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痛打汪宏牛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915 2019.07.21 16:55

  花飞燕只好娓娓道来:“我还是太小看了古磊那个兔崽子,我本来以为自己带上全部身家装备就可以弄死那小子,谁知道那小子竟然早就料到近期会遇刺一样,竟然在房里搞了一个假人,等我发现上当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房梁上对我使出‘苍穹一剑’了,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此刻估计已经被他劈成了两半而不只是单单的剑气所伤了。”

  “那你的脚又是什么情况?”苍行健道。

  花飞燕道:“不单他的房间里有假人而且门栏处也有机关,我被个发动的吊绳绊了一下。要是吊中了估计今天就回不来了。唉,真是尴尬,这些下三流的手段本来是我们杀手专属,谁知道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竟然玩得这么娴熟。”

  薛一帆道:“这也证明他的来历很不简单。”

  “很不简单?难道他不是个普通的心机弟子,而是潜入天一门的卧底有什么目的?”凌逍陷入了沉思。众人正唏嘘不已,就听门外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开门!”一听正是汪宏牛的声音。

  “这孙子怎么这么晚还来?”

  “糟了,难道我逃出来的时候被发现了?”花飞燕道,“他们怎么一猜就是我?我明明蒙着面一身黑啊!”

  薛一帆道:“看来姑娘要不就是早就被他们怀疑了要不就是露出了什么马脚?”

  花飞燕道:“胡说,我作为一个职业杀手,行事一向干净利落,能露出什么马脚?薛神医你不能质疑我的职业技能。”

  薛一帆道:“只怕是……”

  “开门开门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要破门而入了!”那个门已经被汪宏牛等人推得摇摇欲坠。

  “这如何是好?”方敏慌了。

  “没事,给他开。”凌逍道。

  “那我藏到后面去?”花飞燕道。

  “不用。”凌逍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方敏颤颤巍巍地开了门。“这才像话嘛!”汪宏牛笑呵呵地道。

  谁知道一进门就看到穿着夜行衣的花飞燕,他反而愣住了。

  “恩?姑娘,你好歹也藏一下让我们搜一下嘛,你就这么直直地站在这里我好不习惯耶!”汪宏牛皮笑肉不笑道。

  “哼,藏什么?论武功老娘怕你?”花飞燕才不怕他。

  “对,你是不怕我,可是你被我师弟古磊打伤就不一定了。”汪宏牛不怀好意地奸笑道。

  “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么?为什么你师弟古磊,可以打伤武功在你之上的我?”花飞燕道。

  “我不觉得奇怪啊,古师弟天资聪慧悟性过人,他武功高强很正常。”汪宏牛道。

  “正常你麻痹啊,师父把苍穹一剑教给了他啊!”大麻子凌逍都听不过去了,差点喊出声来。

  “你是怎么想到我的,我有穿夜行衣而且蒙着面啊?!”花飞燕道。

  汪宏牛阴惨惨笑道:“古师弟说行刺的是个女人,而且,行刺现场所留下的气味跟你身上的香水味如出一辙,我来了这么多次,对你身上的香水已经很熟悉了。”

  “妈的,忘记洗掉身上的香水味了。”花飞燕懊恼道。

  “说吧,你是凌逍的什么人,再不从实招来,我就要动手了。”

  “我草你妈的,”凌逍听到这里,已经再忍不住了,一把掀开脸上的大麻子易容,露出真脸,全身气流滚动,长发飘起。

  他轻抚水袖,一掌拍出,却正是天一门的入门掌法‘小荷绵绵掌’,这一掌平凡无奇的掌法,在旁人看来又柔又慢,如同化境之中的慢动作。汪宏牛也看得痴疑,却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来就被打飞出五米。

  凌逍身法飘摇地追过去,脚尖一踩,踩在汪宏牛肚子上,这看似轻轻一脚,竟然将汪宏牛踩到满口喷血。

  “好厉害……”花飞燕简直看到呆住,“这身法看似又柔又慢,配合着凌逍身体气流如同幻境,却让对手根本无法逃开。”

  “啥?”苍行健也看呆了,“那么轻轻一脚,汪宏牛竟然口吐鲜血?”

  薛一帆表情严肃,喃喃道:“凌兄弟这功夫,真是了得啊。天一老人能教出这种弟子?”

  方敏更是吃惊到说不出话。,

  “我忍你很久了你知道吗?三师弟?”凌逍一把拎起地上的汪宏牛。

  “你……你是凌逍?你这是什么武功,好恐怖!”汪宏牛吓到牙齿打颤。

  “我这是什么武功?我也不知道。”凌逍看了看自己,除了身体四处都是气流之外,并没觉得自己有太大异样。

  “只是我作为你曾经的大师兄,跟你并未过节,反而对你很不错,你竟然帮着陷害我的那帮坏人这么针对于我?恩?你说我今天要是当场打死你?你冤吗?”

  汪宏牛吓到牙齿咯咯咯打颤,道:“大……大师兄,这事也不能怪我,师父他要除掉你,我能有什么办法。是师父让我四处找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

  凌逍道:“放屁,师父要你四处找我,你为什么偏偏要盯着这医馆不放?”

  汪宏牛道:“这个这个这个……是因为那个姑娘,武功看来非常的可疑,而且她又那么漂亮,所以我就借机会针对她。谁知道还真是你们……”

  “草,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有想法?”凌逍这时处于极度狂躁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花飞燕倒是小脸一红,笑得很开心。

  “恐怕这些不是全部理由吧?我了解师父,师父那个人根本就不待见我,不可能一定非要弄死我这种资质平庸又木讷的人。我资历低微,就算传出了他的秘密也不一定有人信。你这么勤快的要弄死我,是不是跟我有什么仇恨啊?你只管说,不说才是死路一条。”

  汪宏牛苦笑道:“好吧,看来还是瞒不过你,你知道我们小时候有个叫做岳铃儿的小师妹吧?你还记得吗?”

  凌逍想了想道:“记得,小时候师父叫我们去挖地,你当时年纪小蛮力大,又爱显摆,不小心一锄头挖到小师妹的头,把她挖死了。”

  汪宏牛道:“然后呢?说然后的事。”

  凌逍道:“我记得后来我们害怕师父发现,找了个土地把她埋了,骗师父说小师妹失踪了,那时候小师妹才四岁,师父收养的孤儿又多,无法一一顾全,于是也没怎么跟我们计较。只把我们杖责了一顿关了几天禁闭就完事了。”

  “完事了,说得倒轻松,凌逍,当时出那个馊主意的可是你?”汪宏牛道。

  “我那不是为了护着你?不然你觉得师父知道你失手挖死了小师妹难道会怪我么?”凌逍道,“再说了,那么小时候的事情了,你不先检讨自己为什么会误杀小师妹,反而记恨我,你不是有病吗?”

  汪宏牛道:“是,没错,是我误杀的小师妹,可是你知道吗?小师妹前几天鬼魂来找我啦。她跟我说当年她被我锄那么一下根本没死,反而是你出的那个主意擅自把她埋了,才害死的她。”

  “啥?这都行?”凌逍一呆,内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你是说,小师妹托梦给你说是我杀了她?可是这不对啊,我们当年是亲手确认的她没气了才埋的她。”

  薛一帆道:“梦那种东西,乃是人在现实中的不如意而在睡眠之中精神意象的反馈,不可信也。”

  汪宏牛道:“可是小师妹现在已经成了人,就真真的站在那儿,亭亭玉立。她难道会骗我吗?”

  “啥?你还真见到小师妹啦?还亭亭玉立?”

  凌逍情急激动之处忍不住一掌拍到汪宏牛的头,汪宏牛又是狂喷一口鲜血。

  “对不起,这掌我不是故意的。”

  “照你所说,小师妹死的时候是个四岁的幼儿,而托梦给你那个是个亭亭玉立的成年人,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小师妹?”

  汪宏牛一呆,恍然大悟道:“也是,难道是有人故意用邪术假意托梦骗我?但是她又能说出很多我们儿时的轶事。”

  “你四岁时能记得什么?随便编一点万金油的东西你就信了。”凌逍道。

  “这样说起来也有些道理。”汪宏牛道。

  “她托梦给你有几天了?”花飞燕道。

  汪宏牛道:“四天了。”

  “恩?正好是你出来抓捕我的这段时间?”凌逍呆了呆,“这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你觉得她今天还会托梦给你吗?”花飞燕插嘴道。

  汪宏牛道:“应该会,我觉得她应该是在暗示我一定要抓到你。”

  “好,那我们今晚就去你的住处会会她?”凌逍笑道。

  “凌逍,你确定你这幅样子敢上天一门吗?”汪宏牛不免有些困惑。

  “没事,我是个大麻子。”凌逍笑得越发恣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