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温热之气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590 2019.07.19 16:41

  汪宏牛被他这气势吓了一跳,有些许怀疑地道:“他们刚刚说那个受伤的小混混,就是你?”

  苍行健道:“嘴巴放干净一点,什么叫小混混,要叫大爷。”

  “嘿,你小子!”汪宏牛身后的师弟有几个忍不住就要拔剑。

  苍行健道:“嘿嘿,别乱动,老子剑法也不差,到时候打得两败俱伤。”

  汪宏牛咬了咬嘴唇,作为抓捕行动的负责人,他必须要隐忍。再者天一门也是天源大陆上公认的名门正派。做事太霸道日后会师父抹黑。

  想了想,道:“好,我们走。不过,要是你们日后遇上了凌逍这个叛徒,还是欢迎你们来天一门报告。”

  “报告你妹啊!”苍行健想。

  待汪宏牛一行人走了,花飞燕关好门,苍行健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我的演技如何?”

  花飞燕道:“虽然你这个人十分令人讨厌,但是不得不说你的脑子挺好使。如果不是你想出这么一个办法的话,此刻那几个人估计已经跟老娘我打起来了。”

  “姑娘你的职业不是杀手吗?怕打架?”薛一帆讶异道。

  花飞燕道:“其实想必薛神医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人功夫一点也不差,不但不差,年轻人里面还算是相当优秀。”

  薛一帆点了点头,道:“的确,就像是天一老人派来斩草除根的一样。”

  “不要岔开话题,我问演技?请回答。”苍行健较真道。

  花飞燕懒得理他,没好气道:“演你妹。”

  “对了,你这手是什么情况?真的砍伤了么?”花飞燕问道。

  “没办法,为了让他们相信,我也只好苦肉计割了自己一刀。”苍行健苦笑。

  花飞燕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点点头对他表示感谢。

  “我们去看看凌逍怎么样了?他的伤口还没缝合。”薛一帆道。

  众人一进屋,愣了。只见刚才凌逍躲的那张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掀翻报废了,而他,此刻整个身体盘膝漂浮在空中。

  凌逍双眼紧闭,微微露出痛苦之色。

  暖暖的气流在身下流动着,连肉眼都能模糊地看见。

  “这是什么情况?诈尸么?”苍行健道。

  “闭上你的嘴,他还没死呢!”花飞燕白了他一眼,道,“手术很成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变这样。”

  薛一帆道:“他的身下有气流涌动,看来并不像是情况恶化。他这是在恢复吗?”

  方敏道:“但他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些痛苦。”

  薛一帆道:“正常的。没有任何伤势恢复起来是毫无痛苦的,只是这气流,究竟是什么东西?”

  花飞燕道:“我曾听人说起,人的潜能在被某种外力激发的时候就会爆发出身体里隐藏的气。”

  薛一帆道:“难道说,凌逍这次受重伤反而激发了他体内的气?”

  花飞燕道:“想来定是如此。”

  薛一帆道:“待我看一下。”

  他将手指探在凌逍的脉搏和丹田处,微微点了点头:“花姑娘说得不错,凌逍的确现在全身真气乱窜。像是潜能激发的异象。”

  “那现在该如何处置?”苍行健着急地问道。

  “咦?你怎么开始关心起凌逍来了?”花飞燕问道。

  苍行健嘴硬道:“我只是好奇。”

  花飞燕又问薛一帆道:“薛神医,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薛一帆道:“姑娘武功很强,难道姑娘会不知道怎么处理?”

  花飞燕叹了口气,道:“可惜我学的只是一些实战的杀人技巧,这种人体内里的气息我实在是不懂。”

  薛一帆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姑娘实在是谦虚,我也不算是什么武术高人,只能给予他体内的这股气适当的引导,让他的身体先平静下来。”

  薛一帆说着,从工具袋里取出几根银针,插在凌逍几处要穴之上,那股气息马上便停止运转流窜,凌逍啪的一声落了下来。众人赶紧去扶住他。

  “感觉我这伤势还等不及好就要被摔死。”凌逍睁开眼,气色好了很多。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了。”

  “凌兄弟你刚才体内真气乱窜,我已经用银针通过打通你的穴道将这股乱窜的气流化解了。”薛一帆微笑而平静地道。

  凌逍道:“真的吗?对不起,我都失去意识了,发生了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身体里很热,热得像一炉火。”

  薛一帆道:“那就对了,依老夫看来,你这是属于体内潜力因为受伤而激发出来自保。这股气,不是什么突然出现的乱窜的气,而是本来就隐藏在你身体里的某种能量。”

  凌逍道:“这样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潜力?说白了,我跟我师父天一老人修行了那么多年,他也从未说过我有什么潜力。反而他经常说我是师兄弟里悟性最差的,说我能够坐上大师兄的位子只是因为我是他第一个收养的孤儿,他这是故意鞭策我还是打击我?”

  “凌兄弟是孤儿?”薛一帆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凌兄弟是否确认自己是孤儿。正常来说,随随便便街上收养的孤儿是不会拥有这么强的潜力啊。”

  “我的潜力很强么?”凌逍脸上不禁露出一些喜悦之情。

  薛一帆道:“总之不会是普通人或者资质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潜力。具体到什么程度我的武学修为不够说不上来。”

  花飞燕道:“我总觉得你师父明知你有很大的潜力还要打击你轻视你这一点比较奇怪。习武之人不都是会更器重天赋更好的弟子的吗?”

  凌逍道:“那大概是因为我学什么都比别人慢,看起来也比较木讷不太会讨好师父的缘故吧?所以他说如果我杀了鬼霸天便让我当掌门,我真的超怀疑超惊讶的。”

  “鬼霸天?”薛一帆大惊,“你师父天一老人竟然会让你去杀鬼霸天?那不是叫你去送死吗?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杀掉鬼霸天?我估计,就是这天源大陆的大部分强者结集起来,都不一定能杀他。你师父是老糊涂了么?”

  “所以我才会觉得我师父很可疑,顺便当时我又遇上了花飞燕。”凌逍看了花飞燕一眼,“多亏了她,才让我发现了我师父的一个秘密,以及我师父让我去杀鬼霸天的确是想要弄死我这个大弟子好让我小师弟古磊将来接替他掌门之位。”

  “嗯?”薛一帆道,“那个古磊,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你师父放弃大弟子继承掌门衣钵的传统?我记得你师父不是那种很草率的人啊。不然他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江湖地位。”

  凌逍道:“就算不是我继承掌门却怎么也轮不到他啊。据说是古磊掌握了某个能够让我师父身败名裂的丑闻。”出于做人的道德,凌逍并不想说这事的细节。

  如果天一老人知道他将自己不举的事情泄露了出去,恐怕不止现在,凌逍一辈子都要活在被人追杀里。凌逍虽然老实,毕竟不蠢。

  薛一帆道:“我觉得事情不可能单单只是这样,如果只是被人抓到把柄,那么你师父把古磊杀掉便是。以他的武功想要瞬间秒杀一个后生简直如同吃饭一样简单。”

  凌逍道:“可惜我师父不但没有杀他,还把天一门最强招数之一的苍穹一剑传给了他。多亏花姑娘暗器及时我才能从剑下逃脱。若非这样我是必死的。”

  薛一帆道:“看来这事情里面另有玄机啊。我是觉得一个普通的后辈没有能力要挟天一这家伙……那你呢?养好了伤你有什么打算?”

  凌逍道:“能有什么打算,还是先修生养性避过当前的风头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