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关于雪之下那满分的理解能力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180 2019.06.30 02:15

  雪乃拨开披在肩上的头发,冷淡的说道:“反正,做出这种龌龊事情的人,应该予以消灭才行。我的原则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血债血还。”

  由比滨立即对那句很耳熟的话有所反应,

  “啊,今天世界史我有看到这个!是大宪章对不对?”

  大宪章?你确定?

  “是汉摩拉比法典。”

  雪之下很干脆地纠正后,继续对金毛叶山说道:

  “我会找出寄那些信的人,跟他讲一下应该不会再犯,至于事后要怎么处置就交给你决定。这样没有问题吧?”

  “……嗯,好吧。”

  虽然和自己原本的想法有些不同,不过金毛叶山还是同意了。

  夜雨将吸管插进牛奶瓶,他突然对这件事有点兴趣了。

  “你们班上经常有这种信息么?”所以他问道。

  “上个周末。对吧,结衣?”

  叶山回答后,由比滨点头同意。

  夜雨低下头,突然想到之前加藤对他说的话:感觉直接叫女孩子是一种亲密的表现呢。

  嗯……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怎么了,你有想到什么么?”见夜雨低下头,以为他想到什么的雪乃问道。

  “不,没什么。”夜雨摇摇头。雪乃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上周末突然开始的话。由比滨同学、叶山同学,上周末你们班曾经发生什么事情吗?”转过头,雪乃问道。

  “印象中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嗯……跟往常一样吧。”

  两人对看一眼,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

  “比企谷同学呢?一般来说不合群的人总是能发现一些别人很容易忽略的问题吧。”夜雨摸了摸下巴,对比企谷问到。

  “什么叫‘不合群’啊,虽然的确是事实,无力反驳。”比企谷无奈的说道。

  然后他认真的想了想,突然一拍自己的手:“对啦,昨天班上在讨论职场见习的分组。”

  “职场见习的分组?”夜雨有点懵逼,上辈子高中根本没经历过这玩意,这辈子高一貌似也没有,到底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类似于大学实习那种?

  由比滨闻言,好像也想到什么。

  “哇……对喔!就是因为分组啦!”

  “咦?你那样就知道了吗?”

  比企谷和叶山异口同声问道。下一瞬间,叶山露出笑容对比企谷说道:“真有默契啊。”

  比企谷微微抽了抽嘴角:“喔,是啊……”

  叶山看向由比滨,由比滨哈哈笑着回答:“哎呀~每次有什么活动要分组,都会影响到大家之后的关系啊。有些人总是比较幼稚……”

  她说到这里,表情蒙上一层阴郁,让叶山跟雪之下有些讶异地看着她。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吧,分组的话,可能因为人数的原因没办法和小集团的人全部在一起。这时,和谁关系好关系没那么好就容易看出来了,也就是说,当中,就容易某人被排斥什么的。

  夜雨右手食指轻点桌面:“这个一组几个人?”

  没办法,他还只是个高一,但是像修学旅行什么的竟然都是在高二,很不合理吧!

  “一组三个。”由比滨回答道。

  雪之下轻咳一声,把话题拉回来。

  “叶山同学,你说那些信都是在写你的朋友,对吧?你的组员有谁?”

  “嗯……这么说来,我还没有决定呢。不过,应该会从那三个人里面挑。”

  “犯人可能已经很明显……”

  由比滨的脸上又多出几分落寞,或许傻傻的由比滨也明白了雪乃的意思了吧。夜雨喝了一口牛奶,有点甜,但是却不怎么好喝。

  “可以请你说明一下吗?”叶山似乎有些不理解她的意思。

  “嗯。总之,这次职场见习的分组,得让一个人从这群朋友中离开对吧?四个人里只有一个人要被排除在外,那个人不是很可怜吗?”

  雪乃说道,但是叶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所以说,四人小组就肯定会有个人被排斥在外是吧,首先叶山不会被排斥,毕竟从夜雨看到的,金毛似乎是他们的核心人物。到哪也就代表剩下的三人肯定会有一个人会被排斥在外。

  这个人是谁?没人知道,但是肯定都不希望是自己。

  夜雨又喝了口牛奶,食指轻轻敲打桌面,只是速度放缓了许多。

  “……那么,现在至少可以确定,嫌犯在那三个人当中。”

  雪之下做出这个结论后,叶山罕见地慌张起来。起码夜雨第一次见到他的这个表情。

  “等、等一下!我不认为他们之中会有犯人存在。而且,那些信可是把他们三个都骂到了。所以,应该是哪里弄错吧?”

  “啊?你是白痴吗?现在又不是过新年,你怎么那么乐天?他那样做,当然是为了避免自己被怀疑啊!如果是我,我就不会只说一个人的坏话,而是想办法嫁祸到那个人身上。”比企谷插嘴道。

  “真差劲,自闭男……”由比滨在一旁鄙视。

  “请称呼这为高智商犯罪。”比企谷一脸骄傲。

  “不管怎样,可以请你告诉我们那些人的事吗?”不理会打闹的两人,雪乃问道。

  闻言,叶山抬起头,像是急于证明什么似的说道:

  “户部跟我一样是足球社的。由于他染着一头金发,乍看之下有点像不良少年,不过他是最会带动气氛的人,校庆跟运动会时主动帮了不少忙,是个好人喔。”

  “除了吵吵闹闹之外没有其他本事,容易得意忘形。对吧?”

  雪乃在她的小本上记记画画,然后说道。

  “…………”

  “怎么了?继续啊。”

  见到叶山突然陷入沉默,雪之下似乎觉得有些奇怪地问道。

  于是叶山稍微整理情绪,继续描述第二个人。

  “大和是橄榄球社的社员,个性冷静,擅于倾听别人说话,那副从容又沉稳的样子很让人安心。他话不算多,个性谨慎,是个好人喔。”

  “反应迟钝、优柔寡断啊……”雪乃点评道。

  “……”

  叶山再度陷入沉默,脸上的表情很不愉快,但又想不出能说什么。他叹一口气表示放弃,接着描述第三个人。

  “大冈是棒球社的人,为人很亲切,也很乐于跟别人站在同一阵线。此外,他相当注重上下关系,非常有礼貌,是个好人喔。”

  “老是看别人的脸色、见风转舵。对吧?”

  夜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但这次没人怪他,除了雪乃那有些奇怪的眼神。

  缓了缓,夜雨吐了口气,不过,雪乃这理解,满分!所以说不愧是雪之下雪乃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