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无可辩解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563 2019.08.22 20:54

  病人回过头来,看着他,道:“你好,我叫狂神纹,是这里的老大。”

  这位自称噩多斯黑市老大的人,长着一张宽大而又长型的脸,绛紫色的皮肤,看上去已有些年龄,大概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一头弯曲的长发。

  岳铃儿呆了呆,道:“什么?我只听说过噩多斯城里有六大恶人,没听说过还有个老大。”

  “咦?你说的是我的六大护法吗?不好意思,他们出去办事了。”狂神纹道,“其实也正常,我打败六大恶人统一噩多斯黑市将他们收编为我的护法,只是近半年来的事,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是我崛起得太快了,而不能怪江湖传言慢。”

  他吹起牛逼来,就好像天下的一切都是他的一样,有种很奇怪的自信。

  他站起身来,穿着一身暗红色的睡袍,身高魁伟有如巨人。虽然他的表情是一脸的不经意,狭长的眼睛却露出难以掩藏的凶狠和狡猾。那些个相貌狰狞的恶脸大汉,在他面前气场反而被他压了下来。

  “通常来说呢,打扰我的看病时间我会让人把你们拖出去大卸八块,”狂神纹一脸慷慨地笑道,“但是,看起来你们确实是左劲松的客人,所以,我还是先告辞好了。”

  他立了立衣领,笑嘻嘻地带人离开了“妙春堂”。

  凌逍并不怕他,因为他感受不到对面除了那身装腔作势的老大气质之外还有什么多么强大的实力。

  在这地界凌逍也不想好勇斗狠。

  何况对方既然是老大,多少还是有些实力的,又何必去激怒他?

  虽然对方说话有些嚣张,凌逍也没有动气。

  待那狂神走后,看那左劲松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凌逍才道:“这位唐小箐姑娘是一位唐姓的阿姨叫我带过来麻烦你帮忙照顾的。”

  “唐姓的阿姨?”左劲松面上大变颜色,道:“那位唐姓阿姨可是位艺人?”

  凌逍点了点头道:“是位卖艺的阿姨。”

  左劲松紧张到捶胸顿足走来走去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唉……那位唐姓的阿姨……大概已经去世了吧?”

  众人大惊道:“你怎么知道?”

  左劲松也不回答,只是看了看三个女孩道:“你们哪位是唐小箐姑娘?”

  唐小箐往前一步道:“我就是。”

  左劲松看了看她,打量了片刻,耸然动容,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下来,使劲的捧着唐小箐的脸,喃喃自语道:“哎呀,长这么大啦,这鼻子这眼睛,分明就长得像我。”

  “等一下。”唐小箐本来对这个大叔突如其来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的行为有些反感,但听到他说的话时恍然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爹?”

  左劲松道:“儿啊,你受苦啦,我当然是你爹啦,不然你母亲为何要临死前把你托付给我?”

  唐小箐简直不敢相信,“我之前还以为……她让我来找你,是想让我跟你学习暗器的技术好有一技傍身……”

  左劲松叹了口气,道:“你妈当年离开我,就是因为她怕我整天打打杀杀,跟着我会没有好结果。我这暗器手艺,你不学也罢。”

  “是这样吗?”唐小箐瞪大了眼睛道,“可是我从小就没有爹,这一下子突然多了个爹,我真的好难接受。”

  “呸呸呸,这话说得好像我是野爹一样。”左劲松道,“孩子,难道你觉得有爹不好吗?”

  唐小箐道:“不是说不好,但是我要适应一下这个新的节奏。”

  左劲松道:“好吧,我不会强迫你这么快就认我并跟我亲密起来。多年不见,我们父女之间的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不急于这一时。对了,你母亲是怎样去世的?怎么这么突然?”

  唐小箐道:“还不是我们运气不好,得罪了莎祭司府的人。我妈被那个叫孤雪的女人暗器打中去世的。”

  “咦?你们怎么还能得罪莎祭司府的人?就连爸爸这样的老江湖都不敢得罪他们啊。”左劲松一脸的责怪。

  唐小箐道:“现在即使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过这位凌逍凌大哥已经杀了孤雪为我妈报了仇了。”

  “啥?小兄弟,你连莎祭司府的四大暴吏都能打过?快让我看看你有什么三头六臂!”左劲松这才正眼看凌逍。

  凌逍倒是看他这副德行有些不爽了:“伯父,恕我直言,你好歹当年也是武林人士,虽然我没怎么听说过你。但你为什么这么怂阿,人家现在杀了你的原配妻子,你这么怂对得起你死去的妻子吗?对得起你这一身银环的高调打扮吗?”

  岳铃儿道:“其实左劲松并不是当年不出名,而是他制造的暗器当年太过毒辣了,技术在蜀中唐门之上,得罪了整个唐门,导致不得不年纪轻轻就隐居起来以防唐门的人追杀。所以后来的江湖人士,知道他的极少。”

  “原来是这样,失敬失敬。”凌逍这才发觉自己小瞧了他,道,“说到蜀中唐门,难道你跟唐小箐的母亲就是那时认识的……”

  左劲松道:“没有错,隐居都是后来的事了。其实那时我已经被唐门的门主唐天霸制服,关在地牢里。他想从我嘴里套出我做的暗器为什么比唐门的更优秀的秘诀,被我拒绝了。他很生气,就将我软禁,折磨我,想要使我屈服。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把这个秘密带到阴间里去,死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合作以免受痛苦呢?你一个人怎么能斗得过整个蜀中唐门?”花飞燕道。

  左劲松道:“我当时年纪太轻,一腔热血,特别自负,总觉得自己厉害就是厉害,唐门的暗器是垃圾,所以就不肯向唐门屈服。手艺人的骄傲吧。现在想来,挺傻的。”左劲松叹了口气道,“也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唐家三小姐唐天云。她特别欣赏我,经常瞒着她父亲给我送饭。一来二去的我们就有了感情。后来她偷偷把我从地牢里给放了出来,背叛了整个唐门,我们一起私奔了,之后我们就有了小箐。不过当时我们生她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给她起名字,我就被黑道瞄上了。之后我为了反抗黑道的胁迫,终于忍不住亲手使用自己制造的暗器,杀了他们二三十人。后来我被黑道通缉,她们母女跟着我已经严重不安全了,不得已只能断了联系,我一个人只身隐居噩多斯黑市。”

  “所以她后来就沦为艺人,没有了大家闺秀的身份?”凌逍道。

  左劲松叹了口气道:“其实天云年轻时武功并不弱,只是她这个人太喜欢和平了,生性不喜欢舞刀弄剑,连只兔子都不想杀。后来可能就荒废了,改为学艺谋生了吧。”

  凌逍道:“我也奇怪唐门子女,怎么会落魄到当艺人生活拮据,原来是因为太善良不想使用武力挣钱。我对唐伯母的佩服,实在五体投地。”

  左劲松突然面色一变,道:“但她却因你而死!”

  凌逍脸色一红,道:“此话怎讲?”

  左劲松道:“天云死时已身患重病卧床不起,若不是为了对付你莎祭司府怎么可能派出孤雪那种高手?孤雪又如何会对一个病到卧床不起的人使用暗器?虽然小箐一直在帮你说话,但是你觉得这一切解释得通吗?”

  凌逍内心惭愧,老实承认道:“果然解释不通。”

  左劲松道:“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你才是害死我妻子的人,我有没有说错?”

  凌逍心想不愧是老江湖,竟然前因后果都能猜出来。

  “你的确没有说错。”凌逍无可辩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