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地灵老人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507 2019.08.10 21:20

  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不会太害怕被谁对付,但是毕竟不要多事,好过惹事上身。

  苍行健被抬入了一个宽敞的大堂,墙壁都是高贵的深紫色。大厅里集聚了二三十号人,虽然不是很整齐,但也站得恭恭敬敬,看起来一点也不拥挤。一人高坐在金狮椅上,帅气纤瘦的容貌,两撇修长的小胡子,显得非常威风。

  “阁下就是江南黑狮帮帮主,人称‘弯刀夺魂’的苍天月苍大侠?失敬失敬!”凌逍带领薛一帆等人向苍天月行大礼道。他虽然叛逆,但不顽劣,基本的对长者的尊重还是懂的。

  “免礼免礼,听闻诸位都是犬子的朋友。都不必多礼。我这个大侠,也是外人给面子胡乱叫的,其实也就是个半大不小的糟老头子。”苍天月谦虚道,“此次犬子中毒,还蒙各位照顾送他回来,真是多多感谢。”

  “小事情,苍行健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怎能见死不救?”凌逍道,“只不过,令公子身上的毒还没有完全解掉。这位薛一帆薛大夫只懂用直系亲属的尿这一种方法解毒,所以我们才把他送回来的。”

  “哦?难道就是那位天源大陆第一神医,薛一帆薛神医?”苍天月道。

  薛一帆道:“不敢不敢,老夫只是出道较早,运气好略出名一些,现在已经有很多医药高手在我之上了。”

  苍天月道:“薛神医你谦虚了。薛神医大名有谁不知有谁不晓?”

  “哪里哪里,令公子的毒,我就只会这一种解法,想来好生惭愧。”薛一帆谦虚道。

  “不知我儿中的是什么毒?”苍天月问道。

  岳铃儿道:“苍公子中的乃是鬼门关的奇毒‘鬼见笑’。”

  “鬼门关?”苍天月大骇,“难道就是那个魔教‘鬼门关’?”

  “不错。”凌逍道。

  “老夫的黑狮帮一向与魔教素无瓜葛,为何他们会害我的儿子?难道,我以前杀过的人里,有魔教中人的朋友?”苍天月道。

  凌逍本来想说事情全因自己而起,又怕苍天月责怪,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薛一帆道:“听闻苍天月苍大侠嫉恶如仇,遇到坏人只有杀错没有放过。却不知为何这么害怕魔教?”

  苍天月道:“我不是害怕魔教,只是魔教中人手段残忍,行踪飘忽,神龙见首不见尾。若非他们自己出现,恐怕想对付他们都找不到踪迹。我对这种看不见的敌人,最是忌惮。”

  “这么看来魔教中人还很给我面子,我都遇过两个了。”凌逍不禁失笑道。

  “什么?凌兄弟都遇到两个魔教教徒了?什么原因,他们为什么要对付你?”苍天月问道。

  凌逍想了想,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发现了天一老人的秘密无法在天一门立足才会逃下山来才会遇到魔教。会不会被取笑都是小事情,万一这苍天月跟天一老人有交情,到时候被这大侠卖了都说不好。

  经历过这一系列事情的凌逍明白,很多所谓的“大侠”,并不一定是好人。

  于是他只是道:“我被仇家追杀,他买通了两个‘鬼门关’的高手来对付我。”

  苍天月颔首道:“哦?凌兄弟的仇家是谁?是否大奸大恶的坏人?如果是大奸大恶的坏人老夫定当出手管此事。”

  凌逍想,一个无名小足古磊犯得着请苍天月苍大侠出手吗?这要是被人知道了简直要笑死。

  “多谢苍帮主好意,至于我仇家是谁……我自可搞定,无需苍帮主操心。”凌逍道。

  “那就好,只是老夫少了一个诛杀恶人的机会,实在可惜。”苍天月道。

  凌逍终于知道,江湖上对于这个苍天月的传说是真的,他真的是一个对诛杀坏人特别热心的人。

  “苍帮主放心,坏人自有恶报。”凌逍道。

  “那倒是,”苍天月道,“那些长年做坏事的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不过由本人来亲手加速他们的死亡,世上就能更少些好人遭殃了。你说对吗?”

  凌逍觉得话锋有些进入死胡同了,不知该如何回答,转移话题道:“苍行健被抬进去那么久了,情况怎么样?”

  “这个不劳各位担心,我堂堂黑狮帮,还是养了几个解毒高手的。”苍天月自信地笑道,“难道我会让我的儿子死在自己家里?”

  他说完,没过一会儿,从大厅左角的通道处,走出来一个秃秃的头顶,满脸白色大胡子的老人。

  苍天月向凌逍等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门客之一,江湖人称‘地灵老人’的达未。达未,这几个是犬子的朋友。就是他们把阿健送回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达未点了点头。

  “什么?”花飞燕听完呆住了,“他就是那个跟‘天一老人’齐名的天地二老之一的‘地灵老人’吗?”

  “地灵老人”达未点了点头,道:“正是在下,只不过在下一心向往学术,对于跟‘天一老人’齐名这件事,实在是觉得惭愧。”

  凌逍听出来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我这种一心钻研学术的人怎么可能跟天一老人那种功利之徒齐名呢?简直放屁。”

  不过凌逍现在跟天一老人已经没有师徒关系了,听到别人变着法儿骂他,反而很高兴。

  “犬子的病情怎么样?”苍天月很恭敬地道。

  地灵老人有些忧心道:“令公子毒气攻心,病情较为严重,鬼见笑这毒完全解掉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老朽还是很有把握的。”达未冷冷一笑道,“只不过,如果要老朽出手解这奇毒,那就需要这位花飞燕花姑娘付出点代价了。”

  “我吗?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用自己的贞洁帮苍行健解毒吗?一定要男女交合吗?你滚,我才不要。我又不喜欢他。”花飞燕裹紧身上的衣服。

  地灵老人道:“非也,老朽说的不是姑娘想的那个意思。老朽是想让姑娘跟老朽的徒弟打一架。”

  “打一架?为什么?”花飞燕一头雾水,“你徒弟?在哪里?我认识他吗?”

  地灵老人击掌三声,只听不远处传来了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待来人走近了,凌逍才看清楚那是一个钢铁躯体的人。

  “这是……钢铁合成的人吗?”花飞燕惊讶道。

  地灵老人道:“是的,他就是我的徒弟,他叫易行峰。这个名字,姑娘想必听过。”

  “易行峰,”花飞燕想了想,“这个名字是有一点印象,但是我忘了在哪里……凌逍,你知道吗?”

  凌逍道:“让我想想,似乎,我们确实是见过这么号人……对了,好像他是榛唐镇被你杀掉的那一群城门守卫的……头儿?”

  花飞燕拍手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人,那群守卫的头儿。。”

  “然后呢?他不会是想找我报仇吧?他是想再死一次吗?”花飞燕道,“这个我不介意的哦!”

  “花飞燕……等一下,姑娘莫非是那个近年来青年一代非常出名的那个天源大陆第一女杀手花飞燕?”苍天月道。

  “没有错,正是在下。”花飞燕答得倒是很快。

  “姑娘确定不是同名?”苍天月又试探地问了一下,眼中露出些许杀气。

  “没有错,正是在下。”花飞燕不知他是何意。

  苍天月猛然拔出身后三米来长的弯刀:“对不起,即使是犬子的朋友,但是你是个坏人,我苍天月跟坏人从来都是势不两立。别怪我无情了姑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