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苍柴师叔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450 2019.07.30 17:40

  “不知道二位是否听说过‘剥胎换骨林美人’?”凌逍恭敬道。

  “林美人?”舒琴皱了皱眉,“是指林冰灵么?”

  凌逍道:“正是。”

  “你这不是废话么?她号称天源大陆最恶毒的女人,我们怎么可能没听说过。”舒瞳道。

  凌逍道:“那二位可有兴趣对付她?她算不算魔?”

  舒琴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兴趣地道:“林冰灵目前来说只能算是个大恶人,还不能算入魔。”

  “但是我听说她的师父是封五娘,难道封五娘也不算魔么?”

  “封五娘的话……的确是魔……”舒琴道,“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林冰灵就是封五娘的弟子,我们可并不知道林冰灵和封五娘有什么关系?”

  “那么……我说直白一点吧。今晚上可能林冰灵要来杀一个我很想要保护的人。而我的实力恐怕还是对付不了她,所以我希望二位可以帮我一个忙,只要能帮忙击退她就好。至于佣金方面你们开个价,我会付给你们。”

  凌逍虽然没什么钱,但是花飞燕可是个有钱人。

  “关于林冰灵的事我也有所耳闻,听说她喜欢杀陌生人。而且确实她也杀了很多人,但是她的身上似乎并没有魔的气质。有些人是残忍,但是不代表就是入了魔。”舒瞳道。

  “你们是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吗?”凌逍有些不耐烦了,“我的意思是,不管林冰灵是不是魔,你们可不可以帮我除掉她,哪怕是违背你们的原则。钱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们。”

  “意思是要收买我们咯,对不起,我们很有节操的。不会轻易就收人钱财做我们原则以外的事。这种私人恩怨,你还是想办法自己搞定吧。告辞!”舒瞳说完,头也不回地拉着舒琴的手就往前走。

  “二位难道不留个联系方式给我么?”凌逍道。

  “有缘自会相见。”舒琴回眸一笑。

  “唉,看来还是要去找一趟苍柴师叔啊。”凌逍道。

  “有件事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那个林冰灵杀人,从来没有失手过,我劝你还是放弃无谓的抵抗比较好。”舒琴的身影消失之前,远远的还传来一句话。

  “唉,这死女人,临走了还要吓唬我。”凌逍叹了口气,想,“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呢?能解决什么问题?”

  重新换上大麻子的易容,凌逍再度走回天一门的门口,时间也不早了,凌逍也没空再耽搁,快步穿过天一门的街道和各种建筑,便往那“经卷收藏馆”里走去。

  “经卷收藏馆”是一个很雄伟的大殿,占地足有五百多平米,可见天一老人对经卷的重视。凌逍做弟子的时候因为资质有限,加上没什么野心,所以这种地方是很少来的。

  但现在的他不一样,现在的他从某种程度来说已经达成了觉醒,学习武功的效率可谓一日千里。

  这样的他对于知识的渴求反而是惊人的。

  “经卷收藏馆”里有不少熟人面孔,但是也无一人认出大麻子就是凌逍,这易容还是挺成功的。

  凌逍不经意地看过这些人,有些也是以前关系很好的,他甚至有一种上前跟他们打招呼的冲动。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他是天一门的叛徒,这些人见到他有如见到过街的老鼠,必须人人喊打。

  有时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矛盾,凌逍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师父吃人的秘密,突然就变成了跟天一门的所有人有仇。师父平日里总以宽厚待人自居,这一回却是要将他这个“老实人”格杀到底。

  权力就是权力,即使平日里很多人表面上刻意去掩饰,多么的伪善,多么的温柔,也掩盖不了蛮不讲理的成分。

  凌逍穿过一道道走廊,手指划过一间间小屋子,终于到了位于最里面的“门派密卷屋”。

  “门派密卷屋”就是天一门收藏最顶级武学的房间。而门派最高武功“大悲卷”的书便在里面。

  凌逍看到这个屋的名字,不禁摇了摇头,这名字不就很显然是告诉那些想要窃取秘籍的盗贼天一门最强的武功秘籍就在这里吗?他很多年以前就很想吐槽这个了。

  苍柴师叔就在正门口。被两条厚重的锁链紧锁着。

  多年不见,他已经苍老得让凌逍认不出来。长长的乱发偏紫灰色,耷拉在低垂的头的边角。额间的皱纹使得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年纪又大又饱经风霜的人。下巴已经凹下去呈现勺子状,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更老一些。脸上的气色很红润,几十米远都可以感觉得出武功高强到让人汗毛直竖。

  也许你要问,为什么同在一个门派他们却“多年未见”,那是因为天一老人明令禁止门下弟子,任何人都不允许跟这个又疯又癫又强的人接触,违者逐出师门。

  所以凌逍上次“不小心”见到他,已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苍柴师叔非但不老,还很帅气。

  时光不等人。

  每天除了一个又聋又哑仆人给他送一日三餐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人跟他接触。仆人的名字叫做小秋。据说他天生就是又聋又哑,在苍柴师叔没疯之前就是他的仆人,疯了之后更是很多年一直坚持照顾他,不离不弃。

  “小秋,你看谁来了?”苍柴师叔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很显然他平日里除了闭目养神也没有别的活动可以做了。

  小秋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并没见到人影。

  “咦?这个死人去哪里了,我只不过稍微眯了一下他就跑开了。喂,我说你,还是先自报个家门吧,我柳苍财不杀无名之辈。”

  “柳苍财”?哇,凌逍吃了一惊,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苍柴师叔的全名,以前他从未说过的。

  苍柴师叔眼睛渐渐睁大,似乎已经逐渐适应了光线,一看凌逍那满脸的大麻子,反而吓了一跳,道:“怎么是个大麻子,多难看啊?喂,你是叫花子?是智障吧?你怎么混进这里来的,滚滚滚,这里不是你能来要饭的地儿。”

  “我不是乞丐,苍柴师叔!”凌逍虔诚道。不知为何,看到这个传说中“疯疯癫癫,胡乱杀人,所以被关起来”的师叔,凌逍心中莫名其妙生起一股敬畏。

  “恩?叫我师叔?你是……”苍柴更仔细地打量着凌逍的脸。

  “你脸上这是……人皮面具?”

  凌逍笑了笑,见周围没有人,凌逍一把撕下脸上的面具,道:“我是凌逍,你该记得我的。”

  “哦?凌逍……让我想想……”苍柴的意识似乎没有以前清晰了,他使劲想了一会儿,才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本门大弟子凌逍。我前阵子听小秋用哑语跟我说,你出事了,你背叛了天一门目前正在被全门派追杀。怎么?你这个门派的叛徒也敢来见我,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苍柴的眼中渐渐升起一股怒火。凌逍的背脊不禁有些发凉。

  即使只是感受到他的怒火,凌逍都已经可以脑补出自己被他一拳打死的画面了。空气似乎都有些凝结成霜的感觉。

  以苍柴师叔这种实力,若是真的被迫动手,自己真的没有什么把握能够打赢他。所以,务必要好好跟他把事情解释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