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偷袭得逞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229 2019.07.16 15:37

  花飞燕道:“不是我不让你救我,问题是你的实力,你的天罡之气才那么点。”

  凌逍道:“可能是我性格的原因吧,我感觉愤怒的时候能够生成的天罡之气要更多些。”

  花飞燕道:“可是那不算什么,人的情绪会提升能力这个很正常。”

  凌逍道:“你记着,我不会送死就得了。那我就帮你咯。”

  花飞燕道:“随你便,别拖我后腿就行。”

  凌逍淡然地耸了耸肩,看了看鬼白魂道:“虽然不知道鬼黑魂在哪里,但现在你们可以上了?”

  “啥?”鬼白魂道,“你小子说的这什么狂话?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挑我们兄弟两个?”

  凌逍道:“没错。”

  鬼白魂忍不住笑了,笑得很大声,笑得听起来就像失声痛哭。

  “小哥你别逗我,就你这样的垃圾,一个挑我们兄弟两个?你受得了么?怕只怕,我兄弟两人一击之下你会毫无反抗,身首异处变成无头亡魂。”

  凌逍道:“鬼兄牛逼吹得未免有些太大,我好歹也是天一门的大弟子。你们这些邪魔宵小,岂能威胁到我?”

  “天一门?大弟子?”鬼白魂愣了愣,“可是那天一老人所创的天一门?”

  凌逍道:“不错,就是这个天一门。”

  鬼白魂一惊,黑夜中似乎也有冷汗萧萧落下。

  “即使是天一门的大弟子又怎么样?就算是天一老人那老小子亲自来,我们也对他不客气。”鬼白魂语声已有些逞强惊恐。他的牙齿在发抖。

  凌逍一抬手,模仿师父使出天一门掌门标志的功法手势“榆木回春”。

  “妈呀,是真的。”鬼白魂惨叫一声,连同黑暗中一声隐形的唏嘘消失在夜色中。叫声越来越远,很快就听不见了。

  “啥?这么厉害?”花飞燕看得呆住,“凌逍你是在变魔术吗?”

  “哼哼哼,”凌逍嘚瑟地笑了,道,“想不到我虽然已离开天一门,倒还能模仿掌门的武功求生。要是被我师父知道了,可不把他气死,哈哈哈哈。”

  花飞燕道:“你得意什么,这只因为你师父在天源大陆上的名气实在太大。别人又不是怕你。”

  “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好方法,我管别人怕不怕我,总好过你个大姑娘家跟人拼得血流满面,你死我活。”凌逍道。

  花飞燕道:“作为一个杀手,一个女战士,跟人拼得血流满面你死我活是正常的。我才不介意呢。”

  凌逍道:“但我介意啊,你那么漂亮。”

  “我很漂亮么?”花飞燕道。

  凌逍道:“那么多人都说你漂亮你自己还不知道么?”

  “切,我才不管。”花飞燕道,“我是一个杀手,我不畏惧战斗。”

  凌逍道:“好吧,认识你算是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花飞燕道:“我突然有点想找陈正义去算账。”

  凌逍道:“得了吧,他一拳打到你你就可以明年春天找人给你烧纸了。劝你打消这念头,陈正义的‘正义神拳’天下无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去找他算账,真的是活腻了。连我师父,这些年也拒绝陈正义的单挑邀请无数次。就是没有必胜的自信。”

  花飞燕道:“但你也别长他人志气灭我威风,你别忘了我本是一个杀手,杀手杀人,难道还跟他刚正面一招一式?”

  凌逍道:“我觉得你就算是偷袭玩阴招也不见得能打败陈正义。陈正义这辈子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只要会偷袭就能弄死他,那他不早死了。论武力我师父只能排在汉唐帝国的二三位,你下药成功了吗?还不是处处都被掣肘。连我师父你都畏惧不敢下手,更何况陈正义是公认的第一强者。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花飞燕道:“你说的有些道理,我不能因为一时气愤而丧失了理智,跑去送死。”

  凌逍道:“陈正义给了你多少钱,你想别的一个途径还给他不就得了。我就不信你还了钱,闭上嘴,你不把这些事捅出去,他还要弄死你。你不捅出去他自己也不会捅出去。杀你灭口就没什么必要了,他本来并不是非如此不可。”

  “问题他会相信你不说出去吗?”花飞燕道,“古磊说让你这个废物流落江湖像个丧家狗就好了要饶你一条贱命,天一老人许不许?他只会觉得死人最安全,不是吗?”

  “倒也是。”凌逍道,“我们不能用君子之心渡小人之腹。”

  “还钱什么的?”花飞燕一脸的尴尬,道:“问题是陈正义给的钱虽多,但是我都花光了。”

  凌逍道:“他给了你多少?”

  花飞燕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脸红道:“二十万汉唐币的样子。”

  “啥?”凌逍简直不敢相信,“二十万汉唐币?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啊?在城里够买几套房子了?你这么快就花光了。我的天啊!”

  花飞燕鄙视地看了凌逍一眼,道:“你还是闭嘴吧,女人的花钱能力,恐怕男人永远也不会理解。”

  凌逍道:“我的确是不能理解。可是现在怎么办啊?这么大笔钱你都花出去了,短时间内肯定是再也赚不回来了。陈正义如果因为这个继续找人追杀你,你简直一点理都不占。在旁观者眼中,你简直活该死。”

  花飞燕吐了吐舌头,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也觉得我活该死咯?”

  凌逍道:“别误会,美女,我说的只是世人的目光。”

  花飞燕道:“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没办法,我也没想过你师父的功力那么深厚,我只看过他一眼,就被他的眼神中的天罡之气反射到浑身鸡皮疙瘩,那感觉真是记忆犹新毕生难忘,我断定自己绝对杀不了他。”

  “我师父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强吗?为什么我不觉得。”凌逍道,“他这个人只是表面温柔手段残忍而已。真实实力…….为什么我心中的他,只是一年比一年苍老。”

  花飞燕笑道:“那只因为他没有想过动手杀你而已,没把你当做纯粹的敌人。而且你杀人杀少了,你不能准确分辨出对手的强度。真正杀人杀得多的人,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的猎物是不是自己所能够应付的。如果不能应付的,只能退钱。我这次就是太傻了,还没到天一门,钱都买东西花光了。”

  凌逍道:“于是你现在才因为无法退钱而被天下第一的陈大侠追杀啊,大姐。”

  花飞燕道:“我觉得即使退钱他也不会饶了我,只要天一老人不死的话。”

  凌逍道:“那倒有可能是事实,毕竟,二十万汉唐币虽然很多,但是对于陈正义这样帝国顶峰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应该就是单纯的灭口吧。”

  花飞燕道:“唉,我也是事先没想到,想到也就不会乱花那二十万天源币了。”

  凌逍道:“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了,既然我们两个都是被人追杀的货色,也只能互相扶持了,你放心,我会一直陪你应对陈正义的追杀了。”

  “你是认真的么?”聊了这么多,花飞燕似乎对他没有那么大的防备心了,笑道:“恐怕你跟我走在一起,那些杀手来了,你想不陪我死都难。”

  凌逍道:“那倒无所谓,我从小就是孤儿,是师父把我从云露大街上的垃圾桶里捡回来的。”

  “云露大街?你指帝国首都汉京旁边的小城市四觉河口市的云露大街吗?”花飞燕问道。

  “是啊,怎么你知道那个地方吗?”凌逍道。

  花飞燕道:“还好,我曾经在那个地方处决了四十个黑暗僧侣。”

  “黑暗僧侣?是什么?”凌逍问道。

  花飞燕道:“应该是某个宗教组织的喽啰吧,我只知道那一次走到那个位置就被四十个穿着暗红色袍子裸露半边肩膀,身上有很多黑色粗粗纹身的僧人给围住了。他们不但企图帮绑票我还想脱我的衣服,不得已我只能杀了他们。”

  “哇,原来你这么恐怖的杀手还有人敢绑票你啊?那些人胆子真大。”凌逍忍不住啧啧称奇。

  花飞燕道:“有的人,为了钱为了利益,什么事做不出来?”

  “那倒是。”

  花飞燕道:“对了,你师父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个吃人的爱好?你知道么?”

  凌逍道:“不知道,师父若是这种事情都是公开的秘密的话,那他早就要被汉唐帝国的人民给轰下台了。一代大善人是食人魔,你觉得有人可以理解接受他吗?”

  “那肯定无法理解了,他名声在外,任何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

  花飞燕道:“怪不得他不肯放过你,他等于有个巨大的把柄在你手上,虽然你没有证据。”

  凌逍道:“我师父什么时候养成的食人爱好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的身体状态一年比一年差。”

  花飞燕道:“其实他吃人的时候,包括从暗格里出来的时候我能看得出来身体很衰。问题他正常时候看起来并不弱。”

  凌逍道:“那是因为你们之间实力差距本来就过大,你看他当然强。而且你从来没有跟他生活在一起过,你才会不知道。他以前,身体很硬朗的。一年比一年更不行。”

  花飞燕道:“他都这么弱了,我还觉得无可能杀掉他,那他要是年轻几岁,我岂不是早就被秒杀了。陈正义这家伙,给人接的到底是什么任务啊?”

  “你这二十万汉唐币还真不容易拿。”凌逍苦笑道,“不过吃人这应该是他近年来才养成的恶习,不然我也许早就被他给吃了。”

  花飞燕道:“不会吧,他要是连门下子弟都吃,还有谁帮他撑起门派?”

  凌逍道:“那倒是,那样我们天一门早已不复存在了。不可能兴盛这么多年。”

  花飞燕道:“而且……”

  她话还没说完,凌逍突然惨叫一声,暴吐一口鲜血。

  “谁?”

  花飞燕回过头去,并没有人。一把暗器打入黑暗,也没有回响。

  凌逍的肚子已经被一个黑铁所铸的奇怪假手所打穿,大片鲜血湿了衣裳。

  这假手,漆黑油亮,足足有莲藕般粗细,直径至少十六七厘米。造型奇特,雕刻着古怪邪恶的花纹。看着都肉疼。

  远处一人大笑离去,声音倒是异常耳熟:“花飞燕,这只是我们兄弟给这小子的一点教训,下次就轮到你了。咩哈哈~~!”

  花飞燕道:“垃圾,竟然能够潜伏这么久才来搞偷袭,你们的目标明明是我,为什么不冲我来?”

  鬼白魂道:“刚刚收到雇主的指令,让我们先杀掉碍事的人,你还可以放你活一段。嘿嘿,感激我们吧,因为这小子的死,你又可以多活一阵子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哼,这小子,纯属活该,在我们‘鬼苍之魂’面前装牛逼,报应就在眼前啊这是!活该,死有余辜!”

  凌逍捂着一肚子血,道:“王八蛋,竟然搞偷袭,看我不收拾……”

  挣扎着就要起来追。

  花飞燕道:“喂,小子,你可要搞清楚,现在你的肚子上可是被人打穿了一个大洞耶,你还想追?先想想怎么活下去吧!!”

  凌逍道:“没事,我还没死,我生平最讨厌这种搞偷袭的小人,看我……”

  说着又大吐了一口鲜血。

  花飞燕吓得花容失色。其实她杀人颇多,见过的血都可以汇聚成好几条河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为了别人的生命而紧张。

  “这家伙应该是伤得太严重,搞坏了脑子,不行,伤得这么重,要是不救他恐怕今晚就要死在这里。可是,他这个伤,可不是任何的随身药品可以救的。”

  花飞燕取出个小布包,翻遍了随身携带的药品,也没有找到能够治疗这么重伤的。不禁有些绝望,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虽说‘忘花谷’有个天下第一名医‘死神仇人’薛一帆能治天下百病各种疑难杂症,简直可以做到起死回生,可是这里到忘花谷的距离少说也要走三四天,凌逍这种重伤估计不消一个时辰就死翘翘了。”

  花飞燕正愁得没办法,这时头上的屋瓦“啪啦”响动了一声。

  花飞燕抬起头,一个翩翩美男子就施展着华丽的轻功从她头上飘了下来。

  他一袭青衫,青衫上随处可见豪华的纹饰,混搭着白色的打底,腰上配着剑,轮廓俊朗而分明,朱唇星目,虽说看起来也有二十八九的年纪,却也是帅得让人无法直视。

  “我叫苍行健,这位伤者是否需要我帮助?”

  花飞燕这时也是十分焦急,根本就没有时间欣赏他的帅了,道:“小子,你瞎呀?他满肚子血,你说需不需要帮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