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种田系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愿为你作牛作马

种田系领主 善E之 2041 2020.07.21 18:46

  “加油!”唐长生一拍陈飞的肩膀,说了一声。

  随后朝着秘境的光门一撞,如同落水一般溅起一丝波澜,然后消失不见。

  “我没有那么脆弱!真的!”

  陈飞轻轻一笑,也鼓足勇气朝着光门一撞,进入了秘境之中。

  ......

  【国破山河在】秘境中。

  深秋夜。

  月光凄凄地照在地上,枯枝荒草的影子如同鬼魅张牙舞爪。

  吸一口气,空气中的阴冷、潮湿都在侵蚀肺腑,让人感觉像是吸进了什么滑腻的触手,颤颤巍巍。

  漆黑寂寥的乱葬岗,阴风阵阵,冷风中夹杂着一些腥臭腐烂的味道,让人避而远之。

  “吧嗒!”一声,一个酒坛子摔在乱葬岗的地上,微浊的酒水洒出坛外,酒香四溢。

  凄凄的月光之下,酒坛子边的一老一少,都无暇顾及这花费不少铜板买来的浊酒。

  老道士低着头,桀骜阴戾的脸上眼睛瞪得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左胸的血洞,大股大股滚热的液体从洞中流出,不一会儿就将他身上的道袍染成了褐色。

  艰难地抬起头,望向给他一刀后,已经迅速退出十几步开外才停下的小道士,老道士面色惨白,愤怒无比地说道:“孽徒,尔敢弑师!”

  小道士站在远处,月光下有些苍白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红润,手中拿着匕首,闻言扑哧一笑:“老不死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我辈邪魔歪道,弑师叛道是天经地义的事?”

  老道士听闻小道士之言,张口喷血,惨然一笑。

  “你以为我就一点准备没有,你为这坑中之尸梳发摩面之时,尸气早已根种体内,若不祛除,七日之内必将暴毙。”

  “有你这二八少年陪我这糟老头子,我也不亏!哈哈!”

  老道士语气轻佻,面目却狰狞可怖,很不得现在就生啖小道士的血肉。

  小道士听到老道的话,神色一凛。但瞧着老道的样子,只觉得他色厉内荏。不过,此时他依然不敢有些许放松,双眼紧紧地盯着老道。

  对付这种老东西,只有彻底死掉,他才能安心。

  “咳咳!噗!”

  老道只是一个修炼阴神的道士,肉身和常人别无两样,此时被孽徒余慕白一刀刺破心脏。纵然有再多的手段,也难以活命。

  想到自己拼搏的一生,却惨死在徒弟刀下,老道心中更是悲戚:“枉我一生收徒充当血食,炉鼎,如今却被这雏鸟给啄了眼。”

  一身修为,辛苦养练的僵尸,都要化为乌有。

  一念至此,老道士心中恨意滔天,怨毒地盯着余慕白:“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只见老道士的身体啪嗒一声倒在了地上,一阵阴风刮起,一道半透明的身影从老道士顶门钻了出来,正是老道士桀骜阴厉的面孔。

  “阴神出窍!”余慕白浑身绷紧。

  道士修神,武者炼精。

  老道士正是跳出了阴神,想要和余慕白同归于尽。

  “给我偿命!”

  鬼哭狼嚎,老道士的阴神卷起一阵阴风直扑余慕白。

  余慕白见此一幕,也不畏惧,从袖中掏出一物,大喝一声:“来得好。”

  正要抛出,就见到了神奇的一幕,瞳孔骤缩。

  一个眉清目秀,风度翩翩的男子凭空出现在了老道阴神和他两人之间,仿佛他本就该在那里一样。

  “嘶!”

  余慕白倒吸一口凉气,也顾不得将老道士的阴神赶尽杀绝。下意识地就要转身逃跑,不过脑海中的理智让他及时地按住了自己的双腿,原地不动。

  从秘境之门穿过,陈飞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景色蓦然大变。

  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就见一团包裹在阴风之中的身影,直直地向他扑来,阴风中一张充满怨毒地面孔死死地盯着他。

  什么玩意!

  陈飞没有丝毫犹豫,催动体内的源力,让金刚不坏的超凡特性瞬间遍布全身,整个人化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佛像。

  “滋滋!”

  扑面而来的阴风接触到陈飞金灿灿的身体,顿时像是热刀切进了冷油中,青烟直冒。

  “不!我不甘......”

  裹在阴风中的道士阴神,半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完,就彻底魂飞魄散,被呼呼夜风刮走了。

  金刚不坏罗汉功修炼出来的超凡特性,至阳至刚,哪是老道士这种半吊子的阴神能承受得的。

  当下,没有了老道士的痛苦嚎叫,四周寂静。

  只有余慕白和陈飞的呼吸声,两人双目对视,气氛凝重。

  一股冷风刮过,与陈飞对视余慕白先承受不住。

  一咬牙,他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感激涕零地大声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替我诛杀这恶道,报了我杀父杀母的大仇,慕白愿作牛作马以报大恩!”

  秦岳在来秘境的路上交给了陈飞一种秘法,名叫语言通晓。学习了之后,可以让陈飞听懂秘境中原住民的话,此时自然交流无碍。

  “嘶!此子恐怖如斯!”

  余慕白的表现让陈飞浑身一震,一句话从心中直冒而出。

  能屈能伸,演技精湛,睿智果决,是个人才。

  “你这句话我记住了,希望你也能永远记住!”

  陈飞蹲下身来,抓着他的道袍轻轻一提,将满身污泥的余慕白从乱葬岗腥臭的泥土中提了起来,轻拍着他的肩膀,嘿嘿一笑说道。

  “慕白一定为恩公效死!”余慕白明白自己的处境,发自内心真诚地说道。

  余慕白有些发抖地站了起来,带着敬畏地看着陈飞。

  ‘这得有多强的武道实力。不能惹,千万不能惹!’

  余慕白在心中反复叮嘱自己,想起刚刚自己的身子在面前这人的手中,轻若无物,随意拨弄。

  不过,他也没有撒谎,他的父母的确是死在了老道士的手中,也的确是恩公帮他报的仇。不然以他区区凡人之躯,要想解决老道的阴神,估计还要耗费不少工夫,甚至拼命。

  这么一想,余慕白顿时心里舒坦了不少,没有了被逼迫的感觉。感恩地看着眼前的陈飞,发自内心地把他当做恩人对待。

  “哦对了!你不要反抗,我给你种点东西!”陈飞邪邪一笑。

  “...”余慕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