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情敌谈话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644 2020.04.08 00:27

  “白小姐,请你先出去一趟!”

  白荷刚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就听到向清下了逐客令。

  “哦,好的。”白荷却如闻大赦,低着头快步走出房间,走出去的时候不忘带上房门。

  向清走到房间里的藤椅上坐下,覃小津也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一时之间有些无措,不过很快就已经镇定自若。

  向清说道:“小津,我已经看见两次了,你们不会真的……”

  向清说不下去,她马上替自己否定了,一定是误会。

  “向清,你以前说过不会过问我的私生活。”覃小津说着走进浴室。

  向清目送着覃小津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口:那是因为以前你没有私生活。

  …………………………

  覃小津洗漱完毕走出房间,发现饭桌上已经摆好早餐。

  白荷母子三人坐了一边,向清和常苏坐了一边,留了中间主人的位置给他。

  覃小津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喝了口面前的热牛奶,问向清:“向清,你早上没吃早饭就过来了啊?”

  向清想起那碗料足味香的biang biang面,咬咬牙昧着良心说道:“嗯,没吃。”

  常苏笑了:“我就知道向清姐要过来一起吃早饭,所以早上做早餐的时候,我特意多做了向清姐那一份。”

  不对啊,她进门的时候,常苏明明还在睡懒觉,怎么去了一趟覃小津的房间出来,常苏就把早饭给做好了?

  “常苏,你不但厨艺好,效率也越来越高了,这一桌早餐你居然一眨眼的功夫就做好了,我怀疑你是不是学会变魔术了。”

  向清看着常苏,不是开玩笑,是发自内心的称赞。

  常苏不好意思说道:“效率是真不高,早上这顿早餐花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

  向清一边点头一边皱眉:“所以你是很早就爬起来做早餐,然后又躺下去睡回笼觉的吗?”

  “是的呢,向清姐,”常苏笑得纯真无邪,“我做好早饭的时候看到小先生和白小姐还在睡觉,就没有吵醒他们。”

  常苏说到这里,向清脸色明显黑了黑。

  白荷把头低得更低了些,当作什么也没有听见。

  覃小津也默默吃饭,嗯,他也什么都没有听见。

  就在一片尴尬的沉默中,覃浪花天真无邪的声音响了起来:“常叔叔没有吵醒我妈妈和覃叔叔,却吵醒了我和哥哥。”

  覃小津顿时想起常苏那如雷贯耳的鼾声,他同情地看向覃浪和覃浪花,问道:“常苏打呼噜的声音是不是特别响?”

  “什么打呼噜?”覃浪和覃浪花一脸懵逼,异口同声问道。

  覃小津不解:“你们没有听到常苏打呼噜的声音吗?”

  覃浪和覃浪花同时摇头:“没有啊。”

  覃小津:“……”

  所以这两个晚上,常苏那么响的呼噜声是他自己出现了幻听?

  “小浪花,常苏脸皮厚,不需要小孩子替他遮掩的,你刚刚还说被常苏吵醒了。”

  覃小津凑近覃浪花,极尽诱哄,常苏年纪轻轻可以打呼噜,但他年纪轻轻不可以幻听!

  常苏闻言摸了下自己的脸:他哪里脸皮厚了?

  覃浪花指着覃小津神秘兮兮的模样笑道:“覃叔叔,你这个样子好好笑哦!鬼鬼祟祟的!”

  覃小津:“……”

  “是常叔叔吵醒我和哥哥的啊,不然我们可以睡到太阳晒屁股。”

  “是常叔叔吵醒我和妹妹的,不然我们可以睡到日上三竿。”

  覃浪将覃浪花的“太阳晒屁股”改成了成语“日上三竿”,他已经读过小学一年级了,要做文雅的学生,和幼稚园都没有毕业的妹妹不一样。

  覃浪说着,和覃浪花一起向常苏投去幽怨的小眼神。

  常苏被看得不好意思,他尴尬笑道:“我关门的声音大了点所以吵醒了他们。”

  所以真的是他出现了幻听?

  覃小津看向低头吃饭的白荷,找个合适的机会向这个女人求证一下吧。

  覃小津正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就见覃浪花把小鼻子凑到他身上来到处闻了闻:“覃叔叔,你身上有我妈妈的味道。”

  向清顿了顿,将整只汤匙紧握在了手里。

  白荷从饭桌旁站起身,覃浪和覃浪花也很有眼力见地从椅子上溜下来。

  “我们吃饱了,你们慢吃。”白荷给了向清和常苏一个非常标准的假笑,牵着两个孩子回房去了。

  “小先生,你的脸好红。”常苏看向覃小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呼起来。

  嗯,他没有听见。

  他不想听见的话就可以假装听不见。

  覃小津放下餐具,坐正了身子,看向向清,若无其事问道:“向清,你这么早过来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公干?”

  向清张了张嘴,但“有”字覃小津没有给她机会说出口。

  “婚礼之前,我不想有任何公干。”覃小津说道。

  “好。”向清也爽快答应。

  反正婚礼马上就到了,等办完婚礼,她就要让他马不停蹄,忙成一条狗,这样他就没有时间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了。

  虽然不能有公干了,但向清也没有马上离开,她把白荷叫了出去。

  二人走到走廊放置沙发的位置,各自在一张沙发上坐下。

  向清打量着身穿白裙的女人,她的清减带着贫寒的印记,与周遭经典画报、黑胡桃木、黄铜元素光影交错的背景格格不入。

  不彰自显的背景低调内敛,似乎将女人身上的苦情也吞没了。

  向清竟觉打量得久了,这穿白裙的女人又莫名融进了这背景,莫名与这背景协调了起来。

  “向小姐找我什么事啊?”白荷先开了口。

  向清回神,带着一抹优越感,说道:“我是好心想给白小姐提个醒,你和小津是契约婚姻,许多事情要按照契约来,契约里没有的条款,我觉得白小姐还是不要越矩得好。”

  “我知道,我和覃小津是契约婚姻,覃小津是甲方,我是乙方,那么向小姐在这个契约里是哪一方?”白荷脸上始终挂着和煦的笑容。

  向清立马沉了脸色: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像兰花一样柔弱的女人实际却是带刺的玫瑰。

  “白小姐,你们之间也就是五年的契约而已,你别妄想着可以利用这五年攀上我们小津,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你和我们小津一点都不般配,他是搞艺术的,是世家子弟,含着金钥匙出身,有名有钱有才华还有颜值……”

  白荷无法忍受,一个好好的御姐突然在她面前犯起花痴。

  她打断向清,说道:“向小姐是喜欢覃小津吧?”

  向清愣住,在白荷似笑非笑的目光里失去了一丝底气。

  白荷的笑容又像五月的阳光一样飞扬起来。

  “为什么向小姐一定要认为五年之后我非要撕毁契约缠住覃小津不可呢?为什么向小姐一定要认为这五年之内,我非要想方设法,使出浑身解数勾惹覃小津呢?向小姐,我十分理解你那么紧张我的身份,那是因为在你心中覃小津是个宝贝,然而,在我眼里并不是的。”

  白荷轻轻摇头,带着一丝丝不屑的语气。

  “在我眼中,覃小津就是个幼稚的家伙,他的脑子并不好使,语言天赋也不高,明明一句话可以说明白的事情他非要先做动作……”

  覃小津掏出结婚证甩在茶几的一幕又浮现到了白荷的眼前……

  “向小姐居然会觉得覃小津有名,名气嘛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作为一名资深的筝童家长,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古筝界还有一个叫覃小津的古筝演奏家,连我都没有听过,全国人民就更不知道他是哪根葱了!”

  “向小姐还觉得覃小津颜值高,在我看来就是一根瘦竹,动不动就胸闷气短,吃个夜宵还要担心会不会闹肚子,那个体质啊……”

  白荷眼前闪过覃小津抚着胸口被气到了的模样,不由摇了摇头,露出一脸嫌弃。

  然而这种嫌弃在她不经意抬头的时候僵住了。

  在她视线前方,覃小津正黑着脸瞪着她。

  

举报

作者感言

李子谢谢

李子谢谢

大家别着急,明天就是婚礼的剧情。

2020-04-08 00: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