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侍奉部无力的方法之一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157 2019.07.10 17:09

  “……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么?”雪乃靠着墙,从这边可以直接看到比企谷班的门口。把大致情况介绍了下后,对众人问道。

  “那……那个,请问我可以发言么?”彩加怯生生地举起手,视线在雪之下和由比滨之间游移。

  话说这不是侍奉部的活动么,为什么彩加也在这?不过夜雨不讨厌就是了,对于这个画女硬说男的角色他感官还是挺好的。

  “请说,欢迎你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样对我们也有帮助。”雪乃说道。

  “那么……要不要请平冢老师问看看?有些事情确实会因为跟父母的关系太近,反而难以启齿;但如果是面对其他大人,或许有办法开口吧?”彩加提议道。

  “平冢老师么?”雪乃摸了摸下巴,然后看向夜雨:“你觉得怎么样?”

  “我对平冢老师的认识也不是太多。只是从她平时在侍奉部的行为来看……”夜雨右手食指轻轻敲打墙面,沉默了一会:“我怕她只有胸部成熟了。”

  “一直对胸部恋恋不忘,果然你就是个变态呢,霞之丘变态同学。”雪乃冷眼看他,后者则是讪讪的笑了笑。

  “我认为平冢老师关心学生的程度,比其他老师还要高,应该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奇怪的看了眼两人,彩加解释道。

  “嗯……好吧。”雪乃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的确,从平冢静在学生的口碑,以及平时的行为来看,平冢的确是个好老师。

  只是……夜雨挠挠头,一想到让平冢去找川崎沙希,这种不安感是怎么回事?

  “那么,我联络看看。”比企谷说道,然后把事件概略和川崎沙希的大小事写在电子邮件里寄给平冢老师。

  “你是怎么有平冢老师的邮箱的?”夜雨好奇的问道。

  “这个……哈哈哈。”比企谷打着哈哈,夜雨不问了,不用说,肯定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叩、叩”……大约五分钟后,所有人都知道听到响亮的脚步声。

  “比企谷,我知道情况了,让我听听详细内容。”平冢老师一脸认真地走来,用随身烟灰缸捻熄香烟。她静静听比企谷说明侍奉部对川崎沙希知道的一切,以及目前做出的推测,然后短短叹一口气。

  “本校学生在深夜工作算是重大事件。这件事相当急迫,让我来解决吧。”

  “希望别出什么幺蛾子。”夜雨皱皱眉,在心里嘀咕道。

  平冢老师说完,“呵、呵、呵~”地狂妄笑起来。

  “你们看着吧。我来这里之前先让川崎回去了,她大概再两分钟就会到这里。”

  这种立下了必死flag是怎么回事?夜雨挠挠头。

  “绝对不可以拳脚相向喔。”比企谷提醒道。

  “怎么会呢?我、我只会对你拳脚相向啊!”

  “呃,一点也不可爱……”

  瞎扯,明明很可爱。夜雨在心里嘀咕,不过不敢说出来,他觉得说出来雪乃肯定又要怼他。

  过一会儿,川崎沙希来到大楼门口。她漫不经心地走着,还不时打呵欠。背包从毫无精神的肩膀上滑落,她仍丝毫不在意,就让它挂在手肘上晃来晃去。

  “川崎,等一下。”

  平冢老师倏地出现,从后方叫住川崎。川崎回过头,挺直驼着的背,半眯起眼睛像是要瞪对方。

  其实平冢老师在女性中算是满高的,不过川崎也不遑多让。她修长的双腿套在鞋带绑得很松的靴子里,轻轻踢一下旁边的小石头

  “……有什么事?”

  她的声音嘶哑、没什么活力,但又好像带着刺,说的不好听的就是不想和别人有交接。

  另一方面,平冢老师全身上下也散发出某种压迫感,毫不畏惧。

  “川崎,听说你最近都很晚才回家,是不是都拖到快天亮啊?你到底跑去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事?”

  “请问老师是听谁说的?”话中带着“请”字,但语气却完全没有尊敬感。

  “我不能泄漏委托人的资讯。总之,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平冢老师游刃有余地笑着,川崎则佣懒地叹一口气。从某种角度看来,她有点像是在嘲笑老师。

  “没什么。而且我高兴在哪里都可以吧?又不会造成别人困扰。”川崎沙希说的有点无所谓。

  “之后可能就会造成别人的困扰。你好歹是个高中生,说不定会被送进警局接受辅导,到时候包括你的家长还有我,也都会被警察叫去喔。”

  川崎闻言,只是继续茫然地瞪着老师。平冢老师大概再也受不了她那个样子,一把抓起她的手臂。

  “难道你没想过父母的心情吗?”

  “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躲在墙角后面的夜雨皱皱眉,说道。

  “什么预感?”雪乃奇怪的问道。

  “我感觉平冢老师会失败。”

  “不可能的吧,明明老师现在看起来占上风啊。”由比滨不同意。

  “先看着吧。”比企谷说道,他也有不好的感觉。

  “老师……”

  川崎轻声开口,伸手触碰老师的那只手,并用笔直的眼神看向她,然后说道:“父母的心情怎样才不关我的事。倒是老师您没有当过母亲,应该不会了解吧?这种事情请等您结婚且当上母亲之后再说。”

  “唔!”

  躲在后面的夜雨:“哦吼,完蛋。”

  川崎一把挥开平冢老师的手,老师仿佛吃了一记右直拳,受到重大打击,身体一个踉跄失去平衡。

  “老师,与其担心我的未来,还是先担心您自己的未来比较好,例如赶快结婚什么的。”

  川崎继续追加攻势,平冢老师原本后仰的身体往前一倾,膝盖频频颤抖。似乎是腿部受到攻击啊……接着颤动往上延伸到腰部、肩膀,最后甚至影响到声音。

  “……唔唔……”

  平冢老师的眼眶泛泪,完全无法反击。

  川崎则是无情地抛下老师,迳自往脚踏车停放处走去。侍奉部众人则是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由比滨尴尬地看着地面,户冢也喃喃说着:“老师好可怜喔……”

  平冢老师则像僵尸般缓缓回头。

  “……呜呜……我今天就先回去……”

  她用拇指擦掉眼角的泪水,有气无力地说道。

  然后,她不等众人回应,踩着不稳的脚步摇摇晃晃地往停车场走去。

  “老、老师辛苦了。”

  谁来娶她回家吧,别让她在外祸害别人了,真心的。

  夜雨扶额,他不敢,不然就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