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唐小箐的母亲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364 2019.08.19 21:41

  凌逍听完也是手心里都是汗,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身上似乎总有种若隐若现的黑气。”

  “那就是他的‘黑煞神功’。所以通常没有什么人愿意跟沈魂交手,因为他即使打不过你,也能毒杀你。”岳铃儿道。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凌逍问道。

  “别忘了我们伊门也是一个很恶毒的门派,同类之间有哪些手段,怎会不了解?”

  凌逍道:“那你为何不事先告诉我?害我差点跟他动手。”

  “他那点小伎俩还威胁不到你,何况,我也不知道他会真的出手。”岳铃儿惭愧道。

  “你也真是后知后觉。”花飞燕瞪了她一眼。

  正说着,凌逍赶紧去看那个少女,她已经因为过度惊吓而晕了过去。岳铃儿用银针扎醒了她。

  “这是哪儿?我……晕过去了吗?”姑娘道。

  “是的。不过这里还是在街上。”凌逍道。

  “那些坏人呢?已经走了吗?”姑娘看了看周边,意识到自己还是停留在原地,问道。

  凌逍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姑娘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花飞燕道:“话说回来,对方虽然不是善类,但是你明知道他们是穷凶极恶的大坏人,还要去偷他们的东西来送死,这未免也太傻了。而且,不管你偷的是好人的东西还是坏人的东西,偷窃总不能算是很好的行为。”

  少女道:“没办法啊,谁让他们钱多,一般老百姓也没那么多钱啊!”

  凌逍忍不住问道:“你偷了他们多少钱?”

  姑娘道:“也不多,只有6000天源币,不过已经被他们拿回去了,唉,白忙一场还挨顿打。”她说了叹了口气,满脸的不甘心。

  凌逍道:“我觉得姑娘你还是知足一点会比较好,毕竟,遇到他们这类人,你能够活着都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若真的像他们所说的只是想要教训一下你,你反而需要感恩。”

  少女不服道:“哼,你这个哥哥说话好没道理,人家当街殴打羞辱我一顿,我还需要感恩吗?”

  她只是个平凡人,不懂武功,对方是多么凶恶的人,她当然看不出来,着实也没法怪她。

  “算了,说多了你也不懂,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凌逍问道。

  “问我叫什么名字干嘛?难道你想追我?我妈妈说了,我还小,如果有男人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就不告诉他,就说不知道。”这姑娘还真有性格。

  凌逍感觉自己被严重误会了,不得不解释道:“喂,小姑娘,你说话最好客气一些。别忘了,刚才是我们救的你。不然,说不定你现在恐怕是已经要下火坑了。你觉得你偷了莎祭司手下四大暴吏的东西,真的只是打你一顿就会那么好心放你走的吗?”

  “不然呢?”姑娘反问道,随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倒抽了一口凉气,语气缓了缓道,“好吧,的确,你们救了我我不该对你们抱有敌意的。我叫唐小箐,你们可以叫我小箐。”

  凌逍还是很有风度地道:“好的,那我们以后就叫你小箐姑娘。不过小箐姑娘,你到底为什么要偷沈魂的钱呢?你难道不知道偷莎祭司府的人的钱有多危险吗?”

  唐小箐咬了咬牙,道:“我知道……可是我……我妈有病,还病得很重,我没有办法,才出来做小偷的。”

  “哦……你妈?”凌逍有点理解过来。

  唐小箐点了点头道:“嗯,我妈本来是个给人弹琴取乐的艺人,卖艺不卖身那种。听说这边的钱好赚,就带我来到这边。谁知道在这边呆了没多久,她突然水土不服,病倒了。而且是很严重的病。我们的钱都花光了,又没有钱回去,我只能靠偷窃为生。”

  “那你的爸爸呢?”岳铃儿问道。

  “我出生以来便没有爸爸,也不知是我爸爸在我妈怀孕后离开了我们还是去世了,我妈什么也没有说。”

  “原来是这样,身世也好凄惨。”凌逍听了她的话,一想起自己也是个孤儿,从小连父母亲是谁都不知道,不禁生出了同情心,道:“这里是8000天源币,应该够你的生活和你母亲看病了。拿着吧,不要客气。”

  唐小箐张开口,呆住了:“啊?这么多钱?大哥哥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你不要想了,我是不会以身相许的。”

  “喂。”凌逍生气道,“你清醒一点好吗?我单纯是同情你。”

  “凌逍,你为什么要给陌生人那么多钱?”花飞燕质疑道。

  “我都说了是同情。”凌逍解释道。

  这姑娘目前遇到的困境也确实挺大的,不是这么多钱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花飞燕脑中想了想,也便释然了。

  “可惜即使你给了我这么多钱,我也是不敢要的。”唐小箐道。

  “啥?”凌逍简直要被她气呆。

  这姑娘一套一套的,也真是让人头大。

  “又怎么了?”凌逍道。

  “我妈说不能接受陌生人的钱,不然要打死我的。”唐小箐一脸无辜。

  “我的天,你妈也真是……”凌逍都快要抓狂了,“极品”两个字不礼貌所以他强忍住了不说。

  “其实很正常。”岳铃儿道,“这姑娘外貌虽然稚嫩,倒也出众,她母亲害怕她涉世未深被人骗,也很正常。”

  “那倒是。”凌逍想了想,觉得岳铃儿说得很有道理,便释然了,道:“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跟她一起去劝劝这位母亲收下这些拿给她看病的钱吧。”

  “凌逍你真能做慈善,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好人了?”花飞燕抱怨道。她的醋坛子再也忍不住。

  凌逍道:“正所谓帮人帮到底,反正我们是出来玩的,又没什么事。”

  “那好吧。”花飞燕咬了咬牙,她虽然对这个姑娘没什么好感,不过凌逍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要想让一个严重缺钱的人不去偷不去抢,直接给她很多钱并且让她收下当然是最快的办法。

  “飞燕你比以前懂事了。”凌逍夸赞道。

  “去你的,老娘用你说。”花飞燕才不吃他这一套。

  唐小箐住的地方是一个典型的贫民窟,很偏僻很偏僻,挨近噩多斯城郊。

  在噩多斯这种混乱的不法之地,敢住在这种地方,除了胆大不怕死之外,恐怕就只剩极度的穷困潦倒了。稍微有点钱,也是在这里住不下去的。满街的老鼠和蟑螂臭虫,只差没爬蜥蜴了。

  唐小箐显然是属于后者,她的母亲躺在一张病榻上,一直不停地在低声呻吟,病得显然不轻,唐小箐走过去的时候,她都没有说话。

  “妈,”唐小箐叫道。

  “小箐?小箐你回来啦?让妈看看。”唐母道。

  唐小箐走过去,唐母睁开眼盯着她,道:“还好,没出什么事,你今天回来的好像晚了点,我都担心死啦!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

  “妈妈,你说啥呢?我怎么可能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别担心啦。”唐小箐一看就是个很孝顺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