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秒杀恶徒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754 2019.07.14 16:17

  夜色苍茫,骏马飞驰,一前一后一红一白两匹马,一匹载着凌逍,一匹载着花飞燕。凌逍的骑术是很一般的,刚刚好能够驾驭的样子,不过他偷的是师父最好的两匹马。所以坐在马上,感觉也很沉稳。

  凌逍所骑的那匹红马,龙吟天蚕马,乃是巴比伦圣山独角兽和中原地带的汗血宝马混血的极品马,马中的龙种。整个天源大陆也只有十二匹。其中天一老人,就有一匹。

  此马头部似龙,血色眉目,额间有角,脸上的毛呈现出粉黛的颜色,,神情偏凶,目眦尽裂,叫声似龙吟,身形如流水。

  花飞燕骑的那匹,也是快马,虽然比不上凌逍的龙吟天蚕马,但在凌逍刻意控制速度的前提下也保持均速前行。

  师父对他不好,他就偷了他最珍贵的坐骑,正所谓一报还一报不拿白不拿。你坑我,我也坑你,大家互相坑。

  “师父他老人家平时都教我们无欲无求无为而修,都是假的。自己享受着天底下最好的东西。”凌逍冷笑道,“这个垃圾。我以前虽然也怀疑过他,但是毕竟不敢确定。现在这老东西又去嫖娼又养亲信舔狗,又要除掉入帮资历最久的老实人。人品上绝对的是个垃圾。”

  “我其实也想不到名满天下的天一老人竟然是这么的道貌岸然。”花飞燕道,“如果不是接了任务刺杀他,我也无法窥探到这么多真相。”

  凌逍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吃人的?我跟了他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低劣的喜好。”

  花飞燕道:“昨夜我想乘着午夜去柴房看看有没有机会在天一老人早餐的食物里下毒,刚好撞见他跟那个古磊两人鬼鬼祟祟一前一后的在墙上打开了一个暗格,我等他们进去之后忍不住手痒在墙上开了个洞,这才窥破了他们的秘密。我是不是很机智?”

  “机智你个头,你害死我了。”凌逍没好气道,“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众叛亲离啊!”

  “那你觉得是众叛亲离保住小命好,还是当个冤大头莫名其妙去送死的好?”花飞燕问道。

  “那当然是保住小命好。”凌逍叹道。

  “所以你的小命是我救的,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谢谢我啊。”花飞燕道。

  “哦,谢谢你。”凌逍道。

  “切,听起来一点也不诚心。”花飞燕冲他做了个鬼脸。

  “好,谢--谢--你!”凌逍一字字很恭敬地道。

  “这还差不多。”花飞燕满意道。

  二人正说着,就见前方山坡上突然冲下来两只庞大的怪物,两只怪物双脚踏云带着石砾刹住车挡在凌逍和花飞燕面前。健马飞嘶,凌逍赶紧“吁”的一声,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天一老人大殿上的两条“圣山黑虎”。

  “原来是你们。”凌逍吓得面无人色,这两条大老虎,虽然从小跟它们玩到大,可是这个时间出现,很显然是天一老人派它们下来阻拦他们的。说不好,吃了他们都有可能。

  “你们想要干嘛?想要把我们抓回去吗?”凌逍眼中充满了怒火。

  两只黑虎互相之间凝望一眼,竟然开口说人话了,道:“的确是这个样子,不过凌逍,你不要怕,我们不会抓你们的,只是天一老人叫我们来我们无法拒绝而已。其实我们是借这个机会来给你们送行的,顺便对你以前的照顾表示感谢。”

  “你们竟然还会说人话……表示感谢?为什么?”凌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左边的黑虎道:“我们两个,从幼虎的时候就被天一老人养着,天天喂我们吃一些活禽和饲料,这么多年了,只有你从来没有恶搞我们在我们的食物里乱掺东西。他们那些垃圾,以前还在我们的食物里掺过泻药。”

  右边的黑虎道:“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十分感谢你。真的是谢谢你的照顾了。”

  两只圣山黑虎说着,双双跪下向凌逍深深一拜。

  凌逍赶紧道:“你们这是干嘛?不用客气的,快起来啊,你们是圣兽,我是个凡人,你们的跪拜我承受不起的。”

  两只黑虎拜完便起来,深深凝视凌逍道:“恩人,请原谅我们没有能力帮助你渡过此劫难,但我们会永远感激你的,后会有期!”

  “没事,没事,你们太客气了。那都是我应该做的。”凌逍道。

  “有缘再会!”两只黑虎说着,又以极快地速度往云霄山上跑。

  “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凌逍眼中不禁泛出泪光,想不到这点小恩情这两个家伙还记着,自己做人还不算完全失败。

  “前面是‘云霄山’的吊桥,过了这个吊桥,我们便安全了。”花飞燕道。

  “恩。”凌逍点了点头。

  云霄山是一座浮空山,与山下的联系全靠这座吊桥。凌逍等人赶紧加快马力往吊桥的对面冲。

  突然,从吊桥旁边的空中飞出来一条“巨龙”。“巨龙”约有三十米长四五米宽。周身青绿色,头部后面还有暗红色的鳍。

  “巨龙”落在吊桥的另一侧,挡住凌逍等人的去路。

  仔细一看,这怪物长得倒不像龙,反而像一条巨蛇。

  凌逍疑惑道:“咦,这又是什么怪物。”

  巨蛇开口了,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口细细的尖牙,不过它似乎并不是要吃人,而是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是‘飞蛇’,是天一老人召唤我过来拦住你的凌逍。”

  “恩?我师父不是不修妖术吗?怎么还会召唤你这种怪物?”凌逍忍不住道。

  飞蛇道:“你师父可不是个一般人啊,你对他了解得还是太少了。他以减少每年山神的供奉来威胁山神,山神于是差遣我来拦住你。”

  “啥?山神?还有这种事?”凌逍傻了眼,“那你……现在要吃了我,还是抓我回去?”

  飞蛇道:“本来我是要逼你回去听从发落的,只不过你小时候对我有恩,所以我破例放了你。”

  “恩?”凌逍呆住了,“我对你又有什么恩啊?”

  飞蛇道:“我小时候是一只小的飞蛇,有一次你和你的师弟们在树林里玩,你师弟看到我在天上飞,于是拉弓射箭想要把我射下来,你拉住他们说‘不能射,鸡冠蛇会咬人的’,救了我一命。如果没有你,我都长不了这么大就夭折了。”

  凌逍想起来了,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三师弟汪宏牛和四师弟宋情叔要把一条在天空中飞的蛇射下来,凌逍怕那蛇掉下来咬人,于是拉住了他们。

  不过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原来这样也算救了它啊!

  “你的意思是不为难我们要放我们走么?那谢谢你啦!”凌逍笑着拜谢道。

  “大胆飞蛇,竟然敢违抗本神命令,看我不收拾你!”一个巨大的人类从山底下冒出来。他赤裸着部分身体,袒胸露乳,上半身只穿着一个马甲,满身肥腻的肌肉。头上戴着蓝色包布的头巾,满脸的络腮胡子。

  凌逍被这巨人吓了一大跳,道:“你又是谁?我们云霄山上有这种东西吗?”

  那巨人道:“我乃山神‘洪雨’,乃是这云霄山的山神。我受天一老人的拜托,命这飞蛇前来拿你,谁知道它竟然敢违抗命令。”

  飞蛇道:“洪雨老匹夫,你虽然是这山的山神,我要在这山上混的,我敬你,但你是非不分,这凌逍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恩将仇报把我的救命恩人拉回火坑么?”

  “我管你,总之我的命令你做不到,我便要制裁你!”洪雨咆哮道。

  “不要欺负小蛇!”凌逍道,“我才不管你是什么神不神的,有本事,你冲我来!”

  山神洪雨道:“凌逍,算你走运,我们做山神的不可以亲自动手伤害人类,否则你今天便完蛋了。但是这小小飞蛇,我还是可以制裁的!”

  “切,洪雨老匹夫,说什么制裁不制裁。怕了你啊?来打啊!”飞蛇道。

  于是这巨蛇和这巨人便缠斗在一起,两人都往万丈深渊下面跌去。

  凌逍和花飞燕赶紧乘着这个当口快马驶过了吊桥。一回想刚才的事情,还真是惊心动魄。如果不是此番跟师父闹翻从天一门逃出来,还看不到这种异象。

  “想不到凌逍你还真是个大好人啊,遇到困难这么多动物前来报恩。”花飞燕忍不住笑话他道。

  凌逍道:“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个人只是不太喜欢伤害生命而已。”

  花飞燕道:“我跟你不一样,我觉得肮脏的生命,可以二话不说就杀掉。”

  凌逍不屑地望着她,道:“我才不想跟你一样呢,你个杀人女魔头!”

  “凌逍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敢跟我这么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花飞燕拔剑道。

  凌逍呵呵一下,心想:算了,打不过她,妈蛋!

  凌逍深知自己实力不济,不敢得罪她,赶紧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口嗨说着玩。”凌逍道。

  这谎话他自己都不信。

  “好吧,既然你诚心道歉,那我便饶了你。”花飞燕竟然还真信了。

  我的天啊,姑娘你这智商。

  凌逍吓得心砰砰跳,好在花飞燕被糊弄过去了,不然他恐怕真是要人头落地。

  “咯噔咯噔。”小路之上马步急促,飞沙走石。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实在已经是下下之策。

  凌逍坐在马上,一路长吁短叹,唉声叹气,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命运竟然就这样改变了。他本来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废柴大师兄,在天一门里平平静静的混个小日子,师兄弟之间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伺候伺候师父,就这么混吃等死过一辈子。

  谁知道师父和古磊已经设好毒计,准备害死自己了。这也太过分了!可是,却无法改变什么。

  “假的总归是假的,美好的小日子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即,看起来再美再像真的它也是假的。”花飞燕不无感慨地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凌逍大惊,骑术不佳差点从马上滚下来,拉了拉缰绳拍了拍胸脯定了定神,问道。

  “其实我作为一个杀手,经历过太多事,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对人性的深刻洞察,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我是能猜到一些的。”花飞燕道。

  “也对,”凌逍点了点头,“只是我实在又想不到,我竟然被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揭破了养育我十几年的师父的诡计。哈哈哈,老天爷啊,你真是对我够好!”

  他说完摊开手掌,只希望有一场大雨能够淋湿自己麻木自己。

  花飞燕道:“你也不用自暴自弃,人总是人,有利益或者一叶障目的时候,亲情友情什么的便都可以卖了。你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你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好换来别人的善待,可惜总归是要失望了。”

  凌逍道:“若非亲眼所见,真的好难相信养育我这么多年的师父是真的故意想要除掉我。”

  花飞燕道:“因为你碍着他的事了,自古那些帝王之家,为了权力和利益分配,当杀则杀,何时顾念过相处的情义?”

  凌逍道:“有道理,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你究竟为什么要救我?救我,你能得到什么吗?”

  “呸,你这渣渣杀了是一滩血而已,有什么价值?”花飞燕道,“你只当我一时发善心,举手之劳罢了。”

  凌逍道:“不会吧,你有那么闲?更何况你是一个杀手,杀手怎么会救人?”

  花飞燕道:“随你猜。”

  凌逍道:“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被别人花钱派来杀我师父,然后发现不是我师父对手杀不了他,于是把我师父的秘密告诉我想要挑拨离间让我跟你合作借我的手杀我师父,结果没想到我这么废柴完全没什么卵用,一时之间又觉得我下场太惨了发了善心才救的我对吧?”

  花飞燕苦苦一笑,道:“你简直是天才儿童,好吧你猜对了。”

  “好吧,废话不多说,我直接问了,花钱要你来杀我师父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凌逍问道。

  “怎么你师父对你那样你难道还想为你师父出头?”花飞燕有点惊讶。

  “没有,我又不是傻瓜。”凌逍道,“我只是好奇是哪位大神这么有品位这么有眼光能想出这么对头的事情来。我真是很想谢谢他啊!”

  “具体是谁要杀他,你没必要知道,我也没义务告诉你。”花飞燕无情地泼了他一脸冷水。

  凌逍问道:“你瞒着我干啥?我又不会为我师父报仇,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连我都不相信?”

  花飞燕脸红道:“谁跟你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啦,这话是形容夫妻的。”

  “喂姐姐,你杀人技术出了名的一流,但是拜托多读点书好吗?这话可不只是形容夫妻的。”凌逍有点傻眼。

  “好吧,我的错。”

  凌逍道:“你的意思难道我们现在不算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花飞燕道:“要我直说吗?你想多了,我们不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是条丧家之犬,我是个任务失败的杀手。明白了吗?”

  听她这么说,凌逍内心哇凉哇凉的,本以为找到个新的同伴,谁知道对方却并不认同自己,忍不住道:“你内心可真冷酷。好吧我不问了。”

  花飞燕烦起来了,咬咬牙道:“你最好莫问,我耐性不好,我说不定烦起来了会杀掉你的。”

  凌逍只能卑微地闭嘴。看来这姑娘除了长得漂亮偶尔发发善心之外,可不是什么温情小绵羊啊!

  过了一会儿。

  “对了,这条路去往哪里?”凌逍望着前方,眼神中有些迷茫。

  “怎么你不知道?”花飞燕奇道,“你在云霄山上待多少年了,你不知道这下面是榛唐镇?”

  凌逍道:“我常年待在山里侍奉师父,外遣的事情师弟们都抢着做,我争不过他们,所以一般都是山里蹲,没怎么出来过。对于这些周边的地形我不算太熟悉。”

  花飞燕道:“这条路通往榛唐镇。估计马上就要到了。”

  “咦,前面怎么有一座城池?”凌逍道,“那就是榛唐镇吗?”

  黑压压的夜色里,前面的确有朦朦胧胧城墙状的轮廓若隐若现,还有些许火把的光芒映照着,还有一群黑压压的人。

  花飞燕道:“榛唐镇快到了,过了这个关口就是。”

  “但是,这个关口,怎么还有很多守城的士兵啊?”凌逍道。由于是在逃难,看到官兵真的忍不住有点慌。

  一排黑压压的人群,手里点着十几个火把,正站在入口处。

  他们都穿得官兵的模样,看穿着顶多也就县镇级铜甲兵队,装备算是很低档的。

  花飞燕看着眼前这些官兵,觉察出并非善类,不禁问凌逍道:“你真的从没下过山?”

  凌逍道:“没有。说了,山里蹲一个。”

  花飞燕白了那些官兵一眼,道:“那你师父真的是个老禽兽,他竟然让你这么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山里蹲去消灭‘邪手魔心’鬼霸天,别说是你了,就是江湖上普通的准一流高手,刺杀鬼霸天,都够化成灰一百次了。叫你去这真是要你必死啊,就你这种心机,别说面对鬼霸天那个大魔头了,就是普通行走,都会被人害死,你信不信?”

  “我还是有点相信的,不过,老实……不好吗?”凌逍呆呆地问道。天一老人一直说老实就是他的优点。

  “老实就是蠢!”花飞燕道,“世界上那些冤里冤枉莫名其妙就被人害死的,哪个不是老实的?”

  凌逍沉默了片刻,道:“这……还真是打破我的心念。我以前一直以为别人说我老实是夸我。”

  “难道别人要直接当着你的面跟你说‘你是大傻叉’才好吗?”

  两人关于“老实”的争论还没完,说话间两匹骏马已经驰到了城门口。

  “先不跟你争了,我们还是先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吧。”花飞燕道。

  那些官兵东张西望的,假惺惺的,最终眼睛都挪到了花飞燕的身上,他们都在用眼神侵犯花飞燕的身体揩油。

  “切!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花飞燕注意到这些人火辣辣的目光,不过她似乎早已习惯了,只是嗤之以鼻而已,并没有很生气。

  “来人止步,速速下马!”铜甲兵里领头的一个道。

  不想无端生事,凌逍和花飞燕十分配合地下了马。

  “各位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有要事要进城,还请不要阻拦。”凌逍客气地道。

  领头的铜甲兵道:“你就是凌逍吧,长得还挺帅啊,怎么你想出城?你出了城我们跟你师父天一老人可如何交代?”

  “什么?我师父天一老人已经通知你们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凌逍仔细看着这个人,觉得陌生得很,不像是去过云霄山天一门的样子。既然不熟,为什么这些军士会听天一老人的?

  那人道:“我叫易行峰,是这座城门的守卫长。你师父天一老人是我家老爷的熟人,他方才已令人飞鸽传书了,说是有个叛徒弟子叫凌逍的连夜出城,还带着个很漂亮的女的,让我们一定不能放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看你这身天一门的衣服,加上这姑娘这么漂亮,八成就是你们。”

  又来?天一老人这意思,是要赶尽杀绝咯?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凌逍,我脸上写着吗?我也可以是别人啊?”凌逍笑道。

  “别狡辩了,凌逍,我们镇守城门十来年,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你当我们是傻的吗?”铜甲兵们怒道。

  “可恶,”凌逍也怒了,道,“我看你们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竟然敢阻挡我的去路?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天一门的首席大弟子凌逍,我随便运功,随便使用一点天一门的绝学,你们就完蛋了!”

  “啥?你这完全不像是一副逃难的态度哦。你很嚣张哦凌逍,你以为我们手上的家伙是吃素的吗?”易行峰说着,一行人从腰间拔出十数把差刀。

  凌逍双手运起天罡之气,虽然分量不够,但是两手打去,还是有四五个人被击倒。同时他又拔出剑,一剑砍在铜甲门的身上,火星四溅,那铜甲,确实砍不动。

  “看到没有?我有没有骗过你们,我是不是很强?”凌逍道,“你们竟然不信我。”

  “强你个屁,看刀!”易行峰道,“兄弟们,砍他!”

  瞬间所有的守卫都要拿刀砍凌逍,凌逍的天罡之气根本不足以同时间放倒这么多人。就在这关键的时刻。

  花飞燕扬起手,道:“各位兵哥,有话好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非要用武力解决的。”

  众人一看美女发话了,赶紧放下刀。

  易行峰冷冷笑道:“大美女,比如呢?”

  花飞燕笑道:“比如你们可以收我们点钱然后假装被我们打伤拦不住让我们逃走了。”

  “切,我们为什么要帮你,你很有钱么?”易行峰噗嗤一笑,他觉得花飞燕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花飞燕道:“我们倒不是很有钱,只不过大金元宝还是很多的,而且我们成交的话,给钱还是很慷慨的。”

  “大金元宝?”易行峰眼中发出了光,“多少?”

  花飞燕道:“给你四个,怎么样?”

  易行峰道:“好好,给我,就成交。”

  花飞燕道:“那不行,万一你拿了金子就反悔怎么办?”

  “这个……”易行峰摸了摸嘴角的两撇小胡子,眼珠子如同老鼠一样转了转。

  这时,他一旁的手下道:“大哥,我有个主意,我们杀了他们再拿了他们的金子也是一样的,为何非要放了他们?看这姑娘姿色,美若天仙,弟兄们都快压不住火了,我们何不把她人也给要了再杀了这个男的。反正天一老人只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并没说要这姑娘清白。再说,死都死了,何必不让兄弟们爽一把?”

  易行峰听完眼睛都亮了,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就这么办!!回头给你记一等功。”

  凌逍和花飞燕都是经过修为的耳朵,这点轻声呢语在这种距离他们听来简直清晰无比。

  “啧啧啧啧,”凌逍不齿道:“尔等衣冠禽兽,竟然这么乘人之危生出这种邪念。看来凌某今日留你们不得。”

  “哼,凌逍,你不要装腔作势了。信鸽上的书信里说了,你根本不强。我们不怕你!”

  “哦,这书信写得,倒还真详细,古磊那小子写的吧,幼稚。”凌逍道,“我的确不强,不过我身边这位大美女,你们可知道她是谁?”

  凌逍道:“说你们蠢你们就真的蠢,她是大名鼎鼎杀人无数的女杀手‘嗜血妖女’花飞燕,你们对她有非分之想,恐怕马上就要去阎王老子那里去报个到了。”

  “好了,我说完了,你们可以去死了。”凌逍拍了拍肩上的灰,一脸淡定地道。

  “啥?你是说,她,她就是那个花飞燕?”易行峰打了一个冷战,双腿突然中风一样颤抖,“起风了么?我怎么觉得浑身有点冷。”

  “我看你是死到临头空虚寂寞冷。”花飞燕说着从身上抽出一根蛇皮鞭子,“本来想留你们这些狗命多活几年,现在竟然还想睡老娘,老娘这花容月貌是你们这些猪猡配睡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电光蛇皮鞭!”

  “怎么你杀人用鞭子的?我还以为你要用剑呢?”凌逍道。

  “吓唬你呢,就是要用剑,这种一挑多的战斗呢,还是鞭子快。”花飞燕道。

  说罢扫视了他们一眼,道:“刚才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想给点钱给你们和平处理,你们不给面子,现在老娘杀心已起,下辈子再见咯。”

  易行峰这才意识到凌逍没有讲假,眼前这个性感的美女真的就是汉唐帝国第一女杀手花飞燕,赶紧“啪”的一声自觉跪了,带所有人一起跪下来一起叫“奶奶饶命,是我们错了”。然而已经晚了,无论是花飞燕还是凌逍都杀意已现,没有准备再留活口。

  “各位不好意思啊,老娘手下从来不留活口。”花飞燕亲切地说着,挥舞起皮鞭,鞭子时而弯曲时而绷直,如同有生命的毒蛇,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精准地从众人喉间抽过,皮开肉绽,血流飞溅。他们的脑袋一瞬间全部垂了下来,断了气。

  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简直连挣扎扭曲狰狞反抗的空间都没有。

  “好技艺。”凌逍鼓掌道。

  花飞燕道:“一般一般,常规操作,不过我怎么觉得你看到这些人,突然变得很暴躁。你不是一个老实人吗?”

  凌逍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相当老实的人,不过我是一个有正义感的老实人,再怎么老实的人,遇到这种事怎么老实?当然要杀他们而后快啦。”

  花飞燕不无叹息道:“原来老实人,也会这么喜欢杀人啊。看来老实人总会变坏的,就算本质不坏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去反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