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上一代的恩怨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814 2019.07.31 18:01

  “苍柴师叔,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所听说的那样。”凌逍道。

  “那到底是哪样?你给我个解释。”苍柴道,“如果你的解释不能让我满意,或者无法让我信服,那我还是会毫无犹豫地把你当做门派叛徒杀掉你。虽然我能够感觉到你是个很强的年轻人,但我自认为还是有能力将你拿下。”

  实力受到苍柴师叔这样的强者认同,凌逍的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可是目前并不是激动这个的时候。

  他必须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而且,必须让人信服。至少,必须要苍柴师叔信服。

  否则,他的下场必须死。

  这真是一件想想都会后怕的事情,所以凌逍的脸上都在滴着汗。

  他尽可能详细地把如何发现师傅吃人,如何发现古磊要挟师傅,如何逃走,如何被追杀的所有事情包括其中的很多细节都跟苍柴师叔说了。

  苍柴师叔听完,不但没有质疑他所说的,反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李孟德还是这个样子。”

  “李孟德?是谁?”

  “怎么?你不知道吗?你师父天一老人的真名,就叫李孟德啊!!”

  “恩?师父名叫李孟德?那他为什么外号‘天一老人’。这个名号听起来跟他的名字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苍柴师叔道:“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当年我柳苍财跟你师父李孟德同时跟一个江湖高人项天一学习武功。我师父项天一是个特别追求和平的武功高人,虽然当时武功已经可说是独步武林,但是他也只是一心想把自己的武学发扬光大而已,并不想称霸,反而更像个隐居田园传道授业的夫子。所以,虽然那时候他已经是被称为跟现在的天下第一强者陈正义平起平坐的‘天下双雄’,他还是很单纯的想过平静地生活,不想在江湖上建立自己的势力。”

  “哦,原来还牵扯到祖师爷的事迹。”凌逍听着,若有所思。

  “但是你师父李孟德可不这么想。”苍柴师叔道,“李孟德年轻时野心很大,师父收他的时候便发现了这一点,但是无奈李孟德天赋很高,刚来时接人待物又特别恭敬,师父惜才才没有拒绝他。谁知道李孟德学成一身功夫之后生怕不能建功立业在江湖上称霸,性格中残忍自私的一面逐渐暴露出来,他想利用师父的名气和声望建立一个势力庞大的门派,也就是现在的‘天一门’,毕竟当时跟师父齐名的‘正义神拳’陈正义已经建立了‘正气帮’。这跟我师父传人武功只为发扬一门强身健体行侠仗义的技艺发生了很严重的冲突,李孟德嫌师父思维顽固头脑僵化不知道利用所学谋取利益扩张势力,他想建立一个跟‘正气帮’同样强大的势力称雄天源大陆。可惜我师父一直没有称霸的心。这样过了好几年,李孟德终于忍不住了,他使用一种叫‘紫陀罗花’的慢性毒药毒死了师父,这种冷门毒药无色无味,神不知鬼不觉。我也是后来听他酒后吹牛,才知道师父猝死的真相。但是他的武功在我之上,即使我知道真相,我也无法为师父报仇。只能一直忍着他。师父死后,李孟德迅速扩张势力,建立了‘天一门’。不过李孟德武功虽然高,但是毕竟不如师父厉害,因为师父洞察到他的野心,所以他并没有完全得到师父真传。因此,直到现在,每次陈正义中秋约他决战望月川巅,他都假装谦虚称病不出,其实就是因为他是冒牌的‘天一老人’,并没有我师父项天一的实力,打不过陈正义。陈正义不知道‘天一老人’其实是我师父项天一,他们并没有见过。江湖上几乎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知道这个秘密的老一代师兄弟,都被李孟德用各种手段秘密地害死了。我是因为武功高强心智敏捷,李孟德想了各种法子都害不死我,加上我并没有心出卖他的秘密,所以他才跟我假装和平相处了很多年。后来他实在是不放心我,于是跟我约法三章,要求我装疯卖傻不与人接触隐居在这里看守藏书馆,否则杀我家人。我知道他心狠手辣也只能同意。他跟师父反目那时,师父打了他一拳,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后来听说要靠吸食人脑才能修炼复原。那时他知道我反对他吸食人脑,骗我说,只要我答应他的要求他还可以做到不吸食人脑,不做那么多坏事。现在听你这么说,他直到现在都还在吸食人脑,那么他应该不是用人脑来复原,而是给他续命用的。”

  “什么?”凌逍听完呆若木鸡。他实在没想到“天一门”上一代还有那么多的恩怨。

  “我实在想不到李孟德竟然直到这个年纪还要做坏事。”苍柴师叔道,“我本以为他年轻时追名逐利是好胜心作祟,现在老来什么都得到了,应该会修身养性,真的有一个武道家的风范,谁知道他还是这么自私残忍。”

  凌逍道:“我一直以为师父是一个睿智和蔼的长者,直到他叫我去杀鬼霸天送死,我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苍柴道:“这种事情可以理解了,他连自己的师父都能杀,何况是区区一个弟子了。而且又是借刀杀人,他更加不会有罪恶感。”

  凌逍道:“这样的话,真是没有任何立场原谅这个大恶人啊,虽然他对我有养育之恩。”

  苍柴道:“本来他的确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也没有立场恨他,但是毕竟他转头又要杀你。你们之间的恩义已经一笔勾销。”

  凌逍点点头道:“师叔说的是,我还是太迂腐了。”

  苍柴叹了口气道:“我感觉自己是没有立场帮他守护这个帮派了,白白被他利用了这么多年。他根本就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悔改的人。如果不是看在我师父项天一一身武学需要发扬光大的立场上,我才不会装疯卖傻牺牲自己守护这个门派。”

  凌逍道:“那么师叔,你可以放我进去取那本‘大悲卷’么?”

  苍柴一愣,道:“你要‘大悲卷’做什么?”

  凌逍觉得苍柴师叔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于是把林冰灵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苍柴道:“我多年不涉足江湖,江湖上有什么新的狠角色我是无法都认识的,但是大悲卷艰涩难懂,任凭你悟性再怎么高,想在几个时辰之内学有成效,那是不可能的。我觉得你这番冒险来这里取书,实在是有点不值得。书我可以给你,但是它对你,也确实起不到临时抱佛脚的作用。”

  凌逍道:“那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硬着头皮打这没把握的仗。”

  苍柴突然大喝一声:“哈呀!!”

  浑身缠着的锁链全部都爆断了。

  “恩?师叔你这是要干嘛?”凌逍道:“难道你早就可以挣脱这锁链逃出去你故意不走?”

  苍柴点了点头,笑道:“这锁链本是千年寒铁所铸,想控制一般人当然很容易,只不过这些年我被这寒铁困住,每日无所事事,害怕脑子生锈假疯变成真疯,于是每日都在认真练功,日积月累下来这所谓寒铁在我面前也如同废纸一般脆弱了。”

  “哦?那么你现在的实力应该在我师父之上了,你为何不出去杀了他报仇?”凌逍道。

  苍柴道:“我是怕闹内讧会变成门派丑闻惹天源大陆的人笑话,而且这还是小事,如果陈正义的‘正气帮’借机偷袭铲除我们天一门,那到时候师父的毕生心血就全部作废了。人有时候不能只以个人恩怨作为行为标准,必须要考虑那之后的连锁反应。”

  “那怎么办?你这辈子跟李孟德的恩怨就这么一直忍过去了?”凌逍问道。

  “有什么办法。”苍柴苦笑道,“有的人生来凄惨,就是要背负很多罪恶不能伸张的。”

  凌逍道:“你的遭遇真让人同情。”

  苍柴笑道:“别同情我了,还是多想想你自己的事情。我对外称疯称了这么多年,现在就算出去,说自己是正常人也没人信了,年纪大了,什么事情都已经废了。你还有很光明的未来,我一身武艺没什么用了,不如都传给你吧。”

  “什么?都传给我?”凌逍简直欣喜若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