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狰面青龙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4752 2019.09.05 22:45

  雷宇莎眼睛已经如同被怒火烧成了飞灰一样煞白,眼神里充满了灭绝的神情,然后听了妖仙真人的话,思考了一瞬眨眼间恢复了理智,道歉道:“对不起,师父,我错了。我不应该被愤怒冲昏头脑连累到无辜的人。”

  妖仙真人本来焦急紧张的神色转为欣慰,抚掌笑道:“为师理解你养尊处优惯了,何时受过这种气,但是,做人是不能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你切不可一时生气误将自己和身边的人葬送。”

  雷宇莎认真地听完妖仙真人的话,虽然有点想反驳,但是想了想,还是恭敬地点点头道:“谨遵师父教诲,徒儿明白了。”

  凌逍懊丧道:“那现在这简灵如何对付?她能够弹飞雷宇莎,实力绝对不俗。我这种货色就不用上去献丑了。”

  妖仙真人揣了揣,表情变得难得一见的严肃,道:“恐怕,现在要赢她就只有使用那一招了。”

  “那一招?”凌逍愣了愣,“那一招?具体是哪一招?”

  “师父说的是那个?”雷宇莎也不搭理凌逍,自顾自点了点头,她算是听明白了,道:“的确,不用那一招今天这撼龙简是拿不走了,徒儿明白了。”

  凌逍不禁好奇地问道:“到底是哪一招?”

  “你以前没见过的。”妖仙真人道,“不过你马上就会看到了,你一看便知。”

  雷宇莎自信地看着凌逍,眼神里浓烈的鄙视之意,轻蔑道:“问那么多干啥?你这种渣渣,有幸看到我的大招真是幸运。我的大招,很多人一辈子都是没有机会看到的,你能够看到真是上辈子修的福分,虽说看到几乎都是死。这一招,当然是我的拿手好戏,你瞧好了。”

  凌逍被她羞辱得真是难受,这要是换个人差不多都要爆发按着她在地上打了。但是没办法,人家是莎祭司,绝对的强者。即使被她痛骂,也只能忍受,毕竟无论地位,身份,实力跟她都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只能任凭她羞辱,没有发脾气的资格。

  雷宇莎讥讽完凌逍,口中念动真咒“随斗所指,与神俱出!!”,真咒念完,得意地看着地下无尽黑暗的深渊。目中充满了兴奋和期待。果然,十分突然的,一条五爪巨龙发出怒雷般的声音咆哮着,张开血盆大口,巨大的脑袋,牵动着修长的龙须,拖着硕大肥厚的身体,“嗖”的一声从地底下冒了出来。

  这龙周身青黑色,身长数米。青面獠牙张开血盆大口,直将择人而噬。

  连凌逍都吓了一跳,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是……传说中最顶级的神兽,神龙?”凌逍问道。

  “不是神龙,是龙神。”雷宇莎道,“龙神有很多,我这只是其中一条,‘青龙大神’。”

  “青龙大神?”凌逍愣住了,“难道就是传说中四大神兽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一的青龙神兽吗?”

  “错。”雷宇莎道,“青龙神兽那是接近神的神兽,不是我这种人能够召唤出来的。我召唤的这青龙是它的侄子,‘狰面青龙’。”

  “狰面青龙?”凌逍奇道。

  雷宇莎道:“我一生下来便身为天选之人,身体为天命的祭祀,因此可以支配部分神兽以及拥有掌控部分神兽的力量。‘狰面青龙’是我能召唤并操纵的神兽之一。也是我的最强神兽。”

  “这是宇莎最为人称道的唤术。不然你觉得别人为什么要叫她莎祭司?”妖仙真人看着凌逍那张无知而呆住的脸,得意地笑道。

  凌逍想了想,正色道:“我所担心的是,这巨龙对付一个幽灵有用么?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不合适?”

  雷宇莎道:“你懂什么,当然有用了,任凭她再怎么嚣张,我直接让狰面青龙将她吞噬入体内便成。”

  凌逍还是不信:“你确定巨龙能奈何她?”

  雷宇莎道:“狰面青龙乃神兽,区区一个幽魂还奈何不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妖仙真人道:“嘘,不可信口开河随口妄言,惹得龙神生气连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徒儿多嘴,徒儿失言了。”雷宇莎道。

  凌逍想了想,道:“可是,如果让这幽魂消失了,你还如何能知道使用撼龙简的方法呢?”

  雷宇莎道:“没事,这幽魂简灵绝对不会傻到为了区区一个撼龙简就甘愿消失。她到山穷水尽,绝望之时应该就会认输,自己说出来的。”

  其实巨龙一冲出来就冲着简灵而去,简灵有些呆滞地站在那里,似乎还没看懂发生了什么……巨龙口吐红杏,摇头晃脑,围绕着简灵盘旋了十数圈,突然受到了雷宇莎的指示“狰面,吞了她!”

  狰面青龙猛的张开血盆大口,脖子已经呈前倾状,简灵突然哭了,抱住双肩瑟瑟发抖道:“不要啊,不要吃我啊,人家好害怕!!”

  眼看着那简灵就要被巨龙所吞噬,连一旁的凌逍都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正想要开口阻止,雷宇莎突然道:“停!可以了,你可以回去了,狰面!”

  狰面青龙嘴张到一半,喉头咽了咽口水,愣了愣,失望地低吟一声,扭过头弯过身子一头往深渊下面扎去!便从新钻回地底。

  “奇怪,”凌逍想,“这龙怎么这么听她的?原来她不但内力刚猛,这召唤术也实在是好强。”

  雷宇莎笑了笑,道:“还以为姑娘你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还是怕我的龙神,我看姑娘你一副柔弱样,难道生前也是个柔弱之人?”

  “你这龙神召唤兽比恶鬼长得还要丑好吧?不吓到才奇怪了,”简灵道:“我生前是上一代皇族的妾氏,宠妃蓉妃的丫鬟,因为有一天皇上生日容妃要我去给皇上送礼,我走在路上没留神,一个不小心打碎了一件进贡的价值连城的宝物,于是被罚割腕祭简,死后灵魂莫名其妙与撼龙简合二为一,所以自身也带有了神器的力量。”

  雷宇莎喃喃道:“怪不得连我都打不过你。原来你不但是鬼魂还是冤死的有怨气,还带有神器的力量。对了,我听杨胃说,这几十年来,真的就只有鬼霸天赢过你?”

  简灵点点头道:“是吧,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脸上的确戴着一个鬼头面具。应该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鬼霸天吧?”

  “那就是他!”

  众人听了简灵的话,不禁有些唏嘘。

  “想不到这鬼霸天连跟灵魂交手都不愿意轻易以真面目示人,传说果然不假。真是一个极度神秘的强者。”凌逍道。

  “传说中鬼霸天只有觉得面具碍事的时候才会摘下面具,但是很显然能够让他觉得脸上的面具碍事的人并不多。”雷宇莎道。

  “嘘,”妖仙真人制止道,“鬼霸天就算了吧,尽量少聊几句,被人传到他耳朵里跟寿终正寝提前判死刑没有区别。别因为口嗨让自己死得那么不值得。”

  鬼霸天是可以不谈,不过凌逍想了想,听了这简灵的话想起以前的事突然又觉得很生气,像鬼霸天这么强的人,天一老人竟然会叫他去刺杀他。一个做师父的就那么希望自己的大徒弟万死不辞百分之一千的概率死掉吗?

  凌逍简直气得鼻子冒烟,瑟瑟发抖。

  “凌逍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脸色这么差?”雷宇莎看出他神色的异样,问道。

  “没什么,”凌逍道,“只是突然想起了往事,一些很垃圾很卑鄙很龌龊的事情,有些生气。”

  “什么往事?”雷宇莎好奇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了。”凌逍故作淡定道,“你知不知道当初我武功极其的差,但是入门又早,是某个门派里的大师兄。但我的师父,一个养育了我很多年,相处很多年的亲人一样的人,为了让我新入门派没多久的小师弟合理地继承掌门之位,竟然不惜叫我去刺杀‘邪手魔心’鬼霸天,你说是不是极度心黑,丧尽天良,简直是变相的谋杀我。”

  “那倒真是荒谬,江湖上若有一人有实力可以刺杀鬼霸天,那当然只有正气盟的掌门‘正义神拳’陈正义陈大侠了。你们这些人去简直就是送死。”雷宇莎道。

  “而且是死得特别没有价值没有悬念那种。”妖仙真人抠了抠鼻屎道。

  雷宇莎道:“不过我想,你这小师弟能一入门就得势,肯定是抓到你师父一些把柄,并且很会拍马屁的吧?”

  “你怎么知道?”凌逍吓了一跳,问道,“怎么全被你猜中了。你听别人说的吗?”

  “没有,没有任何人告诉我,我能猜到是因为很好猜啊。”雷宇莎道,“这种人很多的,简直防不胜防,如果心够黑,的确可以害到很多人。”

  “但陈正义这种明面上的大侠又怎会出手对战鬼霸天?”妖仙真人道,“赢了,倒真是一将功成,万古流芳,万一他失手输了,他天下第一的名号就会受损,江湖地位马上就会大大降低,咱们汉唐帝国第二的门派‘天一门’的掌门天一老人的声誉马上就能盖过他,以后在江湖上,他的威信就会大大逊色了。试想,这么不划算有风险的事,以陈正义的为人,像他这种已经站在江湖顶点的人会去做吗?”

  雷宇莎点了点头,问道:“对了,你们黑狮帮出于什么原因要杀鬼霸天,单纯只因为苍天傲嫉恶如仇?”

  凌逍想雷宇莎误会了,自己的第一个师父并不是苍天傲,而是天一老人。不过听妖仙真人的口气,他似乎跟天一老人还有陈正义都是认得的。贸然说出去要是不小心被他给卖了就不好了。然而似乎并无深入泄露此事给雷宇莎听的必要,于是缓了缓,道:“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讲给你们听吧。”

  雷宇莎想想觉得也对,现在的关键是要从简灵口中知道撼龙简的使用方法,凌逍的事,的确可以日后再做了解。

  “现在你已经确定不是我的对手了,怎么样,你还要想办法顽抗吗?还不快点把撼龙简的使用方法告诉我!”雷宇莎道。

  简灵道:“想不到姑娘年纪轻轻已经掌握了如此强大的召唤力量,我实在是佩服,这样,愿赌服输,我这就告诉你撼龙简的使用口诀。”

  雷宇莎点了点头,她等这一刻实在是等得太久了,她恨不得立刻就用这撼龙简手刃黑鹤仙人把他大卸八块喂狗,把自己被蛊惑的父亲从傀儡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简灵道:“其实用法很简单,就是,大喊一声‘撼龙天下,神力无敌’!就可以了。”

  “?”雷宇莎呆了呆,“就这么简单?还这么夸张?还非得大喊一声?你不是在逗我吧?”

  简灵道:“对啊,我没有逗你。不过,也不是非得大喊一声才行啦,如果撼龙简能够无声地领会你的意思也行啊。但你起码要让撼龙简听到你的召唤才行。”

  雷宇莎道:“这死物还能听懂人话?骗人的吧?”

  简灵道:“死物?你可不要小看它,这里面除了我还封印着很多的魔灵呢,可不是一般的神器,它并不是没有生命的。相反它里面封印的东西力量而强得很,撼龙简之所以威力那么强大,也是拜这些魔灵所赐。我可没有骗你。”

  “原来如此,”凌逍想,“这简灵已经很强大了,那这简里还有很多别的强力魔灵,岂不是更强大?既然这撼龙简威力如此强大,看来雷宇莎杀死黑鹤仙人报仇的日子指日可待了,真好,我很快就能获得自由了。”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窃喜。

  “对了,鬼霸天当年用这简是拿来干什么用?”凌逍忍不住好奇,多嘴问道,“感觉到了他那个境界的人,杀谁都像割草一般简单了。还用得着动用这神器吗?岂不是多此一举。”

  简灵道:“本来我们作为神器守护灵,是要给使用者保守秘密的,但是那已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所以现在说出来对当事人一点影响也没有。所以我也不妨告诉你们,鬼霸天当年用这把简,是要对付一个叫做洪天教主的人。”

  “洪天教主?”众人听了都愣了。

  “洪天教主不是鬼霸天的师父吗?”凌逍道。这个事,江湖上谁都知道。如果说有谁不知道,那肯定是没有武功不管任何江湖事的普通人。

  的确,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鬼霸天是上代巨侠洪天教主的弟子?

  洪天教主,上古巨侠之一,掌控着朗朗明日之炎热力量,力量如同地狱流火般炸裂。已经接近神话级,很多敌人甚至无法接近他就已经被自焚之火燃烧至死。传说中他弟子很多,除了‘邪手魔心’鬼霸天还有许多徒弟。不过鬼霸天是他最出名的一个徒弟。

  这也是为什么鬼霸天那么强大的原因,他的师父,本身就是昔年的一个超级强人。

  “只是为什么徒儿要对付师父?”凌逍道,“鬼霸天跟我一样也是被师父设计陷害了么?”

  简灵道:“有没有被陷害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是为了一个叫琴月轻的女人。”

  “琴月轻?巫山女侠?”众人又呆了,这又是一个上代的巨侠。

  琴月轻,洪天教主的夫人,擅长使用乐器“琴”控制人的心智,几乎很少有人能顶得住她的琴音控制,巅峰时期用“琴疯.魔音”让一个邪恶国度“山丘食人国”的所有人发疯自相残杀互相吞噬。两人曾携手对抗昔年远古战神蛮王蚩尤的复活仪式。因共同作战而产生了感情,最终走到了一起。

  “不是说琴月轻是洪天教主的夫人吗?难道鬼霸天拿撼龙简是想跟师父抢师母?”凌逍心直口快道。

  “嘘,凌逍,这种话是不能乱说的,就算你是这么认为的,心里想想也就好了。”雷宇莎道,看了看妖仙真人,妖仙真人点点头,劝道:“万一说错了被传到鬼霸天的耳里被他听到了,你这辈子就注定完了。”

  “为什么?”凌逍反倒不明白了。都在说鬼霸天多么强多么强,他到底强在哪里,强到让别人都无法活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