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继承我的衣钵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552 2019.08.13 22:13

  苍天月道:“我感觉凌兄弟这气魄与武功,完全已经可以以‘大侠’相称,不如就叫你‘狂侠’好不好?”

  “那怎么行,我才刚出江湖没几天,这样自称未免太高调太不要脸了。”凌逍道。

  “唉,实不相瞒,我年纪大了,很多事都力不从心了,除恶务尽渐渐也变成了一句笑话了。如果凌兄弟不介意,可否继承我的衣钵斩杀江湖上的坏人呢?”苍天月突然道。

  衣钵?给我?

  凌逍顿时觉得他这个请求十分不妥,道:“你儿子苍行健不是可以吗?为什么要我来继承你的衣钵?”

  苍天月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道:“你以为我不想传给自己的儿子吗?阿健从小的武学天赋就非常有限,他的资质最多只能练到江湖的中游水平,远远达不到‘大侠’的地步。”

  凌逍道:“那你不是还有两个女儿吗,传给她们啊?”

  苍天月道:“且不说我们苍家的核心武学传男不传女,我这两个女儿武功资质倒是可以,问题两个人贪玩成性,精力都花在四处旅游买东西上面,早已过了成大气的年龄。你都看见了,学了那么多年武术,连区区胡匪都搞不定,可见平日里练功荒废到了什么程度。唉,说来也是讽刺,我这样江湖上人人景仰的江南大侠,却连一个能传衣钵的人都没有。”

  凌逍道:“你这样说我就有些同情你了,可惜我没有你那么嗜杀,你就算传给我,我也完不成你斩杀江湖中所有坏人的理想的。”

  “那倒是,”苍天月若有所思,“看得出来凌兄弟的确不是那种除恶务尽的人,只不过,我阅人无数,综合考量为人正派天赋又高的人里,凌兄弟是最合适的了。”

  凌逍还是有些犹豫:“可是你这样做对于苍行健是不是太残忍了,我这样接受你的馈赠好像有点太丧尽天良了。”

  苍天月道:“凌兄弟可以放心,阿健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他自知从小就不是学武的料子,所以学了一些足以防身的武学之后就改学医术等旁门知识了。”

  “原来是这样,我说一个江南第一大帮的公子怎么会跑到望月川去学医。”花飞燕插嘴道。

  “这件事容我考虑一下,我到底该不该接受你这么大的馈赠。”凌逍还是不敢做决定。

  “对了,那黑狮帮呢?难道你以后也要传给我让我接替你坐黑狮帮主的位子?”凌逍想得很远。

  “这个倒不会,我总得留点东西给我的子嗣吧,虽然他们不一定有能力撑起黑狮帮,但是我已经交代‘残月’暗中辅佐他们了。应该是能生存下去的。”苍天月笑道。

  “黑狮帮传给他们的话,我内心的愧疚感就小很多了,我不能无缘无故接受那么多白给的东西。”凌逍道。

  “凌兄弟这种不贪图不属于自己的利益的品德老朽十分佩服。看来凌兄弟的人品是经得起考验的,我果然没看错人。”苍天月道,“这么说,你已经答应我啦?”

  凌逍点了点头,道:“你这样出名的大侠要是一身武艺没有一个传人也是一件十分悲剧的事情,我也只能接受你的馈赠了。”

  “那我们就是自己人啦,有些东西我就不怕透露给你了。”苍天月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纸条。

  “闻君杀我亲弟,此仇即日必报,苍姓老儿,小心保管好你的头,我近日便会来取——南宫飞云。”

  “南宫飞云?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凌逍道。

  苍天月道:“不会吧,凌兄弟竟然连南宫飞云都没听说过?”

  岳铃儿道:“南宫飞云是近期江湖上最出风头的少年侠客,武功之高,而且又帅,又很有钱。”

  “可惜他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做了强盗。”花飞燕道。

  苍天月道:“他弟弟倒也不能说不成器,只是跟他哥哥选择了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而且还成了那一路的翘楚。”

  “你是说‘盗圣’南宫猛?”凌逍诧异道。

  “怎么?凌兄弟不知道南宫飞云,却知道南宫猛?”苍天月奇道。

  “很正常,弟弟比哥哥出名多了。我们从小谁没有听说过南宫猛盗宝戏耍江湖众人的事迹。”凌逍道。

  “是啊,他曾是很多青年的偶像,传闻他15岁开始拜盗神白凯心为师便偷尽天下无敌手。也着实是个名气非常大的人物。”岳铃儿道。

  苍天月道:“他若是只是偷也就罢了,他若只是偷我还不会受人之托去对付他,问题是他还杀人,他每一次作案几乎杀光所有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几乎从来没有人能够找到直接证据或者目击者指认他。如果不是他每一次偷东西都要先寄出一封类似这样的信耀武扬威地挑衅的话,简直无人知道案件是他做的。”

  “所以呢?这几天想来黑狮帮杀你的人,就是南宫飞云,为了给他弟弟报仇?”花飞燕道。

  苍天月点了点头,道:“没有错。哥哥模仿弟弟的写信方式寄了这封复仇信给我。他大概是早已料定我年纪太大已不是他对手。说来其实那时候我本也不想接手去杀盗圣南宫猛,只因我知道南宫猛虽然杀死目击者,偷盗而来的钱却大多数用来做善事,也有很多义举。只不过当时那桩案子他要偷的对象是王庭,所以我不得不去。”

  “王庭?”凌逍听完大惊道,“他连王的宫殿都敢去?”

  “没有错,那一次南王郭才廷召使节孟奇去泊斯出使,带回来几箱泊斯特产的宝石。每一颗都可说是价值连城,是只配皇家拥有的宝物,可这南宫猛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竟然把歪脑筋打到了这个上面。他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头一天已经发了一封信告诉王庭自己隔日便要来取走那几箱珍宝。鉴于南宫猛作案的得手率极高,南王郭才廷紧急召我带人前去死守那几箱宝石。”

  “有一点我就不太懂,苍大侠乃是江湖名侠,为何会跟王族的人有瓜葛?”薛一帆奇道。

  苍天月道:“说来惭愧,老朽这些年各方面都受过南王不少恩惠,是以一直欠着他的人情。”

  “你的意思是南王暗中扶植黑狮帮?”花飞燕脱口而出道。

  “嘘,花姑娘你不要乱说,”苍天月对她比了一个手势,“可以算是吧,不过你们放心,南王如果要造反,我黑狮帮绝对不会掺和。”

  “你掺不掺和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必说给我听。”花飞燕道。

  “总之南王叫我前去协助抵御盗圣南宫猛,我绝对不能不去。”苍天月道。

  “那后来呢?讲重点。”凌逍道。

  “后来南宫猛那天早上果然去了,他用计骗过了我们。顺利拿到了珠宝,谁也没有瞧见他,然而就在他快要逃走的时候,我召唤残月的人出来帮助,他被铁传齐给打死了。”

  “铁传齐?”薛一帆道,“我怎么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个人啊?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岳铃儿想了想道:“我也没听过。”

  凌逍摇了摇头,问道:“飞燕你听过吗?”

  花飞燕也摇了摇头。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苍天月干咳一声,道:“就是那时候跟我耳语的那个头发比较暴躁不修边幅的老前辈。其实‘残月’组织的人用的都是化名,你们没听说过好正常。你们要是听说过,反而出大事了,那么这个组织的保密性就受到威胁了。”

  “原来是这样……”凌逍喃喃道,“那既然南宫猛是被铁传齐打死的,为什么南宫飞云不去寻他反而要找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