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 武侠

    类型
  • 2019.07.13上架
  • 32.18

    连载(字)

36位书友共同开启《天源狂侠》的武侠之旅

见习乱踩 见习无痕的超级粉丝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要我送死?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205 2019.07.12 18:59

  天源大陆,汉唐帝国。

  汉唐帝国作为东方最为巨大的帝国,国土在地图上的形状如同一只傲慢的骏马!气势上完全碾压周边的小国疆土。

  地图上的它马首昂然,尖尖的巨角,咧开的嘴,似乎要择生物而噬。

  汉唐帝国的第二大门派——————天一门!

  大陆历2039年“天一门”由汉唐帝国第二强者,“神手无宵”天一老人所创建。至今已经二十余年了。当时天一老人四十一岁,正是事业鼎盛的年纪。

  创派伊始无数人前来祝贺,无数人前来膜拜,这只因天一老人汉唐帝国第二强者的身份。

  天一门对外宣称的和平治派,善待天下,以附和皇庭当时的治理天下的政策,得到了官方的加持。使得这个本来是江湖上的门派,变得有一种官方神祇的感觉。

  这感觉,就是天一老人想要的。

  天一门坐落在云霄山上,建筑面积十分巨大。俯瞰如同一个巨大的圆形棋盘。棋盘下有八条瀑布流下,仙气飘逸,令人神往。

  云霄山是一座浮空山,山底云雾飘渺。

  天一门有弟子数百人,每日在云中修炼,结队习武,都是颇为壮观的景象。

  凌逍便是这天一门的大弟子。

  与别的大弟子不一样,这个大弟子天赋一般,十分废柴。

  废柴到什么程度呢?废柴到虽然身为大弟子,但是身下的弟子都可以毫无礼貌踩在他头上拉屎的地步。

  “凌逍,去帮我倒杯水。”

  “凌逍,有时间帮我把大殿扫了。”

  “凌逍,今天晚上我要去外面玩,就不睡宿舍了,你要是敢告诉师父,我就打死你!”

  凌逍虽然面对着这些无礼的师弟,可是却无可奈何。凌逍跟他们打也打过,骂也骂过,可是这些顽劣的师弟就是不肯在他面前表现出一点最基本的尊重。

  原因只因为凌逍这个人老实,本分,不会在师父面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不会在师弟面前狐假虎威的装逼,加上武学天赋又差。日子久了,这么一张白纸一样的人,哪还会有师弟尊重他。

  彼时,高耸恢弘的天一门主殿“养元殿”内。高高矗立的大殿台阶之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傲然站立之上。他穿着一身暗紫色的袍子,长长的袖子,袖子上刻着金边的花纹,弯弯曲曲如同两条金龙一样活灵活现,周身仙气四溢。那仙气,正是天一门修炼者所独有的“天罡之气”。他有着一张精瘦的脸,凸起的额头,高高的颧骨,鹰钩鼻子。花白飘逸的头发,粗粗的白眉毛,长长花白的胡须。

  他的左右两边,匍匐着两条“圣山黑虎”!!

  一边一条两米多高的雄壮猛虎,神态威严,猛虎周身黑色,两侧有闪电形状的白色斑纹,身体高壮,四肢肌肉发达而跳动。这两只凶煞猛虎,都是圣兽级别。

  天一老人站在大殿之上,背对着下面。空荡荡的大殿下面,只有大弟子凌逍一人。别的弟子,都被他支开了。

  凌逍恭敬地站在那里,看上去有些呆板木讷。他这副稳重得过分的姿态,与年龄不符的死气沉沉,跟同龄人的眉目转瞬,活泼好动相比,显得特别不协调。也难怪总有人想在他面前不知好死的装一装逼。其实就是因为他气场太平和了。

  “凌逍,你可知为师此次叫你单独过来,所为何事?”天一老人问道。

  凌逍道:“弟子不知。”

  “愚木!”

  天一老人大喝一声,左右两手同时浮现出两道气流漩涡,带着天罡能量,越转越大。待那天罡能量大如面饼之时,猛的往墙上一涂,就形成了一副半透明的能量画布。

  画布里,渐渐出现了一副另一处空间才有的景象。

  只见天空晴朗无云,蓝灰色的洛箕鸟儿以一种松散而飘逸的姿态在天上自由翱翔。光线中弥漫着厚厚的灰尘,空气中时不时会落下几根羽毛。日光从不知名的角度照射在一个成熟的男子脸上。男子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鸟儿全部惊得飞起,羽毛不规则地掉落,惊悚恐惧的绝望眼神,抖动着翅膀,挣扎着越飞越低,慢慢的掉在地上死掉了。

  这个男人,英俊,霸气,威武,雄壮。男人的脸很模糊。

  但是这张模糊的脸,凌逍已经从官府的通缉令上见过几千几百次了,也听人说起过几千几百次了。

  他叫鬼霸天。“邪手魔心”鬼霸天。

  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他的脸具体长得什么样。所有人都只是知道它的大概轮廓。所有官府的画师,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把这张脸细致地画下来。

  因为根本没有人真的见过。很多人画这张脸,都是通过幸存者或者目击者的描述。

  而能够在鬼霸天手下幸存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所以,那些对鬼霸天的描述,多数都是一些视力较好的人,远远地看着,所提供的情报。

  因为,他的脸上所流动的能量体过于浑浊而强大,所有见过他的人,从来没有人能确实看清楚过。没有人能形容第一次见到他所带来的感觉。那简直太惊悚了。

  气质上无与伦比的强大与惊悚还是其次,他大部分时间还很低调。他并不会时常在江湖上露面在江湖上作,他不杀人是很少出现的。

  鬼霸天的脸上有一个石头制成的面具,面具上面刻着一个略微有些喜感的小丑人儿。他英俊的轮廓,多数时间都藏在那石头面具的背后。

  即使是杀人屠城的时候,也不见得会把面具摘下来。

  看到那小丑人儿,你可千万不能笑。鬼霸天是一个自尊心十分强烈,强烈到近乎变态的人。

  你若是一笑,很可能你的脖子立刻会被一把带着弯钩的大刀砍断成两半,然后你的头颅会飞出两公里远,更有可能的是,飞行的过程中被那深层次的内力所化为灰烬。

  鬼霸天年轻时是一个杀手,他的面具是为了不引人注意,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而戴的,而不是为了让你们笑的。

  即使武功过于强大而成了汉唐帝国公认的并列第一强人,即使公认的昔年颜值逆天帅过十山二十岳,他仍然习惯将自己的脸,隐藏在面具后面。

  “做人要低调,你做鬼时也要低调。”

  每次杀完人他都会喃喃自语这一套狗屁不通的逻辑,但是又没人敢说他的话狗屁不通。

  你敢说?除非你想死!

  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个很英俊很诡秘强到天崩地裂的大神级强者,他有一把“狂战饮血刀”!

  至于他到底有多英俊,也只有当年他武功不怎么变态能量不在脸上流淌的时候见过他的人才知道了。近年来极少有人见过他,或者见过的人,都只能看清楚掩藏在浓浓力量流里的模糊轮廓,而且更多的人是,见过他但同时已经死了。

  被他杀死了!

  鬼霸天的英俊,跟他的强大一样,都是一个传说。

  跟他并列汉唐帝国第一的另一个人,叫做“正气震天”陈正义大侠。一手“正义神拳”可谓让天底下所有坏人都吓裂了脑袋。

  传说中他一拳便可以轰爆一座小山,勾勾手指就能把一个实力一般的人像蝼蚁一样扔入九霄云外。

  没有人见过他完全的实力,因为大部分人在见过他一部分实力的时候,都已经吓得屁滚尿流,跪下抽搐了。

  凌逍当然也没有见过陈正义,因为这段画面里没有他。

  他只听说鬼霸天的“狂战饮血刀”,体积巨大,挥舞速度却又接近光速。

  鬼霸天的刀有多快?

  据说,曾经有人跟他打了个赌,说他不可能割下空气里飞行的蚊子的一条腿。

  结果他说:“我不但要割下蚊子的腿,而且是它最下面的一条右腿。”

  人们笑了,不知好歹地说:“鬼霸天你吹牛的吧?你的刀再怎么神,那蚊子也太小了。你办不到!!”

  鬼霸天只是静静地拔刀,静静地收回,巨大的刀并没有显得特别地张扬。那蚊子颤抖了一下,落了下来。

  人们惊讶地一看,果然,蚊子最下面的一条右腿没有了。

  “什么?这不可能,你是怎么办到的?”人们惊呼着问道。

  鬼霸天道:“怎么办到的嘛,这不重要。我足够强,便能办到。重要的是,你们方才跟我打赌,却并没有跟我说赌什么?”

  人们好奇地问道:“你想赌什么?”

  鬼霸天道:“我想赌你们的命!”

  人们大惊失色,方知道鬼霸天已经起了杀意,人人汗流浃背,口枯舌燥,一张张似乎下了地狱的扭曲而痛苦的脸孔,问道:“你为什么想要我们的命?”

  鬼霸天道:“因为你们竟敢怀疑我?我鬼霸天,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怀疑我。受死吧各位!”

  那一役,不单打赌的人,就连酒馆的老板都没能幸免,整个酒馆被这个狂魔夷为了平地。

  死亡的人中,四十个皇庭御龙级狂剑士,二十个青峒派金级御剑道人,八个奥凶帝国节度使,九十五个皇庭铜甲一等兵。

  因为这件事,还差点爆发了汉唐帝国与奥凶帝国之间的国家争端。最后是由“国间谈判”组织派出“冠英大使”徐冠英出面调解,才避免了一次东西方大战。

  凌逍看着画面,想起这些,简直汗流浃背,口苦舌燥,头晕晕转转的发晕。

  师父没事给他看这个大魔头干什么?吓死个人了。

  天一老人转过身来,端坐在椅子上,道:“我现在给你个任务,我要你杀了画面中的人,我要你杀了鬼霸天!”

  陈年红木雕刻的椅子上的龙头呈现出暗红色,口里似乎还有丝丝烟雾吐出来。

  凌逍听毕简直要晕过去,同时发现自己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了。拉了拉那湿湿的布,感觉很尴尬。

  莫名其妙让自己去杀人,而且让自己出手诛杀的,是这么一个站在汉唐帝国顶峰的人物。

  天一老人六十多岁了,是脑子昏头了吗?他白白的头发白白的胡子,一点也不像是只有这个年纪的人,看起来迟暮快死的样子,若说昏头倒也正常,可他眼神里却充满了精硕和豁达,却又不像是昏了头的样子,但话语的内容又如此疯癫。

  凌逍简直要被他搞死了。

  “师父,你想死你自己去就好了,你不要叫我去,我还不想死啊。”凌逍眼圈红红的,简直眼泪都要出来了。

  杀鬼霸天,十死哪有生啊?这不白白送死嘛。

  但他也只是心里这么想,嘴里是决计不敢说出来的。敢顶撞天一老人,下场就是活活被骂死再罚一个月的零用钱,搞不好还会煽动那些师兄弟冷嘲热讽地暴力你。

  连师父都是这个样子的人,还说那些师弟。

  通常越是这类看起来快死的人,往往生命力长得很,心机也歹毒得很,武功也高得很。脾气也同样古怪。你不能顶撞他,你顶撞他,你就要受虐好一段时间。

  凌逍如果胆敢当面拒绝他,甚至不能担保天一老人不会将他一掌拍死。

  凌逍此刻浑身都是冷汗,前后不是人,不死就要被霸凌。等于不给活路啊!

  ‘天一老人’四十一岁时创立了‘天一门’,凌逍正是他的首席弟子。

  凌逍是天一老人,从云露大街上捡的,第一个孤儿。

  但是他对这个孤儿,却从来并没有很好过,除了对外宣称是大弟子,其实待遇还不如那些新来的弟子。只不过因为凌逍老实本分,口舌木讷。不如那些新来的会抱大腿溜须拍马。

  作为天一门的首席弟子,凌逍并没有觉得受到了多少优待,反而受尽虐待都还有很多人在嫉妒他。

  这样的大弟子,你来做啊?你怎么不来?

  那些所谓的师弟,经常会组队整蛊恶搞他。一点也不把这个大师兄放在眼里。

  原因还是因为,凌逍不单单老实,武学天赋还极差。

  说是平庸都已经是给足面子了。事实就是,极差。作为天一老人的第一个弟子,大弟子,首席弟子,经常在比武场上打不过后进来的师弟。被人笑话乃是家常便饭。

  问题首席弟子这种东西,如果你手下有几百号徒弟,是根本很难有特权的,除非师父特别护着你。

  师父都是这个鸟德性,那么你在比武场上一掌打死首席弟子,只会有人觉得开心又少了一个绊脚石,绝对不会有人觉得惋惜。

  何况那个首席弟子,还是个菜佬,菜得没法看那种。死了都会让人觉得活该的废物。

  当然,死了人总会有人表示惋惜的。问题是即使惋惜,也是表面上的,三分钟热度的惋惜,其实就是吹水蹭热度。

  即使是老的师兄弟之间,那么多年一起生活下来,弱者也是没有尊严的。何况这些新来的。

  师兄弟之间,由于地位的差距,如果谁跟谁亲密一些,说是友谊都是有点过分的,顶多就是拉帮结派而已。

  在天一老人的心里,这个首席弟子迂腐,老实,资质平庸甚至可以说到了垃圾的地步,没什么大出息,但是,很听话。

  “这便是极好的。为人徒者,最重要是尊师重道,资质反而是次要的。”天一老人常这么跟人夸奖他。凌逍虽然知道这是个安慰奖,是在敷衍他,可是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个苦逼的现状。

  安慰他,稍稍的给他一点活着的勇气。别的并无啥本质的区别。

  这一系列的事,凌逍一直都谨记在心,时时都鞭策自己,要变得更强大,要变得能够保护自己不被霸凌。同时,尽量保持好心态,不要仇视同门,不要想着报复人家迷失心智。

  只是他实在想不出来,师傅为什么会让他去除掉鬼霸天。

  “这不是让我年纪轻轻的就去送死吗?”

  他又不是白痴。这很明显送死不需要眼睛就能看出来的事情,亏师父也能好意思说得出口?

  他纵然不方便立刻拒绝,也须问明白原委。

  “师父,不是我不去,是好端端的,我们为什么要去惹这个强到发指丧尽天良的邪魔。你总该说说原因。”

  天一老人干咳一声,顿了顿,道:“邪手魔心鬼霸天这个大魔头作案无数,危害汉唐帝国的百姓,视人命如草芥,我们‘天一门’作为当今汉唐帝国第二大名门正派,享受着皇庭的扶持,黎民百姓的供奉与爱戴,乃是有义务除掉此恶徒为民除害。”

  天一老人如是道。

  汉唐帝国第一大名门正派是陈正义的“正气盟”,跟“天一门”可以说是死对头。

  “师父,我觉得你说得真是大仁大义很有水平,但是,你选择让我这个垃圾去,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事情成功的概率太低了么?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您这么聪慧的头脑为什么会选择我呢?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换个人,我的资质是师兄弟中最平庸的呀!”

  说到后面凌逍的语气已经有点不友善不客气了。没办法,莫名其妙叫你去送命,谁心里不气?

  他脸色通红,肌肉紧绷而扭曲,硬挤出丝丝略显狰狞的强笑,说不气都是装的。

  天一老人似乎没看出徒弟脸色的变化,他似乎根本不在乎,道:“话不能这么说,你虽然资质平庸,但是跟我的时间是最久的,我年纪已太大了,天一门掌门这个位置,已经有点想拱手让人了,我仔细想过,这样的重任还是要你这个大弟子来接替的。虽然你废了点,但是努努力还是可以的。只是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很大的成就,我怕到时让你接替掌门之位会有很多人不服。到时候那些师弟们拉帮结派来对付你,岂不是门派动荡,有违本门的团结?到时候整个天一门四分五裂,万一被陈正义抓住机会铲除,更是不堪设想。所以除掉鬼霸天,正是你立威的大好机会!!”

  听起来好假,我死都死了都没人抬回来还如何立威?

  可是凌逍又不能反驳,反驳可能会当场被天一老人打死。天一门对待逆徒的手段,从以前就十分血腥,对外宣称的“天一门”是一个多么平和多么慈悲多么友善的门派,那全是假的。只不过身在天一门,只可体会不可说出去而已。

  生死攸关,凌逍还想再争取一下,弱弱道:“可那鬼霸天……听说是三米以外没人能近他身,靠近直接就被护体能量给爆死了……”

  “传说而已,难道他蹲茅厕也要运功么?”天一老人反驳道。

  真的是诡辩,这老家伙实在欺人太甚。

  凌逍道:“我是习武之人,那种下流手法自不必多提。”

  凌逍从不愿用阴招制敌。他阴冷,帅气的脸,虽然资质平庸,甚至是很菜很垃圾。却也不会做那种恶俗低俗庸俗的事情。

  更何况,要是鬼霸天拉个屎就可以轻松偷袭,那这种事还轮得到他们二人想到吗?

  “总之我心意已定,你不去也得去,”天一老人道,“如果你不肯下作,想用别的法子,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如果你是个纯粹的木鱼脑袋,连杀个魔头的事情都办不到,那我让你接替我的位置,岂不是害了整个天一门?”

  连杀个魔头的事情都办不到?我去,这是杀个魔头的事情吗?这是飞蛾扑火,给人家祭刀,十死无生。

  凌逍心中简直一万匹草泥马,但是实在是无法再跟师父这个老混蛋刚下去了。再刚下去不死也要受惩戒了。

  虽然很显然天一老人的话里满是硬伤,自相矛盾而不成立,并且还假装以打白条性质的无法实现的利益暗暗诱惑相逼,可是听起来却莫名又有种说服力。

  诡辩的魅力,便是如此。世界上多少傻子,因为听信了诡辩而跑去乐呵呵地送死惨变地狱亡魂。

  能够做门派领袖的,果然不是一般人。要害死你,你还必须得去。

  血红血红的晚霞,在凌逍的眼中,似是死亡的颜色。夕阳过后,凌逍在天一门的院子里散步,眉头紧缩,他走来走去,走了大概一百来圈,眼前要命的危机不知该如何解决是好。

  想到即将迎来的死亡,不是魔头死,就是他死,而且百分之一万的概率是他死。而师父的话虽然很明显是人渣言论,但是他的命令又是不可违抗的,真是十分揪心。

  夜已深沉,四周草木凄凄,夜间灯火阑珊,空气中有种不安的味道。

  院子的瓦片上突然传来了人的脚步声。

  “是谁?”凌逍一把暗器打过去,夹杂着劲风“嗖嗖嗖”,只听“哗啦哗啦”全部落在瓦砾上,很显然并未命中敌人。

  “啪!”一个黑影落下来,脚尖点地的声音,已是汉唐帝国一流的轻功好手。

  “我不想多废话,来人快自报家门,否则休想安然离去!!”凌逍侧身肃剑而立,不单单是要吓唬一下来人,他是准备好杀人的。都这种时候了,能拉一个人垫背是一个了。

  “我本来就没准备离去,我正是来找你的,我乃汉唐帝国第一女杀手——————‘嗜血妖女’花飞燕。”

  “女杀手?‘嗜血妖女’花飞燕?”凌逍愣住了,“久仰大名,只是,你们这种邪魔外道,与我天一门有何干系?跑来我们这里干啥?你为何半夜要来找我?哦,我知道了,你想吸收我的精血和阳气,跟我呵呵呵。”

  “放屁,”花飞燕毫不客气道,“你虽然长相不赖,但就是个绣花枕头的草包,弱得都让人没兴趣杀你,我还吸你精血和阳气?我呸!动动脑子啦,你这么弱,我会喜欢你吗?”

  “靠,这么轻易就被你看出来了,我还想在你面前扮扮男子汉气概呢。”凌逍丧气道。

  花飞燕白了他一眼,作呕吐状。

  花飞燕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妖的女人,此刻穿着夜行衣那火辣的身材简直呼之欲出。脸蛋也邪魅,嘴唇特别红艳性感。高高的个子,十分完美。

  若说凌逍想被她吸阳气,简直天底下所有男人都想被她吸阳气。

  “对了,你和你师父的对话我躲在大殿的天花板上面全都听到了。”

  听到又怎么样,你能改变什么?

  “他这很明显是要弄死你,不如你给我点钱,我跟你合作,我们一起杀了他吧!”花飞燕大胆建议道。

  杀了我师父,开什么玩笑,他一掌我们两个都要成灰了。

  凌逍看这花飞燕也不具备杀掉天一老人的实力,权当她吹牛不自量力。跟她合作,只不过加速死亡而已。

  “我是名门正派。”凌逍正色道,“跟你这种邪魔合作谋杀自己师父这种事,虽然此刻的我也很想,但是如果让人知道了,日后天源大陆的人该如何评价我?我如何在汉唐帝国立足?”

  “等你变成了鬼,连肉身都毁灭了,更加无法立足了。”花飞燕冷冷道。她说话倒是很实际。

  “问题是你的身手,根本杀不了我师父,你何必要我陪你一起死呢?”凌逍道。反正迟早要死,多活一日总是好的。

  花飞燕道:“我只知道,破财免灾,干掉绊脚石拯救自己。你觉得你师父叫你做的这件事你有百分之一的把握能做得到吗?你师父摆明了要弄死你还要噎住你的嘴不让你反抗。”

  “师父不会那么卑鄙吧?”凌逍道,其实花飞燕说的就是他心里话,只不过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装一装正派的。

  “我师父是个大善人,你不要用小人之心揣测他。”凌逍说得自己都想吐,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大骂自己虚伪。可是这花飞燕到底是敌是友?她毕竟是个邪派人物。

  花飞燕笑道:“你这么相信你师父,好啊,我且问你,你们天一门每个月都有一些见习弟子,前来试训的,有些试训不成功成不了正式弟子的,结果又没回去的,都到哪里去了?”

  凌逍道:“实力合格的固然收为正式弟子,实力不合的应该是自行去了。有些没回家的,应该是接受不了现实出去周游山水放松心情了吧?”

  花飞燕笑道:“你错了,实力不合的人,有一部分被你师父直接关在密室里杀掉吃了。”

  密室?开玩笑,天一门哪有什么密室?她肯定是瞎说的。

  凌逍道:“你胡说,我师父阴险归阴险,毕竟是一代宗师级大神,怎么可能吃人呢?”

  “你不信?”花飞燕哑然失笑,“不信今日三更,你与我来,我带你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