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三师弟汪宏牛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255 2019.07.18 18:20

  薛一帆道:“这个铁手义肢造价着实不菲,如果对方真的是打劫你们,怎么可能自己还留下这么贵重的凶器赔了本儿?依我看,倒像是纯粹的想要不计后果的杀死你。你确定是贼人打劫?”

  “遭了,被发现了。”凌逍心想,平时撒谎撒少了关键时刻果然穿帮穿得快。有些惭愧地看着花飞燕,希望她说几句话来救场。

  花飞燕心领神会,道:“薛神医有所不知,那些贼人虽然打我们的主意,可是我们也不是好惹的主儿,他们也被我们所伤,所以才留下这贵重的义肢。”

  “但是这也太奇怪了,究竟是什么样的贼人会使用这么邪门的武器?”薛一帆道,“以我看,汉唐帝国会使用这种东西作为杀人凶器的人不超过四个。难道你们所遇到的贼人。是这四个人里面的?”

  花飞燕道:“可能我们遇到的不是单纯的贼吧?也许是遇到了什么邪门人物。”

  薛一帆颔首道:“哦,原来是这样。但是遇到这四个人你们还能活着,你们可真是牛啊!花姑娘,说,你到底是谁?”

  花飞燕愣了愣,问道:“咦?薛神医你说什么?什么我是谁?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啊。”

  “死神仇人”薛一帆道:“怎么可能?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会满身擦不干净的血腥气?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能从江湖‘四大铁手’这样的怪客手下逃生?”

  花飞燕道:“我身手一般,但凌逍厉害呀,不然对方为什么不杀我要杀他?”

  咦?她这么说倒也没错哦。薛一帆看了看凌逍,这小子看不出什么实力?难道是因为很会隐藏?花飞燕的实力虽然强,但是看起来也不像是“四大铁手”那个级别的。看来果然是凌逍太强了。

  薛一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仍然有些将信将疑。姑且信了吧。

  “对了,我们那两匹宝马?我们那两匹好马呢?”凌逍迷迷糊糊道。

  花飞燕道:“我急着救你的那会儿就不见了,说不定是让他们顺手牵羊拐去了。”

  凌逍道:“我擦,那匹‘龙吟天蚕马’特别稀有,是无价之宝级别的。被这两孙子偷去能卖好大一笔钱啊,亏死了亏死了。”

  “龙吟天蚕马?”薛一帆愣住了,“怎么你连你师父那匹宝马也......偷出来了?”

  凌逍假装摸了摸头,不好意思道:“哈哈,是我调皮啦,把师父的宝马偷出来骑着玩,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

  “演技拙劣!”花飞燕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薛一帆盯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他总觉得这两个小年轻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但是他又说不好他们瞒了他什么。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将铁手取出来。”薛一帆轻叹道。

  他从身旁取过一个土黄色的包袱,包袱看起来料子很厚实,跟羊绒一样。薛一帆从里面取出了一些器具,想了想道:“我建议你们还是先回避一下,一会儿场面过于血腥。”

  花飞燕瞪大眼睛道:“我无所谓的,正如薛神医所说,这样血淋淋的场面我见得已太多。苍行健,你呢?”

  苍行健心想这时正是跟她唱对台戏报复她之前无礼的好时机,道:“本公子虽然并不是什么白纸,但也不想看人内脏。多恶心啊。”

  花飞燕怒道:“你怎知会看到内脏?”

  苍行健撇了撇嘴,道:“你想想都知道啊,肚子里还能有什么?要把这铁手取出来动手术会怎么处理?总之你要是乐意留在这里看那些血淋淋那是你的事。我可不奉陪,而且,也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这家伙。”花飞燕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滚滚滚。”

  “哼,滚就滚。”苍行健不满的回房间里睡了。

  花飞燕道:“我就奇了怪了,一个学医的还怕看到血腥看到内脏的,怕看这些学什么医?”

  方敏道:“所以他跟我学了这么久,还是只会一些普通看病把脉的东西,一旦涉及外科,他就很是排斥。”

  花飞燕道:“而且他老子是当年江湖一代枭雄苍天傲啊,怎么生出这么个废柴来,简直闻所未闻。”

  方敏叹了口气,道:“就是因为他父亲是苍大侠,所以我们也不好强求他。”

  花飞燕道:“苍天傲近年来的确是做了一些义事,不过称大侠还早吧?”

  方敏道“外面已经开始称呼他为‘江南大侠’了,怎么你不知道吗?”

  花飞燕道:“花某人一向不太喜欢管别人的闲事。近年来江湖的变化我知道的其实不算多。”

  “也罢,”方敏望着凌逍,又看了看正在忙手忙脚的薛一帆,道:“想来这样的手术我还是得在师父旁边做助手的。师父,对吗?”

  薛一帆点点头,道:“有个助手在身边当然好了,手术更能够确保万无一失一些。”

  于是就只有苍行健一人出去了,其他人都留了下来。

  凌逍被薛一帆用药麻醉了,据说是手术过程会太痛苦。凌逍半睁着眼,看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器具,在自己肚子里搅来搅去的,只有些许轻微的感觉。证明麻药的效果非常好。

  “咚咚咚。”院子的大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薛一帆惊了一下,手上的刀具差点掉进凌逍的肚子里。

  “薛神医,注意,注意!”凌逍提醒他。

  手术这时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只差缝合。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方敏看了看那扇门,道。门外面究竟是谁?

  花飞燕道:“我去看下。”

  方敏道:“不,我去吧,万一是找你们麻烦的人……直接逮到你就不好了。”

  花飞燕感激地笑了笑,道:“也是,方医生你真是个好人。”

  方敏淡淡一笑,表示这没什么。

  薛一帆道:“我们先把凌逍和这铁手藏一下。万一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说着便四处找地方藏那带血的铁手。

  凌逍道:“有必要么?你觉得他们真的是来找我的?”

  薛一帆一想,瞒不住了,索性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跟你师父闹翻,你师父派人来追杀你的事了,路过的信鸽被我无聊截了下来,偷看过里面的内容。”

  原来这“死神仇人”医仙薛神医竟然有这无聊的爱好。

  凌逍想了想道:“你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把我交给我师父,还要保护我。我记得我跟你并无交情啊?”

  薛一帆冷笑道:“哼,我就是要跟他作对,让他知道得罪我跟我闹翻的下场。你师父那个人,表面上很正义,其实背后是个蛇蝎心肠的伪君子。前些年因为某些事,我被他捅了好几次,早就看透他了,这个人渣,我早就跟他绝交了。只不过我跟他绝交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而已。”

  “原来是这样。”凌逍简直感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没想到自己这么走运,这回真的是遇到贵人相助了。

  门外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来人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不但不止一个,声音还特别粗暴特别凶。

  花飞燕把凌逍推进床底下,把那个臭烘烘的铁手也塞了进去。

  “喂喂,痛,花大姐,难道你不觉得,把我藏在这里面有点太容易被人想到了么?万一他们找到我怎么办?”凌逍道。

  花飞燕道:“这个我可以跟你担保,他们还没找到这儿的时候就已经被我杀死了。”

  凌逍倒抽一口凉气,的确,花飞燕要杀人灭口,当真是世界上最合理最天经地义的事情。

  一个汉唐帝国有名的女魔头女杀手,号称汉唐帝国第一女杀手,杀死七八个人,这根本就不叫事。

  “那就拜托了。”凌逍目色一沉,他隐约觉得来的不会是什么好对付的主。

  “方医生,外面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么吵?”花飞燕已经走了过去。

  方敏眨巴眨巴眼睛,道:“不是,这几个人蛮不讲理,这么晚了,非要进来搜我们的屋子,说是要找什么人?”

  找你个头!想死直说!

  花飞燕心想,但表情不动声色,道:“我们这屋子,能有什么人,不都在睡觉么?”

  来人至少有四五个,都是一身天一门的打扮,花飞燕见过他们的衣服,一看自然知道是来抓她和凌逍的。

  但是这些人,很显然并没有见过她,所以就算她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是完全认不出来的。

  但花飞燕还是故作惊讶道:“哦?你们要找的是什么人啊?”

  来人为首的一个过来,抱拳道:“我们奉天一门掌门天一老人之命捉拿天一门的叛徒凌逍,还请各位配合一下,把人交出来。”

  “你贵姓啊?”花飞燕问道。

  来人面上有些不悦,正色道:“我是天一门下第三弟子,我叫汪宏牛,你们快把我大师兄凌逍交出来。”语气激烈而咄咄逼人。

  这人是个大个子,看起来却又非常的年轻,五官长得土里土气的,像个傻子愣头青。

  花飞燕笑了:“这就奇怪了,我们这里是个医馆,住的都是善良的医生。你们为什么一口咬定,你们那个什么大师兄凌逍就在我们这里呢?”

  汪宏牛冷冷一笑,道:“我们跟着血迹一直走到这里,如果说这血迹不是凌逍等叛徒的,难道是别人的?这未免太可疑了。”

  在这时,就见薛一帆走了出来,道:“各位难道不觉得医馆门前有血迹很正常么?医馆,本来就是救死扶伤的地方,难道病人都是内科疾病,不见血的?最近这一带流氓斗殴频繁,刚才有个小混混打架受了伤。我们临时收治了他,所以才会有血迹,跟你们要找的人,并没有关系。”

  汪宏牛道:“你以为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信么?老不死的。证据呢?要想我们不搜,有本事把那个伤员叫出来对质啊。怎么?怕了吗?难道受伤的不就是凌逍吗?”

  “汪宏牛你眼瞎了么?连我都不认识?”薛一帆道,“你好好看看我是谁?我犯得着骗你么?”

  汪宏牛听他说着,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张脸,就觉得十分面熟,好像以前经常见的。

  “我是你师父以前的好友‘死神仇人’医仙薛一帆,你敢叫我老不死的?你个扑街。”薛一帆说着一掌打在汪宏牛脸上,把他打得一愣一愣的。

  长辈教育晚辈,确实没什么错,但是……

  汪宏牛怒了:“别他妈倚老卖老了,你跟我师父早就闹崩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人人都是凌逍那个傻逼。”

  薛一帆怒了:“就算我跟你师父闹崩了,也轮不到你个小辈在我面前猖狂,你给我……”

  他说着又是一掌打向汪宏牛的肩头。

  “老不死的,刚才那一下我没还手,来劲了是吧?”汪宏牛道。说着一掌“榆木推手”推在薛一帆肚子上。

  薛一帆没有闪开,挨了他这一掌,被他打退了五六米,嘴角微微渗出点鲜血。

  “年纪大了,这些小傻逼都能在我面前作死了。”薛一帆道。他的武功并不低,但是这汪宏牛也不是泛泛之辈。

  花飞燕道:“薛神医你闪开,让我来,看我不杀了这些暴徒。”

  “什么?讲我们是暴徒?我们为天一门清理门户也算是暴徒吗?姑娘你滚开去,不要碍我们的事,不然我们……连女人都打!”

  “咦?这些人难道是千里眼吗?他们怎么知道我受伤了?”凌逍在床底下听到这些对话,真觉得有种莫名其妙地感觉。

  “你……”花飞燕看汪宏牛气焰嚣张,想动手但又没敢动。实话实说,作为一个武林人士,对面的实力有几斤几两还是很容易看出来了。花飞燕毕竟不像薛一帆主业是个医生,她常年在外面跑,在外面杀人,对手什么程度她太清楚了。

  眼前这个名叫汪宏牛的高壮愣头青,功夫看起来竟十分不弱。

  非但不弱,花飞燕甚至能看出来他的武艺比凌逍要高很多。非但他不弱,他身后这几个,也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就好像天一老人把门派里所有武功最好的精英,都叫来抓他们了。

  “好,天一老儿,你等着,叫这么多强手来,这么赶尽杀绝,你记着,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杀了你。”花飞燕心想,心里已经气得有点发狂。

  “看样子有点难缠啊。天一老人这是把天一门的精锐都派出来追杀凌逍了。”花飞燕恢复了理智,眼里邪魅中带点笑意,瞟了一眼方敏,方敏又看了看薛一帆。

  她大概是准备想奋力一击出手杀人了。杀不杀得死看运气,但总不能让对方再这么狂妄下去。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大嚷着道:

  “草你奶奶的,王八蛋,是哪个龟孙这么晚了打扰老子睡觉?”

  随着这声音响起,一个人走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苍行健。

  苍行健穿了一身很没有品位的衣服,走着螃蟹步,手上打着绷带,还在流血。

  “你们几个扑街是不是有病?大半夜的不去找姑娘跑到这儿来打扰老子睡觉。想挨打啊?”

  别说,他这模样,还真像个小流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