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所以说异于常人的材木座义辉的确有点病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097 2019.06.01 10:43

  “咦?自闭男,你怎么在这里?”由比滨出门,看到了仍站在门口的八幡。

  不过以后夜雨就没有听到了,因为他离他们越来越远。

  “雪之下你的毒舌和谁学的?”夜雨忍不住问道。

  雪乃给了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尽管夜雨不太会看眼神,不过这次从她眼中看出了“去死”的意思。嗯,我看人眼神的实力变强了。夜雨自我安慰。

  ……

  由比滨很快就追了上来,手上拎着盒饭,一把抱住雪乃的手臂,尽管雪乃有些嫌弃的委婉的想要她把手拿开,可由比滨就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抱着。

  夜雨自然不好意思在跟上前,所以他放慢脚步,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微微加速。

  欣赏着学校的风景,不急不慢的向侍奉社走去,虽然肚子饿了,不过现在依然还是不要打扰两人比较好。

  ……

  雪之下和比企谷一如既往的读书,由比滨玩着她的手机,只有夜雨趴在桌子上午睡。

  “喂,我说啊,为什么你在这?你不是这里的社员吧?”比企谷突然对由比滨说道,应该是好奇吧。

  “咦?嗯~~人家今天很闲哪。”由比滨说的很自然,好像没什么好奇怪的一样。

  “‘哪’?那样谁听得懂?是广岛腔吗?”

  “啥?广岛?我是千叶人耶。”

  “你们两个。”雪乃突然打断他们,“不要在有人睡觉的时候大声说话啊,这是很不礼貌的。”她似乎是有点无奈。

  “啊,对不起。”比企谷瞬间认错。

  “知道了,小雪乃对小夜雨还真好。”由比滨笑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嘿嘿。”由比滨低下头,不去看她。

  熟睡的夜雨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就是了。

  ……

  上课的时间总是那么的无趣,已经经历过更难的课堂时间的夜雨表示:上课不就是玩手机么。

  作为一个穿越者,夜雨好歹还记得上辈子的一些知识的,只是因为国家的不同,文化不同,所以教授的东西有些不同,而这些,是他需要学习的。

  虽然他上课不听就是了,他也不想学。

  或许是因为玩手机的原因,上课时间显得非常短暂,夜雨刚开了两把游戏下课的铃声就响了。

  他快速收拾书包,在这个班上他没有一个熟的人,再加上平时独来独往惯了。所以他也不用在乎他人的看法,反正嘴长在别人头上。

  他走到社办时,难得见到雪之下和由比滨站在门前。好奇的打量着她们,纳闷是在搞什么鬼,结果见到那两人稍微把门拉开,似乎在窥探教室内的情况。

  可这不就是天天待的侍奉部么?会有什么奇怪的?

  “你们在做什么?”夜雨好奇的问道。

  “呀啊!”

  两人吓到的声音真可爱,她们连身体都跳起来。

  “混账同学……你、你吓到我们了……”雪乃拍了拍胸口,说道。

  “被吓到的人是我吧,还有混账同学是个什么鬼?”夜雨一脸黑线。

  “那可以请你不要突然发出声音吗?”雪之下一脸不悦地瞪着他。

  “是么?那真是抱歉了,你们在干嘛?”夜雨懒得和雪乃说了,反正她肯定不会解释“混账同学”是个什么鬼。

  “里面有可疑分子。”

  “我看你们更像是可疑分子。”夜雨一脸鄙视。

  “够了,别再说这些。你进去帮我们看看情况吗?”雪乃打断了他,说道。

  “你们在干嘛?”突然,比企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比企谷同学,不要突然发出声音。”雪乃一脸正色。

  “是么?抱歉,所以你们是在干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雪乃既然这么说了,那只需要道歉就行了,这个解决方法对比企谷来说太简单了。

  “里面有奇怪人物,需要你进去打探打探情况。”从门缝里只能看到一个肥胖的身影,这让夜雨想起材木座义辉。

  他的出现让夜雨想起了上辈子挺流行的一句话:你以为你是大老师,其实你连材木座义辉都不如。

  嗯,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里面的人你应该认识。”夜雨摆摆手,说道。

  闻言,刚准备替比企谷说话的由比滨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蹲家认识他的?”

  夜雨心中一跳,“因为我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相像点。”

  “什么相像点?”由比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不知道,只是有这种感觉,冥冥之中的感觉,不可说,不可言。”夜雨一本正经的瞎扯。

  “是么?感觉好厉害得样子呢。”

  “由比滨同学,不要被他带歪了。”雪乃下扶额,有些无奈。

  比企谷不再理会打闹的三人,小心翼翼的开门入内。

  那一瞬间,海风迎面吹来。由于学校地处海边,风向非常特别,教室内的纸张因此被吹得漫天飞舞。眼前景象彷佛是魔术师从魔术帽里变出一群白鸽。而在一片白色的世界中,站着一名男子。

  可是如果身体能苗条点的话就更好了。夜雨嘀咕道。

  “呵、呵、呵,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你,真教人惊讶——我等你很久了,比企谷八幡。”在他们面前,材木座义辉双手叉腰,大笑一声。

  “你、你说什么?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一听到声音,比企谷就别过脑袋。

  “没想到真被小夜雨猜中了。”由比滨从雪乃身后冒出一个脑袋。

  “比企谷同学,他好像认识你。”雪乃提醒道,她站在夜雨身后,诧异的看着比企谷和材木座。

  材木座因为她无礼的视线瑟缩一下,但又立刻看向比企谷,盘起双手发出“呵、呵、呵”的低沉的奇怪的笑声。

  这是脑子不太好?

  他似乎发现什么,夸张地耸起肩,然后神情沉重地摇头。

  “你竟然忘记我这个伙伴的面孔……我看错你了,八幡。”

  “他说是你的伙伴……”

  由比滨冷冷看着比企谷,眼神好像充满着鄙视。

  夜雨有点好奇的打量着对方,可能因为是二次元世界的原因,这里的人即便不怎么锻炼也很少有像他这么胖的。

  都已经快进入初夏,他却披着一件大衣不停挥汗,还戴着半指手套。不热么?

  所以说,材木座义辉绝对脑子有点不太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