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勾心斗角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465 2019.08.27 12:33

  吴梦道:“公平?你竟然跟我们莎祭司府的人讲公平。你疯了吗?你是不是傻?你以为我这么生气是单纯因为你废了我弟弟这件事情吗?告诉你,他残疾了,就会失宠,他失宠了,就会影响到我的仕途。你知不知道我本来已有望晋升为大员级……”吴梦说着说着,突然又住嘴,她发觉自己泄露的信息已太多。

  “但你弟弟要杀我我不可能站着让他杀啊。”凌逍怒道:“你弟弟残疾难道比我的命还重要吗?难道只有你弟弟是人我就不是人吗?”

  吴梦道:“对不起,在我眼里,你们这些人的命都是狗命,你们的命就像是地上的蚂蚁,一文不值,无论如何死,都是白死。”

  “可恶,你这个死女人……”凌逍已经顾不得男人的风度了。被人报仇也罢,但是竟然生命的价值遭到侮辱,这,谁能忍?

  凌逍已经顾不得理性了,也没有兴趣用硬功跟她打。突然之间,整个大厅都已经被凌逍古月弯刀的刀气所包围。

  “你死定了。”凌逍道。

  “你确定?”吴梦笑了。

  “你为什么笑?你连自己就快要扑街了都不知道吗?”凌逍不禁奇道。

  照常理说,吴梦这种级别已经能够打伤凌逍的高手,不可能感觉不到已经被凌逍的刀气所包围,转眼之间便会粉身碎骨。那她为何还能这么自信地笑得出来?难道说,她还有什么大招?

  凌逍微微一愣。他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之间,他的身体麻痹,被刀气包围。

  这气息十分熟悉,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刀气,他竟然被自己的刀气所围。

  “什么?”凌逍简直惊呆,一直以来,他用刀气杀人都太过顺利,所以他怎会想到,竟然就连自己也会被自己的刀气所包围?

  片刻之后,刀气爆发,凌逍在无比钻心的痛苦之中化成了一摊血水。

  咦?等一下,虽然眼看着自己变成了一摊血水,但此刻的他竟然还有意识,他还可以用大脑思索问题。

  但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粉身碎骨死掉了。

  有人用手拍了拍凌逍的脸。

  等一下,凌逍还有脸吗?他不是已经粉身碎骨死掉了吗?

  凌逍感觉自己的眼球猛烈地颤抖了一下,眼前的整个世界如同画布般褪去。

  狂神纹的脸在自己的上方,正在呼喊着自己。

  “凌逍,该醒了,”狂神纹再度拍了拍凌逍的脸。

  凌逍看了看眼前的狂神纹,又看了看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吗?

  凌逍仍然在赌场的大厅里,仍然还是那几个人,只不过,吴梦已经不见了。

  “咦?吴梦呢?”凌逍问道。

  “你刚刚中了吴梦的梦咒,”狂神纹道,“三大恶人都不知道怎么解咒,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被死亡的幻觉所折磨。”

  “那你呢?”凌逍道,“你是什么时候赶过来的?你又怎么能解开这梦咒?”

  “我以前没做黑市霸主之前,跟吴梦有过一段感情。”狂神纹娓娓道,“所以我会解她的梦咒。”

  “你跟吴梦有过一段感情……”凌逍呆住了,“她不是莎祭司手下的‘官’级人物吗?这么说你也是……”

  狂神纹点点头,道:“你猜的没错,我是原莎祭司手下的四大凶官之一的‘狂官’文菘。”

  凌逍当然知道“原”是什么意思。

  “后来呢?为什么不做了。”凌逍问道。

  狂神纹眼中充满气愤,道:“就是因为吴梦。当时吴梦野心勃勃,假借跟我恋爱之名套出我的心里话抓到了我的把柄,一方面又暗中把她弟弟吴晴推荐给了莎祭司大人做男宠。她背地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我们干下去,好自己往上爬。”

  “原来是个这么有心机的女人。那她以前的武功也有这么强吗?”凌逍问道。

  狂神纹摇了摇头道:“没有,她的梦咒以前并没有这么强大,只不过解法类似。吴梦一直特别努力,加上天赋过人,所以武功进步也是神速。”

  “看得出来。”凌逍道。

  “跟我一起被挤下去的还有原四大暴吏‘地狱火’沈念。吴晴就是接替了沈念的位置。”

  “沈念?”凌逍道,“怎么跟沈魂一个姓?”

  “事情正如你所想,”狂神纹道,“因为他本就是沈魂的亲哥哥。”

  “沈魂,沈念,沈燃?”凌逍喃喃道。

  “没有错,他们三个是亲兄弟。”狂神纹道。

  “他们是什么武林世家的人么?”凌逍问道。

  “不是,他们三个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只不过从小武学天赋都特别过人,所以都因不同的机缘进入到江湖。”狂神纹道,“沈魂是毒人,师父是毒娘子。沈燃的师父是叶家飞镖的叶无修,沈念的地狱火,乃是学的关外的火系武学大师霍千延。”

  “火系武学?”凌逍还是第一次听说。

  “对。”狂神纹道,“虽然有人认为霍千延的武功是如同江湖艺人的草台班子一样的杂耍。但是沈念跟他学出来的一身武艺,是真的强。”

  “哦。”凌逍还想多问,但是怕狂神纹觉得他没见过世面,话到喉间又咽了下去。

  “同时沈念跟赵钩又是特别好的朋友。吴晴取代沈念之后。赵钩自然特别生气,加上吴晴这个人自恃为莎祭司的男宠,特别高调,从来不把其他三大暴吏放在眼里,所以别说你打伤了吴晴,就算你真的杀了他,也只会有人拍手叫好,绝对不会恨你。”

  “但沈魂刚才为什么要救走吴晴,吴晴不是挤走他哥哥的仇人吗?”凌逍道。

  “那是因为这次行动的主导是吴梦,沈魂不得不救,如果今天是另一位‘大员’级人物在这里指挥,遇到你这么强的敌人,恐怕吴晴想不死都难。沈魂可没有必要非要救他。”狂神纹道。

  “那后来你就离开了莎祭司府,跑到噩多斯黑市这里来称王称霸了?”凌逍道。

  “凌兄弟你还是太年轻,”狂神纹道,“莎祭司那时候是被吴梦挑拨离间,说尽我的坏话,到后来简直到了我呼吸都是错的程度。我在莎祭司府根本再无立足之地。没有办法,只能跑到黑市这边来寻找生活来源。那时候六大恶人知道我初来乍到过来找我麻烦,又打不过我,于是我便顺理成章成了这里的老大。”

  “至于建立狂帮……”狂神纹道,“我害怕莎祭司还会找人过来对付我,而且因为我在莎祭司府本来就是拥有一定军权的,没有手下我会不自在。所以才会有自己的组织。”

  “原来事情这么复杂。”凌逍想起自己逃出天一门的遭遇,不禁很同情狂神纹。同样都是被组织背叛,同样都是被主子抛弃,如同丧家之犬。

  “那沈念呢?你出来做老大了,他后来怎么样了?”凌逍问道。

  “他的遭遇就惨,”狂神纹道,“沈念这个人特别讲义气重情义,当时他知道自己一直效忠的莎祭司府竟然因为吴梦的几句推荐就把他干掉换吴晴顶替,接受不了,直接疯了。现在在街上做乞丐。”

  “啥?那么厉害的人……做乞丐?”凌逍诧异道。

  “没办法,”狂神纹道,“有的人就是肉身特别强大内心特别脆弱。天生的。”

  “嗯?”韦笑突然瞪大眼睛,道,“我怎么感觉窗外有人在偷听我们讲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