊...没有朋友的人根本用不了那种借口啊……”

  嗯,虽然是事实,但是言语中透露着辛酸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