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主谋是大侠?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655 2019.07.15 16:32

  转眼间进了榛唐镇,凌逍有种浑身舒适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下山,就像是久住家中第一次出门的旅行者,满心的好奇,身心真是要多放松有多放松。

  方才杀掉那一群县镇级铜甲兵队,凌逍并不觉得太惭愧。那些人都是垃圾,心有邪念,对于无冤无仇之人都可以图谋不轨的人,他们活该死。

  也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情杀人,那种快意恩仇,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内心还是蛮狂热的。

  在山中修行,虽然偶尔也有别的门派的人过来找事踢馆子,这时候天一老人是允许他们“杀”的。

  但那种“杀”总归是规则范围之内的,有所束缚的“杀”。

  那是命令!你不杀,也要杀,你恨不恨那个人,也要杀!除非他先杀了你,否则你必须要跟他动手,不动手就是叛徒。森严的门规之下,一群人盯着你看,你不杀就会招人话柄霸凌你,你动不动手?

  就像你拿着刀逼着某人打死一只老虎,那人对老虎虽然并无任何仇恨,也明知自己有可能被虎所杀,但还是迫于压力必须以命搏命。

  世界上的事很多时候就是这么残酷。

  这与随心所欲杀掉一只志在必得吃掉你的老虎,那感觉完全是两样的。杀掉一只想要吃掉我的老虎,属于自卫反抗。那种热血,当然是另一种感觉。

  自我意识,与迫不得已的差别!

  榛唐镇是个大城镇,街道很宽敞,有很多高高大大的阁楼。虽然此时已是深夜,街上并无任何行人,但是还是能感受出白天的繁华。红灿灿的灯笼挂得高高,粉红翠色的窗帘,透着温暖暧昧的光线。阁楼林立,只是大街上已经一个行人也没有了,空空荡荡的。

  这空旷的夜城,上哪入住去呢?

  凌逍此时渐渐也能明白花飞燕那时为何用“电光蛇皮鞭”杀人而不是用刀剑了。

  刀剑取人性命,总难免在身上溅到血的。而这无人空街,哪里有地方给你洗澡呢?女孩子又爱干净。没有地方洗澡浑身是血怎么睡得舒服?

  这么浅显的道理,凌逍竟然此刻才明白,他也不禁觉得自己是有点蠢了。

  花飞燕从身上拿出一个白色的帐篷,又取出点火装备点亮了一个火源,“噗”的一声,整片空地就亮了起来。

  “这时段怕也没客栈迎客了,我们只好在这帐篷里将就过一夜了。”花飞燕无奈道。

  不知为何,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凌逍竟然有种觉得眼前这个女杀手挺可爱的感觉。

  “飞燕,看不出来,你还挺可爱的嘛!”他笑道。

  “你……胡说,我哪里可爱了。我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花飞燕啊!”花飞燕道。

  “切,胡说,管别人怎么说,我此刻就是觉得你很可爱。”凌逍逗她道。

  花飞燕脸微微一红,但她觉得自己似乎是不配拥有这种情绪的,赶紧收敛起来,板起脸道:“住嘴,不许对我有想法,我是个优秀的杀手,你是弱鸡丧家狗。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不是没有办法,我身上只预备了这一个帐篷,不然今夜我也不会让你这个陌生人睡我旁边了。记住,不许非礼我,要是胆敢动手动脚的乱摸,我包管让你死翘翘!”

  “死翘翘?”凌逍想,“我就不信她真舍得杀我。”

  “切,”凌逍冷冷一笑,“我是因为在山上从来没见过打扮成你这样的女人,当然觉得你可爱了,你紧张什么?”

  “打扮成我这样的女人?我打扮成什么样?”花飞燕问道。

  凌逍打量着她一身性感的夜行衣之下妖娆的身材,道:“当然是外表高贵冷艳实际上有点小可爱啦!”

  花飞燕道:“不许你这么说我,别忘了,我可是个杀手,你越迷恋我的外表,你可能死得越快。”

  死得越快?你就吹吧,你越是这么说越代表你舍不得杀我。

  凌逍道:“我是预感到你不会杀我,才敢这么逗你说话。”

  花飞燕道:“那可说不定,杀手有时,本就六亲不认的。何况,我们也才刚刚认识。”

  “难道在你心里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是陌生人么?”凌逍有点不开心道。

  花飞燕道:“不是,不过也不许你胡思乱想。我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喜欢我。”

  虽然凌逍只是随便逗逗她,但是她这个逻辑凌逍可不认同。

  “为什么差距大就不可以喜欢?”凌逍刨根问底道。

  “不为什么,傻子,快睡吧。不早了,明日还得赶路。”花飞燕取了一床薄被,自个儿盖了。也不管凌逍冷不冷。

  凌逍也不在意,他反正大男人一个,又长期在山中修行,体温本来就比一般人暖一些。好在这个晚上也不太冷。

  凌逍闭目养神,并不敢这么快睡着。他心里总觉得虽然过了关,师父也没可能那么轻易放过自己,自然不敢疏忽大意。

  果然,过了个把时辰,空气中传来了女人的哭声。

  这哭声着实凄厉,就好像生怕人听不见似的,哭得又急切,又悲惨,又如同蚊虫嘤嘤,哭声中还夹杂了孩童的嬉笑之声。就像是一群人发出的声音。说不清楚到底是妇女还是孩童,还是一群厉鬼。又或者他们都来了。

  “谁?谁在恶作剧?”花飞燕猛的睁开眼,大声道。她果然也并未真的睡着,时刻保持着杀手的警醒。

  凌逍也醒了,仗剑起身,钻出帐篷。花飞燕早已先他一步走出帐篷。好快的速度!

  “飞燕,你这轻功,厉害啊!”凌逍赞道。

  “别废话了,有敌人!”花飞燕一脸正色,哪有时间跟他说笑。

  正说着,一个苍白的鬼影,身材纤细枯干,就像是三四个月没吃过饭,一身白。以一种不知是滑动还是飘动还是蠕动的奇异姿态,向他们“走”来。鬼影佝偻着背,似乎重心不太稳,手又长得有些太过分了。就像个人形的大蜘蛛,手上捏着一柄有点像刀又有点像矛但绝对锐利的奇异兵刃。

  锋利的刀刃飘着白色布。

  待他走得近了,凌逍才发现,他之所以一身白,是因为缠着满身白白的绷带。满身绷带,只露出两个漆黑的眼睛。眼睛中间,眼珠子是死灰色的,像是瞎子,又像是看得见。

  “你是谁?没长眼睛吗?我二人如此危险的人物在这睡觉你都敢过来?”凌逍吓唬他道。

  “在下‘鬼苍之魂’之‘鬼白魂’,前来赐教。”声音不男不女,但是阴森凄厉,“咯咯嘻嘻叽叽喳喳”,如同猛鬼回魂。

  “鬼苍之魂?”凌逍呆了呆,“可是传说中有钱就杀人,永远不分对错的鬼苍兄弟?”

  “没错,正是在下。”鬼白魂倒是大方笑道。

  “我建议你没事不要乱笑,你的笑声比猪叫还难听,真是影响居民睡觉。”凌逍道。

  “你……”鬼白魂咬咬牙,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这么说他。

  “我什么我?”凌逍道,“我只是客观形容你的笑声,又没有侮辱你。”

  “切,我才懒得跟你做口舌之争。”鬼白魂说不过凌逍,转眼盯着花飞燕。

  “花飞燕,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你懂的吧?”鬼白魂嘿嘿哈哈道。

  花飞燕点点头,又摇摇头。

  “哎哟?故意装不知道啊?也行,反正我们也不方便说破,您死好就行。”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另一个声音,应该是鬼黑魂的声音,这声音比鬼白魂要硬朗一些,也要凶煞一些。

  “听说你们兄弟两个向来秤不离砣砣不离秤,果然如此。”凌逍道。

  鬼白魂咯咯一笑:“哼!小子你真机灵,竟然还知道鬼白魂出现鬼黑魂必定同行,不过,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插手。我们此番过来,只是受人之托想要杀这位‘嗜血妖女’花飞燕姑娘而已。只要她一死,我们马上走人绝对不会为难你。”

  “小子,你只要乖乖站在一边,看着我们动手就好,你只需要不碍我们的事就行,我包你置身事外。她一死,你就安全了。嘿嘿哈哈。”鬼黑魂的声音远远地道。

  凌逍怒眼圆睁,道:“这怎么行,这位花姑娘虽然是位冷血又著名的杀手,但是她好歹对我有着救命之恩,我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杀她,见死不救呢?”

  鬼白魂道:“想不到你竟然还很重情重义,不错,我很欣赏你。不过欣赏归欣赏,以你的能力,恐怕再怎么重情义也很难保住她。无非就是多赔上一条性命而已,你不怕死吗?不怕死那就可以。”

  凌逍道:“少废话,鬼黑魂在哪里,叫他出来我们一起较量较量!!”

  鬼白魂道:“你难道没听说过‘白魂叫丧黑魂下手’这句江湖名言吗?我哥哥从来不会从正面下手的,他就是个阴狗,说不定,此刻他就躲在哪个黑暗的角落等着暗算你们,给你们致命一击呢。你怕不怕?好刺激哟!”

  鬼白魂说着,漆黑的眼睛里似乎有种诡异的近乎眼球的东西转来转去。原来他真有眼球!那灰色的一小坨圆圆的东西,真的就是他的眼球!

  凌逍被他诡异的说话诡异的表情给吓到了,看了看花飞燕,问道:“花飞燕你到底惹什么事了?为何连‘鬼苍之魂’这两个人人都惧怕的邪魅人物都要找你?”

  花飞燕也不回答,只是冷冷反问道:“我自己难道不是邪魅人物?这是我的事,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你不想死就别管。”

  凌逍道:“我倒是想不管,只不过我是个男人,男人见到女人有难,哪有不管的道理?你除非把我阉了,我是个太监死娘炮,那我就可以不管。”

  花飞燕道:“你别自恋了,不要刚认识有了那么点瓜葛就把自己当成我的男人要保护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不喜欢你,你不是我的男人!”

  凌逍道:“我没有说我是你的男人啊,哦,我知道了,你是一个杀手不能轻易动感情,你说这些都是口是心非,你的心里其实是想着……”

  “住口!”花飞燕面带厉色,道,“对面不是等闲之辈,你不要胡说这些鬼话让我分神。再说的话,杀他们之前我先杀了你!”

  凌逍明白她是认真的,赶紧停止了插科打诨。

  花飞燕跟鬼白魂对峙着,谁也不敢先出手,都很谨慎。毕竟双方都是杀手同行,一出手招招都是要命的杀招,谁先手谁若不小心露出破绽谁便要先死。

  花飞燕出手了,只见她高高跃起,一手电光蛇皮鞭打去,两三个闪电光圈就向鬼白魂身上套去。

  鬼白魂“咯咯”一笑,手上的奇异兵刃轻轻一划,一道奇异的寒气划出,竟然轻松破解了花飞燕的闪电光圈。

  花飞燕落了下来,凝视着鬼白魂,不敢再出手。

  “喂,我看你表情好紧张,这鬼白魂,难对付么?”凌逍还是忍不住拉了拉花飞燕衣角,问道。毕竟天源大陆上真正遇到这两哥们的人也确实不多,遇到的,多数都死了。

  鬼苍之魂在杀手界名声之大,恐怕并不比花飞燕差距太多。

  花飞燕厌恶地看着凌逍,但也没有精力再喷他,和缓道:“此二人邪魅阴险,招数奇诡,擅长出其不意,极其难以对付。不然也不会有人派他们来杀我?他刚才那道寒气,看似简单,其实如果是打在人身上,估计立刻就会被冻成个冰块丧失行动能力。”

  哇,这么厉害?

  凌逍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有告诉我,想杀你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你真是个巨啰嗦的男人,知道这个事的话,你恐怕也没法摆脱干系了,我不告诉你也都是为你好。你确定宁可被人追杀也要知道吗?”花飞燕道,“而且,即使我说了,恐怕你也不会相信。”

  凌逍奇道:“我不信?为什么我会不信。到底是谁要杀你?”

  花飞燕道:“他就是汉唐帝国第一大门派‘正气盟’的掌门,也是公认的汉唐第一大侠,最强之人,‘正义神拳’陈正义!”

  “‘正义神拳’陈正义?我靠,你别闹了。这个时候你开什么玩笑真的是。”凌逍根本无法相信。

  陈正义虽然是天一老人的死对头,“天一门”和“正气盟”争夺汉唐帝国第一门派已经很多年了,一直都是陈正义小胜,天一门屈居万年老二。

  但是期间两个门派一直都是公平竞争,虽说也耍过一些手段。但是没有听说上升到两个帝国顶尖的大神谁要弄死谁的地步。

  而且,真要说谁弄死谁?天一老人这个万年第二的,应该找人去杀掉陈正义才对,怎么可能反过来第一的要杀死第二的呢?

  总之凌逍怎么想也想不通。

  “我就说你不会信吧,换谁也不会信的。”花飞燕苦笑着道。

  不过此时花飞燕一脸十分严肃的表情,哪里有一点像开玩笑的样子?

  “陈大侠义薄云天,乃汉唐帝国第一大侠。怎么可能派人来杀你……我说,不会是真的吧?”凌逍似乎又有点觉得像是真的了。

  毕竟,他师父天一老人也是著名的大侠大善人,又为什么会想借鬼霸天的手杀掉自己的大弟子?

  这世上奇形怪状的事情太多了,背后的原因当事人自己不说出来恐怕谁也猜不透。

  花飞燕道:“你以为呢?若不是陈正义花重金收买我去暗杀你师父天一老人,我会跑到你们天一门去?”

  花重金啊……那八成是真的了。

  “原来如此,看来真的是他……想不到连陈大侠这样的人也……那现在的情况,是你任务失败他想让这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来杀你灭口咯?”凌逍道。

  “我还蛮欣赏你的心直口快的,省了我不少解释的时间。”花飞燕道,“来,让姐姐夸夸你,你真是个天才儿童!”

  凌逍道:“但陈大侠威名远播,恐怕你说给别人听那人还是很难相信……”

  “所以我也没准备说给别人听啊。”花飞燕道:“其实这不怪你们,正常人都很难理解为什么天下声望第一的陈正义陈大侠会收买邪道中人来杀一个任务失败的杀手灭口。”

  凌逍道:“若说陈前辈要杀我师父,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所有人都知道他跟我师父是宿敌,两个人为了两个门派在大陆上的势力和地位斗了若干年了。万年老大想要除掉万年老二的势力,简直一点问题也没有。”

  花飞燕道:“所以,你总算可以理解了么?”

  凌逍点了点头:“让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吧,暴打这两个装神弄鬼的东西!你救过我一次,我也帮你一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