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天下第一名医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453 2019.07.17 16:21

  苍行健被她骂愣了,想了想自己这番彬彬有礼的做派,也觉得好笑。的确,眼前这个英俊的青年满肚子血,自己竟然还傻乎乎客套地问人家需不需要帮助,这简直就是傻到极点。也难怪会被人骂。不被骂倒真是奇怪了。

  而此时,花飞燕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你还能更傻点吗?光是长得帅,脑子却一点也不好使。你是满脑子浆糊吗?”

  苍行健摸了摸下巴,道:“其实在下是本地一处医馆的学徒,晚上因失眠睡不着觉,所以出来夜逛,正巧碰上二位。我看这位公子伤势好生严重,恐怕有极度的生命危险,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去我们医馆,找我师父治疗吧!”

  “你师父是谁?”花飞燕一边走,一边问道。

  “他叫方敏,是本地‘回春馆’的掌柜加老板,加唯一的大夫。”苍行健老老实实回答道。

  “唯一的大夫?”花飞燕不懂了。难道一个人就可以撑起一家医馆?

  “哈哈,所谓的唯一的大夫,就是说这家医馆没有请人,老板加医生都是方敏自己。”苍行健说着,不好意思地笑道。

  这证实了花飞燕猜测的正确。

  “你不要乱笑尬聊。我们还不知道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花飞燕还是觉得他的身份有些可疑,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又这么乐于助人,他会不会也是陈正义或是天一老人派来的杀手?现在只是在装等机会?

  “姑娘说哪里话。我若是坏人,此刻这位兄台满肚子血就是我最好的行凶时机。难道你觉得还有比这更好的下手时机吗?我没有动手,就证明我不是坏人,而是真真切切的大好人。”苍行健正色道。做个好人还要被人误会,他也是比较懊恼。

  “那可不一定,万一你背后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呢?我们怎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花飞燕道。

  苍行健感觉跟她说不通,道:“好吧好吧,姑娘我服了你了,就算是我背后有什么阴谋诡计,你觉得这位兄台现在这个样子,不去送医耗得起吗?”

  花飞燕看着凌逍那满肚子血……心想:的确耗不起!

  “不过你晚上失眠都要踩在人家瓦皮上面散步的吗?”花飞燕道。她主要是怀疑的这个。大半夜踩在别人瓦片上面散步,这是正常人干的事?听起来总不像是正经人。

  “怎么?你就因为这个怀疑我?我喜欢不行吗?我路过偶尔偷窥一下妇女洗澡不可以吗?”苍行健一脸正经道。

  原来是个偷窥狂,怪不得。

  花飞燕看着他腰间的剑,对这个说法也不无警惕,道:“这位公子相貌堂堂,腰上又有佩剑,这把剑看起来还相当不错,你的轻功在年轻一辈里也相当不错,颇有几分少侠风范,我就想不通像你这种人怎么可能只是个学医的学徒?”

  苍行健身上的佩剑乌黑透亮,夜光下宛如星月蛟龙。长长的穗带垂至腰际,材质看起来很高级,不像是普通的佩剑,倒像是大户人家的佩剑,他,绝对不像是普通人。

  苍行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佩剑,的确,有点招摇了,忍不住笑道:“姑娘虽说是从这佩剑猜测我的身份,不过学武之人难道就不能对医术感兴趣了吗?你这一点认识就浅薄了,实不相瞒,我本是江南苍家的大公子,自幼习武,同时又对医术特别感兴趣,于是时不时会到医馆里当学徒。怎么,我这个爱好还需要姑娘你同意才可以的么?”

  “你说什么?”花飞燕听他语气轻佻,气得差点想揍他,“你敢再用这语气对我说一遍?”

  苍行健看她生气了,本着好男不与女斗的原则闭上了嘴。

  花飞燕看了看凌逍的伤势,实在是严重到没办法耽搁,想着还是先不要与苍行健这么说不清,先救凌逍再说,语气和缓道:“就是那个富可敌国,经营各种不知名营生的江南苍家?”

  苍行健被她说得表情有些尴尬,争辩道:“姑娘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各种不知名营生?拜托姑娘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辞,我父亲虽然也做过些见不得光的买卖,但也没有姑娘你说的这么不济。”

  花飞燕冷笑道:“江湖传言,你父亲苍天傲染指各种酒楼,赌场,鸡店,黑市洗钱。可真不是个好东西啊!”

  “胡说,那都是他年轻时候干下的事,近年来他已经金盆洗手,由恶转善了。现在的他嫉恶如仇,专杀江湖坏人宵小,只要遇到一个不留。近年来江南一带崛起的‘江南大侠’,说的就是我父亲。姑娘你怎么只拿他年轻时候做过的事情来说呢?”苍行健道:“姑娘要是这么说,那姑娘你又是谁?是江湖人士吗?对这些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花飞燕脸一红,表情有些尴尬。她突然想起,自己“汉唐帝国第一女杀手”的名声比起这位苍天傲苍老板恐怕好不了多少。人家是黑社会,自己是杀人如麻的杀手,真要说起来自己这份工作恐怕更为人所不耻。还是不要介绍自己了,否则被怼得更惨。

  “咳咳,其实我是谁一点也不重要,我姓花,你只要叫我花姑娘就行了。”

  “花姑娘?但是这种称呼听起来好猥琐。”苍行健自言自语道。

  花飞燕瞪大眼道:“猥琐你妹。”

  凌逍缓缓的伸出一只颤巍巍虚弱的手,道:“两位就不要扯这些江湖传言了,再扯我就死了,看在我快要死了的份儿上,你们速度点好吗,我好疼啊!”

  花飞燕反而被他吓了一跳,道:“咦?凌逍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什么口齿竟然这么清晰,一点也没有虚弱的样子?”

  “大姐你在说什么胡话,你看我的手在抖耶,手在抖耶,在抖耶,还不虚弱啊?”凌逍故意给她看自己不听使唤的手,道:“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体内竟似有股温热的气息。莫名其妙就感觉比之前好多了,不过你看,我这哗哗地流血,不快点止一下还是会死掉的吧?”

  花飞燕不好意思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道:“这事真怪我,对这位苍公子的身份过于深究了,差点耽误了你的治疗。苍公子,刚才我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们还是赶紧先救凌逍要紧。”

  苍行健慷慨道:“没事,其实我对你的话也不是很介意。说说就算了。前面就是方老师的医馆了,二位跟在下来。”

  花飞燕道:“我汗,凌逍这么个大男人,你还让我一直背着他啊?赶紧过来一起帮忙抬啊?”

  苍行健吃了一惊,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养尊处优到完全没有出手帮忙抬的地步,连连道歉道:“是,是,对不起,我大意了。”

  花飞燕叹道:“一看你们这些公子哥,就是平时在家里从来不做事,养尊处优惯了,遇到这种紧急情况,一点都不会处理。”

  苍行健完全说不过她,只能一直打着哈哈应着“是”。

  凌逍被抬到一家叫做“回春馆”的医馆,“回春馆”就在这榛唐镇上,地理位置在榛唐镇的南部,馆主是一个名叫方敏的三十来岁中年人,斯斯文文的,戴着学究眼镜,穿着有些宽大的长袍,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种读书人的气质,他的面相也很是秀气。有种很儒雅很吸引人的气韵。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看这位兄弟这状态,应该是流了不少血。”方敏瞅了一眼凌逍的伤势,焦急地责怪道。

  花飞燕白了苍行健一眼,道:“何止是不少,简直是太多了。都怪这个家伙磨叽。”

  苍行健不好意思道:“都怪我,我也是从来没抬过人,没想到凌逍兄竟然这么沉。”

  凌逍道:“别叫我兄,你比我老。别嫌我沉,死人更沉。我还没死呐各位。”

  花飞燕噗嗤一笑道:“看到你现在这个状态,我就放心了。都能开玩笑了,肯定死不了了。”

  “那可不一定,万一猝死呢?”凌逍道,“我是被我身上这道温热之气给麻醉着,所以感觉没那么疼,真是奇怪,这气息酥酥痒痒的,还蛮爽的。”

  花飞燕道:“拜托请你不要用这种听起来让人引起误会的形容词,我可是女的。”

  凌逍白了她一眼道:“你想到哪里去了,真的是。我还是处男,还没经历过那种酥酥痒痒的事情。我现在都快死了,你觉得我脑残到这个时间有兴趣跟你讲黄段子?”

  花飞燕简直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里面去。

  苍行健一本正经道:“凌逍你这就不对了,花姑娘毕竟是个女孩子,你不要老跟她扯这些擦边的话题。”

  凌逍想了想,也是,自己这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难道是伤势太重脑子受了影响吗?不禁问道:“那么方医生,我这个伤情怎么样才能恢复?”

  方敏道:“你肚子里这个铁制假手的体积过于巨大,一般人被这么一击,恐怕还轮不到流血,就猝死掉了。可以说你的潜在体质简直好得让人惊讶呀。不过身体再怎么好,毕竟伤口这么大,又流了这么多血。我劝你还是暂时在我这里安心养伤,短期内就不要再去想别的事情了。”

  凌逍道:“可是,实不相瞒,我正在被我师父追杀,这位花姑娘仇敌也不少,万一他们的人追到这里……我恐怕会连累到二位。”不知道为什么凌逍莫名的就觉得这方敏是好人,莫名奇妙的对他就有好感,竟然毫不犹豫地就把真话给说出来了。

  花飞燕怒瞪了他一眼,心里狂骂道:“你是不是傻?你这么快就跟人露底?万一他们是天一老人认识的人,你不是自己送死吗?”

  然而凌逍话已说出,就算她气也没有用了。

  方敏道:“原来是这样啊?这倒是小事情,放心吧,没事的,我略微懂点易容,这样,我将你扮成另一番模样,给你做一个人皮面具,这样别人就认不出你了,这点小事在我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只是这位花姑娘,她天生容貌优美,身材妖娆,我若将她扮得也丑了,她肯定不乐意。”方敏看了看花飞燕,有点惭愧道。

  花飞燕心想我是个杀手,被不被人认出来无非也就是多打几架多杀几个人而已。有什么所谓。

  花飞燕想到这里对方敏道:“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管好凌逍就行。”

  苍行健喃喃道:“呵呵,我就知道花姑娘会是这种态度……”

  花飞燕怒的掴了他一掌,道:“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态度啊?”

  苍行健被她打得满脸通红,委屈得就像受了气的小媳妇。

  “你,你,干嘛打人啊!”苍行健捂着脸指着花飞燕。

  “别以为你长得帅,乱说话我就不打你了。”花飞燕冲苍行健竖起拳头。

  方敏看了看他们二人,面无表情,道:“那么现在,我就必须要想办法把你身上这铁手取出来,而又不能让你一命呜呼的死掉了。可以说,这是个很大的难题。”

  凌逍愣了,道:“咦?你刚才不是还说什么安心养伤来着?你是骗我的吗?”

  方敏神秘一笑道:“非也,我只是说我一个人做这手术有些难度,并没有说没把握成功。其实你的伤口过大,这个手术的难度极其大,我恐怕我的技术不够,搞不定。”

  “那你又乱说叫我修养就好?”凌逍奇怪道。

  方敏笑道:“凌兄弟不要急,这种事情虽然我搞不定,但是我师父却可以搞定的。”

  花飞燕道:“原来你还需要求助你师父,那么,你师父到底是何许人也?”

  方敏道:“实不相瞒,我师父不是别人,正是号称天下第一神医的‘医仙’薛一帆。”

  “医仙薛一帆?”花飞燕的眼睛亮了,“太好了,有薛神医的治疗当然再好不过了。他在哪儿?”

  方敏道:“说来这位凌兄弟的狗屎运是真的好,我师父这几日正好游历,路过我这里来做客。他此刻就在后院。”

  凌逍急道:“那就麻烦方医生赶紧把薛神医请出来吧!再这么一套一套的我快要死了。”

  “好的,那凌兄弟就稍等。我马上把他请出来。”方敏说着,微笑地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他便带了一个五十多岁年纪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一派仙风道骨,一身浅蓝色的长衫,头发不长也不短,打理得特别整齐,看起来特别干净,俊秀而又有气质。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却也面白无须。保养得十分得体。显而易见,他年轻时,定然也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

  花飞燕道:“这位就是薛一帆薛神医?久仰大名!!”

  薛一帆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道:“这位姑娘满身的血腥戾气,想必职业是个杀手吧?”

  花飞燕瞪圆了眼睛,道:“啥?这你都能看出来?你只是一个医生,你是如何猜到别人的职业的?”

  薛一帆谦虚地微笑道:“不巧老朽有洁癖,对气味比较敏感,而且嗅觉又比一般人要敏感一些。姑娘这一身血腥气,也许一般人闻不到,但到了老朽这里,就实在是辣鼻。”

  花飞燕懒得跟他废话,道:“好了好了。别管我了,你还是先帮凌逍把铁手取出来吧。这么一直插着也不是办法。”

  薛一帆听他提起凌逍,忍不住微微吃了一惊,诧异道:“凌逍?莫非是那天一门的大弟子凌逍?”

  凌逍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想不到我还挺有名。对啊,就是我啊。”

  薛一帆朗声大笑道:“我昔年曾受故友天一老人的邀请,去你们云霄山参加道友聚会,那时我便见过你。不过那时候你还小,还是个小童模样。现在长这么大,我都认不出了。”

  凌逍稍微回忆了一下,好像的确是有过这么一回事情。道:“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那时候我年纪尚小,我还给你端过糖果呐。”

  薛一帆笑道:“是啊,你总算还能记起我啊,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儿,不像现在这样英俊爽朗。对了,你们究竟是得罪了何许人也,对方要对你下这么重的手?”

  凌逍想,自己已经被逐出师门的事情千万不能让薛一帆知道,否则他万一拒绝给自己救治那便惨了。便省略了前因后果,只是淡淡道:“夜晚行路月黑风高的遇到几个贼人打劫,我们不从,谁知道那伙贼人里有邪道上的狠角色。我被出手打成重伤。”

  薛一帆淡淡道:“你骗我。”

  凌逍心一惊,问道:“薛神医何出此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