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住雪乃家对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自始至终,霞之丘夜雨依旧是个观察者

我住雪乃家对门 一夜微尘 2105 2019.05.21 22:56

  雪之下闻言,像是头痛似地抵住太阳穴。

  “你是笨蛋吗?‘美’本身就是一种主观感想。所以在这间只有我们三人的教室里,只要超过两人赞同就是正确的,而我作为这间教室颜值最高者,在这事上话语权最大,也最具有权威性。”

  夜雨:……???

  “这、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道理,可是好像说得通……”

  哪里说的通了?话说你只是被她给绕糊涂了吧。

  “总之,先不管你长得怎样,只要你继续顶着那双死鱼眼,就不会给人好印象。现在的问题不在五官上,而是你的表情相当丑陋,这也代表你的个性相当扭曲。”

  夜雨觉得雪乃就是在使劲忽悠。

  看着比企谷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雪之下拨了拨肩上的头发,宛如夸耀胜利似地说道:

  “我不欣赏你靠成绩和长相之类的表象得到自信,以及那双死鱼眼。”

  话说为什么一定要否认死鱼眼?明明是一大特色好吧,连最后的死鱼眼都没有了的话夜雨都不知道比企谷还有什么特点了。

  “不要再提眼睛!”

  “说的也是,反正已经没救了。”

  啊,感觉和雪乃说话好累啊,这家伙心都是黑的吧?可怜的夜雨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是不是该跟我父母道歉?”比企谷道。

  看到比企谷的表情变得纠结起来。雪之下似乎也有所反省,表情变得黯淡。

  “的确,我说得太过分,令尊和令堂才是最痛苦的人。”

  你真的有在反省?我感觉这话更过分……

  “够了,是我不好。不,是我的长相不好。”

  比企谷几乎是含泪恳求,雪之下才终于不再说下去。

  嗯,又被雪乃搞坏一个,咦,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又”?小透明夜雨陷入沉思。

  比企谷可能终于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只好在一旁安静的……进入贤者状态?这时,雪之下再度开口,

  “好,对话模拟练习结束。你能和我这样的女孩交谈,面对其他人应该也没问题。”

  好可怕,你的对话模拟就是毒舌别人么?这真的没问题么?

  雪乃右手轻抚头发,脸上充满成就感,然后灿烂地笑了。

  “如此一来,你就能带着美好的回忆,一个人坚强地活下去。”

  果然切开都是黑的吧……

  “你的解决方法未免太特别……”来自某个败者的吐槽。

  “不过,这样不算达成老师的委托……还有更根本的问题得解决……例如你去办理休学如何?”

  你这是直接从源头解决问题了吧?直接治本了。

  “那不叫解决问题,只是一时的鸵鸟心态。”

  鸵鸟心态怎么了,只要能好好的活下去,就算是鸵鸟也值得赞颂。

  “哎呀,你知道自己是鸵鸟啊?”

  “是啊,只有同类才知道喔。你真烦人耶!”

  “……差劲。”

  比企谷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反将她一军,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雪之下则是用“你还活着干嘛”的眼神瞪着他。

  夜雨使劲的把头埋起来,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因为他感觉两人的对话结束了。

  好可怕,这就是大贤者之间的对话么?我等凡人真的驾驭不住,真的插不进去啊。

  下一秒,室内陷入一阵让耳朵发痛的死寂。夜雨觉得应该庆幸雪乃没有随便就将战火引到夜雨这来。

  这时,教室的门猛然被拉开,发出偌大声响,平冢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雪之下,我进来啰。”

  不,你明明已经进来了……

  “请记得敲门……”雪乃说道,她觉得对平冢老师有点头疼。

  “抱歉抱歉。你们继续,不用理我。我只是来看看状况。”

  没什么状况,嘴炮上被碾压了而已……

  雪之下无奈地叹息,平冢老师则对她悠然一笑,然后靠到墙上来回看着三人。

  “你们相处得不错嘛,太好了。”

  她是从哪里看出这个结论?

  “比企谷,你就照这个样子,努力改掉别扭的个性和死鱼眼吧。那么,我要回去了,放学前记得要离开啊。”

  所以果然你刚才没走吧,你就在门口偷听吧?

  “请、请等一下!”比企谷近乎祈求的,一把抓住老师的手要留住她,但是……

  “痛痛痛痛痛啊!投降!我投降!”

  所以老师果然是练过的吧?这出手姿势,力量,绝对是练过的吧?话说现在当老师都要是练家子么?现在老师这么难当了么?夜雨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练家子的深深恶意。

  平冢老师扭转比企谷的手臂,后者则是拚命喊投降她才总算松手。

  “是比企谷啊。不要随便站在我背后,我可是绝对会出手的喔。”

  所以你真的是老师么?

  “你是哥尔哥吗?而且哥尔哥是会不小心出手,你不要随便出手啦!”(出自漫画《哥尔哥13》的剧情。)

  某只不怎么看这些东西的少年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个人,果然哦是个假的穿越者吧。

  “你还真麻烦耶……好啦,到底有什么事?”平冢老师嫌弃的道。

  “我才想问你呢……要我改掉是什么意思?讲得我像少年犯一样。我在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比企谷很无奈。

  “嗯~~”

  平冢老师听完比企谷的问题,手抵下巴,露出一脸沉思的表情

  “雪之下没跟你说明吗?这个社团主要是促进学生改变自我,解决内心的烦恼。我会把认为有必要改变的学生带来这里,你当这里是‘精神时光屋’就好,还是要比喻成《少女革命》比较好懂?”

  不好意思,说明了没怎么理解,还有《少女革命》也不怎么好懂。

  “那会更难懂,还会泄漏老师的年龄喔……”比企谷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你说什么?”

  嗯……果然年龄都是禁忌吧。

  “……我什么都没说。”比企谷的求生欲很强,所以他活到了现在。

  被老师投以冰冷的视线,比企谷可怜的缩起肩膀小声回应。老师看到他这样子,叹一口气说道:

  “雪之下,你似乎进行得不太顺利呢。”

  我觉得按照她的方法对谁都不顺利。

  “因为他本人不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里。”

  雪之下淡然回应老师的无奈。

  所以,只有搞事才是日常的调味品吧,看,社团来了个新成员不就热闹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