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地宫初现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4064 2019.09.02 20:53

  雷宇莎道:“其次你还要强大自己,让自己的‘狂斩刀气’足以秒杀掉一头神兽级别的庞然巨兽,才行啊!”

  凌逍咬紧牙道:“用我的‘狂斩刀气’秒杀一头神兽级别的庞然巨兽?虽然想法很好,但是听起来很难,不过我会尽力的,既然已经答应帮你了,当然要努力做到了。”

  雷宇莎摇了摇头,眼睛突然直勾勾地瞪着他,道:“你光尽力是不行的,你是‘一定要’!才可以!!”

  “一定要?”凌逍有点困惑。我的天啊,神兽级别的?说秒就秒?还一定要做到?

  雷宇莎看着他,突然背过身去:“不要觉得我无情,也不要觉得我太严格。因为如果你没有十成把握解决它,到时候死的必然会是你自己。我要你一定做到,其实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么?还不是为了你自己的目的。”凌逍想。

  “有问题么?”雷宇莎问道。

  “没问题,是,我……一定要!”凌逍犹豫道,他并不知道未来面对的是什么。他只是预感到,那会很难。

  跟狂神纹的谈判很快便由莎祭司府的下级精兵安排好了,是在黑市最著名的酒楼“凤雨翔楼”上面,狂神纹听说主要是由凌逍来找他谈,而不是莎祭司的那群手下,也不是莎祭司本人,态度上的强硬推脱变得非常热情客气。

  酒过三巡。

  狂神纹脸红脖子粗,瞪大了眼睛,问道:“凌兄弟,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不会坑我的。快说吧,莎祭司一直纠缠赌场,到底是想要我干嘛?”

  凌逍道:“她这次叫我来找你,就是因为她改主意了,她不想要这赌场的控制权了,赌场还是归你。”

  狂神纹道:“啥?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事情?莎祭司看中的东西会放手?”

  眼珠子转了转道:“凌兄弟,你不会是已经成了她的男宠了吧,她这么听你的?”

  凌逍道:“没有,我这点庸人的姿色,她哪里看得上我。我跟你说的这些都是她本人的意思。我只是过来传个话而已。当然,她也不是完全放弃了这个赌场,只不过她的兴趣并不是在赌场上面,而是在赌场的地下。她现在想跟你和平合作,你觉得行不行?”

  狂神纹愣了愣,道:“和平合作?怎么个和平合作法?赌场的地下有什么?她要夺宝盗墓吗?”

  凌逍道:“夺宝盗墓就算不上,只是那下面有一件你特别没有兴趣而恰好对于莎祭司特别有用的东西。”

  “我特别没有兴趣?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兴趣?”狂神纹的眼里放出了光,问道,“到底是什么?宝藏吗?”

  凌逍道:“你觉得莎祭司是稀罕宝藏的人吗?”

  狂神纹道:“不是,她的珍宝已太多。而且这赌场下面应该不会有宝藏,若有宝藏应该早就被那些恶人给挖掘了。黑市都存在多少年了,哪里轮得到她。”

  “就是咯,那你最好赶快答应,我也正好省事回去了。”凌逍道。

  “但是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特别没兴趣的东西?”狂神纹还是很不理解,“我就这一点想不通。”

  凌逍笑了笑:“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狂神纹你没必要放在心上,而且我说白了,即使你有兴趣,你有那个胆量跟莎祭司抢吗?她想要的东西你敢抢吗?”

  狂神纹道:“那倒真没有那个胆。单纯是好奇罢了。”

  “没有不就行了。”凌逍笑了,“大家都是聪明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照不宣就好了。你给她开个方便的大门,事成之后说不定她还好好感谢你。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可以透露一下是什么东西吗?”狂神纹追问道。

  “别较劲,我不方便说。”凌逍道:“这个事情是要绝对保密的,不能透露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好没有人知道。莎祭司说没有人知道的意思,你懂的吧?真别问了,我好不容易从她那里争到了跟你和平谈判的机会。你就不要再多费唇舌搞得她非要灭你不可啦!”

  狂神纹听到“灭”字,身体猛的一抖,赶紧点头哈腰伺候凌逍喝酒,决口不再问了。

  凌逍又道:“总之她是对地下的东西有兴趣,你是对地上的东西有兴趣的。如果你愿意让她探索这地下,地上的场子她分文不取。不但分文不取,还要再给你一笔钱,你看怎么样?”

  他早已听莎祭司说狂神纹的弱点就是爱钱,所以这一主张狂神纹理应无法拒绝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拒绝就是傻子了。

  果然狂神纹试探着道:“你确定地下这东西不比上面的值钱?”

  “绝对不值钱,”凌逍拍着胸脯道,“拿到你手里就是个垃圾,简直分文不值,对莎祭司却有大用。”

  狂神纹思考了一下,道,“好吧,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成交!这一次,我就跟她配合一次。”

  其实若说狂神纹要插一杠子,撼龙简率先落在狂神纹手里,称霸天下又不够,卖出去虽然也是天价,但跟赌场的月流水比起来还真不算什么钱,所以凌逍这样说,倒也不算是纯忽悠他。

  接下来,就是最让人觉得痛苦,麻烦,也最为苦逼的训练内容了。雷宇莎要训练凌逍的“狂斩刀气”,到能够秒杀掉堪甲巨兽的地步。

  从“秒人”到秒怪,秒人是很容易,“狂斩刀气”本来就是为了这个而生的。但是秒怪物,凌逍之前从来没有干过,而且是巨怪,神兽级,这中间有多大的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增加自己的刀气有那么容易,凌逍又何必听信地灵老人达未的话去斯琴山脉找什么雪山灵兽的内丹,不是要去斯琴山脉,又为何会千里迢迢的路过噩多斯城?

  但雷宇莎总有办法。她将凌逍叫到莎祭司府外一处小山丘位置,周围都是密林和岩石,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把这个小山丘当成是那守甲巨兽,每天训练,什么时候你可以远距离用‘狂斩刀气’将它砍成碎片了,你就成功了。”

  “远距离?是要多远的距离?”凌逍不禁问道。

  雷宇莎道:“五十米吧,五十米就好。这个距离应该可以了。”

  “噗,”凌逍就觉得胸口不舒服,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实在是觉得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睛道:“五,五十米?”

  雷宇莎道:“不然一百米也行啊,你喜欢咯,总之你能做到的越远越好。”

  “我擦,你还能不能有点人性大姐。你知道我这套‘狂月十六刀’的原理么?五十米?就算我的身体能撑得住那么强的内力外发我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内力啊。这是不现实的好不好?你听好了,狂月十六刀刀气的极限距离是二十五米,五十米以外杀掉对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杀不杀得掉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只能尽量协助你达到,真正做到还是要看你自己。”雷宇莎似乎完全没有在听凌逍在说什么,“反正到时候被那勘甲巨兽一爪子拍死了我只负责帮你收尸就行,我会再找其他人帮我的。”

  “你这话说的就太自私太丧尽天良了吧,”凌逍听了,实在是有些愤怒。这家伙,竟然完全把别人当工具,完全不把别人的生命当一回事。虽然很愤怒,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也没办法,对面是莎祭司,她就是有这个权利要求你就是有这个权利任性,你能把她怎么办?

  雷宇莎递给凌逍一颗很大的乳白色药丸,药丸的表面很光洁,日光下还会反光,道:“这一颗是‘天环丹’,可以永久给人增加大量的内力的丹药,但是无法提高招式的初始伤害。”

  “哦。”

  她说着,又递给凌逍另一粒很小的棕色药丸,道:“这一颗是‘地绝丹’,可以给人短时间增加大量内力和伤害,但是对身体有损害,会有反噬效果,不可长期使用。”

  凌逍看了看那两颗丹药,道:“跟我看这个干什么?是给我用的么?”

  “废话,不给你用我拿给你看告诉你用途干什么?”雷宇莎道。

  “如果你是想通过这种方法让我短期内成长变强的话,也行。”这种拔苗助长的方式在正规武学方面是大忌讳,学武的都懂,可是非常情况非常办法。凌逍想了想,道:“我还是先服用‘天环丹’吧,‘地绝丹’我还不知道用不用得到。”

  雷宇莎交给他丹药,道:“总之我们的训练时间其实极其短非常有限,你一定要尽力达到我的要求才可以,这件事情,就全靠你啦!”

  凌逍舒了口气,道:“其实既然凌某人答应了你,就肯定不会爽约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既然你这边有药的话,我估计能成。”

  “那就好。”雷宇莎道。

  于是那边雷宇莎找人在黑市赌场的下面挖地道,这边凌逍每日潜心练习提升“狂月十六刀”的“狂斩刀气”的击杀范围。

  自从服了“天环丹”,凌逍感觉自己的功力进步简直是披星赶月,不愧是权势人物修炼的绝佳道具。他每日白天修炼,晚上修炼,只为了尽快提升刀气的射程。体内的天罡之气和浑元真气也相互冲突交融,在体内高速流窜。这样过了十四天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刀气已经可以击杀五十米范围之内的任何物体了。虽说距离远刀气会有所弱化,但是雷宇莎手里还有‘地绝丹’,应该可以补足伤害,杀掉一只巨兽不是问题的。

  那个小山丘,被凌逍从五十米远的地方切成了一大堆碎石粉。

  另一边,雷宇莎的挖掘小队,在“忘心赌场”下面挖了十四天,赌场下面还是尽是些石头,没有看到半点宝藏或者别的东西的影子,地宫也没见到,连雷宇莎都不禁怀疑关于“撼龙简”的传说的真实性了。

  但妖仙真人只是微笑着告诉她,要更多一些耐性再挖一阵子才行。

  终于,第十五天的时候,挖掘的精兵突然在泥缝里找到了一个很可疑的狭长的石头裂缝,撬开了那个裂缝,前方就出现了一个洞,通过将那个洞凿开扩大,竟然发现了里面有另一个世界。

  里面确实如同传说所说,是一个地宫,只不过这地宫并没有想象中华丽,更多是空空荡荡的空间,和狰狞恐怖的岩石。

  与其说是地宫,不如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空荡荡的古墓。但是拥有着庞大恢宏的石柱体结构,空间十分巨大空旷。

  里面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可以供人行走的路径。要往前走需要靠在岩石的边缘寻找落脚点行,而且也只能慢慢地往里面靠进。

  这效率就实在太慢了。雷宇莎一怒之下,叫精兵与泥水兵合作,直接在岩石之间修路。

  等凌逍从训练地赶到这里的时候,莎祭司的泥水兵已经在入口处一小段修了一段可以安稳行走的小路了。

  凌逍看到这里不禁感叹起来,权势的威力就在这里,你可以不服从权势,自然有大把的人屈服于它,为它服务,在这样的岩石上修路,简直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不管要求变态不变态,权势可以轻易做到一些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比如在这样凶险脚下就是黑漆漆万丈深渊的地形的“地宫”里修路。

  凌逍想到这里,不禁再度叹了口气,虽然同情这些泥水兵也有道义的成分在,自己不也是畏于雷宇莎的超绝武功才帮她做这个吗?畏于武力与畏于权势,谁更高尚一点?

  眼前已经出现了广阔而深邃的黑乎乎的山洞,而身边却只有妖仙真人和雷宇莎两人,为了让凌逍死心塌地做事,岳铃儿和花飞燕已经被他们软禁起来了。

  虽说这样一来凌逍不会分心,但同样也是一种威胁。身边连一个可以无拘无束交流的人都没有。

  “这地宫宏大归宏大,看起来却未免有点像深渊。”凌逍道。

  雷宇莎道:“别说是像深渊,我估计任何人从这上面掉下去都绝无生还的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