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福妻追凶:王妃带球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5章  插曲

福妻追凶:王妃带球跑 半条短尾兔 2123 2021.01.14 07:17

  “夜倾羽那边我可怎么说啊!”

  随后,寝殿里传来一阵哀嚎,虽然小,但仔细听,还是听得到出来是皇上的声音。

  ……

  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天也亮了一些,随后,一抹红晕出现在天边,紧接着,颜色越来越浓,又出现了半个太阳,因为是晚上,太阳的光十分柔和,直直的看过去,也不觉得刺眼。

  “喔喔喔。”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鸡叫声,声音忽远忽近,也不明朗,蓟芙蕖皱了皱眉转过身去,又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这时,那声音才小了许多,她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嘘。”夜冥渊比了个手势,“别打扰她睡觉。”

  卫黎墨连忙点点头,手死死的捂住那只鸡的嘴巴,动也不敢动。

  夜冥渊说完,便在旁边生火了。

  可怜,堂堂一国太子不仅要拔鸡毛,还不能让鸡发生声音,他看了一眼马车,叹了口气,同样是穿越者,他竟然如此可怜,嘤,太过分了。

  夜冥渊可没想这么多,看到对方直直的站在那里,也不干活,还一直看着马车,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卫公子在干什么?”

  “啊?”卫黎墨迷茫的回过头,心里一顿,突然意识到什么,结结巴巴的开口,“没事没事,我杀鸡,哈哈哈。”说完,连忙蹲下来认命的小心的一根一根的拔鸡毛。

  要不是华蓥被他派去找路上的客栈了,现在哪至于自己动手啊?虽说他是挺笨的,但杀鸡这种小事肯定是轻轻松松搞定的吧。

  又过了一会儿,太阳光从马车上的帘子里射了进来,猝不及防的照在蓟芙蕖的脸上,随后慢慢又移动到她的眼睛里。

  她揉了揉眼睛,用手挡住太阳,外面的香味慢慢传了进来,她嗅了嗅,突然眼睛一亮,是烤鸡!

  蓟芙蕖咽了咽口水,连忙穿上外衣下了马车,因为这马车宽敞,里面还放了一些被褥,所以她这两天一直都是睡在马车里。

  “你们在烤鸡吗?”

  听到声音,两个人同时回头,不过夜冥渊倒是看上去神色无异,看到她起来了,便从旁边拿过洗漱工具递给她。

  她擦了擦脸,又刷了牙,才发现卫黎墨正一脸苦逼的烤鸡,生无可恋的感觉,蓟芙蕖戳了戳夜冥渊,悄声问,“他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晚上没睡好?”

  “不知道,可能是晚上蚊虫太多了吧,你快过来,正好烤好了,趁热吃。”夜冥渊拉着她坐在火堆旁边,又从一旁的叶子里拿起一个烤鸡递给她。

  “那个……”卫黎墨弱弱的开口,“我吃啥?”

  蓟芙蕖挑了挑眉,指向他手里的烤鸡,“你这不是正在烤着吗?”

  “可是,我们两个人大男人不够吃啊!”卫黎墨哭丧着脸,看向手里的鸡,这鸡还是最小的一个。

  “对了。你们这鸡从哪来的?”蓟芙蕖疑惑的看向四周,这附近应该没有人家吧。

  “这都是野鸡,本王早上起来捉的。”夜冥渊说完,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饼,那是当时路过的一个客栈买的,想来已经凉了,“我吃饼就行,我不饿。”

  说完,直接啃了上去。

  卫黎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感动,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摄政王竟然还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不行!”

  “啊?”卫黎墨看向蓟芙蕖一脸不解,随后又发现她在自己的鸡上扯出来一个大鸡腿递给夜冥渊,然后十分温柔的语气说,“来,我们两个一起吃。”

  “好。都听夫人的。”夜冥渊接过鸡腿,啃了一口,笑道,“夫人的递过来的肉就是香。”说完,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已经目瞪口呆的卫黎墨。

  小样,跟我抢人。

  卫黎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鸡肉,又看了看他们正在吃的鸡肉,随即咬了一口,这哪里好吃了??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我果然是个电灯泡。”卫黎墨喃喃道,眼角泛出点点泪光。

  蓟芙蕖看着前面一动不动的卫黎墨,然后发现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实在渗的慌,于是推了推他,“你干嘛呢?见到鬼了?”

  “啊?”卫黎墨反应过来,“没事没事,吃,快吃。”说完,刚准备下嘴,却又被蓟芙蕖喊停。

  “等一下。”

  卫黎墨脑袋上几个大大的问号出现,怎么?这鸡肉是吃不了还是?

  然后就看到蓟芙蕖从怀里出来一个瓶子,对着她自己的鸡肉洒出来一点红色的粉末,又对着他的鸡肉洒了一些。

  “这是辣椒粉,吃吧,我特制的,很好吃。”

  “辣椒粉!”卫黎墨惊呼,“这你都做的出来,厉害啊。”

  “还行还行。”蓟芙蕖得意的掩嘴笑。

  夜冥渊眼神却沉了沉,心里划出一丝怪异,他看向两个人,慢慢回想了卫黎墨的做派,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像他夫人。

  “你怎么知道辣椒粉?这应该是夫人第一次拿出来吧?”

  “啊?”卫黎墨僵住了,对面的蓟芙蕖也收起笑意,这茬子给忘了……

  但他立马反应过来,“这个东西以往在其他地方听闻过,一直被追杀我也算是去过好些地方,就在乾岳国旁边的小国,那里的人可喜欢吃辣口了,辣椒粉做的也是一绝。”

  卫黎墨在这边巴拉巴拉说着,夜冥渊却是神色不变,盯着他看着,这让堂堂武陟国太子有些不知所措。

  气氛冷静了一会儿,夜冥渊像是相信了,咬一口手里的饼子,低声说:“原来如此。”

  蓟芙蕖和卫黎墨都松了口气,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旁边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怀疑话语的真实性,他是在想自己要不要也出去经历一番,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临风和卫黎墨都知道,就自己不懂。

  经过了这一个小插曲,卫黎墨也不敢再抱怨什么了,只盯着自己手里的烤鸡,沾了辣椒粉的肉吃起来格外的香。

  一顿饭就这么解决了,蓟芙蕖吃饱了就燃气八卦之魂,“话说,昨日那小侍卫……哪去了?”

  她还是很好奇,到底什么侍卫能现身跟在主子身边,对于皇家的人来说,身边都是暗卫跟死士,暗卫不能现身,死士见光死。

  卫黎墨嘴里嚼着最后一口,正恋恋不舍,差点被这句话噎住。

  “他……华蓥他是……”说着他瞥了一眼夜冥渊,后者淡淡地说了句:“本王府上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