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烽火赤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烽火赤云

言很闲

  • 历史

    类型
  • 2020.04.25上架
  • 1.52

    完本(字)

103位书友共同开启《烽火赤云》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准备出征

烽火赤云 言很闲 2115 2020.04.21 14:15

  【一】

  云骥国,宣帝二十年,仲秋。

  来州城,北护城墙。

  “报!”

  一个拖着长尾音的急报声伴随着急奔的马蹄声,从北面由远及近的传来。

  站在护城墙上的晔帝,被这一声急报声拉住视线,目光盯向远处策马狂奔而来的传令官。

  在晔帝的身后,站着身着战甲的北营统帅孟晁和未来储君澹台诺。两人的目光,同样盯向声音的来源处。

  远远的,只见一人一骑在阔平的沙砾道上狂奔,坐骑蹄下溅起的阵阵沙尘淹没了马蹄。

  眨眼间的功。传令官已策马奔至北护城墙下。

  “报!边防有急令到!”

  孟晁往城下一看,负责传递边防消息的传令官手里正握着一卷密件。

  孟晁的手一挥,“放行!”

  城墙上的守卫兵得令,将执在手中烫有骏马在云腾中奔跑的大旗,先是左右各一挥,紧接着向下一挥。

  城内的守门卫得到命令,一声令下,“开。”

  用生铁铸造的巨大城门在二十个守门护卫的合力推动下,缓缓开启。

  传令官驰马而入。马还未停足,人已翻马而下,手中的缰绳也已落在一旁等候的马倌手里。

  传令官快步踏上城楼,在晔帝面前单膝跪下。一路的奔波,早已气喘吁吁。

  他将手中的密件高高呈起,举过头顶。喘着粗气,“边防密件,请……”他先是看了一眼晔帝身后的孟晁,然后对身穿战甲的晔帝道,“请国君过目。”

  晔帝接过密件,微抬手,传令官躬身而退。

  晔帝展开密件道,“是孟峎将军的字迹。”

  孟峎是孟晁的弟弟,是驻守边防的主帅。携十五万大军常年驻守于图霍草原南面的唛格勒丘陵。晔帝的这句话自然也是说与孟晁听的。

  众所周知,孟家两兄弟骁勇善战,如今都已被封为大将,手握兵权。一个驻守唛格勒丘陵,一个镇守来州城,才护得云骥如今的太平安定。

  当晔帝的目光扫过密件上的内容时,目光如聚的盯着密件上的一个名字——苏赫巴鲁。紧握密件的手,指节发白,带着微微的颤抖。

  澹台诺将这一切都偷偷的瞧在眼里,却不敢相问。

  片刻之后,只见晔帝转身朝北,目光望向遥远的极北之地。

  站在护城墙上,除了面前的沙砾平地及几处小丘陵外,便是遥远处的层峦叠嶂的雪山。

  但晔帝的眼神里依然带着杀气,是那种在战场上才会显露出的杀气,一眨不眨的看着遥远的北方,如同它是近在眼前的赤戎族领地一样。

  许久之后,晔帝才道出密件上的内容,“据消息说,赤戎族已决定攻打云骥,赤戎族的老首领苏赫巴鲁也会随军亲征。”说完搭在佩剑上左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剑柄,“十七年了,朕等了十七了年……他终于再次随军亲征了!”

  孟晁听到苏赫巴鲁的名字后,面色也跟着变了变。

  这个人就像是战不死的野兽,生性狠毒,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这个人很可怕吗?”澹台诺问。他明显的感觉到这赤戎族的老首领让久战沙场的君父都变得愤怒难平。

  “云骥与赤戎族的恩怨,从先祖开始一直至今,从未了断过。朕与他不止有国仇,更有杀妻之恨。”

  “杀妻之恨……”这是澹台诺从出生到现在,这十七年来第一次听君父提到君母。

  澹台诺垂在一旁的手,手指不自主的搓了一下。

  他是晔帝与棠瑛君后唯一的孩子。其母是南夷国的长公主,后来死于与赤戎族的一场战争中,死于苏赫巴鲁之手。

  晔帝指向遥远的北方,“每年的这个时候,冰源之地的赤戎族就会来犯。他们抢夺牲畜、口粮,杀害我国将士,虐杀普通族民百姓。此恶族一日不除,云骥一日不得安宁。”

  澹台诺走到护城墙边上,腰杆挺得直直的,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真正的大人。

  “诺儿,朕过几日便随援军亲征。赤戎族已经准备南下进犯,不出两月便会穿过茫茫雪源,经过长虫谷抵达霍图草原。到时朕会在唛格勒丘陵的北端与图霍草原的交壤之地的驻防将士一同防守,直接遏止住赤戎族的进犯。”

  其实边防一直有孟峎大将防守,大可让人放心,只是不明白君父每逢作战,必会前往共同抗敌。所有人都认为当今国君曾是武将出身,即使当了国君之后,习惯依然不改,只要是与赤戎族之战,必会亲率精骑兵前去支援抗敌。

  朝中大臣曾多次提出抗议,无奈却拗不过晔帝的性子,最后也只得由着他。同时作为北营统帅的护城大将孟晁,也为国君私下训练出一批护身死士。所以几次与赤戎族的战争,晔帝也未曾受过伤,那些先前抗议的大臣,慢慢也就打消了顾虑。

  “君父,我也要去。”澹台诺看着自己的父亲道。

  因为有十几万骁勇将士的边防镇守,地处偏北的来州城从他出生以来,就一直相安无事。如今他已经长大,作为云骥国的储君,他想为国为家出一份力,哪怕是当作历练也好。

  晔帝拍着他的肩膀摇头,一身铠甲随着他的动作发出金属的摩擦声,冰冷而肃杀。

  “来州城需要有人镇守,你跟随孟统帅替朕守住帝都,守护城内百姓的安危。”

  听到这话,身后的孟晁,立马单膝跪下,抱拳道,“臣定会协助皇太子全力守护云骥守护来州城,绝不让敌军踏进来州城半步。”

  澹台诺知道君父此话一出,他九成又是没希望跟着一起出征了。未免有些垂头丧气。

  晔帝只看着他,不说话。

  澹台诺被这坚定不容置疑的目光看得一怔,连忙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儿臣领命!”

  “都起来吧。”

  晔帝转过身,再次目眺遥远的北方。

  无边而寒冷的风,从遥远的北方带着入冬的寒意,越过图霍草原,穿过唛格勒丘陵,呼啸而来。

  而此季节,在图霍草原的极北方的冰源之地,早已进入严冬。

  狂风怒吼,飞雪肆无忌惮。所有的土地都被覆盖在厚厚的积雪之下,目及之处是一望无际的刺眼的白。

  终年不融的雪山一座挨着一座,山的顶端隐没在厚密的云层中。就在这一片冰源之地,居住着野蛮凶残的赤戎族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