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从一开始,由比滨结衣就想做的事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215 2019.05.23 11:41

  社团的们被打开,出现了比企谷那略带沉重的身影。

  所以强制让他参加社团还是太勉强他了吧?

  雪之下瞥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重新转向手中的书本。

  “午安,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雪乃淡淡一笑,很可爱,她有小酒窝,而且还有小虎牙。

  “我、我只是因为逃跑就会被直接判输才过来的,你可千万别搞错喔!”

  这个,是不是所谓的傲娇?如果女生有这个属性还好,可是一个男生,而且长相一般的男生……夜雨打了个寒颤。

  “先前被我讲得那么难听,照理说应该不会想再来这里才是……莫非你是被虐狂?”

  “并不是……”

  “那是跟踪狂?”

  “也不是。喂,你为什么要以我对你抱持好感为前提?”

  “难道不是吗?”

  “也不是。喂,你为什么要以我对你抱持好感为前提?”

  “难道不是吗?”雪乃微微歪头,道:“可是你旁边那位就是呢,我还以为你们都一样呢。”

  比企谷闻言,看向夜雨,眼中充满鄙视。

  夜雨:……???

  “所以我还以为你们都很喜欢我,不过也没办法,毕竟我很可爱呢。”

  所以说雪乃其实也很自恋吧?

  之后雪之下就在和比企谷斗嘴,偶尔中间夹杂一下夜雨,虽然都不是什么好的方面。夜雨也懒得管了,闷声看书。

  这是诗羽新出的轻小说,不过这本夜雨却没怎么参与,不过伦也可能参与创作。夜雨叹了口气,他知道,以及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留恋,比如说现在,一想到伦也帮诗羽解决问题,他莫名的觉得不爽。就好像养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给拱了。

  “所以我果然是个老妈子了吧?”夜雨自嘲。

  “那边那个分神的、我的暗恋者、有些跟踪倾向的傻子,现在在叫你,能不能回答一下,这样很不礼貌的知道不。”突然,雪乃的声音传来。

  夜雨:……所以雪乃这家伙绝对也是黑的吧。

  “干嘛?”他觉得头有点疼。

  “想什么呢,再问你话呢。”雪乃不满的道,“你有朋友么?”

  朋友,在上辈子的话夜雨还是有的,但是这个世界,并没有。

  能说上话的不算,那只是暂时的交谈者,在夜雨心中,朋友这个词是很重要的,不是谁都能随便作为朋友的。

  “没有。”

  “……你的坦诚让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比较好。”

  “这么快就回答,看样子你的过去也不怎么样呢,废人君。”

  夜雨肉肉揉揉太阳穴,雪乃是不是越来越皮了?

  不再理会他们的斗嘴,夜雨继续看书。

  诗羽的文风一如既往的精彩,她的文笔很细腻,很容易让人有代入感,不知不觉间,就好像自己真的是主角一样。

  突然,微弱的敲门声响起。

  雪乃停止了和比企谷的斗嘴,坐正了身子,

  “请进。”

  “打、打扰了。”来人应该是有点紧张,声音显得有点尖。

  一个女生把门打开一点缝隙,接着从那道细小的空间钻进来,彷佛不想被人看见她的动作。

  那名女孩留着及肩的波浪状棕发,每走一步,头发便跟着晃动一下。她的视线不停游移,像在打探一般,她穿着短裙,长袖衬衫有三颗扣子没扣,微微露出的酥胸挂着一个坠子,上面有心形饰品,再加上使用脱色剂染成的棕发,不管怎么看都是无视校规的打扮。但是一看到比企谷就尖叫了一声。

  “蹲家怎么会在这里?”

  蹲家?夜雨“噗嗤”的一声笑了,而且这个女人,夜雨轻轻点了下放在桌上的手机,好大的邪恶!

  “……我是这里的社员。”比企谷有点无奈的道。

  雪乃也是给了个眼神,然后道:“先坐下吧。”

  夜雨已经走到她身边,将椅子放在她旁边,然后去倒红茶。

  “啊……谢谢。”

  话说为什么你这么熟练?比企谷觉得很无语。

  “由比滨结衣同学,对吧?”雪乃道,“有什么事么?”

  “唉?你知道我?”由比滨有些奇怪。

  “应该是把学校大部分人都记住了吧,毕竟学霸有时候就是闲着蛋疼。”

  夜雨把红茶放在由比滨结衣前,淡淡的道。

  “不,比如说旁边那位我就很不幸的没记住他呢。”

  “哈哈……”

  嗯……充满心酸的笑呢。

  “有什么事么?”雪乃没有理会比企谷,问道。

  “那个……我听平冢老师说,这里可以帮学生实现愿望。”

  “是么?”比企谷显得有点惊讶。

  夜雨觉得不是,其实他们就是在混吃等死,嗯……差不多。

  雪之下答道,

  “有点不同。侍奉社只是提供帮助,至于愿望能不能实现,得看你自己。”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呢。

  “有什么不同么?”由比滨结衣歪着头,好奇的问道。

  “差别在于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志工服务原本是要提供别人自助的方法,而不是直接给予结果。让对方能够自立,算是最接近的说法。”

  因为日文中的“鱼”和“渔”发音不同,否则还真容易混淆呢。

  “听……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呢。”由比滨结衣双眼放光,夜雨真担心她以后会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胸大无脑什么的,果然还是有根据的吧?

  而反观雪之下,她的头脑灵活又伶牙俐齿,胸前却可怜的像一块洗衣板。

  此刻,雪之下依旧冷笑着说:“侍奉部不能保证实现你的愿望,但会尽量帮助你。”

  由比滨这时才发出“啊”的一声,想起原本的目的。

  “那、那个……能不能……饼干……”

  她说得吞吞吐吐,最后还瞄了下比企谷。

  饼干?夜雨想起来了,不就是想做饼干给比企谷吃么,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表面上他自然不能有什么大表情,总不能说我看过剧本吧?

  “比企谷同学、霞之丘变态。”

  夜雨:??!!!

  夜雨只看见雪之下用下巴示意走廊的方向,那是要他们滚出去的意思。

  可是霞之丘变态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怎么你吧?

  “……我去买罐‘SPORTOP’。”比企谷强忍笑意,道。

  “我也去买饮料。”夜雨脸黑黑的,不过现在他也不适合继续呆在这,所以跟着比企谷动身离开。

  “我要‘野菜生活100’的草莓优格。”雪乃开口道。话说你不是泡了红茶么?

  夜雨觉得心有些累,不过还是问道:“由比滨同学要什么么?”

  “啊……我随便就好了,我什么都喝的。”由比滨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给她买和我一样的吧。”雪乃道。

  能恣意叫人跑腿的雪之下同学真不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