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初见莎祭司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389 2019.08.28 20:38

  毫无疑问,吴梦是个大美女。不算大但有神的眼睛,满眼的魅意,不薄不厚的嘴唇,十分考究的头发。

  但是她心中的邪恶,却是难以掩盖。浅浅的笑意,深深的邪意。

  声音不高却宛如画眉,音量不大却丝丝入耳。

  “别人敢打伤他我就拿别人的命来祭天。只可惜今次打伤他的是你,所以你只好自认倒霉了。”吴梦笑道,她压根就没想跟凌逍讲什么道理。

  但是凌逍之前已经败给过她一次了,他知道自己是绝对无法打赢吴梦的梦咒的。狂神纹不在,他中了梦咒就只能陷入自己的幻觉里等死。除非在吴梦施展梦咒之前就杀死她。

  但是吴梦只是单单一招“梦咒”就让凌逍亲身体会到死亡的味道了,万一她还有别的更厉害的招数,那凌逍等三人恐怕就完全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凌逍可不想看到这两个女孩为自己而死。

  所以他决定牺牲自己。

  凌逍望着吴梦,淡淡道:“你看这样如何,我打残了你弟弟的一只手,我赔给他一只。只要你愿意放了这两个女孩,我不介意做一个残废。”

  吴梦道:“你也想用受活罪来补偿我弟弟是吧?好啊,我给你个机会,好事成双,一只不够,那就两只。”

  “两只?”凌逍大惊,“你要不要这么狠毒?要是我两只手都废了,那我以后吃饭写字,包括上茅厕都很不方便的呀。”

  “我管你那么多,你答应不答应?”吴梦逼迫道。

  “这个……我想想……”凌逍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疾驰而来一匹火红的快马,在这傍晚中如同燃烧着的火焰,又有如惊鸿的闪电。

  究竟是何人骑着这样一匹威风如同烈焰的马?

  眨眼之间马已经来到凌逍等人的前面。

  “莎……莎祭司大人,”吴梦赶紧跪下叩拜。

  马上的是个女人,一袭浅紫色的纱袍,头戴优雅的金冠,腰间一柄乌鞘宝剑。不知道是太有钱还是打扮得太得体,凌逍简直觉得世界上没有比她更有气质的人。

  “你就是雷宇莎?”花飞燕不禁问道。

  雷宇莎冷冷地看了花飞燕一眼,表情很冷漠。

  “放肆,莎祭司大人的名讳是你等草包可以直呼其名的?你是不是想死想疯了?”吴梦忍不住骂道。

  “哼。”花飞燕瞪了她一眼,她才不是那么容易臣服的人。

  好在雷宇莎似乎也并没有想跟她计较。

  “吴梦,这大傍晚的,你带着军队在这里干什么?”雷宇莎问吴梦道。

  吴梦脸色泛红,一脸事情败露的表情,支支吾吾道:“为为臣捉拿打伤自己弟弟的凶手。”

  “嗯?吴晴被人打伤了?不会吧,他不至于那么弱吧?是被谁打伤的?”雷宇莎问道。

  “被他,这个自称‘狂侠’的人,就是他,打残了我弟弟的一只手。”吴梦说着指着凌逍。

  “打残?”雷宇莎目中露出愠色。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敢打残我的男宠?”雷宇莎盯着凌逍,漂亮而气质高贵的脸让凌逍很难直视。

  凌逍道:“在下狂侠。没有错,吴晴的确是为我所伤,但是当时是他想要取我的性命被我的武功反震而残。我并不是故意的。我跟他之前也并无任何仇恨。”

  吴梦怒道:“但你当时使用的狂神纹的‘无限硬体神功’你难道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吗?”

  凌逍道:“不然阁下的意思是要我用古月十六刀吗?”

  “会使用‘无限硬体神功’那肯定是文菘的弟子,”雷宇莎道,“但是他为何又会古月十六刀?”

  “这么说,你不但是狂神纹的弟子,还是苍天月的弟子?”雷宇莎一语道破。

  凌逍愣了一愣,问道:“这个……你怎么这么快就猜到了?”

  雷宇莎道:“这是自然,苍天月的古月十六刀理乃是不传外人的,若非他特别欣赏的人并且拜他为师,他为何会传授给你?”

  凌逍不禁对她有些肃然起敬,她懂得真多。

  “姑娘果然厉害,不愧是赫赫有名的莎祭司。”凌逍赞美道。

  “这不算什么?你叫我姑娘?太随意了吧。”雷宇莎望了望众人,道,“你还是跟他们一样,一直称呼我莎祭司比较好。”

  凌逍道:“好吧。”

  雷宇莎咬着手指思考了一下:“难道文菘……狂神纹派你来也是为了插手我们争夺赌场的任务吗?”

  凌逍点了点头道:“没错,虽然我是被迫的,但是我始终觉得你们抢夺赌场的行为是不对的。忘心赌场本来就是黑市的东西,你们本就不该抢。”

  雷宇莎道:“对与错不需要你来评判。我莎祭司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有权力评价和询问。”

  凌逍道:“可那只是区区一个赌场。”

  雷宇莎翻脸道:“你再说恐怕不止吴梦要杀了你连我也要杀了你。你不怕吗?”

  “嗯?”凌逍愣了愣,“意思你刚才一直都还没有想要杀我?”

  “嗯。”雷宇莎点了点头,道,“我的男宠万万千,一个吴晴而已,有什么好为他报仇的,一条狗而已。”

  吴梦听雷宇莎说完这句话的那一瞬间,眼中露出些许仇恨,然而,只是一瞬间而已,那怒火一刹那就熄灭了。

  “啥?”凌逍愣住了,故意大声道:“吴梦以为莎祭司把她弟弟当宝谁知道人家只是把她弟弟当狗,有没有搞错啊?”

  岳铃儿道:“没有搞错,所谓的莎祭司的男宠,其实只是被莎祭司关起来当狗养的男人。江湖传闻,雷宇莎少年时曾经被一个相貌英俊的负心男子所抛弃,从此对于长相英俊的男人都感到深恶痛绝,更甚于把他们关进笼子里当狗养来作为爱好进行虐待。”

  雷宇莎脸红了红,又瞬间铁青,狰狞道:“臭丫头,你是何许人也,竟然知道本姑娘这么多事?你最好闭嘴,你要是再多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全部杀了。”

  毕竟有些事虽然是事实,但是这么直言不讳地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总归不好。

  岳铃儿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既然你说吴晴只是你的一条狗,那我出于自卫打伤他,就是一点责任都没有咯。那我就请你这位手下吴梦大人放过我们不要再为难我们了呗。”凌逍略带乞求地笑道。

  雷宇莎道:“但是你是在吴晴为我执行任务期间打残他的,这么直接地跟我作对,你仍然是我雷宇莎的敌人。”

  这逻辑倒是千真万确没有一丝不对的地方。

  “你的意思就是死活不想放我们走咯?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凌逍问道。

  雷宇莎道:“来人,把这三个外来客抓回莎祭祀司府!”

  “你说抓就抓啊,你就不担心我们反抗?”凌逍苦笑道。

  回过头只见岳铃儿和花飞燕已经都把武器丢在地上投降了。

  “喂,你们在搞什么呀,也太没骨气了吧。没有胜算好歹可以先讨价还价一下呀。”凌逍忍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花飞燕道:“你是不知道莎祭司到底有多强,跟她绝对是没有什么可讨价还价的,绝对打不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