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出乎意料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503 2019.08.30 20:49

  黑魔道:“我堂堂黑魔,你竟然敢跟我说这些?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我的手上?死在我手上的不错的人多了去了。你竟然敢说她不错?谁让她自己不长心眼,收了陈正义的钱刺杀天一老人又没有得手。你以为陈正义的钱,是那么好收的吗?”

  凌逍道:“我们手上现在已有不少的钱,可以还给陈大侠的。要是嫌不够的话,我可以找黑狮帮主苍天月借。总之我们其实是有能力赔偿佣金的。”

  黑魔道:“拜托你搞清楚重点,不是钱的问题。陈正义要的是灭口。你完不成任务,你的信誉就有问题,你的信誉有问题就是不可信赖的人。不可信赖的人,必须灭口!”

  “是吗?”花飞燕道,“说到底,还是要打吗?”

  凌逍道:“飞燕你不要冲动,我们是绝对打不过他的。”

  花飞燕不理他,继续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玉石俱焚。”

  “哈哈哈,”黑魔大笑,简直笑得鼻涕和口水都要喷出来,就好像从来没听过世界上有这么好笑的笑话似的,“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玉石俱焚?我就是此刻将你们全部杀了,你又能奈我何?”

  花飞燕说的当然是气话,如果方才吴梦等人还在,她还可以杀几个小兵玉石俱焚一下,问题雷宇莎早已有先见之明将他们支走。花飞燕此刻想要拿谁做人质,恐怕想都不要想。

  只见她突然高速跳起,落到一个很大很圆很精致看起来特别值钱的铂金桌前,道:“你们要是想杀我,我就先将它毁了。”

  雷宇莎淡淡地抠着指甲,道:“随便毁,这种东西我要多少有多少,让你毁坏一个两个还是挺无所谓的。”

  “你?!”花飞燕瞬时间跪了,看来此刻是半点砝码也没有了,他们已是必死无疑。

  “哈哈哈哈,绝望了吧姑娘,其实你不用绝望,你姿色还可以,我还不会这么快杀掉你,至少我还要带你回去享用享用再说。”黑魔哈哈大笑道,似乎已志在必得,对面要杀要剐随便他一样。

  “混账,你敢碰花飞燕,我就爆出全部武功,将这座宫殿毁于一旦。”凌逍听了黑魔的话怒不可遏道。

  这个倒不是吹牛,凌逍若生气爆发全部内力,这座宫殿都要炸了去。

  问题是可能在他爆出功力的那一瞬间,雷宇莎和黑魔就要发功将他杀掉。

  这已经是最后的死亡威胁了。

  “呵呵,”雷宇莎突然笑道,“黑魔大人虽说胸有成竹,只可惜还忘了有雷某人的存在,这两个人现在是在我雷某人的地界,你想怎么处置,恐怕由不得你。”

  黑魔道:“难道你不同意将他们交由我处置?”

  雷宇莎淡然道:“我从头到尾同意了吗?只是黑魔大人你一个人在自我陶醉而已。”

  黑魔道惊奇地看着她,道:“你究竟想怎样?”

  雷宇莎道:“本来这件事我是没兴趣干涉,不巧方才这位凌公子危机时刻对同伴的表现让我很是欣赏,我现在决定不把他们交给你了。”

  “怎么?他的有情有义让你想起来那个曾经抛弃过你的心上人了?放弃吧,雷宇莎,你这种人过于强大,是没有男人受得了你的。”黑魔哈哈笑道。

  雷宇莎脸上皮笑肉不笑,道:“黑魔大人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不管怎么样,小女子的个人私事还是不劳您操心了。今日本来相谈甚欢,您若执意要带走他们恐怕小女子就要提前送客了。”

  黑魔额间青筋凸了凸,似乎欲要发作,然而最后却也只是“哼”了一声,起身便走。

  “怎么,小女子只是随便说说,您真就要走?那就先不送了,欢迎下次再来!”雷宇莎客套道。

  黑魔走后,雷宇莎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吓死我了,还以为真的要跟他动手。”

  凌逍问道:“怎么,你很怕他吗?”

  雷宇莎道:“怕倒是不怕,只不过我与他二人只要稍一交手这宫殿恐怕荡然无存。”

  “是这样吗?”凌逍故作不认同。

  雷宇莎道:“对了,你这个贱民也真是,本宫从黑魔手上救下了你们,连句感谢的话都不说,还在这叽叽歪歪?”

  凌逍道:“对不起,本贱民天生话多。”

  花飞燕道:“无亲无故,你为什么要救我们,难道你跟狂神纹一样,想要利用我们帮你做事情?”

  雷宇莎道:“笑话,我雷宇莎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你们几个弱者帮我做的,太可笑了吧?我说的难听一点,你们几个能不能打赢我手下四大凶官还不一定。更别提还有大员级人物为我效力了。”

  “那你是为什么……”凌逍不明白了。

  雷宇莎道:“那个黑魔,在我的地盘想杀谁就杀谁,连问都不问我,我就是看不惯他那种嚣张的气焰才要给他下马威。虽说他跟我老爹有几十年的交情,可是想在我面前耍威风还是算了吧,本姑娘不想给他面子就不给。”

  凌逍道:“那还真要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了。不过那黑魔方才揭你创疤,你请不要难过。”

  雷宇莎道:“这个无所谓啦,我对那个坏男人心中只有无穷无尽的恨,我为什么要难过?”

  凌逍道:“那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还是说……”

  “想得倒是美,我是莎祭司,我是雷城主的女儿,你是个贱民。不单是贱民还是外来人,不单是外来人你还是狂神纹的人,狂神纹是我手下的叛徒。你觉得我们有可能是朋友吗?”莎祭司冷笑道。

  “啊?你知道了啊?”凌逍本以为莎祭司并不知道狂神纹离开她手下之后逃入黑市做了老大的事情。

  “哼,那厮改头换面,换名字换发型,可是他对吴梦的梦咒了如指掌,吴梦早已告诉了我对他的怀疑。不过,你对狂神纹尽忠是应该的,如果不是他,你早已死于吴梦制造的幻觉里。”想不到雷宇莎倒是蛮通情达理。

  凌逍道:“所以你……还是不准备原谅他?”

  雷宇莎道:“那当然,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背叛的我,总之他是叛徒,我雷宇莎绝对不会原谅叛徒。”

  她又道:“但我也不一定非杀了他不可,他这人本性不坏,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才会背叛我。”

  凌逍道:“他说他当年是因为你听信吴梦的谗言,搞得他混不下去了才背叛的你。”

  雷宇莎道:“吴梦这个人的确是会投人所好,但是那并不是我把文菘贬下去的主要原因。”

  凌逍道:“那主要原因是什么?”

  雷宇莎道:“文菘这人对利益看的太重。经常中饱私囊,以权力谋取私利。当时他越贪越过分,窟窿捅得太大我实在包容他不住了。正好那时候吴梦特别积极特别上进又特别迎合我。我才顺水推舟将他降级拿掉。”

  凌逍道:“但狂神纹认为自己是受人排挤。”

  雷宇莎道:“他可能是觉得做到‘官’级人物捞点油水是应该的。可是毕竟数额太大,我当时已经无法再纵容他。”

  凌逍道:“我明白了,他觉得只要对你忠心,贪污不是事。而你已觉得他贪得无厌。”

  雷宇莎点了点头,道:“正是因为他这种错误的认知导致我冷落并且处理了他。”

  凌逍道:“但你现在准备怎么处理我们?”

  雷宇莎道:“黑魔说的倒也没有全错,凌逍,我欣赏你,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男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