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由比滨终于将礼物送给了她一直想送的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034 2019.05.31 10:12

  夜雨趴在侍奉社的桌上,雪乃和八幡一人一边坐在那看书。一时间显得有点沉默,感觉困意涌上心头,他觉得应该是感冒还没有彻底恢复,不过没什么关系,因为今天上课的时候除了比以往更困以外没什么感觉。

  侍奉社的宗旨明显很好,但可能名声并没有打出去,换句话说,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学校还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社团,因此,大部分时间,侍奉社都显得冷冷清清的。

  不过夜雨并不讨厌就是了,相比较无条件去帮助别人,夜雨更喜欢喝茶睡觉吃东西。

  “叩叩叩”沉默的房间中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显得那么的明显,夜雨坐正了身子,同时拍拍脸颊,努力让自己清醒点。

  “呀嗨啰~~”由比滨结衣用奇怪的方式打招呼,同时把门拉开。这什么奇怪的打招呼方式?最近新流行的?夜雨根本不理解这种打招呼方式是怎么流行起来的。

  雪之下见到她,有些无奈的长叹一声,“……有事吗?”

  “咦?怎么?你们好像不欢迎我,难道雪之下同学……讨厌我吗?”

  由比滨听到雪之下的低喃,肩膀震动一下,似乎感到有点受伤。雪之下则摆出陷入思考的样子,用平常的口吻说:“我不是讨厌你……只是觉得有点困扰。”

  “女生说这种话,不就等于讨厌吗?”由比滨团子有点慌,她应该很不希望被人讨厌。

  可是,女生这么说他的话就是讨厌么?唉,女生真麻烦,像我们男生就简单多了,就算打了一架第二天可能就兄弟相称了。

  “所以,请问你有什么事?”雪乃问道,她有些无奈,可能是因为她不怎么喜欢和别人这样相处吧。

  “不是啦,你也知道我最近喜欢上做料理吧?”

  不,这种事我们怎么知道?话说为什么都喜欢说料理,直接说做菜做甜点不是好多了么?每次说料理夜雨都会想想到底说的是做菜还是做甜点。

  “……怎么可能知道?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这算是上次的谢礼。我自己做了饼干,带来想请大家吃看看。”

  你这是放毒吧!

  同时雪之下的脸倏地失去血色。说到由比滨的料理,最先想到的便是那黑如铁块的饼干。没办法,虽然后来在夜雨的帮助下第二块饼干还可以,可是第一块饼干给人的映像太深了,很容易就想到八幡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同时八幡身子也不自觉的抖了抖,他绝对也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用,我现在没什么胃口,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雪乃婉言拒绝。

  可是团子可能并没有理解她的意思,自顾自的从书包里拿出一袋玻璃纸包。虽然包装很可爱,但仍然掩盖不了那里面装的黑色不明物体的事实。

  “哎呀~~做料理好有趣喔!下次来试试看做便当吧。啊,到时候小雪乃我们就一起吃午餐!”

  你做料理真的不会出事么?努力做个小透明的夜雨在心里低估,八幡的表情仍历历在目。还有“小雪乃”是什么鬼?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不,我比较喜欢一个人用餐……还有,‘小雪乃’听起来很诡异,不要那样叫我。”

  “真的假的?那样不会寂寞吗?小雪乃,你都在哪里吃饭?”少女,你真的有听完“小雪乃”说的话么?

  “在社办……等一下,我说的话你有听进去吗?”雪乃觉得心好累。

  “还有,反正我放学后也很闲,就来帮忙社团活动吧。哎呀一该怎么说呢?这也算是谢礼,所以你们不用在意。”

  团子像是没听见雪乃的话,仍然愉快的对雪乃说道。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雪乃吐了口气。团子的攻势排山倒海而来,明显让雪之下不知所措。她不断对夜雨使眼色,大概是要他想想办法。

  夜雨表示你们女生的事情我就不参合了。所以小透明夜雨拉住八幡的衣服往外移动。

  之所以要拉八幡,是因为夜雨觉得一个人逃跑有点不太好,如果是两个人的话那就不一样了,有难好歹有人一起抗是不是?

  八幡应该也明白现在的氛围不太适合男生,所以他小声的说了句:“辛苦了。”然后挣脱夜雨的手,跟着他往门外走。

  虽然八幡也是歌夜雨一样往外走,不过夜雨明白过会团子会送给他一袋巧克力。不过他很有可能没有,毕竟团子喜欢的是八幡,对于他,也仅仅只是个路人而已。

  “对了,小夜雨。”听到有人叫,夜雨转过头,看到有个黑色的物体飞过来,反射性的一把抓住。

  “我能做出饼干也有你的功劳呢,这算是我的谢礼。”团子笑嘻嘻的道,然后她转身扔给八幡一个袋子。

  嗯,夜雨和八幡出门后就走了两边,原本知道剧情的他可不想被撒狗粮,而且他在的话团子可能也不好意思给八幡,所以夜雨很人性的上楼,八幡也是出门。

  “那算是我的谢礼,因为你也有帮忙。”团子抓了下头发,显得有点害羞,然后她笑着退回侍奉社。

  八幡有点发蒙,不过他还是接下团子的谢礼。

  夜雨淡淡一笑,虽然不明白团子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八幡的,不过这幅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莫名的感觉像是狗粮。

  嗯,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想到这,夜雨突然想起有点不对劲,卧槽我不是站八雪股的么?怎么能因为由比滨的可爱而抛弃雪乃股?

  所以,即便我倒下了,也要用这颓废的,无力的声音呐喊一句:

  雪之下雪乃天下第一!

  上了楼,随意在一扇窗户前趴着,打开团子送的袋子,一个五角星的“饼干”正躺在那。

  他咬了一口,平时被自己养叼了的夜雨表示这个真难吃。

  ……

  当晚上夜雨回到家,再次被雪乃嘲讽一顿冷嘲热讽,他不禁感叹道:

  谁说雪乃天下第一的?肯定不是我,还有,

  雪之下雪乃最讨厌了。

  咦,怎么这么女性化?不知道,不过,

  肯定都是雪乃的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